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影院下载安装黄第3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甫集团的项目经理刘新江,把此次项目遇到的情况详细的跟唐宾说了一下。

唐宾当即用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接驳到交通厅信息中心内网,调取整套系统的调试模式。半个小时后,原因就找到了,监控模块与后台数据处理接口的编码方式不一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对接bug,但是就因为这个小小的问题直接导致了现场摄像头监控到的数据不能被正常解析,唐宾最后只修改了一个字:把编码方式的参数零改成了一,然后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ok,刘经理,麻烦你让现场执行部的同事再重新调试一次看看,问题应该已经解决了!”

“好了?”

“这么快?”

刘新江和李娟同时说道,都一脸的惊讶,不敢置信。毕竟两边的人手可是足足忙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搞定,可是这小子一来,三下五除二,半个小时没到,就说已经好了,没问题了,这落差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唐宾笑了笑说道:“应该是没问题了,这一次整体调试一遍,我监控一下数据,确保万无一失。”

“那真是太好了!小唐,果然英雄出少年呐,没想到大伙折腾了几天的东西,你一来就帮我们解决了!”李娟亲切的拍了拍唐宾的肩膀,不吝言辞的夸赞了一番。

实际上,这个监控模块本来就是他负责开发的,调试之下哪里有问题还不是一目了然。

在刘新江的指挥下,现场人员重新开始调试,把所有的流程都走了一遍,结果显示一切正常,看着大屏幕上截取到的一串串数据和视频回放,信息中心的机房里一下爆出了惊天的掌声……

项目正式交接,中午就在银泰酒店安排了庆功宴,项目验收合同也安排在了宴会当中。

叶雁也一起出席了宴会,当然受伤的事情就只字不提。

她也没有想到问题会这么快被解决,她自己跟甲方都还没正式见过面,工作居然就这么完成了,一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做,昨晚还受了那么大的罪,她就觉得万般不值。不过这一次历险,却让她对唐宾的看法完全改变。

席间,唐宾被安排在了主桌,同席的当然还有李娟、刘新江、叶雁等人。

李娟端起酒杯对唐宾到:“小唐,这次能顺利完成项目交接,多亏了你的鼎力相助,这不只是你们公司,就是我们交通厅信息处,也是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啊,来来,这一杯代表我们信息处的所有同仁,敬你!”

唐宾赶紧站起来,笑道:“李处长您太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应该的,应该的,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的疏忽,应该我敬您,这一杯我先干为敬,李处长您随意!”

唐宾说完就咕咚咕咚将一杯五粮液喝了个底朝天。

李娟笑了笑浅尝即止,放下酒杯道:“小唐啊,你真是太谦虚了!别喝那么急啊,这五粮液度数挺高的,后劲可足,来来,吃菜,吃菜!”

唐宾的座位离李娟就隔了一个刘新江,她还亲自给唐宾夹了一个虾子,看起来这李处长对他果然印象很不错。

甲方几名李娟的手下看到自家处长都敬了唐宾,自然不能落下,于是纷纷举杯轮流给他敬酒,唐宾笑着一一接过,来者不拒,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硬是喝了六七八杯白酒。虽然这杯子不算大,但也不是特别小,加起来也有大半斤了,可是再看唐宾,依然面不改色,丝毫没有醉意。这下子连刘新江都觉得好奇了,道:“小唐,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酒量居然这么好。我老刘在酒场上也算是一条好汉,可是我看跟你一比较,那是小巫见大巫了啊!”

李娟笑道:“是啊,小唐,你的酒量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刘新江又道:“怎么样,要不你来我们现场部吧,不能埋没了这身本事啊?”

这时边上的叶雁笑了笑说道:“刘经理,你这可是公然挖我墙角了啊,就不怕我跟你急?”

“这……呵呵,抱歉,抱歉,忘了小唐是你叶大经理的人了,真是该罚,该罚!来,小唐,我敬你!”刘新江举杯一饮而尽。

“刘经理你自己罚酒,干嘛扯上小唐呀,你得先罚了酒,再敬小唐才对嘛!”叶雁又笑了笑说道。

“对对对……”刘新江先干了杯中酒,才又给自己倒上。

唐宾可不能干等着,于是站起来道:“刘经理,这酒还是我敬你,你是前辈,我是小兵!”

