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性色生活视频免费第17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晚晴急促低吟,身体的敏感已经到了极限,下面的泥泞早就濡/湿了大片布条,全身都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他搂着她的腰肢,一只手不肯离开她的雪嫩酥胸,脚步轻移,往大床方向慢慢挪动,直到腿脚碰触到床沿,双双倒下。

周晚晴的双手摸到他的腰际,将他的裤沿往下用力剥离,他穿的是一条松紧裤,不需要皮带,往下一拉就到了腿根,唐宾自己用脚胡乱甩掉,就露出了下面那条雄伟的物事,周晚晴迫不及待的抓住它,小手用力套/弄,鼻腔里急促呼吸。

唐宾稍一翻身就压了上去,将她丝质的睡衣往上翻起,挂在雪白的脖子下面,露出整团的酥胸,他的嘴唇一路往下亲吻,划过光滑的雪地平原,到达茫茫的草原地带。

周晚晴弓着美妙的身体,任由他随意摆弄,贝齿轻咬,无意识的摆动着颈部,等待那最**的一幕来临……

唐宾坐起身,将她一双修长的美腿高高抬了起来,架在自己的肩上,用自己坚硬如铁的下身紧紧抵在那处柔嫩的饱满上,薄薄一片内裤的阻隔,并不能消退其中带来那蚀骨**的感觉,那一处肥美之地早已连同薄薄的布条成为了汪洋水谷,他轻轻的一顶,下身的火热就隔着小内内陷进去了一些。

周晚晴发出一声娇憨的吟啼,似乎爽到了心里,可这只是隔履挠痒,越挠越痒。她的双腿用力挺直,想让自己的下面和他贴的更紧一点,可是由于架在他的肩上,一直着不上力,于是焦急的带着哭腔哀求:“坏蛋,坏小叔,你别折磨我了,求你了,快,快,快……”

她一连大喊了三声,身体不安的左右扭动,仰起半身伸出一双芊芊素手想抓住那让她既喜欢又讨厌的东西,可是他腰部用力/一顶,顿时让她一阵心神激荡,立即瓦解了她的意图,重重的跌回了床上,十根纤纤手指紧紧地抓住床单,上面青筋凸现,喉咙里极力呻吟。

唐宾继续用自己的火热隔着湿透的布片不停摩挲,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脱去那条最后的武装,看了看她意乱情迷中格外妖媚诱惑的神情,轻轻坏笑着说道:“好嫂子,你让我快什么?”

“坏蛋,坏蛋,快……”周晚晴身体极度难受,浑身左右扭动,可是那么羞人的话语,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快什么,大宝贝?”看到这样的嫂子,唐宾心里更加洋溢,索xing连那轻柔的摩擦也停了下来。

“小宾,小宾……,我求你了……快……”

周晚晴已经彻底沦陷,身体里里外外都难受的要死,泥泞处更是酥痒到了骨头里,恨不得唐宾马上狠狠的占有她。看到她紧咬红唇浑身轻颤的难受表情,他终于不再折磨她,轻轻拨开那条已经湿透了的遮盖,将自己火热的下身顶在那片湿润处,她的敏感肌肤被那火热一烫,顿时浑身一阵痉挛,紧接着被那东西在门口一阵胡乱搅动,水渍声连连,搅得她心肝都颤了起来,她的双腿挣扎着脱离了他的肩膀,死死的缠住他的腰/臀,用力——

“哦……”

不只是周晚晴,唐宾自己也长长的舒了口气,整条火热穿越泥泞的沼泽到达深幽的弊端,就像刺破了黑夜的天空,洒下一抹晨光。

周晚晴见他进去了之后就像一条死蛇一样静止不动,脸上一阵恍惚,双腿间充盈的感觉是好,但是依然止不了发自内心的酥痒,她的脸上浮起一片殷红,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收缩了两下,见到他始终无动于衷之后,终于忍不住红唇一咬,战栗的仰起上身,抱住他的脖颈,腰/臀以下拼命的抛动起来。

“大坏蛋……坏小叔……就知道欺负人……”周晚晴一边动作,一边哆哆嗦嗦的颤声道。

可是这句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后面的声音就被一阵娇/啼声淹没,周晚晴香汗淋漓,疯狂摆动,动作如暴风骤雨,嘴里不住的呻吟着,那声音如此美妙,时而婉转低回,如雨燕低飞;时而清越嘹亮,似凤鸣九天。

唐宾也受不住她如此激情的诱惑,立时兽血沸腾,挺着坚硬的下身强力还击,每一次都强攻到底,乃至全军覆没,再迂回杀出,九进九出……

周晚晴已经被杀的没了力气,全身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任由他抱着冲击。一时间,床板咯吱咯吱的晃动声,诱惑至极的呻吟声,还有他粗重的喘息声,合成了一篇扣动人心的靡靡乐章。

“用力用力用力用力,你这个坏流氓,……死我吧!”

