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app官方下载第47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说起这个事情,唐宾就满头雾水,不太确定的说道:“海燕,这真的是什么……内功?”

秦海燕抿嘴道:“骗你干什么,你自己应该有体会了呀?”

唐宾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你爷爷不就成了那武功盖世的无崖子,而我是那小和尚虚竹,这……这,难道你们是逍遥派,你爷爷用的是北冥神功?”

秦海燕一听顿时止不住笑了起来:“你是武侠片看多了吧!什么逍遥派,北冥神功,乱七八糟的,我还降龙十八掌呢!”

唐宾抓抓头皮:“不是吗?那我怎么感觉那么玄乎,海燕,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呀?你们全家难道都是武林高手,那什么从古代穿越来的?”

秦校花啪一声拍了他一下肩膀,咯咯咯笑的花枝乱颤,前俯后仰,唐宾的视线甚至穿过她胸前的领口,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圣地,他赶紧收摄心情,把目光移开,本来就因为吃了不少壮阳物品而蠢蠢欲动的软棒棒又悄悄的抬起头来。

“神经病了,你!”秦海燕笑了一阵说道,“好吧,反正也说不上是什么秘密,就告诉你好了。”

她嗯嗯了两下,然后说道:“扁鹊你知道吗?”

“扁鹊?”唐宾一愣,马上说,“当然知道,小学课本上我记得还有一篇叫扁鹊见齐恒公的文章,不就是提倡望闻问切的那古代神医吗,怎么,你们家还跟扁鹊有关系?”

秦海燕笑了笑道:“其实也不能说扁鹊,扁鹊只是存在皇帝时期神话中的人物,先祖姬姓,秦氏,名越人,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医生,因为医术高明才被人称为扁鹊,我们家就是从秦越人那时延续下来的直系子孙后辈。”

“啊?”这下子唐宾真的有点好奇了,他对扁鹊并不了解多少,甚至连秦越人这个名字也是从来没有印象,“那什么,春秋战国到现在多少年了,两千四五百年,这么长的历史,你们都还知道是不是直系亲属?”

“这是有家谱留下来的,当初先祖被刺杀,后人痛定思痛,就有子嗣远离了大陆,漂洋过海来到了这座青蛇岛隐居,然后一直发展延续到今日。”秦海燕一本正经的说道,“所以,我们秦家一直以来是以医为本!不过,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啊,还有更重点的,那什么,难道你要告诉我这岛跟那什么白蛇传里的青蛇有关?你们的武功都是小青传授的?”

秦海燕又伸手拧了他一下:“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好好听我说嘛!”

“哦,好的,我不说话,专心听讲,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唐宾做乖宝宝状。

秦校花莞尔一笑,百媚横生,接着道:“青蛇岛之所以叫做青蛇岛,是因为这座岛上出产一种青色的小型毒蛇,这种蛇毒性奇烈,人被它一咬不出十分钟就会死亡,不过这种毒蛇的毒液很罕见,入药可以治不少病,所以先人才以青蛇岛命名,不过,这也不是重点。你知道,从春秋战国各国诸侯,到秦始皇,再到汉武高宗等等,甚至一直延续到今天,每一代的皇帝都在谋求长生,而我们秦家作为一个医学世家,有了医学上面的基础,更是有很多人致力于此。”

谋求长生?

唐宾听了想笑,不过总算碍于秦校花的脸面憋住了。

“当然,长生这个东西太虚幻了,一直以来就没见有人真的实现过,只是世人的痴心妄想罢了,不过我们秦家在这方面确实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也确实研究出了一些有成效的东西,长生不用提,不过确实能够起到一些延年益寿,延缓衰老的功效。在这里,我又要提一个人了,杀人名医,你听过吧?”

唐宾脸上一愣:“杀人名医,平一指吗?”

