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丝视频色版下载第46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退一步说,他现在害的别人一个成了植物人,一个现在还生死不知,这样的人你还替他求情?”

叶秀琴皱着眉头道:“我知道小浩这次做的不对,可是就算不为他考虑,也要想想小浩他爸爸,他爸爸就小浩一个儿子,而且还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大,要是小浩因为这次事情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爸怎么办?”

叶雁道:“他有三长两短怎么办,那别人呢?那女的已经变成植物人了,她家里人要怎么办?唐宾现在还下落不明,你让我……他的家人怎么想?你跟我求情有用吗?他打死打残的是别人的女儿,别人的家人,我能干什么呀?”

叶秀琴道:“雁雁,你不是跟她们关系都挺好的嘛,可以出面商量一下,既然事情都成这样了,再争执下去也没有意思,还不如实际一点,在经济上得到一点补偿?你说是不是?”

“经济上得到补偿?谁要他补偿,他补偿的起吗,我恨不得现在一刀就去杀了他!”

“雁雁……”

“妈,你不用说了,我现在也没心情跟你讨论这种事情!唐宾现在还下落不明,他要是死了,我要姓罗的偿命!”叶雁咬着牙一脸阴沉的说道,“而且,要他命的人不止我一个,你想想那个能一竿子捅穿他大腿的女人,到时候可别给家里惹来一个强敌。”

“你……”

这个时候,叶雁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李晶晶打过来的电话。

叶雁神情一顿,马上接了起来,对面的李晶晶又哭又笑:“雁姐,刚才秦海燕打电话过来了,他说唐唐在她那里,已经脱离了危险。”

“真的?”叶雁激动的叫了一声,“我马上过来。”

……

青蛇岛。

秦海燕坐在唐宾躺着的床边,看着他静静沉睡的脸庞,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

那是一个秋天刚刚来临的午后,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秦海燕捧了一本书站在图书馆门口,看着天上飘飘洒洒的雨丝,那一刻,她真的只是在欣赏雨中的风景。

而一个高高的一脸阳光的男生撑着一把伞从雨中冲过来,在图书馆门口收起雨伞甩了两下,有几滴水珠甚至甩到了秦海燕的脸上,她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这时那男生也注意到了她,笑着问道:“咦,同学,你没带伞吗,我这把伞先借你吧!”

男生笑起来很好看,眼神也很清澈,没有任何杂质。

他就是刚刚上大一的唐宾。

那也是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第二百零三章 我是你妈,但我不是白痴

第二次碰到他是在江州大学后面的小树林子里。

当时的她正在为一件事情苦恼,戴着耳麦听着音乐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走在树林中,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她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耸着鼻子左右闻了闻,于是顺着香味的方向寻了过去,然后她就再一次看到了唐宾,发现这个阳光的大男生居然一个人在林子里面搭了一个小火堆,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烤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野鸡,还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让她惊讶的是,时隔一个多星期,这个眼神清澈的大男生居然已经不认得她了,看了她半天然后问了句:“同学,我好像哪里见过你?”

如果在平时,秦海燕肯定对这样的话嗤之以鼻,自从来江州大学之后,短短半个月时间,她的名字已经成了每个学校男生的梦幻,秦校花的知名度甚至高于学校的校长,每天都有一群人追寻着她的脚步,这种搭讪的调调自然也是不少。

秦海燕摘下耳塞走过去,笑了笑说:“你还有把伞在我那儿呢!”

唐宾一愣,然后笑了笑说:“原来是你呀,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好没认出来,那啥,见者有份,要不要一起来点?”

秦海燕指了指那火堆上的烤鸡:“这里打的?”

