香蕉直播盒子vip破解版第2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宾犹豫了一下,道:“叶经理,那我明天上午可不可以请个假,我家人病了,得安排一下?”

叶雁看了他一眼,最后道:“行,但是十二点必须到大门口,不然你以后都不用来上班了!”

“是,我一定准时到,叶经理!”

从经理室出来,唐回到座位上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下了楼,在休闲吧,果然看见李晶晶正和自己的嫂子侄女在一起。

唐心眼尖,第一个发现唐宾,马上蹦蹦跳跳跑上去:“叔叔回来了,叔叔回来了!”

唐宾把笔记本包往身后挪了挪,一把抱起了唐心。

李晶晶问道:“唐唐,夜叉没难为你吧?”第六章 与嫂子同居的日子

李晶晶问道:“唐唐,夜叉她没有为难你吧?”

唐宾把唐心放回地上,道:“为难倒是没有为难,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啊,是什么?”

周晚晴也一脸关切的看着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难题。

唐宾道:“她让我明天出差,去三亚。”

“三亚?三亚好啊,我都还没去过三亚呢,要不带上我一起?”李晶晶惊讶了一下说道。

唐宾摊了下手道:“好啊,我没意见!”

唐心小公主插嘴:“叔叔,把心心也带上。”

唐宾笑呵呵的逗她,说要考试得五朵小红花才可以去。

这时,李晶晶却突然叹了口气,颓然道:“算了,你出差干活肯定也没时间陪我,还有信息站的项目这几天交付,我也走不开。哎,说起这事,你明天出差了,这项目你还来得及吗?”

唐宾想了想道:“三亚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信息站的项目拖不了,今天晚上我就把它赶出来。晶晶,我最迟明天上午把邮件发给你,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小宾,你出差要去几天啊?”周晚晴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那边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就什么时候回来。不过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因为唐心身体不舒服,所以唐宾在外面打了辆出租车回家。而李晶晶的家则住在另一个方向,就在江州市中心,距离皇甫大厦并不是很远,她向来都是骑着一辆小白羊的电动车上下班,一趟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唐宾和嫂子周晚晴,以及小公主唐心是住在江州西城区一个老小区的套房里,面积不大,70多平方,两室两厅,租的。每月租金2500,房子说不上多好,但因为是老小区,周边配套设施还是不错的,学校、超市、菜市场、医院、娱乐场所,一应俱全,平时生活什么的都挺方便。

至于唐心生病为什么不去附近的医院,而是跑到了仁和医院,主要还是因为那边的儿科比较出名一点。

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充满了温馨,周晚晴明显是个爱干净的女人,客厅中除了简简单单的沙发、茶几和电视机等物,多数是唐心的玩具,不过堆放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

唐心的烧还没有全部退掉,吃饱了回家就想睡觉。

周晚晴在房间里哄她,而唐宾则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始赶工信息站的项目。

半个多小时之后,周晚晴走到唐宾的卧室门口,敲了敲他的房门,端了杯清茶过来,轻轻的放在唐宾的电脑桌上,看到他抬起头看她,就说道:“小宾,今天你又要忙到很晚吗?”

唐宾噼里啪啦敲了一段程序之后,正好感觉有点口渴,端起来就喝了一口,不冷不烫刚刚好。

他站起来道:“嫂子,心心怎么样了?”

“刚刚睡着,一会出一身汗,应该就会退烧了!你明天出门,我来帮你收拾一下,我看你这几天每天都睡的很晚,你看黑眼圈都出来了。以后听嫂子的,这样的私单还是不要接了,太伤身体。我们现在也没像以前那么困难,真没这个必要,挣钱总还是身体要紧。”周晚晴疼惜的看着他说道。

唐宾笑了笑道:“嫂子,我知道了!这次情况比较特殊,忙事都堆一块了才会这样!那个……嫂子,我一会自己收拾就可以了。”

“反正我没什么事,你忙你的,我先帮你把衣服什么的整理好,到时候你再看看,缺什么就自己装。”周晚晴笑道。

“那……好吧!”唐宾也没有再拒绝。

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好几年,一开始的时候是有点不太方便。不过那时候周晚晴大着肚子需要照顾,虽然叔嫂同屋难免尴尬,但是也没有办法,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周晚晴为了照顾唐心,没有再去上班,只能在家呆着。