秦海燕笑了笑道:“对,就是平一指!不过这都是武侠小说虚构的东西,我要说的人是我们秦家其中一个先辈。要知道,秦家虽然在这青蛇岛隐居,但也不是寸步不离此岛,有时候也会回到大陆那边去闯荡,做医生必须结合实际看病经验,那医术才会见长,在这岛上却能有几个人。那位先辈就是在大陆游荡的时候干起了跟杀人名医差不过的勾当,医治一个人,需要用武功秘籍或者医术经典,养身典籍等这类东西交换,唐宋时期武风鼎盛,高手如云,武功秘籍自然也不少,这么一来就给他收集了不少回来,借武功秘籍来研究长生之道。”

ps:订阅一章9分钱,入v6分,求支持,求订阅,老秦拜求!!!第二百零七章 偷偷爬上你的床

秦海燕道:“据家族记载,那位先辈还真是给他研究出了一些东西,比如说养气调息之类的功夫,不但可以修身养性,还能强身健体。发现这一功用之后,先辈们更是将研究方向关注到了这里,前后有好几个先辈都模仿那位先人,去大陆甚至更远的地方收集武功秘籍等物品,最终,终于创造出了几套可以延缓衰老的秘术。内气,就算是其中的一个根源所在吧!”

唐宾听了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不过是听懂了一件事,真的有内功这种东西。

“海燕,那你爷爷把一身功力都给了我,至少也有个几十年了吧,那我是不是应该比你还厉害了?打你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唐宾笑了笑道。

“你打啊,你打打看?”秦海燕听了一瞪眼,仰着俏脸说道。

唐宾悻悻一笑,脱口说道:“开个玩笑,呵呵,我怎么可能打你呢,疼你还来不及。”

秦海燕丢他一个白眼,红着脸道:“臭不要脸的,谁要你疼了,疼你的李晶晶去好了!”

唐宾一脸尴尬,道:“那啥,我是说我哪打得过你,你打我还差不多,你打我我一定很疼。”

“哼,狡辩!”秦海燕撅了撅红润润的嘴唇说道,“就算爷爷把一身内力全都给了你,那也没什么用,如果不能及时引导化为己用,过段时间就会自然消散了,你以为真的是金庸武侠的北冥神功,传了就是自己的了?”

“啊?”唐宾不无遗憾地说道,“我还以为我一下就成了武林高手了呢,搞了半天,原来是空欢喜一场啊!”

“咯咯,武林高手那么好当啊?”秦海燕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道,“不过呢,也不是空欢喜一场,不是有我在吗,我不会让爷爷最后留下的一身功力付诸东流的,当然,武林高手那是别想了,功夫这东西没有速成的,哪个不是经过多年苦功练下来才有的成就,不过有了内力存在,强身健体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了。”

提起爷爷秦长青,秦海燕止不住有些伤感,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美眸低垂看着自己的脚尖。

唐宾柔声安慰道:“海燕,爷爷他老人家可是让我给他多生几个外孙呢,别难过了,十七八个的任务完成,他老人家肯定特别开心。”

秦海燕推了他一把:“去你的,哪个要跟你生?”

唐宾哎呀哎呀故意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怪模怪样叫道:“女侠好厉害的降龙十八掌,小子不是对手,甘拜下风,以后为奴为婢,贴身服侍女侠!”

被他这么一搅,秦海燕伤感的情绪顿时去掉一半,她当然明白他是在故意逗自己开心,微微一笑道:“好了,过来吧,把衣服脱了。”

“脱,脱衣服?”唐宾睁大眼睛看着她,“真的要贴身服侍?”

“去你的,叫你脱你就脱,别说话,脱完了站好。”秦海燕说着走到书桌边,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把针灸用的银针,用酒精消了毒,拿在手里向唐宾晃了晃。

唐宾依言脱了衣服站在床边,看到那把针顿时心里一颤一颤的,不过他相信她肯定有什么用意,也不会害自己,于是乖乖站着也不问。

秦海燕右手两根手指捏起一根银针,仔细在唐宾胸口位置摸了摸,然后找准一个位置慢慢地刺了进去,直到半根针都没入肉中。

唐宾感到有些些痛感,但不是很强烈,低头看到那插进针的地方有丝丝血迹渗透出来。

“别动,忍着点,乖啊!”

唐宾听了笑笑,也不说话。

秦海燕又依着第一根针的样子在他的腹部,背部,颈部和头部分别插进了一根银针,然后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背后,道:“我现在就引导你体内的气劲走一遍小周天,你记住那条路线就好了。”

说完后,唐宾感到她手掌上徒然冒出一股热力,直透自己体内,瞬间就调动了自己体内那股暖流,循着一种特定的路线缓缓而行,但是当热流走到银针插到的那地方时,唐宾感觉到一阵剧痛,禁不住想叫出声来。

“忍住了,别动!”