唐宾脸上一红:“农业系田教授养的,我看它刚好从鸡圈里跑出来……”

秦海燕抿着嘴咯咯娇笑,然后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唐宾拿出一瓶水蜜桃汁给她,这一天,两人吃着顺来的烤鸡很开心,秦海燕甚至忘记了现在心中的苦恼。

然而,第三次见面,却是在自己室友介绍男朋友的饭桌上。

当何巧英指着唐宾介绍说,这个是我的男朋友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种淡淡的失落,她想起了那把依然放在自己寝室床下黑色的雨伞,还有那一瓶粉红色的水蜜桃汁。

当何巧英介绍唐宾这个是室友秦海燕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原来是你的意味,可是他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说了句你好,然后自己就莫名的有些生气,在点饮料的时候故意说要喝水蜜桃汁,他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有些复杂,然后跑出去买水蜜桃汁,一直到半个小时后才回来,还被何巧英说了两句。

自那以后,因为何巧英的关系,两人的接触也渐渐频繁,经常会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当然,这是寝室里集体活动的时候。

……

再然后,就发生了意外。

唐宾的家人在事故中去世,让他倍受打击,自己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会留意到他,然后在一次不小心的时候看到在小树林子里嚎啕大哭,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地上孤独无助的样子,她想上去安慰他几句,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男人的眼泪就像他们的自尊,有时候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掉落在地。

接着就听说了何巧英和他分手的消息,那天在寝室里,看到何巧英躲在被窝里哭的死去活来,哼哼,自己提出的分手,居然哭的比谁都凶,真是莫名其妙,自此,她再也不愿意和她躺在一张床上说悄悄话。

有一天,这个笨蛋居然头上缠着好大一圈纱布出现在学校里。

那怪模怪样的外表看上去就像一只受伤的熊,让她看着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然后她就跑出去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把那几个小混混狠狠的打了一顿,让他们向他赔礼道歉,至今她还记得他脸上那吃惊的表情。

……

想到这里,秦海燕伸出一只白皙的巧手,轻轻的摸在唐宾的脸上,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如滔滔的江水,奔流不息——

自那以后,唐宾的身边出现了李晶晶,两个人的友谊一日剧增,她看到了李晶晶眼里的那一抹爱恋,她有些羡慕,也有些吃醋,但是她心里明白,两个人终究属于不同的世界,李晶晶,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她开始淡出了他的世界,但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总会时不时的想起他。

直到那一次,在飞机上,看到了这个家伙居然和另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坐在一起……

这到底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命运的必然?

“女儿,他现在怎么样?”

这时候,洛秋穿着一袭白色素裙走了进来,看了看唐宾问道。

秦海燕从自己的思绪中退出来,摩挲在唐宾脸上的巧手不动声色的挪开,轻声道:“爷爷的一身功力全都渡到了他身上,但是他本身没有形成丹田内息,这些功力只能四散在经络和身体肌肤里面,只有少量的内力会留在丹田帮他开拓,等开拓完了,应该也就差不多了,我估计到个明天,应该就要醒了!”

洛秋上去捏了捏唐宾的脉搏,发现乱七八糟根本无法看诊,于是只好作罢,说道:“这么说,不是十成的功力就浪费了九成?”

秦海燕道:“也不能这么说,纳入丹田的内力散入经脉和血肉也是有用处的,至少可以强化身体,以后再引导运行周天的时候也能更加快捷。”

“哦!”洛秋不置可否,“反正说起内力啊什么的,你比我懂!好了,现在去吃饭吧,莫风那家伙下午就说要回去了。”

秦海燕点点头:“好的,我正有些事情要问下莫叔。”

…………

唐宾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黏糊糊难受的要死。

他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慢慢张开眼睛,入眼处他先是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一点一点变的清晰,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很漂亮的女人,柔柔的眼神,挺翘的鼻子,带着一丝微笑的嘴角,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

唐宾眨了两下眼睛,他发现这个女人不仅美丽,而且还挺像一个人。

只是被她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让他感觉有些难为情,于是开口说道:“你是……谁?”

女人笑的更欢,也更加好看,一双美眸依然盯着他的眼睛看个不停,似乎看看进他的心灵,然后就见她轻启朱唇,一脸莫测高深的问道:“你猜猜!”

唐宾满心好奇,怎么突然跑出来这么个女人,花痴一般看着自己,还让自己猜她是谁。

他想起了上一次自己清醒的时候,有一个老人在自己身后,似乎在给自己疗伤,好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叫自己孙女婿,还说要照顾好小燕儿,小燕儿是谁?

居然还说要替秦家生一窝子小外孙,秦家,小燕儿,难道是秦海燕?

嗯,这个眼神直勾勾的女人长的果真是很像秦海燕。

“这年纪,难道是秦海燕的姐姐?看眼神痴痴傻傻的,莫非天生是个白痴?难怪秦海燕从来没有提起过……”唐宾想到这里,嘴里就不自觉的喃喃自语了起来。

“啪”一声!