唐宾在外面拼命打工支撑着这个家,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但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虽然心里感动的要死,可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只好在生活上尽量多照顾他一点,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洗衣做饭什么的全都一手包办,就算唐宾很多换下来的内裤袜子,也是周晚晴亲手洗的。

在外面不知情的人看来,这三人俨然就是三口之家。

看到周晚晴一件一件替他收拾着衣服,唐宾有种妻子为了即将远行的丈夫准备行囊的错觉。实际上,他这样的错觉已经不止一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对自己的嫂子有了异样的感觉,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想要靠近她,保护她。

周晚晴一边收拾一边说道:“现在三亚好像是最热的时候吧,小宾,你到了那边可要注意防晒,我那儿还有半瓶防晒霜,一会我给你放进包里!”

唐宾看着她笑了笑,嗯了一声。

周晚晴抬起头看到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就说道:“你赶紧去干活呀,傻愣愣看着我干嘛,一会又要到深更半夜了。”

“哦,好的!”唐宾脸上一僵,连忙答应,他可不想让嫂子看出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半个多小时之后,周晚晴将唐宾明天出行的行李准备妥当,抬眼看到唐宾正在专心工作,也就没有再打扰他,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这一夜,唐宾实实在在的熬了一个通宵,一直到早上六点半,才将项目赶完,发送了邮件给李晶晶,自己调好闹钟就啪嗒一声趴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睡了过去。

七点不到的时候,唐心就精神抖擞的起了床。

昨天吊了盐水吃了退烧药,再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之后,热度终于退下去了。小家伙跳下床就要去叔叔的房间,却被周晚晴从后面一把抱了回去,道:“心心,叔叔昨天忙了一夜,才刚刚睡着,我们先不要打扰他,好不好?让他好好休息,不然也要生病了。”

唐心张了嘴,眨了眨眼睛,最后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

【,】第七章 母夜叉很气愤

周晚晴宠爱的揉了揉女儿的头发,带着她去卫生间洗簌。

昨天晚上,她起了好几次夜,看到唐宾房间里的灯光一直亮着,还有里面时不时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有好几次,她都想进去劝说他早点休息,可是又怕打扰了他的工作反而更加拖延时间。唐宾跟李晶晶昨天说的话她也听到了,这个项目比较急,必须在出差前完成,最后,周晚晴只能轻叹一声无奈的转身离开。

一直到了十点半,闹钟将唐宾从熟睡中惊醒,曹操洗漱了一番,吃了点周晚晴准备好的早餐,就拖着行李箱出门了。

“小宾,在那边自己注意安全,到了就给家里打个电话。”周晚晴轻声的嘱咐道。

“我会的,嫂子!”

看着眼前朝夕相处的嫂子关切的眼神,唐宾感觉自己一下就陷了进去,久久不能自拔。

周晚晴的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慌忙移开了眼神,唐宾心中的所思所想,她又何尝不是好无所觉,就是她自己也早已对他产生异样的情愫,可是自己的身份……

“叔叔,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晚上心心要听叔叔讲的故事!”唐心抱着唐宾的大腿撒娇道。

“叔叔给你去买好看的东西,马上就回来了,晚上妈妈讲故事给心心听,可是心心要答应叔叔,乖乖听妈妈的话,下午去打针的时候也要勇敢一点,不可以哭,好不好?”

唐心皱了皱小眉头,最后不大情愿的点了点头。

唐宾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既然是出差,自然可以报销车旅费,他才不会傻到拖着一个旅行箱还要去挤公交车。皇甫集团财大气粗,根本不需要他去帮忙省这点钱。

来到皇甫大厦门口的时候,他发现李晶晶站在那儿。

其高挑的身材,俏生生的模样,招了无数男同事的回头率。

“晶晶,你在这干嘛呢?”唐宾把行李箱放在地上,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研发部的同事,就有点奇怪,现在差不多已经十二点了,那母夜叉不是说十二点在这集合的吗?

