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第11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啵径际且患外衣,叶雁也没有例外谑撬耐馓滓煌严吕粗螅锩婢椭皇o铝艘桓龊谏偎浚襵ing感的要死的文胸。至少34d的娇嫩玉兔在文胸的压挤之下垒起一道深深的沟壑,有种让人的眼睛一看就深陷进去拔不出来的诱惑;另外,叶雁的腰肢细如摆柳,盈盈一握,衬托的她胸部更加如波涛汹涌,前凸后翘;皓如凝脂的肌肤因为喝酒的远古稍稍有些泛红,可是一看起来更加艳若桃李,秀色可餐。

唐宾看了两眼就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情不自禁想到了在三亚时两人一起的经历,顿时更加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发觉自从和嫂子发生了超负极关系以后,自己对女xing的诱惑似乎越来越没有抵抗力,稍不留神就会被勾引的兽血沸腾,嫂子是这样,晶晶是这样,现在居然连叶雁也是如此。过了半饷,他才压下心中的旖念,赶紧过去将她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想给她穿上。

可是,喝酒喝得颠三倒四的叶雁哪里肯乖乖配合,还没等衣服披上去,就被她一把打掉,甚至抓着自己的裙子腰际就往下拉。

唐宾是想阻止都来不及,刚要去抓她的手,结果她手上一用力就把一条ol装的裙子给拉下去了,露出一条布料很薄甚至有些透明的白色三角内裤,两条圆润修长的美腿上面是一双套到大腿根部的肉色丝袜,丰腴巧妙的腿部线条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唐宾一瞬间就觉得心脏如同被大锤锤了一记,漏跳了两三拍,脑子里嗖嗖嗖的鲜血飙了上去。

不过还好,叶雁脱掉裙子之后没有再去脱剩下的遮挡物,而是捞起那个水壶继续咕咚咕咚往喉咙里灌,大半的液体从嘴角流淌出来,划过光滑的脖颈,滴落到高耸的ru/肉,再进入深陷的诱人沟壑……

“咕!”

唐宾的喉咙口不受控制的咽了口口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兽血啾啾啾的飙升,下面那根沉睡的小棍子也瞬间苏醒了过来。

“不能再让她继续这么胡闹下去了。”

唐宾如此想着,赶紧把另一张床上的被子拉了过来,裹住她诱惑至极的胴/体,他真害怕自己会一下忍不住就扑上去啪啪啪啪……

叶雁被被子裹的难受,拼命的扭动身体,嘴里胡乱的叫唤:“放开我,快开我……我不要穿衣服,不要穿哪!!”

她的力气真的不小,唐宾用了全力才不至于让她挣脱开来,两手紧紧连被子一起抱着她,将她弄到床上去。可是叶雁非常倔强,根本不肯就范,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胡乱的踢蹬,将裹住下半身的被子给蹬了开来,然后一脚就踢中了唐宾的肚子。

唐宾好悬没痛死过去,看了看还在乱翻乱滚的叶雁,真是火气上涌,怒上心头,见到她因为翻滚暴露在眼前的两瓣雪白臀/肉,想也不想就啪的一声打了下去。入手一阵柔腻,弹xing极佳,这么打了一巴掌之后甚至可以看见一圈臀波。

醉酒的叶雁似乎感觉也不灵敏了,迟钝的要死,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居然毫无反应,仍然在嘴里吵着要喝酒,两手两脚不断的给唐宾制造麻烦。

“啪,啪,啪,啪!”

一连四个响亮的巴掌声,叶雁的臀部上出现了两个红红的模糊掌印,大概这次是感觉到了痛楚,她捂着臀部惊叫了两声,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唐宾,似乎意识稍微有点清醒了一下,只是下一刻,一股翻江倒海的滋味在她体内升起,顿时呕的一声想马上吐出来。

虽然已经迷糊的不成样子,但是叶雁对于呕吐似乎有本能的反应,手捂着嘴巴就想往卫生间跑。

可是,这里是天地豪园上面的宾馆,根本不是她平常睡觉的地方,只见穿着内衣的叶雁往前跑了两步,可是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卫生间,于是又折了回来;这个时候,因为刚才喝酒与喝水导致肚子巨涨的她,一股呕吐的yu望完全的翻腾了上来,她再也控制不住,扶着边上一张圆形的沙发椅就大吐特吐起来。