结果自己脸上一痛,这女人一个大嘴巴扇了过来,躲都来不及躲,打的他头晕脑胀。

女人一脸恼怒道:“臭小子,敢说老娘是白痴?”

“啊呀!”唐宾痛叫,这巴掌打的可真疼,“原来你不是白痴,那你这么直勾勾看着我干嘛?”

“你才白痴呢,你妈是白痴,你爸是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我是你妈!”女人瞪着美眸气道。

“我妈?”

唐宾一脸呆滞,他脑子里还在想,那我妈是不是白痴?

我妈?

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妈长什么样子,但是可以肯定这个最多三十多岁长的很像秦海燕的女人肯定不是自己的妈,还说自己不是白痴,都跑出来乱认儿子了。

洛秋真是气糊涂了,看到他那眼神表情就猜到他在想什么,赶紧又说道:“我是你妈,但我不是白痴。”

“好吧,你要当妈就当妈吧!”唐宾被打败了,也不想跟一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计较,“那我问你,你妹妹呢?”

“我妹妹?”洛秋脸上一怔,“我妹妹早就死了。”

“什么?你说秦海燕死了?”

“你才死了呢,你差点就死了,居然敢咒自己老婆死了,该打!”洛秋说着话又是一巴掌拍在唐宾的脸上,觉得不够,又是一巴掌,“第一巴掌是为你老婆打的,第二巴掌是为我女儿打的。”

唐宾想躲的,可就是躲不开,眼巴巴看着她啪啪两巴掌打的响亮,不过还好,不是特别疼,等到打完他就问:“那你一开始打的那巴掌算怎么回事?”

洛秋道:“那是为你妈打的!”

唐宾一头黑线:“又是我妈。”

洛秋道:“是啊,你是我女婿,我不就是你妈吗?”

“……”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唐宾,你醒了?妈,你们在聊什么?”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呀?

唐宾愣神了,看了看从门口走进来同样一身白色素服的秦海燕,心说不是真的吧,这么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人,真的是秦海燕的妈妈?还有,自己怎么就成了她的女婿了,还有那老人叫自己是孙女婿,那他是秦海燕的爷爷?对了,他那时候说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最后一口气……,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当时自己痛的死去活来,是在为自己疗伤吧?难道秦海燕的爷爷……

唐宾在心里千思百转,洛秋却在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他骂我是白痴,我就打了他一巴掌!”

秦海燕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啊的一声!!

更新快纯文字 。第二百零四章 我想你

青蛇岛。

一座后山的山顶,这里竖起了一个新的坟墓。

唐宾刚刚在海水里吭哧吭哧洗了半个多小时,差点把方圆百米的海水染成了一片黑色油污,这才一身清爽的爬起来,穿上秦海燕从她老爹那里顺来的衣服,跟着秦海燕来到了这座新坟前面。

“这就是那个称呼自己为孙女婿,让自己以后多生几个秦家外孙的老人!”

“就是那个救活自己,还把一身内力传给自己的老人!”

“他真的……,死了!”

从始至终,唐宾都没有见过秦海燕的爷爷一面,但脑子里一直记得那个听起来宏亮,带着慈祥和无比亲切的声音,他称呼自己为孙女婿时那一声一声还尤在耳边,可是如今老人已经不在了。

从秦海燕的口中得知,她爷爷不但替自己治好了伤,还将自己一身功力全都灌输进了自己的体内,这听起来虽然太过玄幻了一点,但是唐宾的命的的确确是老人一手救回来的,而且此刻他自己还能感觉到身体里面有一股热乎乎的气流在小腹位置聚集,然后隐隐的左冲右突。

老人死了。

尽管听秦海燕说他爷爷本来就因为强行破境,遭遇了反噬,生命原本就只剩下短暂的时间。

但是,说一千道一万,老人就是因为动用全身功力救治他,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力,在他还因为强大的内力冲击而昏迷的时候,老人悄然离开了人世。

“爷爷!”