“专门等你呢,呶,这个给你,到了三亚的时候也许用得上。”李晶晶说着递给他一个小巧的袋子。

“是什么?”唐宾好奇的接过去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发现是两个化妆品样的盒子。

“防晒霜和防蚊水,你要忍不住想去旅游一下的话,就能派上用场。”

唐宾笑了笑,把它放进身后的双肩包里,其实里面已经有一支嫂子用过的防晒霜了,但他又不傻,才不会说出来:“谢谢啊,还是你想的周到,果然是死党。”

李晶晶就一脸幽怨的翻了他一个白眼,心里忍不住抱怨:真是一块木头!

这时候,唐宾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唐宾,你来了没有?”

是研发部经理叶雁的电话。

“呃,叶经理,我已经在大门口了!”

“好,你就在那等着,我马上下来。”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

李晶晶眨着眼睛问道:“是夜叉?你跟她一起去?”

唐宾怔了怔,说道:“我不知道呀,她没跟我说,不会这么惨吧?”

“就这么惨,而且据我所知,研发部没有听谁说要去三亚的,可能就你一个……再加上夜叉,哇塞,你节哀吧,夜叉走了,研发部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李晶晶做了个鬼脸说道。

唐宾顿时吓尿了,跟夜叉一起出差……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我先走了,你保重啊!对了,陈娃娃说让你帮她去免税店带几件东西,一会儿她会发短信给你。”

唐宾愣了下,道:“那个大眼妹?我跟她不熟啊,她怎么会叫我带东西?”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所以找我转达了啊,好了,就这样,我可不想在这里见到夜叉!”李晶晶说完就往大厦里面走去。

唐宾喊了一句:“那你要不要我带什么东西啊?”

李晶晶回头笑了笑道:“你看着办!”

“我看着办?我怎么看着办啊?”唐宾轻声嘀咕了一句,看着办这种事情最难办了。

这时从大堂里面走出来一位ol装时尚美女,身后拖着一个小型行李箱,唐宾看了一眼,正是叶雁!

李晶晶虽然不想见到她,但还是免不掉照了一面,笑眯眯的叫了一声叶经理,心里去止不住的想:怎么这么倒霉。

“就我们两个人?”

唐宾不死心的问了叶雁一句,跟他这个几乎每天都要训斥自己的女上司一起出差,他就感到一阵无力。

叶雁看了眼他,道:“有什么问题吗?赶紧上车,赶时间!”

坐进公司的商务奔驰车,唐宾坐到了叶雁座位的后面一排。开车的是公司商务部一名老司机,大家都叫他钱师傅,开车很平稳,听说已经有二十多年驾龄了,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的事故。钱师傅是个很讲究的司机,开车的时候从来不说话,唐宾和叶雁更是没有共同话题,于是车子开动之后,唐宾就拿出一堆耳机塞进耳朵,开始闭目睡觉。昨晚熬了一个通宵,就在上午睡了三个多小时,现在正好补补眠。

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唐宾是被叶雁推醒的,还费了她好大的劲,实在是唐宾睡着之后就像死猪一样,怎么叫都不醒。

拿了登机卡进入安检之后,两人才悲催的发现航班晚点,因为天气原因,自己所乘的飞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至于什么时候能登机起飞,更是没个准信。

叶雁一脑门黑线,本来约好晚上和项目经理以及甲方代表一起吃饭的,现在没办法了,只能打电话告知原委,将饭局推迟到明天。

唐宾可不管这些,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马上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三个多小时,候机室里到处是抱怨声,要求退票赔偿的旅客不在少数。叶雁满脸阴沉,都快能滴出水来,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看一眼呼呼大睡的唐宾,别提有多气愤。

平时她出差带着下属,哪个不是对她恭恭敬敬,礼数有加。像这种时候,是下属巴结上司的最好时机,端茶倒水,缓言安慰那是说都不用说的,可这小子倒好,从公司出来到现在,都四个小时了,一路睡到底,跟头死猪没什么两样,她想找个人说说话排解一下郁闷都不行,还得她帮忙看着行李。

“真是,什么人啊?”

江州西城区,一家社区医院。

一位年轻的护士把着唐心的小手,要给她打盐水针。周晚晴站在旁边轻轻抚摩着她的脑袋哄她:“心心乖啊,要当美少女战士就要首先学会勇敢,这样叔叔才会表扬你,对不对?”