秦海燕提醒了一句,然后手上的劲力瞬间加大,本来停在插银针位置的热流顿时一冲而过,而本来插在肉中的银针却像是受到了什么作用力一般,自动从里面喷了出来,叮的一声掉在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细微的血线。

她并没有去管那血线,而是专心一致引导唐宾体内庞大的内力导向另一个银针点,如此反复一直将他身上插着的所有银针全都喷了出来,这才缓缓收回手掌,站在原地调息了一会,从旁边取过赶紧的棉花团替他擦干净身上少许的血迹。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秦海燕将棉花丢进垃圾桶,拍了拍手道,“你自己先试着调动一下体内的热流,就按照刚才的线路。”

刚刚秦海燕这么一弄,唐宾感觉身体一阵轻松,就像原本身上是压着一床十斤重的被子,现在被子没有了,舒爽,轻快,感觉特别好。只是要调动自己体内的热流……,这个却是不懂了。

“怎么调动?”

“就是意念控制,实际上就是利用呼吸调节,现在你体内的气劲已经走了一次小周天,现在只要把那热力调动起来就会沿着那路线走了,事实上,你想把他引导向别的地方,暂时你还真办不到,所以放心引动就是。”秦海燕解释道。

唐宾试着控制了几次,最后终于感觉到果然随着自己呼吸的调节,体内那热流开始自己在流动了,那感觉……特别奇怪。

“海燕,刚才你插我身上的针,是干什么用的?”运行了几遍之后,唐宾停下来忍不住问道。

“打通你经脉用的。内功要从小练起,这句话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是没有几个人真正理解,我现在简单跟你介绍一下好了。一个人,从娘胎里出生之前,他的身体吸收母亲体内的养分存活,身体里面的所有经脉全都是通的,里面拥有的那种气叫做先天之气,但是出生之后,那股从娘胎里带来的先天之气就会慢慢减少,全身的经脉也会渐渐变的闭塞,到年龄长大到十岁左右,小孩子体内的先天之气也就消耗完了,而很多关键性的经脉节点也被彻底闭塞,所以十岁以后的人要想练出内功,那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秦家的先辈就是结合了很多种养身、武功、中医针灸等内容,找到了其中的几个关窍,利用针灸术帮助疏通闭塞的经脉节点,这样子就算是年纪再大些也没有关系,当然,要是已经是老人了,那就另当别论,老人的经脉都老化硬化了,很多结点关隘重重,如果从来没有打通过,那要再打通那是没有可能的了……,说了这么多,其实你不明白也没关系,只要以后记得有空就调动一下体内热流,让它在身体里运行小周天成为你平时呼吸的一种习惯,那也就差不多了。”

“哦!”唐宾应了一声,然后道,“刚才你说今天到此为止,难道下次还要继续?”

秦海燕笑了笑道:“没错啊,不过下一次还早,等你把爷爷留下来的内力消化掉后再说,哎呀,说了这么多口都干了,这样吧,明天我拿本书给你看,你看了就明白了,我现在解释半天还不及你自己看一遍……,好累,我要睡觉了!”

“好的,那我……去上次那个房间。”唐宾穿好衣服说道。

“诶,等等,别去,你一回去被我爸妈发现,那我们岂不是穿帮了?”秦海燕叫住他,脸色微红的说道,“晚上你就……,睡这里好了。”

唐宾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房间里其他的摆设,这间房是秦海燕自己的闺房,当然不可能有其他的床,而且里面的家具也极其简单,床,书桌,书架,一张椅子,衣柜,其他也没什么东西,总不能坐一晚上吧?

秦海燕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于是道:“你睡床,我在凳子上打坐就可以了。”

“打坐?”唐宾有点吃惊,电视上看过有人打坐一晚上的,可那毕竟是电视啊,“打坐真的可以不用睡觉,那你以前都是不睡觉的?”

“当然要睡觉啊,不睡觉那真成妖怪了!这不是没办法吗?怎么,你还真想和我那什么……”秦海燕眨了眨眼睛俏皮道。

“呃……,我是想说,你再去弄个被子啊什么的,我打个地铺也成啊?”

“很遗憾,我这房间没多余的被子,连毯子都没有。”

唐宾听后纠结了半天,最后无奈叹气道:“那算了,还是我打坐吧!”

秦海燕笑着问道:“你会打坐吗?”

