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视频无限观看第15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橐幌拢懈鲋芡砼u氖亲≡谑裁磳室!”

大妈一愣,伸长脖子看了看那证件,实际上是真是假也分不出来,不过听她说话的口气挺像那么回事,顿时有点害怕起来。她毕竟只是个生活于市井的中年妇女,平时吵吵架撒撒泼没什么问题,一旦面对真正的精察,马上没了气焰,于是期期艾艾的说道:“真的是精察啊?那个……我得去查一下,……”

这时,唐宾插了一句:“508!”

女精冷眼瞪了瞪他,也不说话,径直就往楼上走去,唐宾赶紧跟上,而那个大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跟了上来,只是走在后面远远的吊着。

唐宾心里着急周晚浓的情况,也担心嫂子一个人在家里胡思乱想担惊受怕,看到女精爬楼梯慢慢吞吞的,就闪身冲了上去,三步两步就到了608寝室的门口,举手就砰砰砰的敲响了房门。

话说周晚浓跟两个室友说完了话之后,倒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她本来打算把唐宾凉在外面一个钟头,可是从电话打完到唐宾冲到寝室,最多也就过了半个多小时,而她的手机也一直保持着无电池状态。一直到听见大门敲的震天响,里面的人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这时,也不知道哪个寝室里探出一个头来,极其彪悍的大声咒骂:“三更半夜敲什么敲,有病吧,有病去治啊,她妈的扰人清梦懂不懂,再敲姑nainai轮死你!”

女精刚好这个时候从楼梯口转过来,一眼就看到那个人,冷冷的说了一句:“精察办案,给我滚回去!”

那骂人的女生瞬间就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滋溜一下就缩回了脖子,呯的一声关上门,再也不敢出声。

如此一来,508里面的女生也听清楚了外面说话的声音。

陈洁离门口最近,也是第一个听到敲门声醒过来的人,一听到有精察上门,顿时慌了手脚,一骨碌爬起来就躲到苗苗的床上,嘴里小声念叨着:“不好了,不好了,精察上门来了。”

苗苗和周晚浓也坐了起来,以前看着门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宾敲了几下之后,就大声开口喊道:“开门,开门,里面有没有人?”

周晚浓听到声音后就吃了一惊,睁大了眼睛轻声道:“是唐宾,这么快就找来了,几点了啊?”

门外的暴力女精看到宿舍门一直没开,但是隐约可以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顿时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踢在了门锁上。学校宿舍的门锁显然不是什么高档货色,一记大力踹门之后立即被强行破开,“咣当”一声,房门撞到后面的脸盆架上,顿时发出一连串叮呤当啷的声响。

宿舍里的三个女生同时啊的一声惊叫,齐齐惊恐的望着门口。

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唐宾进门摸索着找到照明开关,灯光一亮,他就看到周晚浓满脸紧张的坐在床上,正定定的看着自己。

“浓浓,你没事?”

唐宾惊愕了一下,心里立即涌起一阵狂喜,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他也没有细想周晚浓为什么会好好的坐在寝室床上,马上拿起电话给嫂子拨了过去……

此刻周晚晴正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刚刚和唐宾打完电话之后,她立刻着急忙慌的拨打了周晚浓的手机,结果提示无法接通,她心里就更加七上八下的,等待的时间永远是漫长的,何况是这种情况下,她不止一次的想个唐宾打电话,可是都生生的忍住了……

手机响起,周晚晴正拿在手上,立即接起来问道:“小宾,怎么样?”

唐宾在那边道:“嫂子,别担心,她没事,正好好的在宿舍里呢!你等等啊,我让她跟你说话……”

唐宾走到周晚浓的床前,把电话递给她,“你姐。”

周晚浓还没有从突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事情大条了……她傻呆呆的接过唐宾的电话,叫了声:“姐!”

“妹妹,你没事?没事真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真是担心死了,还以为你真的失踪了呢,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周晚晴长舒了口气说道,此刻的心情真是跌宕起伏,无法言喻。

“没,没事。姐,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明天再跟你详细说吧!真的,我一点事都没,一直在寝室里……好的,好的,不用担心……嗯,我知道,晚安。”

两姐妹没说几句,周晚浓就挂了电话,实在是此刻那女精正一脸寒霜的盯着自己,让自己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

收藏,收藏,收藏第七十八章 进警局

“你就是周晚浓?”女精盯着周晚浓冷冰冰的问道。

经过刚才唐宾的一个电话,以及她跟她姐姐的对话,还有目前她自己的这种状态,女精已经基本猜到事情的真相,这个坐在床上的满脸紧张的女孩子,根本就没有失踪。

“是,是的……”周晚浓看着女精本能的缩了缩身体。

“那你也根本没有遇到什么歹徒了?”