唐心苦瓜着小脸,想看又不敢看那打针的过程,撇着嘴嘟囔:“可是叔叔又不在,等他来了我再当美少女战士好了。”

正在这时,小护士捏着针头缓缓插进唐心的静脉血管。唐心的手抖了一下,清澈的眸子里一下变得眼泪汪汪,周晚晴赶紧说道:“心心真勇敢,两次打针都没哭,等叔叔回来一定要他加倍表扬。”

“嗯,心心不哭!”唐心咬着嘴唇说道,可是脸上有两颗眼珠却止不住滑落了下来。

,,,,,,,————第八章 空姐,同学

年轻小护士伸手在唐心的脸上,帮她擦掉眼泪,笑了笑说道:“小朋友好勇敢呀,姐姐先表扬你一下,乖乖听话,姐姐一会儿帮你拔针!”

周晚晴举着盐水瓶走到一处空位置,唐心啪嗒啪嗒的跟在后面,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咦,周小姐,这么巧,你们家心心也生病了?来来,盐水瓶给我,我帮你挂上去!”

周晚晴转眼看了看说话的男人,顿时脸上尴尬了一下,把手里的盐水瓶递给他,说道:“谢谢你啊,黄先生!”

那个人笑了笑说:“客气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

在候机室等了三个小时之后,唐宾和叶雁终于坐上了飞往三亚凤凰机场的航班。

本来唐宾上了飞机就想继续睡觉的,他这几天忙那个信息站的项目几乎每天睡眠时间都不超过四个小时,这时候刚好趁机会狠狠的补一下,至于旁边叶雁对他厌恶到极致的眼神,他就全当没有看见。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刚上飞机,坐下才两分钟,就遇见了一位熟人。

秦海燕,唐宾的大学同学,也是此次航班的一位空姐。

秦海燕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男生们争相追逐的美女校花,此时穿着一身空姐制服之后,更是别有一番风情,给人很惊艳的味道。

“唐宾,你们这是……去三亚度蜜月吗?”秦海燕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问道,淡淡的眼影衬着她浅浅的微笑,格外的娇媚。

度蜜月?

秦海燕的话顿时惹得叶雁一阵柳眉轻皱,似乎很不满意这位空姐的言辞。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跟她一起去度蜜月,我们这是出差,去工作的,秦海燕,你别误会!”唐宾赶紧解释道。

可是他这句话一出口,叶雁就觉得心里更不舒服了,说得好像自己有多掉份,跟他一起度蜜月是让他有多丢人的事情一样;可是再一寻思,我跟他怎么跟度蜜月扯在一起了?这么一来叶雁就更加生气了,满脸阴沉的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了!”秦海燕赶紧跟叶雁道歉,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对了唐宾,你现在还有跟何巧英联系吗,听说她现在去了澳洲呢?”

“呃……”

听到何巧英三个字,唐宾顿时沉默了下来,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起这个人了。

何巧英是唐宾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也是他曾经的女朋友。

两人在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确定了恋爱关系,曾经的海誓山盟,地老天荒,现在回想起来是如此的遥远,只因为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两人的痴缠相恋只维持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唐家惊天巨变之后没有多久,两人就宣告了分手。当时的唐宾正处在人生的最低谷,而且为了支撑起家庭,一心都扑在打工赚钱上面,也许正是这样两人才走到了尽头,而那时的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受失恋的味道,等到回过神来有精力去思考那段恋情的时候,往事早已随风,何巧英也已经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唐宾有点想不明白,这秦海燕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跟他提起那个人,不管怎么说,何巧英在他最艰难困苦的时候选择离开他,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看到他瞬间转变的神情,秦海燕顿时警觉自己刚刚不该提起何巧英,作为一名合格的空姐,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一点的。

“唐宾,李晶晶现在应该是你女朋友了吧?”秦海燕赶紧叉开话题说道。

唐宾从回忆中退出来,迅速朝叶雁瞄了一眼,笑了笑道:“哪里有,没有的事,呵呵!”