当时叫他爷爷的时候还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却是真心实意。

唐宾跪在坟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

“唐宾,不好意思,那天一着急,我就说你是我的……男朋友,爷爷那会儿说很遗憾不能喝到我们的喜酒,所以……,我妈才会临时起意,说什么拜堂成亲什么的,你不要在意,反正……,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不能当真。”秦海燕在下山的时候,轻声的说道。

“呃……”唐宾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是你救了我的命,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要不然,现在应该已经没有我了。”

秦海燕低着头往前走,一会之后说道:“唐宾,跟你商量个事。”

唐宾道:“什么事,你说好了,干嘛这么客气?”

说实话,跟秦大校花能够拜堂成亲,唐宾心里还是有些浮动的,尽管实际上这并不能当真,可他想想秦老爷子临终时跟自己说的话,他总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了些什么,但是要仔细说到底是什么,那又说不太清楚了。

真可惜,要是当初自己是清醒的,那该多好,唐宾心里默默想着。

秦海燕脸上微微浮起一抹红晕,轻声道:“现在我妈和我老爹都把你当成女婿来看,而且爷爷也算喝了你的敬长辈酒,如今爷爷故去,也把一身功力全都给了你,所以……,所以我想,我们这场戏还得继续演下去,你可以答应我吗,在这段时间不要在我爸妈面前拆穿,要不然,我怕我妈真的会把你打成猪头的工业大明最新章节!”

“呃……”

唐宾一想起刚才秦海燕她妈打自己的那几巴掌,现在还历历在目,果真有这个可能。

于是他干笑了两声说道:“当然,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甚至这会儿,他心里还在想,这幕戏要是能偶永远演下去才好呢,只是这太理想化了,别说秦海燕这样的美女……,不,现在不仅仅是美女这么简单了,这完全是个武林高手,武林女侠跟自己成亲,还是很让人心里遐思的,只是太虚幻了一点,况且现在的秦海燕在他眼里,透着很多的神秘。

好吧,不提秦海燕自身的问题,就说自己的问题,嫂子,晶晶,叶雁,这都已经有三个了,哪里还能再去招惹别的女人,就算一个一个来陪,一日三餐,自己忙也忙不过来了啊!

一说起这三个跟自己有着最最亲密关系的女人,估计现在早就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吧?

刚才一听说秦海燕的爷爷为了救自己去世了,自然急急忙忙赶过来祭拜,如今却是着急忙慌的要给家里人打电话了。

可是,自己的手机……,当时放在了物优大厦的天台,估计早就被人拿走了吧!

“海燕,你手机能借我一下吗?”唐宾开口说道。

秦海燕一愣,马上想到他是要给家人打电话,顿时说道:“是啊,我还差点忘记了,我答应过你嫂子和李晶晶,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就让你打电话给她们的。”

她说着拿出那只随身带着的卫星电话给唐宾,又道:“你慢慢打吧,我先回家去了,等会下来不会迷路吧?”

唐宾还真不知道秦海燕已经给嫂子打过电话,心里顿时更加感动,脉脉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迷路了我就大声叫,你应该会来救我的吧?”

秦海燕白了他一眼:“我才不来救你呢!”

说完一顿足,就急急的跑了开去,那速度快的跟豹子似的。

这让唐宾不得不感慨,武林高手果然不是盖的,听说秦海燕的爷爷把一身功力都给了自己,那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也像她这么牛逼哄哄了呢?可是貌似感觉没什么区别啊,除了小腹有股热流,嗯,身体好像力气更大了点,比以前轻松了点。

好吧,这些东西太不真实了,唐宾也没去深究,深吸了口气,拿起那卫星电话,嘚啵嘚啵拨通了嫂子的电话。

尽管秦海燕已经打过电话给周晚晴,可是家里的女人一天没有听到唐宾的声音,一天都不能安心,整日里阴云密布,忧心忡忡。

这已经是唐宾出事后的第五天,整整五天了,周晚晴的黑眼圈大的跟熊猫似的,整个人也失去了光彩,当然,不止是她,李晶晶和叶雁也差不多,他们想给秦海燕曾经打过电话去的号码回拨过来听听唐宾的消息,可是让人失望的是,这个号码根本就打不通,甚至提示连号码都是不存在的,这让几个女人更加心惊,也疑惑秦海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宝贝,是我!”