“我,我……”她眼神瞄了一下唐宾,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本来只是想破坏唐宾和李晶晶的约会,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把精察引了出来。

听到她如此支支吾吾答不上话,女精哪里还不能确定,就连唐宾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敢情折腾了半天,周晚浓这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亏得自己心急火燎的,还差点跟这个暴力女精干上了……

“你,还有你,跟我一起回精局!”

女精手指狠狠的点了点周晚浓和唐宾,这一刻她简直要气死了,这居然是一起恶作剧,还有比这更让人憋屈的事情吗?

“啊,干嘛去精局啊?”唐宾看着女精说道,他可不愿半夜三更的还到精察局去溜达,而且看女精对自己那种恨不得剥皮抽筋的神态,根本不可能是请你去精局喝茶那么简单。

“我说去就去!”女精霸道的说道,同时拿起通讯器通知陈哥和阿强,说明目标已经找到,身体无碍。

在女精近乎于野蛮的要求下,周晚浓和唐宾坐上了开往精局的治安车。

车上,周晚浓小声的问唐宾:“喂,这精察是你叫来的?”

唐宾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对他撒谎欺骗自己,甚至间接让嫂子担心的事情非常生气,于是不理她,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周晚浓看到他这幅神情,心里有点内疚,想道歉,可是想到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自己居然要被精察抓到精局里面去,还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而且一看那凶神恶煞般的女精,她就浑身不寒而栗……这么一想,她也就不想道歉了,扭过头不理他,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去找别的女人,姐姐不是挺好的嘛!

两人被带进了精局,理由是要录口供。

实际上,像这种案件,根本没这个必要,在现场询问一下也就没事了。

可是,女精心里很不爽,本来她可以舒舒服服躺在睡椅上休息,可就是因为这个周晚浓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她就跟两个同事半夜三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折腾了半天;这还是其次,她特别不爽的是唐宾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她已经不爽了好几天……

原来女精原本是毒品侦查科的人,唐宾撞见她的那天,她正好在做卧底,假扮一个小太妹查一起毒品案的窝点。她和一起的组员们已经怒力了好多天,那天那个黄毛很可能就是侦破此案的关键点,她只要假扮黑势力协迫黄毛带领她与上头接触就有机会一举打掉那个毒窟,可是因为唐宾的关系,把那黄毛给放跑了,然后就像消失了一样,而她这个卧底的身份也被揭穿,还差点因此丢了小命。

整组人努力了一个月,最后前功尽弃,可谓功亏一篑,科长将这个责任归究到了女精的头上,将她放到了110做巡精,说起来这还是她任职的第二天。

如此一来,女精对唐宾的恨意可说到了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撕他一块肉下来才好,想不到没过两天,还真就让她给遇上了,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看着坐在审讯桌旁的唐宾,女精心中暗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既然你这么快就送上门来,那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招待吧,不把你弄得脱层皮,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刺眼的灯光照在脸上,唐宾觉得全身都不舒服,看了看一脸不怀好意的女精,心说我又没有犯法,用得着这么对自己吗,于是站起来就走到旁边,避开那道强光的直she。

“坐下,谁让你起来的?”女精拍着桌子喝道。

“我只是来录口供的,又不是犯人,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我要投诉你,口供我也不录了,我现在就回家!”唐宾知道她故意刁难,也没什么好气。

女精脸上变了变,她以前在揖毒组做惯了,对犯人上来就一顿好打,此时做了巡精,还有点没适应过来,可是那又怎么样,自己是精,他是民!