不知何时,周晚晴一声娇/啼,然后如风中摆柳般剧颤,两腿间死死的含住他的下身急剧痉挛。

“嫂子,我,我……”唐宾自己也忍耐不住这种极度的刺激,艰难的出声。

“给我,给我,全都给我!”周晚晴还没有从高chao的余韵中脱离出来,那种飘在空中的感觉还没有消失,闻言尽情的轻嘶,甚至都忘记了隔壁还睡着自己的女儿。

“吼——”

唐宾一声虎吼,存积了一个星期的余粮如猛虎出匣激she而出,全都落入了那无尽的深渊。

“啊……我要死了……”

被那滚烫的粘稠一激,周晚晴顿时又一阵酥麻,双手紧紧捧住他的脑袋,将他按在自己的两团雪峰上,浑身剧烈颤抖,翘首长吟。

一切云收雨歇,房间里重新回归沉寂,只有一盏昏暗的壁灯,照she着床上依然紧紧相拥的男女。

几分钟之后,房间里发出啪的一声,灯光熄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片刻后传来一个娇媚柔和的声音:“哎呀,坏蛋,给我拿张纸,它要出来了……”

“没事,我帮你顶回去。”

“大坏蛋……别……,哎哟,……啊,啊……快动啊……”第八十八章 叶雁出院

第二天清晨醒来,唐宾感觉自己神清气爽,一转头看到周晚晴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于是笑了笑道:“这么早醒了?”

两人此刻掩藏在薄被下面的躯体还紧紧纠缠,而他清早隆起的那个东西不知何时已将被子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周晚晴异常妩媚的轻笑一声,伸出小手他那上面拨了一下,弄的他摇头晃脑,娇嗔道:“大清早的就不老实!”

唐宾心头跳了一下,也动手在她光溜溜的酥胸上抓了一把,满脸坏笑的说道:“大宝贝,我现在算是发现了,你真是个极品女人,床下是贵妇,床上是……”

后面两个字却没说出口。

周晚晴咬着红唇望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是什么,你说啊?”

看到她那神情,唐宾哪敢说出来,结果被她一把抓住了要害,抠着指甲在他那上面轻轻划了两下,唐宾就哆嗦了一下,惊愕的看了看她,然后马上翻身把她压了下去,把膨胀的东西顶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那里现在光洁溜溜,什么遮挡都没有,他俯下身在她耳垂上亲了一口,轻声调笑道:“嫂子,我知道了,你是属于闷sao型的。”

周晚晴两腿敏感处被他抵住,顿时不敢动弹,耳朵又落入这坏蛋的口中,再听到他说什么闷sao,脸上立即飞起一片殷红,闷不闷sao她不知道,但是像昨天晚上那样疯狂的行为,连她自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用手蒙住自己的脸,身体扭来扭去的不敢看他,可是下面的要害被他用枪顶着,一磨一蹭的,马上泛起了chun水,她颤声道:“大坏蛋……又要干……坏事……”

一句话没说完,她喉咙口就哦的叫了一声,原来唐宾趁着早起亢奋,直接冲了进去,马上一股温软滑腻的触感袭遍全身。

片刻之后,周晚晴蹬着两条美腿,在唐宾一路高歌奋进之下,咿咿啊啊的婉转承欢,娇声吟啼。

床上的太空薄被不停抖动,床头和墙壁的撞击声一声紧似一声,正在关键处,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妈妈,妈妈,你在里面吗?”

原来是小唐心醒过来了。

此刻,周晚晴正在关键时刻,下身一吞一吐处于急速摩擦,听到女儿的声音后,颤抖着声音说道:“妈妈……在……啊啊,里面,你先……在沙发上……哦……呆……哦哦,一会!”

