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社区直播app下载第50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本来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可是忽然间,他感觉到妇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极其复杂,脸上的神情也千变万化,似乎是惊诧,又像是怨恨,更多的是凄婉和痛苦。

唐宾怔了怔,不由问道:“阿姨,你怎么了?”

他还以为何巧英她妈因为受不了刺激,有些神经失常了呢!

不料,妇人两眼圆睁,死死的盯着唐宾,胸口不断的起伏,似乎情绪非常不稳定,从牙齿缝里迸出几个字来:“你是唐宾,就是跟我们小英一个班的唐宾?”

“是,是的!”

唐宾心里暗想,难道何巧英还跟自己老妈提过我,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自己。

“呵,呵呵!”妇人沉寂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但是脸上的泪水却越流越凶,神情也无比古怪。

唐宾心里有些揣揣,心想莫非真的刺激过度,失心疯了?

“阿姨,你没事吧?”

这么一问,妇人的情绪更加激动,大声又哭又笑了一阵,忽然嘶吼着说道:“我有没有事,你看我有没有事?你就是唐宾,原来你就是唐宾,都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小英,是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说到这里,妇人声音就像是受伤野兽的吼叫,更如狂风般的咆哮。

“阿,阿姨,你冷静一些,有什么事好好说。”

妇人却哪里能冷静:“冷静?我怎么冷静?我女儿都成植物人了,你知道我怎么把她拉扯大的吗,小英三岁的时候,他爸爸就不要她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养大,让她考进了江州大学,我容易吗我?整整二十几年,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可是现在呢,为了救你,她把自己弄成了植物人,植物人哪!天哪,天哪……,为什么变成植物人的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而是我的小英?”第二百一十八章 何巧英的日记

唐宾听了一脸尴尬,妇人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但她唯一的女儿为了自己变成了植物人,痛失亲人的感受他明白,也能理解,就闷头不吭声,让她尽情发泄。

人的情绪一旦积累到了极点,那么,发泄出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唐宾就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打定主意让何巧英的妈妈在自己身上可着劲出气,这样也能让她好过一点。

只是,接下来,妇人说的一些话,把他彻底给弄懵了——

也许是真的太激动了,骂的太有感觉了,何巧英她妈突然窜上两步,一双消瘦的爪子,哦不,是双手,紧紧抓住了唐宾的衣服,甚至有两个扣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扯了下来,何母声嘶力竭的说道:“你害了我的女儿,你害了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早点见到你,要是早点见到了你,可能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我可怜的女儿啊!!”

何母哭喊了两声,忽然放开他的衣服,转而抓起何巧英的一只左手,用力在她的手腕上一抹,那本来是一块装饰用的绣帕被她一把拉扯了下来,流着泪的双眼怒瞪着唐宾:“你看看,你自己好好看看,小英为了你,三番两次的自杀,要不是每次都侥幸被发现,现在早就不在人世了,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就为了你这么个臭男人,有什么好的啊,我这当妈的心痛啊,真心痛啊……”

她说到这里就捏着拳头用力锤着自己的胸口。

当唐宾看到何巧英手腕上那一道,两道,足足三道深深的伤痕时,刹那间愣住了,本来白嫩细滑的皓腕上,那三道深深的疤痕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真是……,想要自杀吗?”

“是……为了自己?”

看那伤痕的深度,还有现在还鼓起来的疤痕,当初割下去的时候一定非常重,真的是往死里在割。

“可是,为什么呢?”

不明白,唐宾真的不明白,看这些伤痕也不是最近留下来的,应该有些年头了。

难怪,难怪似乎从什么时候开始,何巧英的手腕上就一直戴着一块绣帕,本来以为是装饰,却原来是为了遮挡住这些自杀的痕迹。

只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当初不是她自己提出来要分手的吗?

真的……是因为我吗?

他心里千思百转,仿佛一团乱麻,他现在都有些搞不清楚何巧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可是她妈妈现在这么捶胸顿足的也不是办法,于是他赶紧上去拉住她道:“阿姨,你别这样,别激动,冷静冷静,你说的这些,我全都不知道啊,而且……,而且,我和巧英,三年前就已经分手了的,这个,这些伤痕,应该不是因为我吧?”

“呵,呵,呵呵……”

何母又是这种凄惨而愤怒的笑,让唐宾心里拔凉拔凉的。

“小英,我的女儿啊,你听听,这就是你爱的男人,这就是你豁出命要保护的男人,这一切,值得吗?”

“……”

片刻之后,秦海燕和莫风一起走了进来。

唐宾没见过莫风,但是从秦海燕口中知道,他是老爷子秦长青的弟子,而且一开始自己就是被莫风救治过来的,要不是因为他那一手金针续命,自己这条命或许也已经没有了。

所以见到莫风的时候,唐宾还是很诚恳的喊了一声‘莫医生,您好!’。

莫风对唐宾却不陌生,他也早就知道了他是秦海燕拜过天地的夫婿,脸上倒是亲切的很,拍了拍唐宾的肩膀,笑了笑道:“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生分,你也叫我莫叔好了。”

“好的,莫叔!”唐宾马上顺口叫道,尽管此刻他心里一片乱糟糟的。

边上的秦海燕倒是脸上一红。

莫风说完后给何巧英把了把脉,又看了看眼睛瞳孔,以及一些仪器上的数据,最后叹了口气,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何母颓然的坐倒在凳子上,一脸的凄苦。