“你说不录就不录了?”女精冷笑了两声,“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再说,你没犯法吗?你虚报假案,你还袭精,哼哼,就这两条罪,够让你入狱的了。”

唐宾眉头皱了起来,心里寻思,周晚浓扯了个慌骗自己,她自己不可能报案,自己也没有这么做,那么这个女精出现在师范学院后门,那肯定是李晶晶报案的结果,这要严格算起来的话,也算自己的问题,不过这应该不算什么大罪,至于袭精一说,那就可大可小,他看了看女精,打定主意不能承认,于是说道:“袭精不袭精,你说了不算,最多我们一起去验伤,看看到底谁打的谁。”

女精看他忽然间平静了下来,居然没有因为自己的恐吓乱了方寸,顿时眼睛一眯,心里寻思着别的事情。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女精身上的。女精拿出来一看,顿时轻拧了眉,接起来道:“喂,队长!”

“小秦,刚刚跟你说的那个案件,现在怎么样了,人有没有救到?”

“人是找到了,不过她压根就没事,是个假案,她就是撒了个谎,还让我们一顿忙活,真是气人!”女精抱怨道。

“哦——,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你们也不要过多打扰人家,赶紧回吧,辛苦了!”

女精听到这儿就心里突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眼唐宾,她没想到队长听到说是假案的时候居然是这个态度,这就很值得深思了,她犹豫了一下说道:“队长,我……把她给带回来了。”第七十九章 别离开我!

“什么?”那边的队长吃了一惊,大声的说道,就连旁边的唐宾都听到了手机里面的声音,“你怎么可以把她带回来,赶紧把人家给我送回去,这都什么事啊?哎,也怪我,刚才太着急没有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是郝副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十万火急,那女孩估计是郝副局长的什么亲戚之类的,可是你怎么……哎,算了算了,我还是打给老陈吧!”

挂掉电话,女精一脸委屈,咬着嘴唇差点要哭出来。

这都是什么事啊,明明是自己白跑一趟,还要被上头批一顿,什么叫还是打给老陈啊,明明自己才是小队长,这不是明摆着说不信任自己,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吗?

如此一来,女精对唐宾的怨念就更深了,可是刚刚队长在电话里也说了,那女孩可能是郝副局长的亲戚,那这个混蛋多少也有点沾亲带故的,自己一个小精察,还真是奈何不了人家。

这时候,唐宾的手机也响了,打来电话的是李晶晶。

“唐唐,你小姨……怎么样了?”

“晶晶,她没事,放心吧!”唐宾想了想就没把周晚浓撒谎的事情说出来,这两个人本来就不太对付,要是小妮子知道了真相还不知道对她怎么想呢!

“奥,那就好,你呢,现在在哪里?”

“我……我正要回去,别担心,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见!”

“恩,明天见!”

没过一会,那个姓陈的中年精察就走了进来,在女精耳边悄悄说了两句,女精满脸的纠结,最后盯了唐宾一眼,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当唐宾从审讯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周晚浓正在和她姐姐通电话,看样子她早就没事了,只是还在外面等着他。看到唐宾出来,她说了两句后就挂掉了电话,抬起头看着他。

陈哥从后面走上来,笑了笑说道:“两位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要让你们过来一趟,只是既然已经报案了,就有一些必要的流程,所以请两位不要见怪。”

然后,他就亲自开车先送周晚浓回了学校,再送唐宾回到翠园小区。

到了此刻,这次报案事件才算画上了句号。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三点钟,唐宾一进门就看到嫂子身体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悄悄走上前去端详着她绝丽的容颜,发现她虽然睡着了,可是一双黛眉依然拧在一起,长长的睫毛上面仍有泪痕留下。

他心里无限怜惜,俯下身去把她抱了起来,看了看嫂子房间的门,最后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只是周晚晴在此时醒了过来,她本来就睡的不深,被唐宾一抱离沙发,自然有所察觉,睁开睡意迷蒙的眼睛,看到了唐宾近在咫尺的脸。

“你回来了!”她轻柔的说道,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唐宾点点头,低下头看着她:“大宝贝,受惊了吧?没事了,继续睡吧!”

周晚晴眯了眯眼睛,展开两条玉臂抱住他,将脸紧紧贴在他的胸口,虽然只是虚惊了一场,但她心里真的感到害怕,特别是唐宾不在家的时候,就仿佛整个身体缺失了灵魂,一颗心无法安定下来。

“小宾,别离开我!”她轻声呢喃,双臂勾的更紧。

“嗯!”