唐宾说完又是一仰脖子,一干二净。其实这点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最多的时候,他曾经喝过五瓶白兰地。

说起酒量,曾经还有一段往事。

他原来也不会喝酒,可是后来家中变故之后,有一段时间他在酒吧上晚班,做的就是推销酒水的工作。试问卖酒的人哪里能够自己不会喝酒的,特别是酒吧那种场合,碰上一些来酒吧消遣又不缺钱的主,人家说,买酒没问题,你喝一杯,我就买一瓶,唐宾自然没得选择,为了赚钱,拼了命都得喝,每次都喝的大吐特吐;特别是当时有三个女性金领,天天来酒吧找唐宾,买酒的花样是千奇百怪,什么要求都有,那段时间他是喝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不过也因此拿了不少卖酒所得的提成,如此久而久之,他的酒量也就练出来了,对酒精似乎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往后的时间,就很少再有喝吐的时候。

一想起这些,唐宾就一阵唏嘘,往事不堪回首啊!第十二章 这是意外

庆功宴上一片欢声笑语,验收合同的签署也完美结束,叶雁和刘新江当场就宣布在场所有皇甫集团员工放假两天,可以自行在三亚自由活动,顿时马上又惹来一片欢呼声。

说是放两天假,其实是两天半,因为下午就开始放假不用工作了!

陈娃娃的短信已经发到唐宾的手机上,他一看居然要买五件化妆品,而且全都是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

看看下午阳光炽烈,三亚的温度高的吓人,反正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他就打算先去免税店把陈娃娃的委托先解决了,另外,也得为嫂子,心心和晶晶准备两件礼物。

不过在这之前,先得订好回江州的机票,不然在免税店里根本买不了东西。

于是,唐宾先去敲响了叶雁的房门,他怕她已经订好了回去的航班,自己再去订的话那就浪费了,到时候这钱可得自己出。

“笃笃笃……”

唐宾在她房门上敲了两遍,才传来叶雁有点慵懒的声音:“谁呀?”

“叶经理,是我,唐宾!”

“哦……,你等等啊!”叶雁说了一句,过了几分钟后才开了房门,唐宾看见她脚上套着酒店里的拖鞋,里面穿的是一件紫红色睡袍,露出两条白生生的美腿,外面套了一件小西装,看起来刚刚是在睡觉。

“呃,叶经理,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在睡觉。”唐宾抱歉的说道。

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叶雁对他感观转变,好感倍增,闻言就道:“没关系,我也没睡着,中午喝了点酒稍微有点上头,就是躺着休息。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

唐宾跨了进去,特意将房门开着。

叶雁的腿,皮外伤还没什么,膝盖处却是硬伤,短时间好不了,现在走路还有点不方便,她走到床沿边坐下,道:“昨晚的事还没还好好谢谢你,同时我也应该向你道歉,如果不是我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唐宾笑着摆手道:“都过去了,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不用放在心上,就当买了一次教训吧!”

听到母夜叉和颜悦色的跟自己道歉,唐宾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叶雁道:“是啊,我以后再也不会坐这种黑车了!唐宾,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唐宾道:“呃……是这样的,叶经理,我是想来问问,回江州的机票你帮我订了吗?”

叶雁愣了愣,道:“你是要现在就回江州吗?”

“不是,不是,我是想去这里的免税店买点东西,所以……”

“免税店?”

一听到免税店,叶雁露出一副惊喜的神情,不过马上想到自己受伤的腿,又变的失望起来,似乎因为不能去免税店逛逛很是郁闷,过了会道:“机票我还没订,反正放两天假,后面又是双休,就是给你们留出时间来玩的,想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

唐宾就点了点头,心说自己订的话也好,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

不过叶雁接着又说道:“我这有一张紫荆花航空贵宾卡,你把回去时间告诉我,我现在就帮你订,三分钟就可以完成。”

唐宾觉得这也不错,自己订票还要折腾,想了想就说道:“那就后天下午四点左右的吧!”

“ok!”