瞬间,在房间里就弥漫起了一股呛人的气息。

唐宾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又不能看着她这么难受而不理她,而且被她吐了一地房间也需要收拾一番,特别是那张凳子,估计不洗是没法用了。

他上去把她拉了起来,直接拉进了卫生间,让她跌坐在马桶边上,任由她抱着马桶胡乱吐。而他自己则去把那张椅子小心翼翼的搬进了洗手间的淋浴房,狠狠的用自来水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再拿着扫把去清理地上的脏物。

等他忙完了这一切,在洗手间呕吐的叶雁也基本吐的差不多了,他洗了一块毛巾,想过去帮她擦一下身上的污秽,因为刚刚在吐的时候,有一些无可避免被沾到了身上。可是他刚刚要先帮她擦一擦嘴的时候,忽然发现叶雁傻呆呆的坐在马桶边,头靠在墙上,有两行清泪默默的流淌下来。

唐宾吃了一惊,还以为她清醒过来了,却猜不透她为什么会流眼泪,就想问问她怎么回事:“雁姐,你还好吧?是身体难受吗?”

可是回答他的,是一个发泄般的大哭声,还有两条缠上他脖子的柔软手臂。第五十六章 居然是那个东西

叶雁一声大哭就扑到了唐宾的怀里,连同她肌肤上面的呕吐物也一并涂抹在了他的身上。

唐宾被这一抱抱的有些手足无措,愣在半空中的手半天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也不清楚这女人现在到底是清醒的还是迷糊的,可是看着她哭的像个孩子似的,他又实在不忍心推开她,犹豫了半天,终于将一双手掌落在了叶雁光滑柔腻的裸|背上,一边顺势揉了两下,一边哄小孩子般的哄她:“别哭了啊,咱不哭了,不伤心……哭的这么难看,没人要了!”

结果叶雁就哭的更大声了,简直就是号啕大哭。

唐宾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叶雁怎么喝醉酒之后就这样了呢?

“莫非……是那一通电话?”

他有心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哭的这么伤心,可是她现在除了大声哭,似乎意识还是不那么清醒,也不说话!唐宾无奈之下,只好任由她抱着自己哭泣,她胸前的两只玉兔随着她的哭声一抽一抽的挤压他的胸口,可是面对一个痛哭流涕的女人,唐宾哪里能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这么半蹲着被她抱住脖子压在身上,一会儿之后,唐宾就觉得腿脚有些发麻,于是想换个姿势。可是叶雁的重量也不轻,刚刚抬起一条腿就被她压的往后一仰,跌了个四脚朝天,而叶雁近乎**的娇躯就这么严严实实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唐宾原本抚在她背上的双手因为一跌之下滑了一滑,顿时落在了她舒软的臀部上,白色小内内的质感非常不错,光滑如丝,还有点清清凉凉,他就情不自禁的捏了两下,然后发现叶雁的哭声也停止了——

他还以为自己下意识的小动作被她发现了,可是转头一看,见到叶雁居然就这么一下子把脸埋在他的脖颈下面睡了过去。

“这是……晕过去了吗?”

被停止哭闹的叶雁压在身上,一会之后他就感觉自己下面的宝贝有些复苏了过来,顶在她的小腹上蠢蠢yu动。

唐宾咽了下口水,他觉的有些口干舌燥,有种原始的yu望在升腾。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才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把她抱到了床上,重新润湿毛巾给她擦了一下脸上的污渍,至于她胸口及那沟沟里面的水渍……刚才抱着的时候干了一大半,剩下的那些……,还是算了吧!

弄完这些之后,唐宾走入卫生间,把自己身上的污渍也清理了一番,这才抱着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李晶晶离开了房间。

等到他送完晶晶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

可是一进家门,想到好久没跟嫂子睡在一起了,心里马上又动荡了起来,刚刚在叶雁身上惹出来的yu望也熊熊燃烧,只是现在做这种事情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想是这么想,唐宾还是迅速脱掉衣服,跑到淋浴蓬头下面匆匆冲了个澡,随便套上件衣服就往嫂子房间里摸了过去。

“咦呀喂!”

还没等唐宾摸到嫂子的身体,他自己的手臂倒是先被人抓住了,黑暗中看不清楚把他吓了一跳,然后就听到一个轻微的“嘘”一声!