说完就不再出声,幸好昨天晚上把门反锁了。

唐宾也快到顶峰,闻言一声不吭的卖力挺动,只听到一声声撞击声和闷哼声,终于在最后一次冲击到花蕊的时候同时轻叫一声,双双颤抖起来。

刚刚歇了一口气,周晚晴就催促唐宾赶紧出来,外面小家伙还等着呢,他嘿嘿一笑,将那截东西吱溜一声拔将出来,带起星星点点,周晚晴赶紧爬起来穿衣服,至于那里面还在流出来的玩意,只能等会再说了。

今天叶雁说要出院,唐宾答应上午的时候过去找她,顺带还买了几个水果。

都说只有耕坏的牛,没有梨坏的田,昨天晚上加今晨一早,两人连续弄了三四次,周晚晴起来的时候容光焕发,做起早餐来都一阵麻溜,可他到现在都还有些脚步虚浮,两股颤颤。

“以后必须要锻炼了,不然以后非得趴女人肚皮上不可,现在还只有一个嫂子,要是晶晶也像嫂子这么……”

如此一想,他就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要是以后在女人面前硬不起来了,那可怎生是好?

来到仁和医院a203病房的时候,叶雁正坐在床上看手机,看到唐宾进来,马上笑着站了起来。今天的她已经把围在头上的纱布拆了,一头青丝自然垂下,身上的病号服也换成了原来的职业套装,上身一件大翻领白色丝质短装,下面是灰黑色齐膝短裙,一双特别修长的美腿上套着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一眼看非常ol正统。

只是她白色衣服的领子上沾了几滴暗红的鲜血,估计是受伤的时候就穿了这套衣服,然后匆匆赶到医院也没来得及换掉。

唐宾发现她的额头边角果然有一个伤口,大概是涂了红药水的缘故,看起来特别触目惊心。

因为昨天那禄山一爪,唐宾心里还是感觉比较尴尬,看了一眼后就把目光移开,也不敢靠的她太近,干笑着掏出一个苹果,道:“雁姐,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叶雁怔了怔,然后点点头道:“好啊!”

听语气似乎还挺高兴。

唐宾取下钥匙圈,上面挂了一把迷你型的瑞士军刀,跑到洗手间里去洗了洗,然后慢慢削了起来。这把刀是从三亚回来之后才挂上的,主要也是害怕再遇到像上次那样的事情,挂把刀在身上,也算有备无患,说不准哪天就派上了用场,而且ri常生活也挺方便的。

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叶雁在接过去的时候两个人手指碰了一下,唐宾有一瞬间被电到的感觉,不是因为对她着迷,而是由于心中有鬼。

叶雁笑了笑说声谢谢,然后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唐宾,一会我出院回家,你能陪我走一趟吗,我想先去原来的住处拿点东西,然后住到另一个地方去,我怕……罗浩会在那里。”

唐宾爽快答应:“行!”

叶雁住院的原因主要是脑袋磕到了桌角,流了不少血,医生怕她撞出了什么脑震荡,所以执意要求住院观察一天,今天上午检查的时候发现没什么大碍,也就直接可以出院了。

说起来,这叶雁也是个强人,那天被罗浩推倒在地,流了一地鲜血,后来还是她自己用毛巾按住伤口再开车来到医院的,中间没再出什么差错实在是万幸,听完她说的经过,唐宾也暗暗为她捏了把汗,你说自己叫个120什么的,也没什么关系吧?

可她给出的理由,更加让唐宾一脑门黑线,她居然说是害怕小区里的人说三道四,到时候传进自己父母的耳朵里就难办了。

“你说你婚都离了,还有必要瞒着自己家里人吗?”

唐宾无语,陪着她一起去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在路过医院门口的时候又遇见了昨天在凉亭里见过的小护士肖萍萍,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刘志安正在劳工局上班,也不可能陪在她身边,唐宾在想的是昨晚自己离开以后,那两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继续下去,可别说刘志安这个家伙就在昨晚破了处吧?他可知道,那牲口以前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的,还一直是个处。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肖萍萍见到唐宾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一哼,扭着小屁股离开了。

叶雁在旁边看到就问了一句:“你跟她认识吗,怎么好像对你很有意见似的?”

唐宾苦笑道:“是我一个们的女朋友,有点误会。”

“你可真能,跟你哥们的女朋友也能产生误会!”

两人说话的时候就到了停车的地方,叶雁的红色宝马静静的停在一边,她拉开驾驶门的时候忽然朝他问了一声:“你会开车吗?”