唐宾重重的点头,在她美丽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将她温柔的放在床上,道:“别担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发誓。”

他本想先去洗个澡,可是周晚晴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加上他折腾了一夜也确实累的不行,最后就搂着她的身体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唐心半眯着睡眼睛跑进唐宾的房间,看到自己妈妈和叔叔四肢交缠的睡在一起,小脸上愣了愣,不过小家伙对这事情显然还没有概念,只以为妈妈和叔叔睡在一起却不叫上自己,太坏了太坏了,于是甩掉小拖鞋,吭哧吭哧的爬上床去,非要钻在两个人的中间。

小家伙的一番动作顿时惊醒了两人,齐齐看着小家伙心里巨震,马上手忙脚乱的分了开来,唐宾摸了摸唐心的脑袋,道:“小宝贝,你睡醒了?”

唐心仰起头,看着叔叔不满的说道:“叔叔,你昨天偷偷跟妈妈一起睡觉的时候,为什么不叫我呢?”

唐宾笑了笑说道:“昨晚小宝贝睡得像小猪猪一样,叔叔不好意思吵醒你,所以就没叫上你啊,等下次睡觉的时候,一定叫上小宝贝一起睡,好不好?”

唐心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睡着时是什么样子,于是满脸惊奇的问妈妈:“妈妈,我睡觉的时候真的像小猪猪吗?”

周晚晴不禁莞尔,朝着女儿点了点头。

唐心又问:“那小猪猪睡觉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呀?”

“呃……”这个问题周晚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想了想说,“下次去外婆家的时候,妈妈带心心去看睡觉的小猪猪好不好?”

“好吧!”唐心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可是,叔叔也要一起去看!”

“好!”

如此一来,两人也不好意思继续躺在床上,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要起来了,只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间明显不够,今天一早都有点精神萎靡的样子。

周晚晴跑到厨房准备早餐,唐宾则帮唐心穿衣服刷牙洗脸。

趁着小家伙不注意,唐宾偷偷溜进了厨房,在嫂子丰满的臀/肉上捏了两下,一脸坏笑着去吻她的嘴唇,结果周晚晴笑着把头一偏躲了开去,红着脸轻声道:“坏蛋一大清早就捣乱,我还没刷牙呢!”

“没刷牙也是香的。”唐宾没脸没皮的说,继续追逐美人的香吻。

周晚晴躲不过,又怕闹久了被女儿看见,就闭着嘴巴让他亲了一下,可这厮得寸进尺,两只爪子顺势就攀上了玉女峰,估计是昨晚太累了忘了摸,今天一早就要把这便宜连本带利的赚回来。周晚晴拿着铲子佯装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这时,唐心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口,唐宾赶紧放开嫂子的身体,后退了一步,接着就听到唐心nai声nai气的声音:“妈妈,你跟叔叔在玩什么,心心也要一起玩?”

唐宾笑着道:“叔叔正和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呢,小宝贝去沙发上乖乖坐着,好不好?”

“嗯……好吧,那你们要快点呢,心心快要饿死了!”唐心说着就跑回了客厅,当真在沙发上乖乖的坐着,什么都不做。第八十章 洗手间的意外

周晚晴看了看门口,说道:“小宝贝现在越来越懂事了,我真怕今天早上被她看见的一幕会对她以后的成长产生影响。”

对此,唐宾也有些担忧,低头沉思了一会,自此抱住她轻身说道:“大宝贝,要不你就早点嫁给我吧!这样子,小宝贝也能有一个爸爸,生活才算圆满,以后就算长大了,懂事了,也能理解我们……”

听到爱郎这样说道,周晚晴自然满腔欢喜,其实上一次唐宾提过结婚这个事情以后,她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作为一名女人,最希望的莫过于能喝自己的爱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可是转念间,她又想起了昨晚在演唱会上悄然落泪的李晶晶……唐宾后来半夜出门,虽然没有说去哪里,可这根本不用说出来;而且,昨晚自己的妹妹莫名其妙的编了一个谎言,最后闹的精察都出来了,虽然妹妹一直说是看不惯李晶晶那个人,但她总觉得自己的妹妹或许也喜欢上了唐宾。

这一次,周晚晴没有马上否定,而是定定的愣在那里,脑子里胡思乱想。经过昨晚的一惊一乍,她心里的确认为自己根本离不开唐宾。

而且,唐心也是。

今天上班,唐宾再一次的迟到了,不过自从叶雁恢复了弹xing工作制以后,迟到恐惧症已经成为了过去,叶雁再也不来查迟到早退的问题。事实上,唐宾已经两天没有见到她了,公司研发部的事情一直都是副经理在处置打理。

“她会去哪了呢?”