唐宾摇头:“不会,但是坐着睡觉总是可以的。”

“……,也成,那我在床上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秦海燕咯咯一下,然后钻进了被窝,啪的一声把灯关了。

咦喂,动作这么快?

唐宾愣了两秒钟,他都还没坐到椅子上呢,黑暗中只好摸索着前进,摸到椅子靠背的时候慢慢坐了上去。可是这又出现个问题了,青蛇岛在大海上面,晚上的温度还是蛮低的,刚才还没觉得,现在灯一关又要酝酿着睡觉,顿时感觉有些冷了。

“喂,你真打算这么过一晚啊?”

一会之后,秦海燕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什么意思?

唐宾抱着手臂,沉默了一阵,然后一狠心说道:“没有,我正打算等你睡着了,我再偷偷爬到床上来!”第二百零八章 捧着美人玉足同床共眠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唐宾说完之后就一脸紧张的看着床那边的方向,尽管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心里充满了紧张忐忑的情绪,话刚刚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孟浪了,这种话对雁妹妹她们说说没有关系,可是秦海燕不同,他甚至都做好了承担秦大校花暴力攻击的准备。

房间里静悄悄的,外面有一声声不知名虫子的鸣叫,还有远处海浪拍击礁石的波涛声,但这些外界的响动却让整个房间显得更加静谧,唐宾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

秦海燕静静的躺在被窝里不吭声。

黑暗中的她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犹如圆溜溜的宝石,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秀眉轻轻皱起似乎在考虑什么特别纠结的事情,过了好一会,她才轻轻咬了咬自己的红唇,声如蚊吟般说道:“你现在就上来吧!”

“什么?”

唐宾的身子剧烈一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于是屏住呼吸凝神倾听床那边秦海燕的声音,可是秦海燕再次陷入了沉默。

“真的是幻听!”

“天哪,我居然会幻听到秦海燕让自己上她的床?”

“我靠,肯定是晚上那些大补之物吃多了才会这样,自己不可能会是这么骚包的人吧,这样的幻听都能出现,莫非是因为自己内心其实早就对秦大校花有了那种不可告人的非分之想?”

“冷静,冷静,可不能因为这样而对她做出什么禽兽般的事情来,成亲是假成亲,洞房是假洞房,一切都是假的,是假的!”

唐宾坐在椅子上,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深呼吸,深呼吸!

“喂,你干嘛呢?”秦海燕刚才可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可是这死家伙听了之后居然一声不响,无动于衷。

唐宾这回确定自己不是幻听了,就说道:“没干什么啊!”

秦海燕娇嗔道:“那你还不过来?”

“呀?”唐宾一愣,心说难道刚才自己听到的不是幻听,她真的叫自己上床?

唐宾这厮顿时不淡定了,刚刚强行压制下去的那颗春心又骚动了起来,要不要上床呢,上去之后怎么做呢?他纠结啊,郁闷啊,脑子里想起了嫂子,又想到了晶晶,还有那个千娇百媚的雁妹妹,女人够多了,再多别说人家有意见,自己也忙不过来啊,怎么办呢?

忍住,一定要忍住,不能让下半身主导身体的行动。

可他脑子里另一个声音却在不停的念叨:

“反正都已经有三个了,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再多一个也无妨嘛!”

“你看,秦大校花都没意见,人家还主动了呢,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连个女人都不如。”

“快上啊,出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秦海燕多漂亮,人家可是校花,还是空姐,甚至现在还是……岛主小姐,懂不懂,那可比白富美还高端的存在,你不上那就是傻子,是傻子!”

无边的**念头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再加上晚上那大补食物的作用下,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个劲往那一个地方冲,就在这种矛盾而渴望的心情下,唐宾站起来一步一步朝着床边靠近,慢慢的伸出手去,颤颤巍巍的揭开被子一角,然后摸了上去……

“哎呀,唐宾,你干嘛?”秦海燕身子后缩,一下就躲开了他摸到自己娇躯的手掌。

“上……上床啊?”唐宾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心说不是你叫我上来的吗,干嘛这么大反应,不过这么一来他自己倒是先舒了口气,总算不用再纠结上不上的问题了,于是磕磕巴巴的说道,“那我……,还是回,椅子上吧!”

“晚上温度低,会感冒的!”秦海燕轻声道,“就睡床吧,但是不准动手动脚,还有,你睡那头。”

“哦!”