秦海燕是认识李晶晶的,两个人虽然不是同一班,但都是学生会里的干部,上学的时候也有些往来,自然知道唐宾和李晶晶经常在一起的事情。

“怎么可能,你们俩都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还……”秦海燕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时,后面有一位旅客喊了一声:“美女,你怎么只服务他们,我们这也是有需求的,你怎么的也来服务下我们是不是?”

说话之人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挺对不起观众,秦海燕回头看了看,苦笑了一下,偷偷朝唐宾做了个鬼脸,强装笑容的走了过去。

叶雁则若有所思的多看了唐宾两眼,她虽然知道李晶晶和他平时走的挺近,但是也从来没想过两人是这样的关系……

航班马上就开始起飞,中途秦海燕也没有再来找唐宾,不过这么一次巧遇之后,唐宾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睡意,好不容易熬到了凤凰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临下飞机的时候,秦海燕又找到了唐宾,笑颜如花的说道:“唐宾,手机拿出来。”

唐宾愣了一下,不解道:“干什么?”

秦海燕伸手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说道:“哎呀,叫你拿你就拿呗!”

唐宾无奈,只好将口袋里刚刚开机的诺基亚手机拿出来给她。

现在这年头,几乎人手一只苹果,可是唐宾的手机却还是几年前的老诺基亚,就连拍照的功能都没有。

秦海燕笑着接过去,也没在意手机是好是坏,吧啦吧啦的按了一串数字,放在耳边听了听,又递回给他,笑道:“好了,刚刚拨打的手机号码是我的,等回到了江州记得给我打电话。”

话一说完秦海燕就欢快地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走远了。

唐宾傻愣了半天,叶雁在旁边轻哼了一声,说道:“人都走远了,还在那看什么,要不要追上去再找个地方聊聊天叙叙旧啊?”

唐宾脸上一僵,顿时一阵无语。这母夜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两个人到了江都机场之后,就一直冷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她几百万似的,真是个不可理喻的怪女人。

他可不知道因为自己一路睡得像头死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她。

凤凰机场外的出租车候车点,排队的人一直排到了出口处,少说也有七八十号人。可是出租车却少的可怜,五六分钟来那么一辆,以这个速度下去,等到唐宾他们打到车,最起码也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唐宾倒没什么,等等就等等呗,趁着等车的时间,他拿出手机给嫂子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当时唐心正吵着不肯睡觉。

自从小丫头知道叫叔叔之后,唐宾一直住在家里,也没有出过远门,几乎每天都是三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小丫头每晚睡觉前都要让叔叔讲一个故事,今晚唐宾不在家,所以唐心没有叔叔讲故事,不肯睡觉。

没办法的唐宾只好在电话这头哄了一阵,又讲了一个小故事,她才肯罢休。

其实就连周晚晴,对于唐宾晚上不在家也很不习惯,只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家里没有男人在,似乎很没有安全感,或者还有一点别的什么。

比如说:思念!

【同学们,收藏的多,更的多,10个收藏多更一章】第九章 黑的惊魂

一想到男女之情,周晚晴忽然又想起了白天在社区医院碰到的那位黄先生。

黄先生全名黄晓明,跟港台一位影视明星同名,是位离异的男子,身边带着一个五岁的儿子。黄先生家还是有点资产的,是一个小私营企业的老板。

周晚晴会认识他,还是因为这黄先生的母亲。

因为他母亲就住在她们同一个小区里,而且离她们租的房子不远,平时周晚晴去买菜的时候经常会碰到,一来二去之后也就熟悉了起来。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老太太居然对她上了心,刚好他儿子也离婚了,就想着撮合两人,结果就在某一天找了个机会让两人见了一面。周晚晴直到后来才知道,那居然是一次刻意而为之的“相亲”。

她从来没想过再婚的事情,可是那位黄先生却一眼就看上了她,还通过他母亲经常前来说好话、探口风,实在让她哭笑不得,平时也就只能尽量避开他们。不料,这一次在社区医院居然又碰上了,周晚晴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拒绝了他的晚餐邀请。

这件事情自然没有让唐宾知晓,甚至周晚晴都能想象到,他要是知道这件事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一想到这里,她如玉的俏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会心的笑意,心里暖暖的就像喝了一杯香浓的咖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喜欢看他为了她紧张吃醋的样子,很像小孩子,但又很开心。