“难道正在处理视频的事情?”

唐宾有心想打个电话问问她这几天的近况,可是每一次拿起电话,他都会情不自禁想起那天在漆黑的大衣柜里发生的激情**一刻,然后就再也按不下那个电话号码。

有件事让他觉得挺意外,就是昨晚李晶晶在张学友演唱会上作为幸运观众和天王同台演唱的事情被传到了公司论坛上,而且还附上了一段视频文件。仅仅一个上午,几乎公司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了这件事,跟帖数量达到了上万,甚至有为数不少的人都找借口跑到研发部来一睹芳颜。特别是那咬着红唇落泪的瞬间,感染了不知多少男人的心。

李晶晶悄悄在唐宾的腰上拧了一下:“坏家伙,都是你惹的祸!”

今天的她见到唐宾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脸红羞涩,不知是不是想起昨晚上自己内裤都没穿就跟他缠绵激情的场面,甚至差一点点就要在公共场合破掉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唐宾收到了一条短信,发信人是周晚浓,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昨天晚上,当他知道周晚浓是编了个谎言来欺骗自己的时候,真的非常生气。可是过了一个晚上之后,他心中的气差不多也消了,对这古里古怪的小姨子,只能表示无语。

“算了,以后别玩这么离谱的事情,我无所谓,但是你姐会受不了的!”唐宾编辑这么一段文字回了过去。

“嘀嘀嘀!”

过了一会,周晚浓的短信马上就回了过来。

“你的意思,只要我姐没事,你自己是怎么样都行咯?”

“什么意思?”唐宾心里突了一下,心想难道小丫头察觉到了什么?

“没什么,不说了,我正上课呢!”

……

两天时间匆匆而逝,马上就到了周五傍晚。

下班回到家,唐宾放下包就急匆匆的跑去洗手间,刚刚在公交车上实在是憋了一路!

门把一转,推开——

可是下一秒,唐宾就惊愕了。

里面站着一个赤果果的女人,肌肤胜雪,前凸后翘,迷人的曲线如同上帝之手最杰出的作品,而女人此刻正在用自己的双手在自己傲娇的美/ru上不断揉弄,两团粉肉一颤一颤的甚是活波。

“啊——”

看到唐宾突然出现在洗手间门口,女子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原来女子正是小姨子周晚浓,因为同样要去观看明天儿童节唐心在台上的表演,所以周五提前到了这里,刚刚是烧完了一桌菜身上感到汗津津的,于是就是洗手间洗了个澡,唐宾开门的时候,她正在往自己的胸部涂抹润肤ru液。

一声惊叫顿时引来了房间里的周晚晴和唐心。

“怎么了,怎么了?”

周晚晴一边跑出来一边问道。

唐宾无比尴尬的站在那里,背对着洗手间的门,而周晚浓早已呯的一声将门关上,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去了。穿完之后就出来对唐宾叫道:“变态,色/情狂,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唐宾有口难辩,赶紧跑进了洗手间,一会儿之后,里面就传来了放水的声音。

周晚浓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周晚晴则在旁边说这安慰的话,说真的,自己的爱人看到了妹妹赤果果的身体,这个……确认也够郁闷的。

唐宾从洗手间出来以后,磨磨蹭磳的走了两步,看了看沙发上的两姐妹,抓了抓头发说道:“那啥,刚刚太急,真不是有意的……我现在马上就去买锁,把门修好。”

周晚浓红着脸偷偷剜他一眼,一半是气的,另一半是羞的。

“叔叔,小姨为什么说你是色/情狂,色/情狂是什么,心心也要和叔叔一样做色/情狂?”唐心满脸好奇的说道。

“……”

三个大人顿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家伙,唐宾抱起她说道:“小宝贝,色/情狂就是很坏很坏的坏蛋的意思,所以你可不能做色/情狂。”

唐心抱着他脖子道:“那为什么小姨说你是很坏很坏的坏蛋,叔叔才不是坏蛋呢!”