原来周晚晴在他刚刚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声音,原先唐宾打电话给她说晚上要比较晚回来,让她们先睡觉的,可是真的等到十一点之后唐宾还没有回家,她心里就止不住有些担心,所以一直没睡着,等到听见唐宾进门的声音,她才舒了口气。

周晚晴从床上爬起来,摸索着穿上拖鞋,这才拉着唐宾走出房间,唐心小公主今天有点闹,也是刚刚睡着没有多久。

“这么大酒味?”在客厅里,周晚晴皱着黛眉说道,虽然唐宾洗过了澡,但是那股酒精的味道怎么也消不掉。

“呵呵,其他人都醉了,就我一个是清醒的,还忙活了一个晚上!”唐宾环着嫂子柔软的腰部肌肤说道,“大宝贝,想我了没?”

说着就要凑上去吻她。

周晚晴吃吃笑着躲开,身体扭来扭去,嘴上道:“才不想你这个大酒鬼!”

唐宾不肯罢休:“啊,说我是大酒鬼,你完了,我要狠狠的惩罚你!”

他把抚摸着她腰部的双手往下一滑,就抓住了她万般诱人的圆臀,虽然已经揉捏了很多次,但是唐宾觉得这个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玩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揉了两下顺势往自己下身处一按,那柔软的小腹和下面的部位就跟自己紧密贴合,本来就蠢蠢yu动的宝贝就瞬间膨胀了起来。

“啊!”周晚晴轻启红唇,轻叫了一声,身体也僵了一下,唐宾乘胜追击,一口叼住嫂子动人的柔唇,大肆的品味起来。含了两下软乎乎的唇|肉之后,这厮有些迫不接待的将自己的大舌头伸了进去,搅动的她芳心一阵飘荡,也不自觉的勾起丁香回击。

一阵口舌追逐之后,唐宾的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面,一手抚弄嫂子的玲珑美背,一手覆盖住她傲娇的双峰,大力的揉/搓,同时脚下轻轻挪动,将两人的身体一起扔进了沙发里面。

周晚晴气息紊乱,娇|喘吁吁,仰着雪白的脖子任他雨点般的亲吻。

唐宾一口|含住她的耳垂,多次深交之后,他知道耳垂和脖子是她最敏感也是最容易动情的部位。

果然,周晚晴的耳垂一被碰触,马上全身酥软起来,浑身轻轻颤抖,无意识的在嘴里轻吟……

“啊,啊……不要,不要……”

可是她插进唐宾头发里面的手指,却使劲的往下按压,似乎是想要更加刺激一点。

唐宾的大嘴忽然一张,将她整个一只小巧的耳朵含进嘴里,舌头一阵翻搅,周晚晴顿时全身紧抽,两条圆滑的美腿高高抬起,使劲夹住了他的熊腰,腰|臀下面用力抬起,用自己的下腹以及羞人之处不断的碾磨他硬挺的存在。

一番激烈的厮磨之后,唐宾再也不经忍受,大嘴放开她的耳朵,将她的睡衣往上撩起,一口|含住她珍珠般的豆蔻,用力的舔舐,双手下滑摸进她的小内内里面,正要解掉她最后的薄弱武装,进而兵临城下,可是下一个瞬间,他就怔住了——

他摸到小内内里面有一层厚厚的棉垫,这个东西他并不陌生,居然是……那个东西!第五十七章 谁动了我的臀部

一个卫生护垫?!

唐宾当场就呆住了,手脚僵在那里,连下面那个**的东西都定住了。

周晚晴也感觉到他的变化,抱着她的脖子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的红颜知己来了!”

唐宾苦笑了下,将手从她小内内里面抽离出来,搂着她的腰道:“没关系,下次好了。”

周晚晴翘起琼首在他嘴上轻轻一啄,柔媚的眸子眨了眨,然后……唐宾就感觉自己硬/涨的部分被一双芊芊素手握住,抚弄了两下,接着自己的短裤就被剥了下去,顿时一根杀气冲天的凶器“腾”的一下弹了出来,周晚晴单手抓住,细嫩的手指在上面撩拨了两下,然后抬头极度媚惑的翻了他一眼,蹲下身去,檀口轻张,含住了怒放的先头兵。

“咝——”

温润,湿滑的红唇包住他分身的刹那,唐宾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一股袭遍全身的舒坦感觉由下而上冲入识海。

周晚晴卷起舌尖在上面轻舔了一下,顿时有种奇异的酥麻sao/痒好像从心底里冒了出来。她的舌尖沿着那道轨迹舔了一圈,让他的棒棒糖直接变到了最大,然后被鼓着腮帮吞下了半根……

唐宾半躺在沙发上,火热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嫂子的红唇,情不自禁的伸手按住了她的琼首。

“咕叽,咕叽……”

周晚晴扶着他的凶器根部,轻吞慢吐,一下一下的进出,随着唐宾按在她脑袋上的手越来越有力,每次进入的深度也越来越多,到最后几乎整根都吞了进去。虽然,这让周晚晴喉咙口异常难受,但是看到他舒爽至极的神情,她还是强自忍住了,继续动作。

“嗯——!”