凤凰机场,叶雁已经等的很不耐烦。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眼看这出租车来的更少了,打到车的时间是遥遥无期。这时候有个开私家车拉客的男人走了一圈刚好来到他们这边,就问叶雁要不要打车,也就是所说的黑的。

拉客的男人40岁上下,在前面已经招揽过好几波正在等出租车的客人,只是大晚上的,大家多数又是旅客,在三亚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都怕被坑,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上去。

叶雁有点犹豫,黑车宰客的事情已经不是新闻,她也有所耳闻;可是多花一点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能够早点回到酒店躺在舒舒服服的床上,就算多花点钱也值得,再说旁边不还有个大男人吗?唐宾一米八的身高,相对于车主一米七多一点的优势,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去银泰酒店,多少钱?”叶雁问了一句。

黑的老板一听有戏,脸上的笑容就更欢了。

而且叶雁看上去是如此的气质有佳,明显是职场白领甚至金领,身上肯定不缺钱,于是献媚般说道:“这位美女,我的收费绝对不高,就跟打出租车的钱差不了多少,我这是混口饭吃,养家糊口。”

“那到底是多少?”叶雁追问。

“四十块!”男人左右晃了下眼珠说道。

“行!”叶雁作出决定。

唐宾本想上前阻止,这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说谎。

他当初拼命打工那会儿,接触到的三教九流多了去了,对看人的本事还是蛮有心得。这黑的老板虽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但是仔细观察其眼神和脸上细微的表情,他就知道肯定不是他嘴上说的那样。

可是他的异议显然不被叶雁接受,黑的老板更是趁机直接拿了她的旅行包往外走,而叶雁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这下子没办法了,唐宾只好也乖乖跟上,暗自抱怨:得,到时候被宰,反正我是不出钱的。

黑的车是一辆银色别克凯越,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新颖,唐宾留了个心眼,在放行李箱的时候偷偷记下了车牌号码。

上车,启动!

一开始的路上都挺顺利,车主开着车还笑嘻嘻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可是二十分钟之后,唐宾就觉得不对劲起来,因为刚刚在等出租车的时候他曾问过别人,知道从凤凰机场到银泰酒店距离并不算远,打车最多也就二十分钟,而且沿途就在闹市区,靠近海边。可是这黑出租开着开着居然进了山路,两边都是茂密的丛林,明显离开了闹市。

“师傅,咱这还要多久才到?”唐宾皱着眉开口问了一句。

“奥,快了,再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黑的老板回头笑了一下,可唐宾显然注意到了他眼中的敷衍。

“但是,怎么感觉方向不对啊,银泰酒店不在这个方向的吧,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错,原来的路在翻修,所以这车得绕道走,你们别急,马上就到了!”

这么两句话的功夫,道路两旁彻底陷入了黑暗,连路灯都不见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有问题了,这厮不会是想把开进贼窝进行抢/劫吧?

叶雁也知道此刻是上了贼车,马上大声叫了起来:“停车,停车,快停车!”

然而,黑车老板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把速度提的更快了。如此一来,唐宾和叶雁两人全都大吃了一惊,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这黑漆麻乌的山路,谁知道这家伙在前头还有多少同党,况且看他现在已经撕破脸皮,明目张胆了,如果任由他再继续往前开,到时候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说不准连小命都要保不住。

唐宾考虑了三秒钟,果断从后面扑上去扣住了黑车老板的喉咙,厉声喝道:“快停车,不然我现在就掐断你的脖子!”

他知道,对付这种匪徒,必须表现得比她更凶狠。

喉咙被制住之后,别克车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但是并没有马上停下来,而且那男人连续按响了喇叭,在空旷的山道上显得格外刺耳。紧接着,前方不知从哪个位置也传来了汽车喇叭长鸣的声音,由于车窗没关,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唐宾心里一惊,知道那肯定是这家伙的同党,心想如果让他们会合,那么等待自己和母夜叉的肯定不是热情招待。

唐宾扣住那男人脖子的手更加用力,而对方也空出一只手来拼命挠他的头脸,唐宾整个身体都扑了上去,一只手使劲扣住他脖子,一只手去握住方向盘,同时大吼一声:“叶经理,快拉手刹,快!”