“因为……叔叔刚才不小心……嗯,欺负了一下小姨,把小姨欺负哭了,所以她才会说叔叔是坏蛋,你看看,小姨是不是脸红红的,眼睛像冒火,这就是哭的。”

“这样啊!”唐心挣扎着从唐宾怀里下来,噔噔噔的跑到周晚浓旁边,爬上沙发就去摸她的脸,“小姨,你不要哭,叔叔欺负你,心心帮你出气!”

然后就看到小家伙又吭哧吭哧的爬下来,跑到叔叔旁边,藏在他屁股后面用两只小手互相拍了两下,都没碰到他,跳出来之后一本正经的说:“好了,小姨,我已经帮你打过叔叔了,叔叔以后就不会再欺负你的了,小姨你也不要叫叔叔是坏蛋了好不好?”

“……”

周家姐妹面面相觑,一时间哭笑不得。

ps:感谢今天江山组回忆打赏成少侠,和所有打赏嫂子的朋友第八十一章 你,蹲下来点

吃完饭,唐宾就站起来道:“我现在去买锁,晚上就把它换掉,不然我们这有个人怕是连厕所都不敢上了。”

他跟周晚浓闹惯了,刚才看到她那个样子的时候的确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吃了餐饭,中间插科打诨之后,那种尴尬的情绪也就过去了。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在买锁的时候故意做什么手脚,我得跟去监督你。”周晚浓放下碗也站了起来说道。

“真是狗咬吕洞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唐宾翻了翻白眼说道。

“就咬你!”周晚浓气鼓鼓的露出一口小白牙,裂牙利齿的上下咬了几下,发出磕磕磕的声音。

周晚晴笑了笑,看看两人道:“那你们就一起去吧,刚好妹妹你一会帮我带两块毛巾回来,路上小心点,快去快回。”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坐在旁边的唐心叫道:“叔叔,我要吃巧克力!”

“好!”

走到楼下,周晚浓哼了一声对他说道:“大色狼,你走到前面,咱们保持五米距离。”

唐宾无奈的说道:“我说你至于吗,不就看了一眼而已,又没少块肉!再说了,你上次不也看到我的……了吗,咱俩这也算扯平了是不是?”

唐宾一提起上次那件事,周晚浓就想起他拿着自己的小内内放在鼻子嗅的场景,还很无耻的放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顿时就更加来气,“反正你就是一大色狼,下流卑鄙无耻,披着羊皮的狼。”

得到她这样的评价,唐宾真是要指天骂娘了,无力的说道:“丫头,你这么说也太那什么了吧,再说我要真是这样的人,你还敢跟着我出来?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啊?”

“怕什么,我才不怕你呢?”

“你是不怕我,还是不怕我吃你?”

这句话一出口,唐宾就后悔了,貌似跟小姨子这么说太不合适了。

果然,周晚浓变的满脸红晕,低声啐道:“还说不是大色狼!我就怕你在家把我姐给骗了,所以我才要监督你!”

唐宾苦笑不得,心说你姐姐我还需要用骗的吗,她早就是我心爱的女人了,哥哥我心疼还来不及呢!

想是这么想,嘴上却说道:“你一说骗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上次半夜三更的把我骗出去,存心耍我玩的是吧?”

周晚浓嘟囔:“你本来就不在家,是在跟狐狸精约会……”

“啊?”唐宾这才明白,原来这丫头早就知道自己当时是跟晶晶在一起了,“原来你真是故意……,那啥……你这么做,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去死吧,我会爱上你这只色狼?”

“那最好了,我还真怕你爱上我,不然我得天天吃止疼药。”

“为什么吃止疼药?”

“头疼啊!”

“混蛋……”

两人走到超市,先是去选了一把很厚实的门锁,按周晚浓的意思,这样的锁以后就不怕坏了;然后又去给周晚晴拿了两块毛巾,在经过农副食品区的时候,小丫头走不动道了,看看这样喜欢,摸摸那个也要,结果两个人就买了一大堆的食材,整整三个超市袋。

出来的时候,唐宾只能拿两个,另一个就交给周晚浓了,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太重,走一段歇一段,不停的抱怨:“手指头都要断了!”

“谁让你买那么多东西的……我们走后门好了,近一点!”