唐宾怔了怔,顿了一下才说道:“以前会,不过现在应该不会了。”

他说句话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和哥哥就是因为汽车才……说起来,再过段时间,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忌ri,到时候也该回老家一趟去看一看,想到这些,他俊朗的表情就变得忧伤了起来。第八十九章 再见罗浩

叶雁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居然会让他有这么大的变化,心里暗暗思量的同时就开口说道:“是很久没开了吗,要不你来开,让我也可以享受一下病人的待遇。”

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她又笑着说道:“没事,我在旁边帮你看着。”

唐宾一个劲的摇头:“我连驾照都没带,还是你来吧,真的!”

“好吧,那你下次记得带上。”

叶雁开着车缓缓前行,唐宾也不知道她说的住处是在哪里,只看到沿着解放路一直往东,过了一座立交桥,然后就驶入了一个小区,经过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唐宾看到在门口一块大石头上刻着香山别院四个红色大字,进去之后才知道这里是个别墅区。

“原来雁姐的家居然是别墅,看来真的不是一般的有钱。”

“住着别墅,开着宝马……,这种ri子,离自己实在是太遥远了!”

唐宾也关注过房价,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在江州可以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到时候可以个嫂子、心心一起开开心心的住在里面,只是江州的房价实在太高,随随便便一套都要在一两万每平米以上,要么就是在很遥远的郊区。他努力了这么多年,还得到不少人的帮助,可现在才堪堪把债务还清,想要买房实在任重而道远。

本来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去申请个经济适用房挺不错,只是可以,以前唐峥和周晚晴的名下有过一套房子,后来卖掉了,现在却是没有了申请经适房的资格。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这些事情,眼睛看到香山别院里面那一幢幢豪华的别墅和优雅的小区环境,说没有一点心理落差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也间接给了他加油的动力,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必须在短时间内赚到一套房子的首付,不然自己有何面目去要求嫂子嫁给自己?

至于这香山别墅,只能看看。

不一会,宝马在一幢别墅门口停下,叶雁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别墅外的大铁门哗啦啦往旁边移开,她启动车子后就缓缓开了进去。

唐宾陪着她一起下车,只是当她取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从大门口看过去,一个男人正大刺刺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那男人唐宾和叶雁都认识,正是罗浩。

叶雁马上开口,大声训斥:“罗浩,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么做是擅闯民居,请你立刻离开,不然我就报精了。”

罗浩本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叶雁,一副吃定了她的表情,不过下一刻,他看到唐宾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由于他手里拿着水果啊什么的一些杂物,刚刚就比叶雁晚了一步。

咋见到唐宾出现,罗浩顿时脸色变了一变,仔细一看马上就认出来他是上次在三亚宾馆里见到的那个男人,而且当时他的手正抓着叶雁的一只酥胸。

他每次想起这件事都会怒火填膺。

罗浩和叶雁闹到离婚这个地步,唐宾确实也要负一部分的责任,因为罗浩实在是一个占有yu非常强,而且非常容易吃醋的男人,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就妒忌的想要发狂。现在,两人才刚刚离婚,叶雁就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小白脸带回了家,这如何不让他这个醋劲特浓的前夫还能淡定下去。

于是罗浩腾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疯狗一般朝唐宾扑了过去,嘴里犹自骂道:“是你,王八蛋,居然还敢来我家,他妈的还说不是jian夫yin妇,早就麻痹的搞在一起了。”

他捏着拳头就冲上来要打唐宾。

叶雁尖叫一声挡在唐宾的前面:“罗浩,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家,不是你的!”

一句话的时间,两个人已经非常接近,唐宾自然不能让叶雁一个女人挡在自己的前面,遂一伸手就把她拉了开来,然后猛的一脚踹了出去,上次被他打了一拳,那是因为猝不及防,当时他和叶雁两人还是夫妻关系,而且他手里托着叶雁不让她倒下无法分身,这次当然不甘示弱,并且他上次看到这罗浩在外面胡天搅地,这一次又把叶雁打伤了扬长而去,动手对付他这样的人,唐宾实在没有心理负担。

罗浩大概也没有想到唐宾会拉开叶雁后直接一脚踹自己,刹那间肚子上被踹了一脚,他们来冲力就大,两股力量相撞,顿时被踹的跌倒在地,手捂着肚子直抽冷气。

唐宾居高临下看着他道:“姓罗的,是你自己在外面金屋藏娇包二nai,不要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我和雁姐什么事情都没有!”