叶雁站起来从桌子上取过手机,就嘟嘟嘟的打起了电话,唐宾听到她订了两张,一张他的,另一张她自己的。挂上电话不久,短信就发了过来。

“我把航班信息转发到你的手机上。”叶雁看着手机屏幕说道。

几秒钟之后,唐宾的诺基亚手机就收到了两个人一起的航班信息。

“谢谢!”唐宾笑着道谢。

叶雁也朝他笑了笑,放下手机刚要坐回床沿上,结果受伤的膝盖不小心碰到了凳子边缘,立即惊叫了一声,歪着身子倒了下去,唐宾就站在旁边,哪里有不伸手的道理,马上手一抄就抱住了她,只是时间过于仓促又来的突然,他的右掌就结结实实的扣在了叶雁的一只乳/峰上。而且她的小西装本来就没有扣上,这么一来,唐宾的手与她的丰满就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真丝睡袍,而且透过丝滑的触感,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顶峰上那一处挺翘,就夹在他的两指之间。

昨天晚上虽然两人也有类似的接触,但当时既紧张又害怕,哪里有心思去想这些东西,可是现在不同,唐宾只感到手掌中的柔软就像是一块致命的磁铁,吸的他丝毫没有办法放开,还情不自禁的捏了两下。

叶雁顿时惊叫了一声,内中包含半分羞涩,半分气恼!

不过还有一个声音比她更大——

“你们在干什么,王八蛋,你在对我老婆做什么?皇甫雁,你个贱货,你对得起我,居然背着我在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

唐宾抬头一看,门口出现了一位高挑的男子,高高瘦瘦,也有将近一米八的身高,白色短袖衬衣加上笔挺的亮灰色西裤,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本来应该斯斯文文的脸上此刻一阵青一阵红,那是怒的!还有,憋屈的!

那男人一边说一边就冲了上来对唐宾一拳捣出,唐宾扶着叶雁身体无法躲闪,只能把脑袋尽量偏了一下,不过还是在肩上被打了一拳,大力让他往后摔倒,不过后面就是一张大床,他和叶雁同时摔倒在床上。唐宾将手放开,一骨碌爬了起来,那男人还想再攻击,被他跳着躲开。

这时叶雁大叫:“罗浩,你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男人站住,扭曲着脸大吼道:“你叫我住手?奸夫淫妇,居然还有脸问我在干什么?你在这里偷小白脸,难道还不许让我抓了?”

“你混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偷小白脸?”

叶雁尖叫,顺手抓起床上一个枕头扔了过去,被挡开。

再扔一个,又被挡开。

第三个,呃……居然是个黑色的文胸——

男人更加暴怒,一甩手扔在地上:“你当我是瞎子聋子吗?这个大活人还不是小白脸,刚刚你还叫的那么贱……”

“啪!”

叶雁跳起来就甩了他一巴掌,一点看不出脚伤:“你四只眼睛全都瞎了,没看见我摔倒他是我扶我吗?你才是个贱人,是不是恨不得往自己脑袋上扣一顶绿帽子,你才舒服,啊?”第十三章 唐唐是女的

叶雁跳起来就甩了他一巴掌,一点看不出脚伤:“你四只眼睛全都瞎了,没看见我摔倒他是在扶我吗?你才是个贱人,是不是恨不得往自己脑袋上扣一顶绿帽子,你才舒服,啊?”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男人顿了顿,怒目看了看唐宾,还是不相信。

唐宾见真是两夫妻,如今互掐起来,他这个外人实在不方便留下,于是开口:“真是一场误会,你们消消气……叶经理,我先走了!”

没等她答话,唐宾赶紧闪人,他还真怕那个男人再控制不住动手,简直是场无妄之灾。

“想不到母夜叉居然已经结婚了,老公还是这么一位极品!”他摸了摸被打中的肩膀,还有点火辣辣的疼,拉开t恤看了看,有一个红印,“真他妈疼……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有个男人这么摸着我嫂子的胸……,我非得宰了他不可……对不住啊,兄弟,我也不是故意的!”

唐宾揉了揉肩膀,发现没什么大碍了,这才动身去免税店。至于房间里的那对夫妻,自己是管不着了,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他确实需要负上一定的责任,可是这样的场合,自己过去解释只能是火上浇油,希望她老公想开点吧!