翠园小区有道后门,从这里回家相对路程比较近,就是那条路比较小,而且旁边没有路灯,黑漆漆的如果一个人走在那就会觉得心里渗得慌。

两人一走进后门,看到前面黑灯瞎火的路,周晚浓就觉得脚底心一阵凉气冒上来,紧紧的走在唐宾旁边,不停的左看看又看看,生怕哪里会冒出来什么东西似的。

唐宾就开玩笑道:“你怕什么,这是小区里面,你还以为真有鬼啊?”

“我……哪怕了,我这是夜盲症,没有光线我就看不清楚。”周晚浓狡辩道。

“好吧!”

转过一个弯就有房子出现,不过这边的路灯似乎也坏了,只有几十米外有一盏昏暗的灯光照到这边,依稀能看清点路。本来周晚浓是走在唐宾旁边,可是她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就走到了他的前面。经过一幢单元房的时候,这丫头忽然一声惊叫,手上的超市袋啪嗒一下扔在地上,妈呀一声转头就扑到唐宾的身前,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领。

“干什么啊,你?”

唐宾抬头看了看,顿时心也狠狠跳了一下,单元门口居然并排放着两个花圈,花圈的中间模糊可以看到贴着黑白的照片,只是上面的人影是看不清了,花圈下面放着一个火盆,里面的冥纸早已成为灰烬,不过黑漆漆的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这里居然死过人了!”

“没事,没事,不就是花圈吗……”唐宾安慰着,将一个袋子给她,自己去捡地上的袋子。

幸好,超市袋没破掉,也没东西掉出来。

周晚浓一只手抓着他不肯放开,两人刚刚走了两步,突然“吱啊”一声,单元门口的一扇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黑乎乎的只能看到一张苍老月白的脸。

“啊——啊——!”

两个人同时惊呼了一声,这一回连唐宾都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周晚浓的手拔足就跑。

可是周晚浓显然被惊吓到了,两腿迈不开,她自己也着急的直冒汗,最后一只手往唐宾的脖子上一勾,两脚一跳就用大腿夹住了唐宾的腰部,让他带着自己跑。

“哪来的小混蛋,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后面传来一个老年男人无比响亮的声音,想来那老头也被两人一声喊给吓到了,肾上激素飙升,乃至声音也特别洪亮。

跑了一阵来到路灯铮亮的地方,唐宾才呼哧呼哧的停了下来,周晚浓还惊魂未定的挂在他脖子上,两条丰腴的美腿夹的唐宾腰都快断了。

刚才处于惊吓中,唐宾还没觉得什么,可现在确定那是人不是鬼,头上又是路灯照着,恐惧的心情褪去,就感觉到小姨子鼓囊囊的胸部紧贴在自己的胸膛,虽然没有她姐姐那么汹涌,可是触感上还是非常有料,软绵绵的不禁心里一荡,而且她青chun的吐息喷在自己的脸上,湿湿热热的如兰似麝,顿时让他的心都痒了起来。

下面的要害处马上就膨胀了起来,虽然对面的女孩算是自己的小姨子,内心觉得这样非常不应该,可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他也无能为力。

“喂,你不是说要离我五米远的么?”唐宾仰起头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公分远的俏脸,笑了笑说道。

周晚浓惊魂的表情褪去,换来的是无比羞涩,脸红红的咬着樱唇不敢看他,两条腿松了松就打算滑下去。

可是刚刚下去了一点点,周晚浓就感觉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忽然像是碰到一个障碍,硬邦邦的抵住了自己,一瞬间她就觉得自己全身像触了电一般激灵了一下,臀部的肌肉立刻收紧,同时腹股沟的神经也紧张了起来,她赶紧又夹住腿往上攀了攀,将自己的臀部远离那个可恶的地方,同时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

唐宾也感觉到了那刹那间的接触,柔软的一顶差点让他兽血沸腾,赶紧努力压下那种冲动,不去想身上挂着的妙人。

“大色狼!”周晚浓在心里骂了一句,声如蚊蝇的说道:“你……,蹲下来一点。”

上次在他的背上丢掉了一次高chao,已经让她非常害羞,都不敢去想,这次要是再发生点什么,她都觉得没脸见人了。

唐宾依言弯腿蹲了下来,周晚晴两脚着地赶紧松开了抱住他的手,拎着袋子就往前走。第八十二章 秦海燕vs抢包客

今天改了16,;17两章,喜欢的朋友去看看,顺便求点票票

======================================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家,周晚晴以为两人还在闹别扭,也没在意。