“小宾……”

当周晚晴一听到唐宾的声音时,愣了几秒钟,然后是歇斯底里的哭声。

唐宾吓了一跳,心疼的无以复加,正想安慰两句,然后就从电话里面传来周晚浓沙哑的带着颤音的吼叫声:“死唐宾,你死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家里快要急死了,知不知道姐姐担心你担心的几天几夜睡不着觉,人都要死掉了,几个女人天天为你以泪洗面,你怎么还不回来,你快回来呀重生未来之超级系统!”

周晚浓说到后来自己也哭了起来。

“浓浓……”唐宾眼圈瞬间就红了,声音也变的哽咽,“放心,我没事了,很快,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唐唐,我……,我想你!”

这是李晶晶的声音,然后是轻轻的抽泣声。

“晶晶!”唐宾的眼泪瞬间滑落,“我也想你!”

“叔叔,叔叔,我也好想你,心心也好想你,你快回来吧,呜呜呜……”唐心捧着电话号啕大哭。

家人!

这都是自己的家人!

唐宾深吸了口气,仰头望着碧蓝色的天空,视线有些模糊,远处有几声海鸥的鸣叫传来,显得格外美好。

活着,真好!

挂掉电话,他又拨通了叶雁的手机号码,尽管不是自己的手机,但是她的号码他还是记得的。

“雁姐,我是唐宾!”唐宾对着电话轻声的说道。

对面没有回答,只是传来一个急促的呼吸声,好一会之后才传来咯咯咯的笑声,然后就听雁妹妹笑着说道:“哥,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给我打了呢?”

“怎么舍得呢,就算死了也要打给你的。”

唐宾笑着说道,他没有看到的是,那边的叶雁死死的捏着一只鼠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娇媚的脸庞早已泪流满面,但她依然在笑,开心的笑。

“什么时候回来?”叶雁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他只是去外面出了趟差。

“尽快。”

“好,回来之后……,抽空来我家!”

“嗯!”

“啪”一声挂断电话,叶雁吸了吸鼻子,然后趴在办公桌上,香肩急剧的抽动,隐隐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

回到秦海燕的家里,刚刚穿过前庭的院子,马上从里面走出来秦海燕的父亲秦寿,拍了拍唐宾的肩膀道:“女婿,来,来,来,咋爷俩去外面说点事。”

唐宾脸上稍稍显得有些尴尬,毕竟自己这女婿还是冒充的,但是既然说好演戏演到底,自然不能穿帮,于是乖乖跟着秦寿走了出去,走到一棵巨大的松树下面,唐宾笑着说道:“伯父,感谢你们救了小子的命,大恩不言谢,那啥,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您尽管吩咐就是。”

秦寿一听瞪圆了眼睛,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差点把他一屁股拍到地上:“我说你小子,什么伯父不伯父的,你都跟我女儿拜过天地了,我就是你爹,怎么你小子还不认了?”

“啊?呃……”

“啊什么啊,老子把那么漂亮一个黄花大闺女许配给你小子了,你还不肯叫声爹,找抽是不是,快叫爹!”

唐宾满脑子黑线,秦海燕的爸妈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打也打不过,人家还对自己有恩,还拜过了天地就差入洞房了,于是唐宾只能期期艾艾的叫了声:“爹!”第二百零五章 马上生十七八个孩子

“哈哈,这才是好女婿嘛!”秦寿眉开眼笑,过了一会又说道,“女婿,爹把你叫来呢,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你看啊,你和燕儿虽然拜过了天地,但是婚礼还是要办一下的,只是老爷子刚刚过世,这一时半刻却还办不了。”

唐宾慌忙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不着急。”

秦寿说道:“没错,婚礼可以慢慢再说,但是有件事却不能再拖了。”

唐宾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等着这位便宜岳父的下文。

秦寿嘿嘿笑了两声,道:“女婿,我们秦家人丁单薄,你看这岛上如此大的家业,别看来来去去的人不少,但是真正姓秦的却只有我和燕儿两个,其他的除了燕儿她娘,全都是家丁啊,外姓弟子啊什么的,你能看出问题所在了吗?”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呃……,什么问题?”唐宾还真没看出来,听说这整个岛都是秦家的,对这样的家庭,唐宾实在没有办法理解里面深奥的关系。

“问题就是我们秦家的核心人员太少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再过个百八十年,这个岛估计就要改姓别人的了。”

唐宾想了想,或许还真有这可能,不过百八十年之后的事情,谁能料到啊!