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想到那天在衣柜里跟叶雁的激情接触,不过那个……不算吧!

“什么?”罗浩怒瞪着眼睛,看看唐宾,又看看叶雁,“好你个贱人,你连这种事都告诉这个小白脸了,还说自己是清白的,他妈的给老子戴绿帽子还反咬一口,我……”

话还没说完,唐宾就上去在他腿上踢了一脚:“嘴巴放干净点,你做的那点破事,还是我告诉雁姐的。”

“你说什么,是你?”罗浩一听,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怨毒,仿佛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让人不寒而栗,唐宾看到之后心里不自禁的突了一下。

他看了眼叶雁,问她:“雁姐,要不要报精?”

叶雁皱着秀眉沉吟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道:“算了!罗浩,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我绝对不会姑息的。”

“好,好,很好!”罗浩低着头说,眼睛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后,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yin沉的双眼最后再扫了两人一眼,这才出门离去。

叶雁跑过去呯的一声把门关上。

房子里只剩下两人,静静地呆在原地,谁都没有说话。

良久后,叶雁才强自笑了一下说道:“唐宾,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换身衣服,刚刚……不好意思啊,谢谢你!”

“这有什么,你去吧!”

看到叶雁上楼,唐宾这才有心思打量起别墅里的环境,巨大的建筑空间,错落有致的格局安排,奢华到极致的装修风格,还有看上去非常高档的家具用品,唐宾觉得自己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喔——

这种别墅场景自己也只有在网络图片上才有见到过,没想到叶雁的家就是,真是个不小的惊讶。

他看了看那张外观极其尊贵的真皮沙发,有心想上去坐一坐,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呆在这里,他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有种低人一等的错觉,不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道:“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正好这时叶雁从楼上下来,巧笑嫣然的说道:“什么人比人得死呀,你在跟谁比呢?”

唐宾笑了笑,抬起头一看,顿时张着嘴愣在了那里。

此时的叶雁换了一身休闲服饰,上身穿一件白色带花纹的小开领t恤,下身是蓝色的紧身牛仔七分裤,脚上蹬着一双同样是白色的绑带凉鞋,一头青丝随意披散搭在一侧胸前,额头上原来涂着红药水的地方也不知道被她用什么东西给洗掉了,白嫩的俏脸上明眸善睐,惊艳绝俗,怎一个青chun靓丽了得,特别是那两条分外修长的美腿,如同两条具有最完美曲线的诱人玉柱,笔直xing感。

以前的叶雁都是身穿一套ol职业装,如此刻这种青chun打扮,唐宾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果说以前的叶雁是强势,冷艳,是职场御姐,那现在的她即使青chun,明媚,如邻家姑娘。第九十章 我妈来了

“怎么样,我这个样子还算可以见人吧?”看见唐宾呆愣愣的眼神,叶雁心里美滋滋的,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她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挑了这一身衣服,就是想让唐宾眼前一亮。

唐宾心里一动,顿时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何止可以见人,简直是沉鱼落雁,秀色可餐,我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是你妹妹从楼上下来了呢,现在我可以确定了,你的年纪肯定比我还小。”

叶雁咯咯笑道:“你可真会哄女孩子开心,难怪李晶晶对你死心塌地的,连天王的吻都拒绝了。”

唐宾愣了愣,然后不无尴尬的说道:“这个你也知道啊?”

叶雁道:“她这事公司里都传遍了,我知道也正常啊!”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说道,“既然到了这里,要不顺便喝一杯吧,咖啡,我这有纯正的牙买家手工咖啡,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泡。”

唐宾本来想说不用了,不过看到她已经扭着腰肢进了厨房,也就点点头不说话了,貌似现在还真有点口渴。

一个人在外面呆着无聊,他就也走了进去,看看这手工咖啡究竟是这么做的。然后就看到叶雁把一把咖啡豆倒进了一个纯手工的手摇咖啡机里,随着叶雁摇动手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马上就有一股浓浓的香味散发出来……

“加nai,加糖?”叶雁回过头来看他。

“嗯!”唐宾点头,纯咖啡他可喝不惯,而且说心里话,他不怎么喜欢喝咖啡,还是喜欢喝茶多一点,特别是嫂子泡的红茶。

等到叶雁加完nai又加完糖,把一把现磨先泡的咖啡端过来给他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手上歪了一下,里面的咖啡溢出来顿时淋到了她的小手上,结果烫的她惊叫一声,杯子也松了开来,唐宾想去接可已经来不及了,而且那杯子显然被叶雁在松开的时候赋予了一定的力道,里面的咖啡全都洒在了唐宾的衣服上,就连裤子上也沾了不少,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杯子摔得粉碎。

“我靠!”