唐宾自己拿着工具换洗手间门的锁,而唐心小公主则拿着一根巧克力用小舌头猛/舔,一边蹲在叔叔旁边看他怎么换锁。

周晚浓进了门以后就一个人跑到了房间里,坐在床上发呆。

刚才和大色狼的一番亲密接触,忽然让她心里觉得七上八下的,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居然有一种不想从他身上下来的念头,这让她自己非常懊恼。

“大色狼真是太可恶了,我肯定是因为被吓到了才会这么想的。”

“对,自己是绝对绝对没有可能喜欢上这个家伙的,绝对不可能,一万个不可能……”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唐宾几个人就一起陪唐心去了幼儿园。

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表演节目,起得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还在客厅里拉着三个人表演了好几遍她的节目——蝴蝶舞,表现都还挺好。

可是就在今天正式上台表演的时候,可能是由于太紧张了,动作做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身体失去了平衡,啪嗒一下倒在了地上,唐宾和周家姐妹都啊的错鄂了一下,就连小家伙自己也有些愣神,爬起来看了看台下的众人,紧紧咬着嘴唇,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

这时,唐宾立马站了起来,挥着手大声喊道:“小宝贝太棒了,跳的舞好看极了,继续跳,叔叔给你加油,加油,加油……”

他说着就鼓起掌来,同时示意嫂子和周晚浓也一起鼓掌为唐心加油。

这里的掌声马上引得旁边的家长和小朋友也一起拍起了手掌,小唐心受到叔叔还有台下所有人的鼓舞,本来要哭出来的小脸顿时又欢乐了起来,指挥着小胳膊小腿继续跳,一直到表演结束都没有再出错。

这时又是唐宾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大声叫好,小家伙笑眯眯的在台上鞠了一躬,向叔叔挤了挤眼睛。

周晚晴看着旁边的唐宾,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浓浓的感动,就是他,就是这个男人,每次都在自己和女儿有需要的时候竭尽全力为她们支撑起头上的一片天空,不管前路多么艰辛,不管别人多么异样的眼神,他都一无返顾,毫无怨言。

她知道,就是这种精神,就是这种依靠,让自己彻彻底底的爱上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就是很久以前的那一天,还一脸青涩的他目光坚定的说了一句:“嫂子,家里还有我!”

“是啊,因为有你,幸亏有你,所以才完整!”

她悄悄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他温暖宽大的手掌,这一刻,她想到了一个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个小时后,小朋友们的表演全部结束,唐心的蝴蝶舞因为跌了一跤,只拿到了三等奖,小家伙嘟着嘴很不螅耍芙迨宓幕忱镅扒蟀参俊

唐宾笑着说道:“小宝贝,你要知道,你摔了一下还能拿三等奖,要是不摔倒的话,那肯定能得一等奖,而且把后面的所有人甩开三条街去,对不对?所有人都知道心心的蝴蝶舞跳的最棒了,不信,你问妈妈,还有小姨!”

看到妈妈和小姨一个劲点头,小家伙终于没再纠结,咧开嘴笑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她又问了个问题:“叔叔,什么是甩开三条街?”

“甩开三条街的意思呢,就是……”

“……”

唐心高高兴兴捧着三等奖的奖状,被叔叔抱着离开幼儿园,几个人在路上走着,刚拐到一个路口,迎面走过来一位戴着鸭舌帽的青年男子。大白天的行人众多,唐宾和周家姐妹也没去注意这么个人,可是就在措身而过的时候,那男子突然出手,抢了周晚浓肩上的包,夺路狂奔。

“我的包被抢了,快抓住他!”意识到被抢包的一刻,周晚浓马上大喊,转身就要去追。

唐宾本来走在前面,听到声音才回过头来,发现是抢包客抢了小姨子的包,赶紧放下唐心,撒腿追了上去。

周晚浓穿的是高跟凉鞋,根本就跑不快,眼看那贼人就要在人群中穿的没影,这时就看到唐宾唰的冲了上去,速度奇快,周晚浓停下来大喊:“快,快,快!”

可是下一刻,她看到那贼人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弹回来吧嗒一声摔在地上。

这个时候,唐宾都还没追到那人身后,依然在狂奔,而且他还看到贼人从身上掏出一把折叠刀来,似乎想跟谁动手。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