“海燕不是还有个哥哥吗,让……,让大舅哥回来不就行了?”唐宾张口说道,对大舅哥这个词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出口,另外,他也在想象秦海燕的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莫非也是武林高手,到时候凶悍的要死要活,要是知道自己和秦海燕上演了一出假结婚,会不会突然杀出来。

秦寿摇了摇头道:“这不行,鹏儿去国外发展是带着远大目标去的,这关系到以后秦家的血脉延续,而且光靠他一个也不行,还是要多人努力,才能改变这一事实……,所以,女婿啊,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秦家的一份子了,你和燕儿得早点实施造人计划,争取多生多育,生他十七八个小子出来,到时候过继一半姓秦,这才是根本嘛!”

“十……,十七八个?”唐宾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就算秦大校花每年生一个,那也得有将近二十年啊,这怎么可能呢,就算出双出对来个双胞胎,甚至三胞胎什么的,那也得有十年啊,秦大校花会愿意挺着肚子,一挺就挺十年吗,而且生这么多,那不成猪了吗?

再说生孩子又不是下蛋,很痛的好不好!

只是,一想到自己跟秦大校花生孩子,唐宾这厮忽然感觉怎么心里很有一些期待呢?

秦寿一本正经道:“是啊,趁现在你们年纪还不大,正是好生养的时候,我和你妈就是因为开始造人的时候太晚了,一直到四十岁才有了鹏儿,然后过了三年才又有了燕儿,可到了现在,就算天天造人都造不出来了。”

“……”唐宾无语。

“行了,要不今晚就开始吧!那什么,你和燕儿已经同过房了吗?”秦寿突然问道。

同房,今晚就同房?

唐宾脸上有些涨红,窘迫地摇了摇头。

秦寿一脸恨铁不成钢,道:“女婿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听燕儿说你们在一起都已经好几年了,我女儿不差吧,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你怎么就放着不吃呢,白白耽误了这几年。诶,小子,你不会那方面不行吧?要是不行的话,你这女婿我可不认的啊!”

唐宾汗颜:“哪……,哪能呢,那啥,我,我只是打不过她,不敢用强。”

秦寿放心的笑了笑道:“这倒也是,别说你了,我这当爹的也打不过这女儿,不过这种事要靠手段,蛮力是不行的,要有技巧,想当年我跟你妈,也是……,嗯……,反正你小子要机灵点。”

秦寿提了一半当年的事之后,居然只开了头就停下不说了,唐宾心里暗暗诽腹,这便宜老丈人难道当初也是用了什么阴暗的手段,这才把秦海燕她妈那个大美人给拿下的。

说起来,也难怪秦海燕长的沉鱼落雁,巫女洛神似的了,这个便宜老丈人年纪这么大了还跟个三四十岁老帅哥似的,比刘德华还牛叉,那打了自己巴掌的便宜丈母娘更是妖精似的,自己这个假女婿看了都要欲仙欲死,这都是遗传啊!

这时候,那个管门的琴叔找了上来,叫两人回去吃饭了,说是夫人和二小姐已经等急了。

“好的,知道了!”秦寿打发琴叔,然后又跟唐宾交待了两句一定要抓紧造人什么什么的,看到唐宾忙不迭点头答应,这才招呼他一起回了屋。

饭桌上的时候,唐宾有些不敢看洛秋的眼睛,因为自己毕竟骂了便宜丈母娘为白痴,另外还有些害怕这个女人的变幻莫测,她脸上笑眯眯的甚至可以迷死人,可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心软,那巴掌真的是打的啪啪响。

不过洛秋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一个劲给唐宾夹菜。

“女婿,来,多吃点这个鹿尾巴,对身体有好处,壮阳。”

“再吃点这个乌贼,补肾的。”

“还有,这个海鸥蛋一定要多吃点,滋阴补身,保证越战越勇。”

“……”

唐宾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这个便宜丈母娘实在太彪悍了,一个劲给女婿壮阳,啥意思?他偷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秦寿,发现这老丈人居然笑眯眯的可着劲点头,还配合着夹点别的什么,敢情真要把唐宾补成了午夜七次狼!