唐宾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臀部不断的挺动,让那股马上就要来临的yu望更加强烈,几分钟之后……

“啊”一声,唐宾尾椎骨一酸,超级凶器在嫂子的口腔里连续跳动了起来,大股大股的精华喷薄而出,差点呛的她晕过去。

she击那一刻,唐宾枪口正在她的喉咙口,她是想吐出来都来不及,结果就全都冲进了肚子里。

等到他把还是**的伸缩棒抽出来的时候,周晚晴忍不住呕了一下,赶紧跑进洗手间吐口水,喉咙口那滑腻腻的味道实在太难受了。

唐宾舒坦了以后,把短裤拉上去,径直跟进了卫生间。看到她吐的难受,他心里闪过一丝歉意,从后面抱住她的媚腰,深情的唤了一声:“大宝贝!”

周晚晴漱了漱口,嗔羞的回首望了他一眼,“真是个坏家伙!你坏,它更坏!”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唐宾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挺喜欢它的。”

两个人一番清洗之后,回到房间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叶雁慢慢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于是她就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心想自己千方百计从法国运回来的那盏琉璃水晶灯去哪里了?然后她转了下脑袋,看到房间里面的摆设,这才知道自己是睡在了一间客房里。

只是在此时此刻,她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突然,她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劲,用手在被窝里面摸了摸,顿时惊的睁大了眼睛。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上光溜溜的,不但衣服没有穿,就连内裤也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发现让叶雁大吃一惊,转头看看旁边,没有人!只是另一张床上的被子有些凌乱,枕头也被扔在了一边。

“难道有其他的人睡在这里?”

叶雁有个不太好的想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面,好像没有什么被侵犯过的痕迹,可是下一秒钟,她感觉自己的臀部有点不太一样,似乎很是疼痛。

“唰”的一下,她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光着身子想冲进卫生间,不过刚刚走了两步,马上停下来侧着耳朵听了听里面有没有动静,她有点害怕房间里真的还有其他人。不过还好,里面没有动静,门也是开着的,并没有什么人在里面。

她光着身体转过来从镜子里面查看自己的臀部,红红的两个手掌印——

“啊——?!”叶雁情不自禁的轻呼了一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谁动了自己的臀部?她愣在那里极力思索,可除了还记得昨天跟临时项目组的人员一起吃饭喝了不少酒之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唐宾,找唐宾!”

叶雁意识到找唐宾应该能知道点什么,甚至她心里还在想,如果真是唐宾动了自己的娇臀,那该怎么办?这么一想的时候,她忽然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她心里似乎没有什么愤怒,而且还有点隐隐的期待……可要是不是唐宾呢,是个别的什么人把自己给……

等她打开自己的包包,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的时候,这才想起来昨天接了那个讨厌的电话之后,自己一气之下把手机给摔了。

她无语的坐倒在床上,手提包也被扔在一边,想了想就拿起房间里的固定电话,拨通了客房服务热线——

“喂,你好,这里的客房服务电话,请问有什么需要帮您?”对面是一个说话声音很温柔的女服务员。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我这间房开房的人是谁?”

“……好的,您稍等!……您好,开这间房的人是一个叫唐宾的先生!”

“真的是唐宾?”叶雁放下电话之后喃喃自语,看了看旁边的那张床,“莫非昨天晚上他就睡在这里?”

叶雁思chao万千,呆呆的想了半天,却不知道究竟想了些什么;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赤果果的娇柔身躯,一只手慢慢的伸到自己下面的花房幽谷,缓缓的揉动了起来……

而唐宾在一大清早还没睡醒过来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厮上一周加班太厉害,严重缺少睡眠,昨天被嫂子倾情一吻之后,直接抱着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喂!?”唐宾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抓了手机就按了接通键。

“唐宾,你还在睡觉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那面传来。

迷迷糊糊中,唐宾也没注意听,半梦半醒的回答:“啊,是啊,你哪位?”