【老秦说话算数,马上更一章,同学们加油收藏】第十章 丛林逃亡

两人在车上肉搏纠缠,别克车就在路上歪歪扭扭横冲直撞,叶雁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她长那么大何时经历过这种阵仗,此时被唐宾喊的一怔,想也不想就上去握住手刹,狠狠的一拉。

“吱——”

轮胎在山路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随即横甩着撞在了山路护栏上。护栏并不坚固,一下就被撞的散架,别克车径直从山道上冲了下去。不过没关系,唐宾刚才就观察过了,山道两边并不是险地,而是地势平缓的泥坡,车轮在泥地里滑行了十几米就停了下来。不过,唐宾也一下子失控撞在了车顶上,落下来的时候,刚好压在那男人的脑袋上,顿时把他的脑门与方向盘重重的磕了一下,就此昏死了过去。

“快,快下车!”唐宾手忙脚乱的从前座上爬起来,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叶雁在刚刚急刹横移撞击护栏的时候,膝盖撞在了前座上,现在疼得要死,可她也很清楚眼下是非常时刻,后面的匪徒帮凶正在赶过来,一旦被追上的话,很可能凶多吉少,于是咬着牙挪动双腿。

唐宾将她从车后座上扶了下来,这时可以看到几百米外一道车灯扫过来,很可能就是匪徒的同伙。唐宾背起随身双肩包,拉着叶雁就往林子里面狂奔,至于放在车子后备箱里的行李就顾不上了。这种时候,山道上根本没有其他车辆,如果沿着山道跑,肯定会被追上;倒是丛林里面错综复杂,又黑灯瞎火的,逃走的机会就大多了,而且匪徒也不一定会追进树林。

可是才跑了百来米,叶雁就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由于惯性滑出去半米有余,叶雁发出了一声惨叫,幸好贼车同党还没到,没听到声音。

唐宾赶紧把她拉起来,道:“你怎么样?”

叶雁的膝盖本来就受了伤,这下摔倒更是严重,林地里的山石树枝磨破了她的肉色丝袜,割裂出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痛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颤声道:“疼,我的腿……跑不了了!”

这时,在山道上的那辆车果然停了下来,从开门声音判断应该是一个人,而且手上拿着强光手电正在道路上扫来扫去。

“别出声,我们悄悄往前走,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千万别被发现!”唐宾在叶雁耳边轻声说道。

林子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借着星光,模模糊糊看到点眼前三五米的范围,幸亏这林子里的树木并不是密不透风,要不然连星光也被挡在外面,那就彻底抓瞎了。

唐宾拉着叶雁一动,她就嘶嘶作声,根本无法行走。黑暗中他也不知道她的双腿到底伤成了什么样子,这个时候他当然不敢拿出手机来照明。

虽然这母夜叉平时对唐宾冷言冷语,还凶巴巴的,但是危急时刻把她扔在这里自己逃走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

“怎么办,我抱着你走,你可别出声?”唐宾压着嗓子说道。

“嗯!”叶雁答应一声,这个时候也顾不上羞涩。

趁着那两贼人还没有追过来,唐宾一弯腰就把她横抱了起来,左手搂着她腰背,右手则抱在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尽管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不过手上传来的触感还是让他心里狠狠地荡了一下。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唐宾赶紧收心,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林子深处悄悄摸了进去。

因为四周都有横伸出来的树杈,这些树也不是特别高大,总是会在身上搁搁绊绊,叶雁只好尽量收缩自己的身体,两条手臂紧紧围在唐宾的脖子上,将自身完全缩在了他的怀抱中。

那两个从车上下来的同伙,马上就找到了泥坡上的别克车,发现了昏死过去的男人,但一时间居然怎么叫都叫不醒,幸好还有呼吸不是死掉了,两人也没打算立即送他上医院什么的,而是拿着强光手电在泥坡上照了两下,然后就把目光对准了前面的树林。