免税店离银泰只有几百米路,唐宾步行了十分钟就到了。

按着陈娃娃的短信买好东西,这才慢吞吞地逛了起来,先给李晶晶挑了一个kipling枚红色的包包,这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玫红色了,唐心则是一个卡通大嘴猴的双肩书包。两个人都是包,唐宾感叹自己思想实在太过于狭隘。至于嫂子的礼物就难挑了,太贵的会被说,太普通了又体现不出用心。最后选了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想象嫂子光洁如玉的脖子上戴上项链的样子,唐宾就一阵开心。

等她返回酒店,路过叶雁的房间,站在门口偷偷听了一会,发现里面没有声音。

“难道两夫妻出去了?”

唐宾进入自己的房间,想了想就给李晶晶打了个电话。

“喂,唐唐,你那边怎么样了,搞定了吗?”电话一接通,李晶晶就开口问道。

“上午就搞定了,验收合同也签署了。我刚刚才从免税店里回来,陈娃娃的东西可真贵啊,我的信用卡都差点被刷爆了,她可真舍得花钱。”

“呵呵,她是拿去卖的,转手就能赚一笔……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下午吗?”

唐宾道:“没,后天下午!夜叉放了我们两天假,我正在想明天去哪里逛逛,来一次三亚不容易,总不能白白浪费这样的机会。”

李晶晶羡慕妒忌恨:“不会吧,这么好,放两天假?后面又是双休日,那你可以再呆两天啊,足足四天,不要太舒服……不行不行,我还没去过三亚呢,你等着,我请两天假,明天就飞过去找你!”

“啊?”唐宾傻眼了,“你开玩笑的吧,我后天就回来了,机票都订好了。”

“去改签啊!”

“可是,免税店的取货单跟机票关联的,改签了还能拿吗?”

“这……”李晶晶也傻了,这事情她还真不知道,早知道就不替陈娃娃传递信息了。

“算了,你改天再来好了,现在三亚太热了,白天都不敢出门。”

“哦……好吧,我告诉你啊,信息站的项目,我已经交付掉了,尾款五万我也收了,一会就打你卡里。”

“太好了,晶晶,我真是爱死你了!”

李晶晶无语,心说:你要真的说爱我那才好呢,死木头!

五点半,准时下班。

李晶晶骑着小白羊,无精打采的回到家,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一个靠枕就吭哧吭哧一通拧巴。

她家是在江州市中心白天鹅公寓的一套错层,面积足足有一百六十多方,精品大套,装修考究,一看就知道家境殷实,这里的房子听说房价已经高到了四万以上,而且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

这时从厨房里走出一位笑盈盈的美妇人,乌发高挽,肌肤白皙,胸前系着一条围裙,面容隐约与李晶晶有几分神似,正是李晶晶的母亲胡爱英。

胡爱英手指点了点女儿,道:“晶晶,你这又是怎么了呢?回到家就跟霜打了茄子似的,工作太累了?”

李晶晶把靠枕扔在边上,叹了口气道:“没有,就是心里烦!”

“心烦?”胡爱英在女儿身边坐下,道:“心烦什么,跟妈说说,是不是有哪个男生烦你了?”

看到自己妈妈一脸惊喜的表情,李晶晶就更头疼了:“哎呀妈,你瞎猜什么呢,哪有什么男生!”

“真没有?”

“真的没有,妈,我骗你干嘛?”

李晶晶心里落寞,心说要真的来烦我,我还巴不得呢,可是现在连自己反过来去烦他的机会都没有。

胡爱英看女儿不想撒谎的样子,顿时脸就拉了下来,道:“晶晶,不是妈说你,你看你小姑的女儿,比你还小一年,吗撒谎那个就谈婚论嫁了,可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带回来过。”

李晶晶皱着眉头道:“妈,谁让你女儿我长相太寒碜,没有男人愿意要我,可怜啊!”

胡爱英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道:“瞎说八道,我女儿国色天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谁敢说不好看?那谁,林副市长的儿子不就挺喜欢你的吗,可你就是不乐意。”

“林在笑那种花花公子也能拿出来说事的啊,你这不是把你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李晶晶想起林在笑那混蛋就一肚子气,高中的时候把她一个闺蜜搞大了肚子,结果居然拍拍屁股不认账,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混蛋,亏自己老妈还说他对自己有意思。

“那张剑飞呢?不也挺中意你的,逢年过节的都给家里来个电话,又知书达理,多好!”胡爱英又说道。

“妈,张剑飞长得跟土豆似的,你总不至于想让你的外孙是个小土豆吧?”

“呃,说的也是,那冯思语呢?”