女人的声音道:“不会吧,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唐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稍稍清醒了一点,拿开手机看了眼屏幕,“咦,秦海燕,是你啊?”第五十八章 帮秦海燕搬家

唐宾把手机从耳边那开来看了眼屏幕,才发现原来电话那头的是秦海燕。

“可不就是我咯,你昨晚干嘛去了,睡的这么死,都睡糊涂了!”秦海燕说着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最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都没有好好休息,刚刚忙完就想睡个好的……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几点了?”唐宾说着转头看了看床边,发现嫂子早已不见了。

“9点了,大懒猫!”

“呵呵,那啥……秦海燕,你今天不用飞吗?”

对面秦海燕笑道:“刚刚才飞回来,还没到家呢!那个……唐宾,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唐宾不在意的道:“说呗,什么事,能帮我尽量帮。”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要被房东收走了,所以……”

“你要住到我家?!”唐宾吓了一跳,顿时瞌睡也醒了。

“乱想什么哪?”秦海燕又咯咯笑了起来,“我是想让你帮我搬下东西,我新的房子已经找好了。”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呵呵!”唐宾满脸尴尬,不过幸好是在电话里,秦海燕看不见他的表情。

“唐宾,你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失望啊!”秦海燕调侃了一句。

“哪……,哪有!那啥,搬家是吧,没问题,你在哪……我一会过去找你?要不要叫个搬家公司?”

“不用!我没什么东西,也不用太着急,就下午好了,下午两点钟,清风雅苑,就在解放路和环城西路交叉那地方,你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道小区门口等你!”

“ok!”唐宾满口答应。

一通电话之后,再睡也睡不着了,索xing起床穿上衣服到阳台上伸了伸懒腰,外面天气正好,和风ri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正是神清气爽。

外面,周晚晴早已准备好早餐。

周末了,唐心小公主也睡的比较晚一点,不过这时候也已经起床,听到叔叔房间里的声音,顿时噔噔噔的跑进去,缠着叔叔抱抱!

“小公主,早安啊!”

“叔叔,早安!”

唐心被唐宾抱在怀里,唐宾想去亲她,结果被她用小手捂住了嘴巴,nai声nai气的说道:“叔叔你还没刷牙,这是不卫生的。”

唐宾顿在那里,笑着问道:“这是谁教你的?”

唐心道:“妈妈教的,妈妈说不刷牙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也不能亲人家,会被别人讨厌的。”

“是吗,那叔叔不刷牙亲了小公主,小公主讨不讨厌叔叔?”

“唉……,”唐心想了半天,侧着脸指了指自己,道,“那叔叔你偷偷亲一下,不要告诉妈妈。”

“狡猾的小家伙!”唐宾在她脸上捏了一下,道,“叔叔现在就去刷牙,等刷完牙,干干净净的,再来亲你!”

外面的周晚晴这时候也走了进来,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什么时候醒的?赶紧洗洗,吃饭了。”

唐宾点点头:“刚醒,接了个电话,有个同学说搬家让我下午过去帮下忙!”

周晚晴点点头伸手把唐心抱了过去,趁着间隙,唐宾偷偷在她挺巧柔软的臀部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她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满脸都是娇羞。

饭桌上,看着唐宾和女儿吃着自己做的早点,一边吃一边胡闹,周晚晴觉得生活的最美好之处,也就是这样的ri子吧!天天可以看着自己的爱人,晚上躺在他的臂弯,醒来再为他做他喜欢吃的早点……或者激情来临的时候翻云覆雨,辗转承欢,这是怎么样的温馨!

一家人在家嘻嘻哈哈玩闹到了一点多,唐宾看看时间差不多就打算出门,唐心抱着他的大腿就问:“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唐宾在她头顶摸了两把,“马上就回来,等到吃饭的时候,叔叔就到家了!”

周晚晴道:“那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唐宾想了想说:“不要了,我们好久没去外面吃了,今晚就去外面吧,吃点好的。”

周晚晴嗔了他一眼,道:“你是嫌我烧的菜不好吃呀?”

唐宾赶紧否认:“怎么会呢,你烧的什么我都喜欢,小公主也喜欢是不是?妈妈烧的菜是不是最好吃?”

唐心仰着脑袋点了点头,然后又说:“小姨烧的菜更好吃!”