坐在唐宾旁边的秦海燕早就满脸通红,只顾自己低着头吃饭。

唐宾就用脚在桌下轻轻碰了碰她,意思是让她劝一劝两位热情如火的长辈,这么多又是壮阳又是滋阴的东西吃下去,晚上还不欲火焚身了啊?可是秦海燕明显会错了意,偷偷瞄了他一样,反而把一双美腿往旁边挪了挪,她还以为唐宾又要用脚去占她便宜了呢!

此刻,秦寿说道:“女婿啊,不知道你酒量怎么样,来,咱爷俩喝一杯,说起来,上次你和燕儿拜堂的时候敬了老爷子长辈酒,可是我和你妈的酒,却还没敬过呢,这次也是咱们一家人第一次吃饭,那啥,要不你现在补一下?”

“呃……”秦寿这么说,唐宾自然不好拒绝,反正喝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这个敬长辈酒就有些不同了,这酒是要端给两位喝的,而且要不要跪下?

边上早有一个女佣,嗯,差不多丫鬟一样的小姑娘在洛秋的示意下,端着酒壶和新酒杯过来,这让唐宾还真想到了地主老财那样的生活,不过也不计较,倒上酒之后将酒杯一一递给秦寿和洛秋,然后他看到两人眼巴巴的看着他,唐宾一愣,边上的秦海燕抬脚踢了他一下,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干笑了两声开口说道:“爸,妈,这杯酒女婿敬你们,感谢你们把海燕培养的这么出色,以后请放心,女婿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和海燕的感情,一定不会辜负她一片真心,和她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每天保护她,疼爱她,让她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同时,也希望爸妈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秦海燕在边上听的面红耳赤,头都低到了脖子下面,刚才踢他一下只是让他装模作样喊一下人就可以了,叫一声爸妈就过去了,谁知道这家伙叽里呱啦还说了一大通,什么珍惜啊,保护啊,疼爱啊,真是不知羞,只是这话听在耳朵里,心里却止不住甜蜜蜜的!

“好,好,好,好女婿,你说的实在太好了!”秦寿把唐宾敬的酒一口喝干,接着道,“还有,最重要的是,开枝散叶,开枝散叶哪!嗯,现在这酒也喝了,那啥,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女儿,女婿,我看你们就早点去入洞房吧!”

“啪嗒”一声,唐宾手里的空酒杯一下落在了桌上,还跳了两下,幸好没有掉落到地上。

“咯咯,看把你激动的,去吧,去吧!”洛秋捂着嘴笑呵呵的说道。

……

秦家秦大校花的闺房里。

唐宾满脸尴尬的坐在一张书桌前面,秦海燕则是满脸绯红的坐在床边,过了一会儿,秦校花才笑了笑说道:“唐宾,我爸妈就是那个样子,你别见怪!”

唐宾说道:“不会,怎么会呢,他们……,就是比较热情。”

秦海燕抿着嘴笑,将身体靠在床头上,看了看他道:“刚刚我老爹把你叫去说什么了?”

唐宾脸上神色一动,想起秦寿说要自己和他女儿生个十七八个孩子就笑了出来,看着她道:“他说让我们早点造人,马上生出个十七八个孩子,让一半姓秦……,我觉得你爹可能把我当成种猪了!”

秦海燕先是一愣,然后满脸通红,把头别到一边不去看他。

心想以老爹的性格,还真会这么说,生十七八个,那自己不成母猪了吗?

唐宾看她羞羞答答的样子,觉得分外好看,两人隔着差不多五六米的样子,他看着看着不觉就有些痴了,此刻晚饭吃进去的那些大补之物似乎也起了作用,身体全身都热乎乎的,连下面那根宝贝也跟着坚硬起来,一时欲由心生,忍不住挑逗了她一句:“这个任务实在太艰巨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第二百零六章 洞房闺话求订阅

等待唐宾的却是一个绣花枕头的爆头攻击,“噗”的一声砸在他的脑袋上,那劲力可谓十足,差点把他从椅子上砸下来。

唐宾怪叫一声:“谋杀亲夫啊!”

可不就是亲夫了吗,都拜过堂成过亲了!

秦海燕嗔恼地白了他一眼,然后伸出一根白生生的细嫩食指朝地轻轻勾了勾,脆生道:“过来!”