“他就一小屁孩,思想还没成年呢,你这是让我去祸害未成年少男!”李晶晶抗议。

“说来说去,就是你要求太高,看不上人家,嗯……还有你手机里那个唐唐是谁,我看你们短信来短信去挺火热的样子?”

李晶晶脸色顿时一变,生气道:“妈,你怎么偷看我手机?”

胡爱英脸上一红,道:“哪有,是你把手机落在洗手间,妈正好要给你爸打电话,结果就无意中看了一眼。别岔开话题,怎么样,那唐唐,是你男朋友?”

李晶晶扭捏了一下,眨眨眼道:“怎么可能,唐唐……唐唐她是个女的,是我大学同寝室的室友!”第十四章 蛋蛋受伤了

“啊,是女的?”胡爱英也搞不清楚那短信里面的唐唐究竟是男生还是女生,就是感觉两人说话口气挺随便的,而且有种说不上来的味道。于是狐疑了一下,然后突然问道:“晶晶,妈听说现在你们这年纪的孩子,对什么都感到新奇,特别是一些不太常见的事物,更是想去试一试,晶晶,你老师告诉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男生?”

李晶晶惊讶了一下,道:“不喜欢男生?什么意思?”

胡爱英认真的说道:“妈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喜欢女生?”

“什么?”李晶晶跳了起来,“妈,你不会以为我是同性恋吧?妈呀,你这思想也太开放了点吧,女儿我是没办法跟上你的新奇步伐了……不跟你说了,我去换衣服!”

李晶晶蹬蹬蹬的跑进自己房间去换衣服,胡爱英看着她的背影却大大的松了口气。

三亚,银泰大酒店。

唐宾休息了一会,就打算去酒店下面的餐厅里吃点东西,结果到了餐厅之后发现里面的菜贼贵贼贵的,随随便便一道菜就要三五十块钱,最后他决定还是去外面的大排档吃点算了。

下午去免税店的时候,路过那里,看到有不少看起来挺干净的大排档,而且外面标着的价格也还可以。于是就随便进了一家点了两道菜,结果一结账,居然也要将近一百块钱,让唐宾大呼上当。

酒店旁边就是三亚著名的旅游景区:大东海!

唐宾脱了鞋子,漫无目的的走在沙滩上,此刻天边还有一丝霞光,照在海沙相接的地方,金灿灿的非常迷人。

好多人穿着泳衣或直接光着身体在海水中徜徉,欢声笑语感染着每一位来到这里的游客,有一些年轻男女穿着衣服就普拉普拉跳进了水里,然后去感染下一批。

唐宾笑看着那些成群成对的游客,心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带着嫂子和心心来这里游玩。他沿着沙滩,踏着海水,往前走了一段,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秀发清拂,一袭白裙,双腿蜷缩在裙子里面,静静地坐在沙滩上,平静而显得有些孤独。

“她怎么在这?”唐宾惊讶了一下。

那人正是叶雁,此刻面朝大海,两眼怔怔的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唐宾本想当做没有看见,继续朝前走,逛一圈然后回酒店,到时候上网也好,看电视也好,或者直接睡觉都行。可是再一想,这两夫妻团聚,她老公应该是得到她受伤的消息,过来照顾她的,可是她怎么会一个人坐在这里,而且看样子已经坐了不少时间,这两人不会真的闹大了吧,那自己这罪过岂不是大了?毕竟终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那一爪子……

这么一想,唐宾就控制不住还是走了上去,道:“叶经理,你也在这?”

叶雁先是看到了唐宾的一双赤脚,然后才看到他的脸,勉强的笑了笑,道:“是啊,你也来了!”

唐宾犹豫了一下,就把鞋子在她旁边放下来,然后坐了上去,道:“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害得你们……你们,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情!倒是我才应该向你道歉,害你被白白打了一拳。”叶雁淡然的说道。

唐宾笑的有些尴尬,毕竟那不是白白的一拳,他那一爪子是实打实的。

这时他就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坐下来,要是她老公罗浩就在附近,看到他又跟自己老婆坐在一起,那不是说不清楚了,到时候再冲上来给自己来两拳,那自己还不得冤死了啊?