唐宾跳了起来,那咖啡可是刚刚用滚水泡好的,淋在身上那真叫一个烫啊,唐宾也把顾不上唐突佳人了,忙不迭把衣服脱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没事吧?”叶雁也吓了一跳,赶紧去看他烫伤了没有,结果脚下一动,“哎呀”一声——

原来她脚上穿的是凉鞋,一排脚趾露在外面,刚刚杯子摔破之后碎了一地,她情急之下没顾得上细看,一脚踩了上去,有一块碎瓷片直接割破了她的脚趾,马上就有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这下子轮到唐宾吃惊了,也顾不上自己身上有没有烫伤,低下头去看他的伤势,嘴里连连说道:“你别动,你别动,我看看!”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他俯下身一看,那碎瓷片不禁割破了他的大拇趾,而且还有个尖角刺在了里面,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唐宾握住那瓷片,轻轻把它拔了下来,那脚趾上马上就有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

唐宾不敢怠慢,看到地上都是碎瓷片,想也不想就哼要把叶雁抱了起来,匆匆走出厨房。叶雁见他光着上身把自己抱起来,本来水雾缭绕的眸子里顿时浮起一抹羞涩,轻轻咬着嘴唇,玉臂搭在他裸露的肩膀上不敢看他。

唐宾把他放在沙发上,一边问她:“你家里有没有药,云南白药,红药水,纱布,创可贴也行?”

叶雁见他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温暖的甜蜜,连脚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都不那么疼了,笑了笑道:“我没什么事,药就在那边的抽屉里,应该有云南白药,创可贴也有。”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唐宾旁边的一个柜子。

他过去打开一看,翻了两下果然找到了云南白药,而且还有一瓶酒精棉花,于是一股脑全都拿了出来,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叶雁已经自己把脚上的那只鞋脱了,露出晶莹如玉的小脚,唐宾没顾得上细看,连忙拿出酒精棉花帮她擦掉脚趾上面的血迹,顺便消毒。

“啊!”

究竟占到伤口时的刺痛让叶雁大叫一声,身体也颤抖了两下,不过片刻之后也就没事了,唐宾又马上拿出云南白药给她敷在伤口上,一分钟不到,血就止了,直到这时,唐宾才有闲心观察叶雁这双白生生的脚丫。

说实在话,很多女人脸长得很漂亮,但脚却不一定美,而脚美的女人,很多时候人却不怎么样,叶雁的脚,柔腻纤滑,珠圆玉润,脚掌曲线形成一条迷人的s弯,粉嫩嫩的,脚背白嫩纤巧,肌肤如酥,五根脚趾粒粒晶莹如玉,天然粉红色的趾甲平整光洁。

刚刚急着帮她止血的时候,唐宾还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血止了,心情也放松了,他再捧着这只玉足给她贴创可贴的时候,止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创可贴撕开,在她大脚趾上环绕一圈,贴上……过程中,他的手一边扳着她的脚趾,一边从她的脚趾缝里穿过,手指与脚趾接触的时候那叫一个柔软,唐宾想到一个词:柔若无骨。

这时,他又想起几次与叶雁的身体接触,发现她的身体也是如此,软绵绵的就像没有骨头,摸上去的时候,能把自己的心也一起陷进去。

贴完创可贴之后,唐宾手掌握着她的脚掌有些愣神,而叶雁更是面红耳赤,紧咬着红唇,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脚掌上不满了许多神经末梢,本来就极其敏感,而叶雁因为自身的原因,对脚上的感觉尤其突出,此刻被他温暖的大手握住,顿时有种打心底的酥痒升腾了起来,可是就这样被他握在手中的感觉真的很舒服,所以他一直强忍着,一动都不敢动。

直到几分钟之后,唐宾豁然惊醒,不动声色的放开她的脚掌,其实心里尴尬的要死。

叶雁羞羞答答的瞄了他一眼,说了声谢谢,然后注意到他胸前红彤彤的一片,还有一些咖啡的污渍,于是关心的问道:“你烫伤的地方怎么样,要不要紧?”