“往林子里去了,我们进去找找,要是被逃出去就麻烦了。”一男子说道。

“嗯,快去!”另一人道。

看见强光手电的光线往林子里照射了进来,顿时把唐宾吓了一跳,赶紧在一棵大树后面藏了起来,为防叶雁的身体被发现,于是把她也放了下来,同时隐藏在树后。也许是因为害怕和紧张,叶雁的手臂一直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妙曼的身躯毫不吝啬的贴在他的胸口上。因为三亚的气候,两人在出机场的时候就已经把外套脱了,现在身上的衣服都非常单薄,如此一来就仿佛两人不穿衣服搂抱在一起一样。

女人在这种时刻总是特别柔弱,叶雁心里哪还顾得上男女之嫌,只要眼前这个男人不要把他丢在这里就好了,看他将自己放下来,她都紧张的要死,哪敢松手,附在他耳边哀求:“唐宾,你千万别把我扔下!”

此刻的她,早已对刚才不听劝告硬要打黑车的决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嘘——”

唐宾一直在注意后面的两人,观察他们手电筒光线的位置,根本没心思体会眼前的温香软玉。

“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

唐宾说话的时候侧了下脸,结果黑夜里没注意,嘴唇直接碰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顿时吓了一跳,赶紧缩了缩脑袋。

趁着强光手电的扫射,他刚才隐约看清了点路,等到光线一消失,马上抱起她窜了出去,在前面拐了个弯,朝另一个方向逃离。

叶雁一米六八的身高,也不算瘦,起码也有一百来斤,饶是唐宾自觉自己的力气不小,摸黑跑了三五百米之后也大感吃不消,再加上这闷热的天气,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前胸后背的衣服全都湿成了一片。

一股汗味加上浓重的男子气息,熏在叶雁的身上反而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再走了一百来米,唐宾实在抱不动她了,顿时找了个隐蔽的所在停了下来,这时候才敢拿出手机报警。

【朋友们很给力,老秦按约更一章,这是第四更,再有五更,小小五十个收藏,让收藏来的更猛烈一些吧】第十一章 问题解决

报警的时候两人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最后还是通过手机定位系统才找到了地方,居然跟银泰酒店完全是两个方向……

等待救援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两人缩在一个灌木丛中连大气都不敢出,叶雁的胳膊始终没有离开过唐宾的脖颈,妙曼惹火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让他忍受着痛并快乐的煎熬,要不是因为外面还有劫匪在找他们,他都忍不住想立马把这个成熟的女人就地正/法。

半个多小时后,乌拉乌拉的警车鸣号声才从远处传了过来……

唐宾和叶雁终于获救了,但是匪徒却没有抓到。

唐宾心想:你们开着那么大的警灯,是个贼都逃跑了!

别克车陷在泥坡上倒是被拖了回来,可是车屁股上的那张车牌却是临时挂上去的,从车管所数据显示,这块牌照属于一辆报废的熊猫车,从这上面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

“算了,这事就让警察们去忙吧!”

两人在派出所录了口供,描了头像,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民警将两人送到了医院。不仅是叶雁的腿伤,唐宾在抱着她逃跑的时候,腿上也被树枝什么的割出了好几道血口,只是当时紧张的没有发觉。

折腾了半宿,终于又在好心的民警帮助下,来到了银泰酒店。

“谢谢!”

叶雁进自己房间前真心的向唐宾道谢,如果今晚不是有唐宾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唐宾摆了摆手,笑道:“不客气,好好休息吧!”

唐宾进了自己的房间后好好的洗了个澡,幸亏那辆别克车撞坏栏杆陷在了泥地里,他们俩的行李箱才得以找了回来,不然现在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

第二天,皇甫集团现场布控组的同事才知道两人昨晚的遭遇,惊心之余又有些庆幸,幸亏两人当机立断逃了出来,不然的话,估计现在都已经要报失踪人口了。

由于叶雁腿伤比较严重,上午就在酒店里休息,而唐宾则跟着其余同事赶往交通厅指挥中心,检查车牌监控项目无法正常运行的原因。

指挥中心负责该项目的人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女子,名叫李娟,听说是指挥中心信息处的处长,外表一看就知其精明干练,雷厉风行。一听说皇甫集团研发部的同事前来支援了,立即过来带着他们进入了信息中心的机房。

皇甫集团的项目经理刘新江,把此次项目遇到的情况详细的跟唐宾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