这么一想,他就有些坐不安宁起来,左看看又看看,转到身后再看看,希望千万别被发现。

他这些小动作都被叶雁看在眼里,苦笑着说道:“不用找了,他已经回去了。”

唐宾愕然,却也松了口气,有心想问问两人的情况,可是想到这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他一个下属,甚至还是事件的诱因,实在不宜打听这种隐私,于是岔开话题:“叶经理,你吃饭了吗?”

中国人找话题都是这样,唐宾也不能免俗。

实际上,叶雁也生怕他会刨根究底问她的婚姻,很多人的八卦总是没有底限,他如果问了,那她就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回答。关于她的婚姻,在公司里没有人知道,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次阴差阳错被唐宾发现,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堵住他的嘴。

不过现在一听他问有没有吃饭,她就有些放心了,知道他是一个知情识趣的人,应该也不会到处张扬。

“被你这一提,我还真有些饿了!那要不一起去那边吃点,我请你,当是给你赔礼道歉!”叶雁手指点了点后面的沙滩海鲜店。

唐宾张了张嘴,道:“要不你改天再向我赔罪吧,我才刚刚吃完。”

叶雁看着他,不禁莞尔,笑了笑道:“那行,不过我现在饿了,给你一个巴结上司的机会,陪我去吃点,我请你喝酒。”

唐宾笑着点头,心里想道:这母夜叉熟悉起来,倒是挺好相处。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他先站了起来,看了看后面的沙滩海鲜店,因为没有什么遮挡,所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情景,发现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客人围着桌子在用餐,正想弯腰去捡自己的鞋子,这时叶雁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许是坐的时间有点太久,再加上膝盖上的伤,刚刚起身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一个踉跄,本能的伸出两手在空中一划,结果左手就好死不死的抓在了唐宾的下体上。天气那么热,唐宾在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条沙滩裤,叶雁这一抓顿时直接抓到了软乎乎的一团,等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唐宾已经痛的直不起腰来,因为那一抓直接抓到了他的男/根和一颗蛋蛋,男/根倒还好,可是一颗蛋蛋被这么措不及防的捏了一下,不痛那才叫怪了。

“啊,唐宾,对……对不起,你,你还好吧?”叶雁也大吃了一惊,都有点语无伦次了,一是吓的,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希望那东西千万不要破了才好;二是羞的,自己居然一伸手抓到了他的……

叶雁想看看他有没有事,可是那种地方又怎么好意思,顿时呆在那里急的团团转。第十五章 嫂子居然在自……

过了好一会,唐宾才缓过气来,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蛋蛋,发现还好,没碎掉,就是有点疼。

“还好,还好,没破,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咱俩这也算扯平了。”唐宾苦笑着说道。

“扯平了?”

叶雁呆了一下,然后就突然想到中午在酒店里的时候,他那一下抓在自己胸脯上的手。可是再想想又何止这些,昨天晚上,他抱着自己跑的时候,自己的大腿都让他给摸遍了,就连那双丝袜都被摸破了。还有,好像自己的嘴唇也在黑暗中被亲了一下,虽然这一切都是在那种形势下无意间发生的。

这么一想的时候,叶雁就觉得有种难言的羞涩,身体都有了某种感觉。

“干杯!”两人举起手中的酒杯,里面装的是冰镇的啤酒,面前放的是六盘新鲜的地道海鲜。

叶雁喝了一口,放下酒杯说道:“人生的际遇真是奇怪,想想昨天以前,我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把你这个不听话的下属给辞退了,做一个杀鸡儆猴。没想到,今天我们会在这个大东海的沙滩边上吃海鲜,喝啤酒!”

这句话把唐宾说的一愣,一口啤酒差点就喷出来:“不是吧,你真这么想过?要把我辞了?”

叶雁道:“确实想过!我上了七天班,你没有一天是不迟到的,而且还早退,一声不吭就不见人了,你说,我不辞掉你还辞掉谁?”

唐宾尴尬了,抓了抓头发,说道:“主要是一时没转变过来,以前都是弹性工作制,一下子变的早出早归了,不太习惯,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还有,那天我本来是打算跟你请假来的,是真有急事,可是……”

“可是什么?”