原来是这个意思,唐宾放心下来了,于是摸索着躺到了床的另一头,黑暗中有个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碰了碰,秦海燕在对头说道:“枕头只有一个,这个抱枕给你当枕头吧!”

“嗯,谢谢!”

唐宾接过枕头垫在自己脑袋下面,衣服什么的就不脱了,拉过被子一边盖在自己身上,情不自禁说道:“果然还是睡床最舒服,要是真的坐一晚上冷板凳,我估计明天不是感冒也要腰酸背疼了。”

秦海燕莞尔一笑,然后道:“有床睡那你就乖乖听话,不准乱动,也不准占人家便宜。”

唐宾嘿嘿笑道:“放心吧,我是那种人吗?”

“不是吗?刚刚还不知道谁差点就摸上来了。”

“那个……,那,不是黑乎乎看不见吗,失手,纯熟失手。”

“哼,以前也不见你老实。”秦海燕轻声嘟囔。

“我哪有,冤枉啊!”唐宾说道。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秦海燕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呃……”

唐宾心说有吗?难道那天她喝醉酒自己偷偷亲了两下被她知道了?哦,那肯定是那天用脚摸错了人的那次,一想到这些,他也就没办法反驳了,于是赶紧寻找话题转移,刚好她的脚动了动,在自己肩膀处蹭了一下,顿时脱口说道:“海燕,你的脚,有脚臭吗?”

秦海燕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哪有人这么问女孩子的,脚臭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女生来说都是极其**而且羞于启齿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名目张胆的直接问,就算没脚臭的人也受不了啊!

秦海燕羞恼的用脚踢了他一下:“你才有脚臭呢!”

唐宾笑了笑说:“没有啊,那就最好了,那咱们……,睡吧!”

他本来就只是为了转移话题,当然也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

房间里顿时再次陷入了静谧的气氛,只剩下两个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既然是这样的同床而睡,唐宾倒是坦然了,把所有骚动的心思全都抛掉,然后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侧躺着一手抱住抱枕,慢慢的就进入了状态。

约莫十几分钟后,秦海燕在那头轻声问道:“唐宾,你睡着了吗?”

这时候,唐宾已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根本就没有听到。

看到他没有动静,秦海燕睁开眼睛左右转了转,然后勾起一只玉足在他身上碰了碰:“喂,你睡着了吗?”

还是没动静。

秦海燕翘了翘嘴唇:“真是一头猪,这样都能睡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样和唐宾躺在同一个被窝,实在睡不着,心里像是有什么小猫在抓似的,而且身体也绷的很紧,刚才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唐宾上了床后会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举动,甚至还在拒绝和不拒绝之间犹豫了很久。

可是现在看到他上床没多久就呼呼睡了过去,这下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自己担心了半天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于是,她咬着嘴唇想了一会,然后偷笑着翘起足尖,往他身上探了过去。

“这是什么……,是鼻子吗?”

“这个应该是……嘴巴。”

“这里是下巴……”

她用自己细腻嫩滑的玉足脚尖细细辨认着他的身体部位,嘴里一遍一遍重复着:“猪,睡着了吗?”

直到她的脚掌贴在唐宾脸上的时候,忽然感觉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腕,然后感到脚心上传来一阵奇痒,唐宾居然握住她的脚掌,在脚心上咕叽咕叽的抓痒。

秦海燕的脚底板也是怕痒的很,马上想要缩回脚,可是唐宾抓的死紧,她又不敢真的用上大力,于是只好哀求:“唐宾,唐宾,快停手,咯咯,咯咯,痒,痒死我了!”

唐宾不理她,继续用指甲在那光洁柔嫩的脚掌上面轻轻勾滑,直到秦校花痒的花枝乱扭,大声求饶,这才放开手,爬起来道:“海燕,你实在太调皮了,趁我睡着了,居然让我啃猪脚!”

秦海燕缩回脚躲在那头,娇笑道:“我哪有啊?我就是问问你睡着了没有啊!”

唐宾哭笑不得:“有你这样问的吗,就算是头猪也被你弄醒了。干嘛了,睡不着啊?”

“嗯!”秦海燕在黑暗中点点头,“谁像你啊,倒头就睡的跟猪似的。”

“那大晚上的,不睡觉还能干什么?”

“我们坐着聊聊天吧?”秦海燕提议道。

唐宾一听却又把自己躺回去了,一阵睡意袭来,顿时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道:“好吧,那你坐着,我躺着就行!”