唐宾低头看了看,又用手摸了两下,说道:“没事,过一会就好了,我皮比较厚。”

叶雁放心下来,笑了笑道:“那你去洗洗吧,衣服和裤子也脏了,我去帮你找找,看有没有你可以穿的衣服。”

唐宾犹豫了一下,就点点头说:“好的。”

结果,因为楼下的洗浴间好久没人用了,比较脏,叶雁就把他带到了楼上自己房间里的浴室。

进去之后,唐宾就低声爆了一句粗口:“真他妈的大!”

原来这套卫生间的空间居然比他现在住的房间还要大,就跟个澡堂似的,不过,其奢华程度跟澡堂不可同ri而语——

两个并排的高档洗脸池,两个相隔不远的座便器,那座便器上面还有n个按钮。

“这就是传说中的全自动按摩马桶吗?”

唐宾有心想去试一试,不过再想想还是算了,谁知道哪一个是姓罗的那家伙用过的。

再转身,就是一个超大的按摩浴缸。

“尼玛啊,这是游泳池还是浴缸?”

他在里面看了一圈,实在觉得不可思议,有钱人的世界真是太神奇了。最后他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跑到淋浴蓬头下面,稀里哗啦冲了个通透,至于那按摩浴缸,只能眼馋一下了。

冲干净之后,他就光着屁股把那件满是咖啡的衣服也放到水龙头下面冲了一下。

这时,楼下好像有汽车的声音传来,还响了两声喇叭,他也没在意,继续洗那衣服上的咖啡渍,冲下来的水都可以当咖啡喝了。

只是几个呼吸之后,外面传来敲门声,叶雁有些慌张的声音传来:“唐宾,你在里面不要出来,我妈过来了,你一会千万别出声啊!”

说完,她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幸好她伤的是脚趾,不然连楼梯都走不了了。

===========

求红票,月票第九十一章 找野男人

卫生间里的唐宾一听就郁闷了,心说你妈来了,我为什么要躲在里面不出声啊,我们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只是想归这么想,他还是乖乖的呆在里面,顺手还把手机给关了。

叶雁一瘸一拐的走到楼下,刚刚把大门打开,就看到一个女人星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这女人身穿一套格子翻领衬衣,齐膝呢子短裙,腿上是一双黑色螺纹丝袜,面上和叶雁长的非常相似,只是更多了几分成熟风韵,岁月在她脸上并没有刻下多少年轮,粗粗一看,很多人肯定会以为这个是叶雁的姐姐。

只是这女人的的确确是叶雁的妈妈——叶秀琴。

此刻的叶秀琴一脸气愤,冷着一张脸,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一进门就东张西望的在房子里扫视了一圈,嘴里不停的说道:“那野男人呢,那野男人呢?”

“哎呀,妈,你干什么,什么野男人啊?”叶雁急忙过去伸手拉住她,对自己的妈妈跑进家里就说要找什么野男人,这让叶雁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满目羞涩。

“你在家里藏着的那个野男人啊,去哪了?”叶秀琴盯着自己女儿说道。

其实,叶雁在见到自己妈妈突然出现的一瞬间,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刻见她一进门就像抓贼似的嘴里大声嚷嚷着野男人,她就知道这事肯定跟罗浩脱不了关系。一直以来,叶雁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对罗浩特别青睐,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关心。想当初自己和罗浩结婚,有一大半的原因就是自己妈妈的极力撮合,是她安排两个人相亲然后到结婚,在婚后的ri子中,她也发现自己的妈妈对罗浩这个女婿简直到了溺爱的地步。

“妈,我什么时候在家藏了野男人了,真是莫名其妙!?”

叶雁睁大了眼睛说道,内心却对唐宾这个所谓的野男人叹息一声,心说他要真是自己的野男人,那倒还好了,可惜人家早就有了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还长的yu仙yu死的,对自己这种残花败柳,而且还是个……,恐怕他是看不上眼的了。

叶秀琴满脸恼火的瞪着自己的女儿,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和小浩离婚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和家里人说一声呢?如果不是小浩刚刚打电话告诉我,我和你爸都还蒙在鼓里,你打算一辈子都瞒着我们吗?”