“就你嘴刁,下次再让小姨过来给你烧菜!”周晚晴把她抱了起来,“跟叔叔拜拜!”

唐心乖乖的探出小身体,在唐宾脸上香了一口,招了招手,“叔叔,拜拜!”

“小公主,拜拜!”唐宾也招招手,忽然指了指房间那边,“咦,小公主,你看那边是个什么?”

唐心听了转头往里面看去,一瞬间,唐宾探身过去在周晚晴的嘴唇上啄了一下,道:“大宝贝,再见!”

出门,坐了两趟公交车,两点不到的时候就到了清风雅苑小区门口,掏出手机给秦海燕打了个电话,五分钟之后,就看到一身浅绿色无袖公主裙的秦海燕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一绺如云的秀发随风飘拂,弯月般的秀眉,星辰般的明眸,琼鼻玲珑,桃腮含羞……

今天的秦海燕褪去空姐的职业套装,脸上微施粉泽,含娇带俏,一下把唐宾震在当场,心中暗叫我的乖乖,这秦海燕果真是艳美绝俗不可方物。

唐宾不得不承认,在自己几名认识有交集的女人当中,论外貌,秦海燕的确是最具有冲击力的一个,难怪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名动校园内外,如今更是媚惑众生。

“这样的尤物,明里暗里追求她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唐宾在心里如此说道。

“怎么了,不认识了?”看到唐宾眼神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秦海燕心中暗喜了一下,巧笑嫣然的在他面前晃了晃如玉般的纤柔皓腕,俏生生的说道。

“怎么会呢?”唐宾笑了笑掩饰瞬间的尴尬。

秦海燕看着他道:“我还担心你不来了呢,那我就真的要找搬家公司了。”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唐宾笑道:“说好了来帮你的,就算天塌下来,今天我也会过来,所以你的家,我搬定了!”

秦海燕掩嘴轻笑,道:“唐宾,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的嘴还是这么会哄人。”

“呃……”唐宾愣了一下,心里也有些诧异,自己怎么就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第五十九章 一条情趣小内内

两人说着话就来到一个单元门口,秦海燕住的是四楼四零二,一个四十几平米的单身公寓,唐宾看见里面装修的挺精致,有种地中海的风情,几个大大的箱子放在门口,想来已经收拾过了,于是问道:“还有什么要收拾的,你尽管吩咐。”

秦海燕道:“也没什么要收拾的了,你一路过来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下,想喝点什么?”

她说着就走过去打开冰箱,笑了笑又说,“我这只有果汁!”

唐宾接过她递过来的一罐水蜜/桃汁,不由笑了起来,“过这么久了,你还是只喜欢喝这种水蜜/桃汁呀?”

秦海燕漂亮的眸子盯着唐宾的眼睛,微微一笑,道:“你还记得?!”

这时她不禁想起来在学校的时候,唐宾请何巧英她们整个寑室的人一起吃饭,到了饭桌上的时候自己说想喝水蜜/桃汁,可是饭店根本没有,唐宾当时为了在何巧英面前表现绅士风度,跑到外面去买,结果硬是找了两条街才找到,等回去的时候被何巧英一通埋怨,可她自己却对此事印象无比深刻。

唐宾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件事,转而想起了何巧英,以及前几天在植物园碰到她的情景,拉开盖子喝了两口道:“前些天,我遇到了何巧英。”

“什么?”秦海燕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意外,“她不是在澳洲吗?”

唐宾耸了耸肩道:“大概回来了吧!”

秦海燕仔细看了看他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们有没有说什么?唐宾,你难道……还喜欢她?”

还喜欢吗?

唐宾有一刹那的愣神,如果说以前还有那么一些留恋的话,那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感觉了,想起她的时候,就像是想起一个陌生人。

“都过去这么久,早就没感觉了!”他笑了笑说。

秦海燕注意他说话时的神情,平平淡淡,似乎真的早已不在乎的样子,她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于是说道:“唐宾,我房间里还有几床被子要打包,你能帮我吗?我在网上买了几个真空袋,装在里面搬起来也方便点。”

“没问题!”

秦海燕从抽屉里找出几个专门装被子衣服这种细软的真空袋,还有一个小巧的抽气泵,然后自己去把床上叠好的被子装进去,让唐宾帮忙张好口袋。

可是真空袋貌似有些小,秦海燕塞了半天都没塞进去,唐宾就说:“我来塞吧,你把口子张开。”

在换手的时候,唐宾的手不小心按在了秦海燕光滑细腻的手背上,惊觉之后他马上挪开,秦海燕脸红红的看看他,心中暗想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结果唐宾脸上毫无异色,嘴上还说:“拉大点,把前面先塞进去,你怎么买这么小的袋子!”