“呵呵,不是怕被你骂吗!你那么凶,我天天被你骂,哪敢去触霉头。”

“…………”

这一晚,两人在沙滩上逗留到十点半,交流了一些公司研发部目前存在的一些现象,主要还是叶雁询问,唐宾回答,这也算是一次公司上层与员工之间的彼此交流,叶雁可以听到一些部门内员工的普遍心声,更利于她往后的管理,而唐宾也乐于将他们的意愿表达出来……

最后,两人欣赏了一下大东海的夜景,双双回到了酒店休息。

唐宾在卫生间洗完澡之后,就上网跟唐心建立了一次视频聊天,给小公主讲了一个超级玛丽的故事,然后就倒头睡觉。

第二天,唐宾和现场布控组的三名同事去玩了玩蜈支洲岛,中途收到叶雁的短信,说是临时有事先自己回江州了,对此唐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第三天又去天涯海角溜达了一圈,然后就踏上了归途。

这一次回程的航班准点起飞,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出租车就到了自家小区门口。

唐宾没有把自己回来的消息告诉嫂子,心里想着给唐心一个突然的惊喜,提着行李箱到门口的时候,就悄悄拿出自己的钥匙来开锁。

“哈,没上保险,估计还没睡!”

唐宾轻手轻脚的拿着行李箱打开门进去,耳中忽然听到从嫂子的房间里传来一个特别奇怪的声音,是一种很压抑的呻吟声,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嫂子生病了,可是凝神一听,顿时大吃了一惊——

“奥……奥……嗯嗯……嗯……嗯……哦!”

唐宾不是初哥,在大学的时候跟何巧英就有过负距离接触的经历,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嫂子……嫂子的房里,怎么会有……”

“难道,嫂子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把男人带到家里来……”

这么一想,唐宾顿时觉得自己都要疯了,整颗心都被捅得支离破碎。心痛,懊悔,失落,妒忌,愤怒,什么情绪都滋生了出来,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

随着周晚晴在屋子里一声声的畅快吟哦,唐宾觉得下一秒,自己干脆死掉算了。

不知不觉中,唐宾就走到了嫂子房间的门口,房门并没有关紧,只是虚掩了一半,里面开着昏暗的壁灯,等唐宾借着昏暗光线看清楚里面情形的时候,一刹那间,他的心脏都漏跳了好几拍。

周晚晴一丝不挂的横躺在床上,一手揉/搓着自己丰满的酥胸,另一手则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断的摩擦着,丰盈的臀部高高挺起,两条修长的美腿支撑着整个曲线玲珑的躯体,脑袋后仰,黑发乱舞,嘴里正在发出一连串无意识的呻吟。

“嫂子,居然在……”

看到眼前的一幕,唐宾的全身血液瞬间被点燃了起来,下面的宝贝也在刹那间涨到极致。

“啪嗒!”

手里的行李箱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声响。

“谁?”

周晚晴被声音惊到,刹那间睁开眼睛,可是因为身体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亢奋,以至于手上的动作却忘了停下来,等到一眼看清门口的人影,周晚晴顿时惊叫了一声:“小宾?!”

然后就是一声又长又压抑的呻吟:“哦,哦哦——”

周晚晴居然在看见唐宾而处于最震惊的瞬间,达到了巅峰!

等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周晚晴才赶紧抓过一条被子将自己赤果果的身体遮盖起来,可是下一个瞬间,她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自己最羞人的一幕居然让自己的小叔子见到了,而且还在他面前达到了高/潮。

“天哪!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吗,让我马上死掉算了!”

“以后自己还怎么见人,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周晚晴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的盖了起来,心中千思百转,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眼睁睁看到嫂子在自己面前达到欲望的巅峰,可是唐宾居然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刚才他以为嫂子在和别的男人做那种事,真是万念俱灰,似乎天一下子塌了下来,待看清原来是嫂子自己在自我安慰的时候,于是他又重生了,对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看见嫂子像鸵鸟一样把自己遮盖起来,唐宾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嫂子,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第十六章 快进来,受不了了

“嫂子,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但是他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周晚晴就忍不住呜呜咽咽的抽泣了起来。

唐宾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一下子冲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用冷水洗了把脸,刚才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太震撼了。

他在客厅沙发上坐了良久,可是嫂子还是没有动静,他就有点坐不住了,脑子里胡思乱想,生怕嫂子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于是站起来去敲了敲她的房门,道:“嫂子,我进来了?!”