唐宾一愣,心说不是吧,难道真的要同房造人?

这可是假结婚,自己刚才也只是开了句玩笑话而已,可不能当真的,假戏真做这种事……,也不是说一定不可以,只是真做了之后的会有很多麻烦。

他脑子里有些犹豫不决,但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又有一些心生摇曳,正在无比纠结的情绪里竭力克制那种属于男人本性的冲动。

“过来呀,还愣着干什么?”秦海燕又催促了一声。

唐宾看着她,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枕头挡住自己的下身,因为大补壮阳食物的作用和秦大校花的惊人魅力,已经把他两腿之间的男性象征给激活了过来,这时刻,裤裆上早就已经形成了一个高高顶起的帐篷。

他缓缓地,一步一步地朝秦海燕靠近,一边期期艾艾的说道:“海……,海燕,那个,我的伤势刚刚才好点,现在就同……同房,可能不太好吧,要不……,要不,咱们以后再说?”

这话刚刚说完,又一个格子图案的抱枕砸在唐宾的身上,秦海燕脸色殷红的啐了一口,道:“谁要跟你同房,你想都别想,哼!”

接着又拍了拍自己边上的床沿说道:“我让你过来坐下,有话问你呢!”

“哦,原来不是要同房啊,吓死我了!!”唐宾拍拍自己的胸口依着床沿坐下,心里却止不住在想,就算要问话也不用坐的那么近吧?

看到唐宾坐下,秦海燕却一把掐在他的手臂上,生气道:“以后不许再说同房这两个字。”

唐宾皮肉一痛,顿时嘶了一身,赶紧点点头道:“好的,那咱不同……床。”

秦海燕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想想两人现在可不就是坐在同一张床上吗!

她瞪完之后问道:“唐宾,我问你,你跟巧英到底怎么回事,那天晚上又究竟是什么情况?”

一听秦海燕问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唐宾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想到何巧英替自己挨了那两棍子,她自己却……,一想起这个他心里就一阵纠结,于是赶紧问道:“海燕,巧英她……,怎么样了?”

在他的印象里,何巧英应该真的已经替自己死掉了,但是那个死字,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甚至都不敢去相信这样的事实。

秦海燕看了看他道:“她没死,但是……,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

唐宾喃喃自语,两手紧紧捏着枕头里面的棉絮,虽然听说她还活着的消息,让他稍微感到点安慰,但是植物人跟死了又能有多大的区别?

那个毕竟是自己曾经深深爱过和拥有过的第一个女人,尽管她联合罗浩欺骗了自己,但她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唐宾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她是替我挡的那两棍子。”

秦海燕身体震了一下,心里吃了一惊,她倒真没想到何巧英脑袋上的伤是这么来的。

这时唐宾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其中隐去了他和叶雁之间的私情,只说和罗浩的矛盾是因为自己揭穿了他的丑事,让他损失惨重,他才会一直怀恨在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对付自己。

秦海燕听完后久久不语,过了会后才愤愤的说道:“那根竹子,我应该插进他胸口的。”

“什么竹子?”

“哦,没什么。”

唐宾狐疑的看看她,却也不计较这许多,问道:“何巧英她……,还有可能恢复过来吗?”

秦海燕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当时匆匆忙忙带着你就回到了青蛇岛,让莫叔在医院里帮我看着,现在到底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

唐宾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的妈妈,她妈妈要是知道她这样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怎么说她也是为了我才会变成这样!”

看到唐宾自责的样子,秦海燕伸出一双白嫩滑腻的柔荑,轻轻握住他的右手,安慰道:“等到一回江州,我们就去看她,放心吧,我会尽量想办法让她苏醒过来的。”

“谢谢你,海燕!”唐宾反手握住她纤巧的手掌,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温暖,侧过脸庞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

房间里,两个人彼此对视,就仿佛两座栩栩如生的石雕,甚至能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良久,秦海燕骤然惊醒,放开他的手掌,移开视线眨了眨眼睛,脸上悄然浮起一层红晕,想了想说道:“对了,我爷爷把全身功力全都灌进了你的体内,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一说起这个事情,唐宾就满头雾水,不太确定的说道:“海燕,这真的是什么……内功?”

秦海燕抿嘴道:“骗你干什么,你自己应该有体会了呀?”

唐宾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