两个人吭哧吭哧好不容易把一床被子塞进真空袋,封好袋口,用抽气泵一抽,本来又肿又胖的袋子就迅速瘪了下去,最后变成薄薄的一片,当真小了好几倍。

唐宾不由赞叹:“这破口袋还真有点用嘛!”

秦海燕笑了笑道:“我柜子里还有一床,我去拿出来!”

说着,她就过去打开大衣柜的门,果然还有一床花色的被子。她把被子拿出来的时候,有一件黑色的东西被带了出来,唐宾就坐在旁边的床沿上,看见了就顺手捡了起来,嘴上还说了一句:“有东西掉了!”

可是下一刻,唐宾就傻眼了,那居然是一条又薄又透的情趣丁字小内内,一瞬间,他真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它给捡起来,现在却是扔也不好,不扔也不好。

“是什么?”秦海燕放下被子回过头来问,然后就看到了他手上的那一抹黑色,此时正被他拉扯开了端详。

“啊!”

秦海燕惊呼一声,满脸都是羞红,赶紧扑上去抢,心里止不住的想:要死了,要死了,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儿,还被他捡了起来。

可惜,丁字小内内没有抢到,秦海燕自己的脑袋却撞到了打开着的衣柜门上,顿时发出“梆”的一声闷响。

“哎呀!”秦海燕痛叫一声,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才感觉脑门一阵巨痛,赶紧用手捂住,心里却还记得那个小内内,必须马上抢回来。

唐宾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秦海燕的反应会这么大,还不小心撞到了头,于是想也不想就把手里的小内内给扔到了一边,扶着她马上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没什么事吧?我看看,我看看……”

秦海燕捂着额头红着脸说道:“把那东西还给我!”

那一脸的红晕,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疼的。

唐宾愣了愣,马上从地上再捡起来那物事递给她,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挂念这东西,快把手拿开,我看看伤怎么样了。”

秦海燕迅速把情趣小内内抓住藏在身后,眼神躲闪的不敢看他,唐宾根本不在意她这个举动,伸手把她捂住额头的手给拉了下来,借着窗外的亮光一看,发现她光洁细腻的额头上被撞出了一个大包,都青紫了,不过还好没有什么皮肤破损,只是这块青紫的伤口要消下去也得好几天了。

“疼不疼?”

唐宾一开口就觉得自己说了句傻话,这么一块青紫色能不疼吗,而且还是秦海燕这个娇俏柔弱的美人儿。

可是,秦海燕居然咬着下唇说了句:“不疼!”

唐宾就笑了起来,道:“我说你至于吗,多大点事这么着急上火的,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冰块什么的,给你敷一下。”

冰箱里冰块是没有,不过却有一袋冰冻的水饺,唐宾想了想就去卫生间找了一块薄毛巾打湿后裹着冰冻水饺,拿过去给秦海燕冰敷伤口。

秦海燕一看那毛巾顿时嘴巴张了张,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唐宾找的那块毛巾居然是她用来洗屁屁的,可是当着他的面,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幸好这毛巾虽然平时用来洗屁屁,可是每次用完之后她都会洗的很干净,用它来敷在自己的脑门上,勉强也可以接受吧!

“头仰上……呃,要不要躺下?”唐宾看着她问。

“不用,就这样!”秦海燕把头仰起来,闭上眼睛让唐宾帮忙敷。因为是在额头右上沿,边上有几缕发丝垂下来遮盖住了伤口,唐宾不得不先伸手轻轻将那几缕头发撩开,手指不可避免的碰触到她额头上的肌肤。第六十章 意外遇见的人

唐宾的手指轻柔的拂过秦海燕细腻的额头肌肤,让她有种极其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偷偷将一只右眼眯开了一条缝,看到唐宾专注的撩着自己的发丝,生怕碰到自己的伤口似的,心里止不住开心,赶紧又将眼睛闭上。一会儿之后,就感觉自己的额头上贴上来一块冰凉,稍微有些疼痛,但是冰冷的感觉侵入皮肤之后,又感觉一阵舒服。