秦海燕一听顿时也不想起来了,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低声道:“唐宾,你真的会跟李晶晶结婚吗?”

唐宾砸了砸嘴,迷迷糊糊的说道:“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啊,结就结,不结就不结?”秦海燕说着又提脚踢了他一下。

“那……可能吧!”

“这么敷衍,可能是什么意思?”

秦海燕又要抬脚踢,这回却被唐宾伸手捞住,紧紧捧在手里不让她再动:“别乱动啊,再动我再呵你痒,睡觉了,困死了!”

秦校花身体一僵,果然不敢再折腾,不过自己一只玉足被他这么用双手握着捧在怀里,怎么都感觉怪怪的,心里面如有小鹿乱撞,呯呯直跳,并且……,居然还有写暖洋洋的。

如此一来,她聊天也不聊了,就静静感受着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温暖,心里甜丝丝的,黑暗中,一张俏脸竟然勾起了一抹微笑。

ps:这个标题会不会天雷滚滚,吸掉各位的眼球?觉得好就收藏吧,点击红票订阅,多多益善!第二百零九章 秦校花:我的裤子呢?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秦海燕向来有早起的习惯,可是第二天一早醒来,她顿时傻眼了。

自己一条光洁的**被唐宾紧紧抱在怀中,呃,不,应该这么说,她将一条光洁修长的美腿压在了唐宾的胸口上,而唐宾的双手则紧紧搂着她的小腿,甚至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大腿内侧。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自己的睡裤呢,睡裤去哪里了?

她昨天睡觉的时候明明记得是穿了睡裤的呀!

另外,居然连自己的小内裤都剥下去了一点,挂在胯骨下面的位置,半个圆润的丰臀都露了出来,秦海燕满目羞红,心道这幸好是在被窝里。她睁着眼睛仔细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经过,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两腿之间,细细感受了一下,还好,应该没有做过什么羞人的事情。

只是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还不够让人害羞吗?

秦海燕满脸的酡红羞涩,赶紧把剥到大腿根的小内裤提了上去。

然后双手在被窝里面胡乱摸了一通,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睡裤。

“哪去了呢?”

秦海燕轻手轻脚的想把腿收回来,可是唐宾的两条手臂搭在上面,搂的还特别紧,这让她更加面红耳赤,心跳紧张,努力挣了挣,可是又怕吵醒了他,到时候发现两个人是这样的姿势,那不是更要尴尬死?

正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唐宾摸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滑了一下,再次往上面延伸了几厘米,离那两腿之间的要害处也就相差了十公分左右的距离,这让秦大校花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腿上那手带起的触感甚至让她的身心都在微微颤抖。

不过还好,他的手只是滑动了几公分就停了下来,也许是她刚才挣扎了两下把唐宾给惊着了,耳中听到他深深吸了口气,这是马上要醒过来的症状,秦海燕马上决定继续装睡,被他摸着的大腿也不管了,只是一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两腿之间。

唐宾的确是被秦海燕那几下挣扎给弄醒的,一条**搁在胸口上时间长了肯定会不舒服,他甚至晚上好像做梦都梦见被一块门板压着了,只是等他感觉到手里一片滑腻的时候,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再次用手抚摸了一把搁在胸口的柔软**,唐宾瞬间睁开了眼睛。

“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赶紧松开了手,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似乎还围着一块什么东西,伸手拿起来一看

“我靠,这不是秦海燕的睡裤吗,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脖子上当围巾使了?”

“这,难怪她腿上光溜溜的,不会是我半夜把它给脱下来的吧?”

他静静的感受了一下秦海燕的动静,发现她好像依然在睡觉,顿时心说还好,赶紧趁着她没醒的时候溜掉,到时候说起来自己死不认账也就是了,睡梦中自己脱掉裤子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他这么一想就把手里的睡裤塞进被窝里,然后想着马上把她的腿给搬开,好方便自己下床。

只是当他的手再次摸到秦海燕的小腿肌肤时,心里瞬间就悸动了一下,暗想这可是秦校花的美腿哎,就这么光溜溜的压在自己胸口上,这种**的时刻可不是经常有,要不……,再多感受感受?他犹豫了一下,就不急着把腿搬开了,闭着眼睛感受胸口上的柔软和压迫,刚刚还觉得挺不舒服的,这一刻却格外的享受,甚至一双手还在她的光滑肌肤上面轻轻的摩挲。

乖乖隆得咚啊,这手感真他娘的舒爽啊!