“别,你别进来!嫂子没脸见人了,你让我死了算了!”周晚晴在被窝里面抽泣着说道。

听到这个死字,唐宾顿时急了,以为嫂子因为被自己撞破了私密事,真的想不开要寻短见,马上想也不想上前两步,伸手就拉开盖在嫂子身上的被子,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自残的伤口,一边急切的说道:“嫂子,你千万别想不开,千万别寻死,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就算看见了也没关系,自我安慰不是错,我也经常这么干,被我看了也不是你的错,最多我也安慰给你看……”

因为着急,唐宾实在有些语无伦次了。

措不及防之下,盖在周晚晴身上的被子被豁然掀开,露出里面依然一丝不挂的成熟胴/体,周晚晴一声惊叫,想去抓被子,可是唐宾太着急了,太用力了,被子直接被甩到了地上,让她抓了个空。她马上又用手去遮挡自己的要害,可是遮了下面,又挡不住上面,最后情急之下伸手遮住了唐宾的眼睛,惊叫道:“小宾,不要看!”

可是,这句话等于没说,唐宾哪里听得进去。

他本来就血气方刚,也不是处男,而且早就对面前的嫂子魂牵梦萦,刚刚又看到她最羞人又最刺激男性欲望的一幕,可谓早就兽血沸腾。如今,这具赤/身/裸/体就这么活生生的摆在眼前,散发着勾魂夺魄的成熟女性魅力,以及刚刚高/潮过后的靡靡气息,唐宾刚刚才强行压下去的欲/火顿时又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他伸出手一下就握住了她挡在眼前的双手,稍稍用力一掰,就往旁边拉了开来。

周晚晴只是匆匆朝他看了一眼,就满脸羞红的闭上了眼睛。

此刻的唐宾鼻息粗重,双眼冒火,全身都充满了欲望的火焰,满脑子都是嫂子刚刚极尽魅惑的娇/啼,心里只有一丝对嫂子不可侵犯的神智在苦苦支撑。

唐宾浓重的男子气息喷在周晚晴的脸上,顿时将她熏得意乱情迷起来。周晚晴本来就对他芳心暗许,刚才忍不住自泄的时候也满心思都是他,如今这样的场景,呼吸着他的气息,更让她如痴如醉,身入梦中。

感觉到他握住自己的双手越来越烫,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整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周晚晴心中不再挣扎:“就这样吧,就这样放纵一晚,就这样让自己拥有一次完整的你!”

如此一想,周晚晴被握住的手腕就挣了挣,张开芊芊十指,捧住了唐宾的双脸,轻轻一拉,就彻底拉断了唐宾仅存的天人斗争。

他的头一低就瞬间含住了嫂子柔软温暖的红唇,这是他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场景,可是就在两唇接触的刹那间,他开始紧张,害怕,有点不知所措,生怕这一切都只是梦幻。

感受到他的僵硬,周晚晴主动伸出小巧的舌尖轻舔/他的双唇,两条玉臂绕上他的勃颈,紧紧的勾住他。唐宾受到鼓励,回过神来,涌上心头的是狂喜,这一刻他明白,嫂子对他也是有感觉的。

他开始激烈的回吻,伸出舌头与她丁香尽情纠缠,吞吐她的香津。

他的手颤抖着抚摸她的胴/体,光滑的双肩,细嫩的腰背,高耸的玉/峰。

周晚晴觉得自己被他抚摸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被他吻得全身都在窒息,但是她义无反顾,鼻息间吐着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音节,双手胡乱的滑在他健壮的腰背肌肉上,摸索着去解开他的衣扣。

唐宾的舌尖离开她的耳垂,一下子含住了她一边挺巧的玉/峰豆蔻。

“啊!”

周晚晴发出一声惊叹,然后是长长的吐气娇/吟,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极度的舒服,她的手已经没时间去解他的扣子,从衣摆处一撩而起,就把他的衬衣从头顶剥了下来,然后是他的裤带……

唐宾的手指滑过她的腹部,揉捏着她丰满的玉/臀,最后滑过如玉的大腿肌肤,摸上了两腿/之间。那处神秘的洞谷早已湿滑一片,瞬间濡/湿了他的指尖。

“嗯——”周晚晴赤果果的胴/体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荡人的娇/啼。

唐宾的裤子早已褪去,露出杀气腾腾的棒棒。

“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周晚晴摸着那根坚硬如铁的滚烫,闭着眼睛呢喃。

受到嫂子的召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