唐宾捏着毛巾仔细的帮她冰敷,待到冰冷的位置贴上去之后,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秦海燕精雕玉琢的俏脸上,此刻的她美眸轻闭,细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光滑柔润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仿佛是一个精致无双的瓷娃娃,不经意之间的上帝之作。唐宾的视线一触及她如此姣美而近在咫尺的脸,顿时就呆呆的再也无法挪开。

片刻之后,秦海燕的眸子颤抖了一下,然后突然张开,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瞳瞬间定格在唐宾有些痴迷的脸上,而他一下被惊醒之后略显尴尬的表情被她全然收入了眼底,唐宾赶紧将视线移开,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要不你先自己拿着敷,我……帮你把这床被子也放进去。”

秦海燕没说话,却也没有伸手去接额头上的毛巾,脸上闪过一丝羞意,声如蚊蝇的说道:“嗯……那个东西,我也没有穿过。”

原来那件xing感的情趣丁字裤是以前秦海燕买内衣时送的,她也只是回来后试穿了一次,在镜子面前转了两圈,当时就把自己羞的要死,心说这东西怎么穿的出去?之后,这条小内内就一直被搁置在衣柜里,谁知道今天怎么会那么倒霉,刚好在唐宾过来帮她搬家的时候跳了出来……

“他不会以为自己是那种……人吧?”秦海燕心里止不住的想。

可是,唐宾刚刚看的入迷的表情被她发现,心里正有些尴尬,而且她说话的声音又特别小,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清,就问了一句:“啊?你说什么?”

秦海燕脸色更红,刚才说住那一句话,已经费了很大的力气,现在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于是伸出一只手从他手里接过冰毛巾,将视线放在别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说谢谢你!”

从衣柜里拿出来的这床被子体积比刚才那床要稍微小一点,装起来倒也容易,三五分钟后就搞定了,唐宾看了看房间里其他的摆设,发现还有不少东西没有收拾,于是问道:“秦海燕,这里的家具电器什么的,你打算怎么搬啊?”

秦海燕沿着他的视线看了看道:“这些都不用搬,很多东西都是房东原本留下来的,我自己的东西不多,剩下的一些就不要了,搬到新家之后重新买就是了。”

“哦!”

这时候,秦海燕额头上的伤也冰敷的差不多,就把毛巾拿了下来,唐宾上前看了看,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来:“三两天是好不了了,不过幸好是在额头上,头发遮一下就好,要不要再擦点药油?”

秦海燕本来想说不用了,可是看到唐宾关切的眼神,就鬼使神差的冒出来一句:“好的,可是我怕疼,你……帮我擦。”

让唐宾觉得诧异的是,秦海燕家里备的跌打伤药还真的不少,抽屉里整整装了一半,当然也有ri常治疗感冒发烧拉肚子之类的药物,他在里面翻了一下,问道:“用哪个?这个白花油成不?”

秦海燕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一抹羞色。

客厅里,唐宾让秦海燕被坐在沙发上,把脑袋枕着靠背,这才抹了点白花油在手指上,轻轻的抚/揉她额头上的青紫,虽然刚刚冰敷了一下已经不是开始那么疼,但是这样揉起来还是很痛的,毕竟要把淤血揉散了才行。

“嘶!”

秦海燕咬着牙齿抽气,好看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忍着点啊,一会就好了!”唐宾说道,“一会儿我们怎么搬过去?”

他想说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也就不那么疼了。

“等会找辆出租车……啊……就好,最多跑两趟……啊哟……”秦海燕嘴里说着话,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一会又张开。

“哦,那你新找的地方在哪?”

“就在……嘶……翠园小区。”

“什么?”唐宾一惊,手上就没控制好,力气大了一点,疼的她哎哟一声叫唤,一只手猛的掐住了他的了手臂。

唐宾惊觉,赶紧把手拿开,不过心里也意外了一下,因为刚刚秦海燕抓她手臂的力量居然大的出奇,他甚至感觉自己手臂的皮肤都快被捏出淤青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个……一时没收住……”

秦海燕自己揉了一下额头,感觉也差不多了,那个包已经小了下去,“没事,没事……你干嘛一听翠园小区就这么大反应啊?”

唐宾道:“因为……,我也住在翠园小区。”

“啊?不会这么巧吧?”

*

唐宾跑去小区外面叫了辆出租车,本来他还提议说找杨冲帮下忙,因为杨冲自己有车,可是被秦海燕以两人不熟为由拒绝了。出租车停在单元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