上面居然还有一种自然散发的青春少女的味道,这厮实在忍不住就偏过脑袋在她的脚脖子上重重亲了一下。

唐宾还以为秦海燕是睡着的,可她现在根本就是在假睡,而且身体的敏感度因为两人肌肤的接触提升到了极致,本以为他醒过来之后就会把自己的腿挪开,然后自己也就可以顺手推舟,在假装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脚收回来,可是这个坏家伙居然又摸又亲的在暗暗使坏,真是太过分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会感觉到有一些甜丝丝的呢?

唐宾的抚摸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之后他就轻轻自语了一句:“猥琐啊,我真他妈是个猥琐的人!”

然后他轻轻抬起秦海燕的修长美腿,往旁边挪了过去。

可是,也许是不小心,他搬起腿从胸口移走的时候,左手手指不小心捏在了她的足心上,秦海燕似乎真的对脚底特别敏感,就这么轻轻一碰就受不了,马上全身抽紧,轻叫一声瞬间把腿缩了回去。

这下子唐宾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海,海燕,你……醒了?”

秦海燕也知道装不下去了,于是轻轻嗯了一声,道:“刚刚醒,那……,你先起来吧,一会我妈估计就要来叫我们吃饭了。”

“奥,奥!”

唐宾答应一声,马上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本来就没脱衣服,这会儿倒也方便。

不过,秦海燕就不同了,她还得摸索着在被窝里先穿裤子呢!

……

青蛇岛的早晨鸟语花香,空气也格外清新,尤其是庄园前面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在日出阳光的照耀下水光潋滟,波光粼粼,完美的如同一副全世界最美丽的油画。

秦海燕带着唐宾光着脚丫踩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时而轻笑低语,时而驻足观望。

走过一处架在悬崖边的木制台阶,前方是一座造型别致,看起来年代久远的亭台水榭,两人慢慢走了上去,眺望远方水天一线的风景,唐宾不由赞叹道:“这青蛇岛上的风景,实在让人叹为观止,比马尔代夫也不差多少吧?再加上你们扁鹊家族数千年代代相传的历史文化,要是这地方对外开放,游客肯定如过江之鲫那么多,到时候你们光是收收门票钱,也得数钱数到手抽筋为止。”

秦海燕莞尔一笑却没有说话,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搓了搓沾在一对赤玉足上的细沙。

唐宾朝那俏皮白嫩的美丽玉足上瞄了两眼,然后说道:“只是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们秦家既然在这岛上生活了数千年,那应该人丁鼎盛才是,怎么会反而像现在这样只剩下你们寥寥几口人?”

秦海燕叹了口气道:“这事我听爷爷说过,在以前抗战时期,青蛇岛曾经遭到过日本人一支舰队的侵略,据说他们也是无意中经过这座岛,发现岛上有人就上来了;双方大战一场,死伤无数,我们秦家一门差点就没了,到最后,秦氏直系就剩下我爷爷一个……这也就是我们家那些人总是催促我早点……,那什么的原因。”

“哦!”唐宾点点头,“看来日本的侵略战争,真是影响重大,就连这与世隔绝的小岛上都能有这样的惨剧发生。”

“谁说不是呢!所以爷爷后来去参加了抗日,对小鬼子那是见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据说死在他手里的小鬼子是这个数。”秦海燕伸出一只纤巧的手掌在唐宾眼前晃了晃。

“五个?”

“什么呀,五个怎么够,是五位数!”

唐宾刚刚还觉得少,这会儿却是浑身剧震,愣了老半天,最后道:“爷爷真是当代英雄,抗日巨匠,他老人家的武功肯定惊世骇俗!那他立下这么大功绩,怎么也应该是将军一般的级别了吧?”

秦海燕笑道:“他不要干啊,又跑回了这里,还带回来三个老婆,在这岛上繁衍生子!不过毕竟年纪大了,最后也就只有生出我爸一个儿子。”

“哦!”唐宾点点头,他记得秦海燕说过爷爷的年龄,那生她爸的时候怎么也有个六十岁了,果真老当益壮,居然还真能生出来。

这时候,秦海燕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木桌上摊开,竟是两张面积颇大的黄色皮革,上面密密码码写满了小字,还有一副副小人图。

“这是用特殊材料处理过的羊皮纸,上面写着的,一份是内力诸解,一份就是阴阳五禽戏的功法密籍,你看完后记牢它,要还的。”秦海燕分别指了指说道。

“呃……”唐宾一看那上面都是古代字体,七扭八歪的,自己根本就没几个认识,顿时一脸为难,“海燕,我不识字啊,要不你帮我讲讲吧!”