叶雁羞愧的低下了头,轻声道:“妈,对不起,我本来打算过几天再告诉你们的。”

叶秀琴道:“我说你这孩子,真是糊涂啊,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样总得跟我们商量一下吧,怎么能这么匆忙这么武断?夫妻嘛,哪个不是吵吵闹闹的,过两天不就和好了吗,干嘛要闹到离婚这种地步?你说小浩哪里不好,你怎么可以背着他在外面找……找野男人呢?”

叶雁红着脸道:“妈,这都是姓罗的胡说八道,我哪有找什么野……男人,是他自己在外面乱七八糟包二nai,再说我跟他本来就不合适,一点感情都没有,当初要不是你极力撮合,我们也不会有今天。”

“什么?你这是在怪妈啦?”叶秀琴顿时更加生气了,“你自己不注意作风……,怎么还怪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作风怎么了?现在是他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你怎么反过来说我……,奥,他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你到底是不是我妈呀?”叶雁也满肚子的怨气,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叶秀琴被女儿说的有些尴尬,道:“我也是关心你嘛,你说你一个女人,这么轻易就离婚了,以后怎么办呀?离婚的女人再想嫁出去可不容易,而且这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爸的脸往哪搁呀?你说说,你那么爱面子的人,他能舒心吗?男人嘛,在外面逢场作戏有什么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你看你爸……,还不是那样。”

叶燕道:“嫁不出去就不嫁呗,没了男人难道还活不下去了?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妈,我不是你,我做不到你那么淡定,而且离婚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你要找找他去,反正现在不离也离了,我还巴不得呢!”

“你……那你让我们家,怎么跟小浩他爸交待?”

“交待什么呀,他这样的儿子,我还庆幸离了呢,不然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收场……他就是个人渣,败类,我都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他。”

“你……,你还反了啊!不行,今天我非得把那个野男人找出来不可!”叶秀琴说着又在楼底下找了一圈,没找到之后就噔噔噔的往楼上跑去。

叶雁心里急得不行,可是她脚趾受伤又跑不过她妈,只能一跳一跳追上去,嘴里大声喊到:“妈,楼上真的没有人,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再说我要真有个野男人现在也早就跑了,还等着你来抓啊?”

她这话喊的特别大声,目的就是为了提醒唐宾,让他赶紧找机会逃跑。

其实,在叶秀琴喊着要找那野男人的时候,唐宾就已经听到了,心里郁闷的要死,明明两个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偏偏闹得像捉jian一样,可是听她妈那种口气,连解释都没法解释,他赶紧把自己原来的裤子穿上,至于湿透了的上衣,真的是没法再穿了。

情急之下,他就一把塞进了马桶里。

他知道如果一直躲在房间的浴室里肯定不安全,一不小心就会被堵在里面,他看了看浴室的窗户,可是那窗户不但高而且是那种只能开小小一条缝的钢架窗,自己这么大个人根本挤不出去,而且看这楼也挺高的,根本没法爬。犹豫了三秒钟之后,就就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

他本来想躲到别的房间,毕竟躲在叶雁的卧室还是不安全,太显眼了,只是他刚刚跑到房门口想出去的时候,就听到叶雁的声音,然后就是她妈噔噔噔爬楼梯的声音,这么一来他想换房间的想法是完不成了,只能就地找个藏身之所,但是房间里除了必要的家具,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以藏身。

这情形跟上次被罗浩和他的情人堵在房里何其相似,他看到房间里也有个大衣柜,于是想也不想就钻了进去。

叶雁房间的这个衣柜明显比上次躲过的那个要大的多,他这么大个人钻进去,居然一点都不显得拥挤,只是等他藏好身关上柜门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柜子里好像挂着一排颜色各异的小玩意,刚才没仔细看,如今却感觉自己头顶甚至就在自己的口鼻前面,就有几件在晃晃悠悠的不断与自己碰触,只是黑漆漆的也看不大清楚,他随手一抓,想把那东西挪挪开,结果就感觉到,原来这些居然全都是叶雁胸罩。

“我靠,这么多!”

因为手指摸上去的触感非常好,唐宾就不由自主的多摩挲了两下,等到反应过来这是多么猥琐的动作之后,这厮才一把放掉,可心里有种想再去摸两下的冲动。

这时候,叶秀琴已经走进了房间,往四周环顾了两眼,迅速走到那垂在地上的巨大窗帘面前,唰的一下拉开,可是发现什么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