“文盲!”秦海燕轻笑一声,然后一字一句替唐宾翻译解释。

内力诸解倒是没什么,就是一些名词解释之类的,不过阴阳五禽戏却是真正的古武,练习起来不能有丝毫差错。

“阴阳五禽戏,起源于五禽戏,但在根本上又与之不同,阴指阴柔,阳是阳刚,阴阳分内外,内就是内力,外却指外功……”秦海燕娓娓道来,兼之详细指点,特别是内力运转方面更是以自身内力为辅助帮他引导,昨天晚上唐宾的小周天已通,这会儿学来倒也不算麻烦,两个小时左右也就基本学会了,只差个中火候,需要以后的日积月累。

至于外功,却是必须有一定的武术根基,以唐宾这样的门外汉,现阶段也就只能照猫画虎,练练姿势,权当做做早操了,秦海燕现场演示了几遍,让他跟着学习,只是看他那滑稽的动作,顿时娇笑不止,前俯后仰的差点打跌。第二百一十章 回归江州

“女婿,回去那边之后,记得努力造人,等过段时间,我们就出去找你们,然后为你和燕儿完婚!”

第二天上午,唐宾和秦海燕就准备离开青蛇岛回江州,在即将登上海船的前一刻,秦寿拉着唐宾仔细叮嘱道。

站在旁边的秦校花满脸羞红,别过脸去假装没有听见。

唐宾却笑着点点头,满口答应。

洛秋这妖精丈母娘这时候还靠谱一点,按着唐宾的肩膀说道:“宾儿,燕儿这丫头有时候行事没有分寸,你是他男人,平时就多忍让担待一点,我们做父母的不在身边,以后就交给你照顾了。”

洛秋的话一说,秦海燕也有些伤感。

唐宾笑了笑道:“妈,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燕儿的,虽然她是女侠,我打不过她,但是在生活上,肯定会把她养的白白胖胖。”

洛秋眯起眼睛微笑:“那就好。”

可唐宾马上感觉到自己的脚背一疼,原来秦海燕趁人不注意,一脚踩了上来,咬着嘴唇斜睨着美眸看着他:“哼,谁要你养的白白胖胖,我又不是猪?”

这时候,秦寿也关心道:“女婿,以后多跟燕儿练练功夫,我看你这身子骨也真不怎么得,下次可别再受这么重的伤了,这一次幸好有老爷子在,下一回,你爹我也素手无策啊!好好利用老爷子给你的一身功力,勤加练习,哦……,我这还有一套速成的保命功夫,今儿一并给了你吧!”

秦寿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唐宾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挨打术。

……

须臾,开船,!

唐宾翻着手里的《挨打术》问胖比昂的秦海燕:“燕儿,这挨打术算是什么功夫,真有老爹说的那么神奇吗?”

秦海燕娇媚地睕了他一眼:“行啊,叫的挺顺溜,是不是做我们家的女婿做上瘾了?”

“呃……”唐宾脸上现出些许尴尬。

秦海燕望着外面汹涌的波涛,这才说道:“不要小看这挨打术,它是老爹改良后的最强防御术,以内力为基础,以你现在的功力,如果再受到像上次那样的攻击,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唐宾点点头,对几天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差一点点自己就死掉了,如果不是秦海燕的及时相救,还有她爷爷以本身内力灌输自己体内,疏通自己堵塞的脉络,现在就算不死也是植物人一个,到时候真不知道家里拿几个女人要怎么办才好,一想到这里唐宾就更加后怕,感激的看着秦大校花:“海燕,如果没有你,我肯定早就没命了,这次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秦海燕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客气什么?你不是说以后要把我养得白白胖胖吗,就看你的了。”

“……”

秦海燕看看他,然后将视线投向渐渐远离的青蛇岛,感慨道:“每次离开这里,我就觉得突然变成了一个人似的,离家好遥远,身边又没几个朋友,唐宾,我们……是朋友吗?”

唐宾神情呆了呆,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