莫风则是拍了拍唐宾和秦海燕的肩膀,示意两人跟他一起出去一下。

在一处回廊边上,莫风看着唐宾说道:“何巧英的情况跟你上次极其相似,但是在另一方面,她的脑部受损比你要严重,而且因为失血和缺氧已经造成了一定损害,就算以后真的能醒过来,也不能保证记忆是不是完整,而且,据我分析,她自己醒过来的机会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几率,几乎可以判定为终身植物人。”

“终身植物人?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唐宾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刚刚看到何巧英手腕上那三道疤痕的时候,心都抽起来了,再结合何母的话,他忽然觉得自己跟何巧英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他不明白的地方,这让他更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莫叔,既然我能醒过来,那她……”

“对,我刚刚就说了她的情况和你很相似,你是怎么复原的,照道理她也可以。不过,你这样的情况几乎不可复制,像我师傅那样的医术高手,还有那么深厚功力的人,整个世界上也并不多见,可以说绝无仅有,所以,这个希望非常微弱。”莫风点点头道。

莫风走了。

剩下唐宾和秦海燕心情比较沉重。

回到病房的时候,唐宾的内心有些忐忑,他不知道一会何母还会说出什么更加让人吃惊的话来,但是光光是刚才的那些,就已经很让他心里七上八下了。

何母又变成了刚才一开始进门时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到唐宾和秦海燕进门,她抬起头看了看,眼神中无比的怨恨,连带着秦海燕也受到牵累,她理所当然的把秦海燕当成了唐宾的女朋友。

秦海燕神情愣了一下,不知道何母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和唐宾。

这时候,何母站了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把脸转向何巧英,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们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这里不欢迎你们。”

“……”唐宾怔怔的不知道说什么。

秦海燕却更加奇怪了:“阿姨,你这是……”

何母挥了挥手大声叫道:“走,马上走,滚出去!”

秦海燕秀眉紧皱,不知道这女人究竟为了什么事情发飙。

唐宾轻轻拉了下她,心想她正在气头上,情绪也不太稳定,既然这个样子,那先避一避也好。

两人再次看了眼静悄悄躺在病床上的何巧英,默默的转身。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何母突然又开口说道:“唐宾,你等一下。”

“呃……”

唐宾闻言转身,一脸的愕然,他还以为何母是要留下自己再好好训斥一顿,或者打几个巴掌出出气什么的,他甚至都想好了,她要是真敢下手,那自己就豁出去……忍了!

为此,他还特意往前跨了一步,挡在了秦海燕的身前。

不过,何母这时候似乎在极力抑制波动的情绪,缓缓的转身从病床旁边的柜子里面取出一本花花绿绿的本子,颤抖着交给唐宾:“这里面的内容,你回去看看吧!”

“这是……”

唐宾狐疑的看了看何母,有些搞不清楚她的意图,难道是何巧英住院的账单,然后让自己拿出钱来支付?

“走吧,走吧,以后别来了!”何母说着闭上眼睛,分明有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

回到宝马车上。

秦海燕满脸不解的问道:“唐宾,刚刚我去找莫叔的时候,巧英她妈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怎么态度一下子转变这么快,你刺激她了?”

唐宾轻轻摇头,他自己现在也是心里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说。

“她给你那书,看看,是什么东西?”

“哦!”

何母给的是本14k硬皮笔记本,封面花花绿绿的,但看上去有些时日的样子,外面还挂了把锁,唐宾不明白何母既然让他看里面的内容,为什么不把钥匙一起给他。

“锁住了,打不开。”

秦海燕伸出两根纤纤手指,捏住那一看就不怎么牢靠的锁头,轻轻一捏就把那锁变成了两片破铁片,一边说道:“这好像是巧英的日记本,看着有些眼熟。”

“日记本?”唐宾愣了愣,他还真没想过何母给自己的会是何巧英写的日记,“别人的日记,看了是不是不太好,侵犯**?”

秦海燕看他一眼道:“那你看不看?你不看我帮你看。”

唐宾想了几秒钟,道:“那还是我看吧,她妈是让我看的。”

他觉得何母让自己看何巧英的日记,是不是里面写了什么关于自己的内容,或者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这一刻他的心里禁不住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看前女友的私人日记,这怎么说也是……很新奇很让人兴奋的事情,只是,如果何巧英还活蹦乱跳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翻开第一页,率先印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日记本。

好吧,这不是重点,唐宾赶紧翻到真正的日记第一页,上面写着:

9月2号,星期五,天气,晴。

终于踏进了我的大学之门,江州大学的校园氛围一如当初第一次来这里参观时那么美丽。我,何巧英来了,将用未来四年的时间走遍这里所有的角落,刻下属于我的印记,你们就乖乖等着吧!最开心的是,终于不用再忍受喋喋不休如老巫婆一般的老妈了,不过,老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巫婆!……最打击人的是,寝室里有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生,她叫秦海燕,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我何巧英也算天生丽质小有魅力了,可是为什么站在她面前,我就感觉自己像只丑小鸭,哎,既生瑜,何生亮啊!不过,我决定,我要把她变成我的闺蜜,这么漂亮的女生,就算同为女人,我也很想摸一把啊,闺蜜,你等着,我来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五雷轰顶的消息

看了前面的十几篇ri记,基本上写的都是刚上大学时的所见所闻,什么军训啊,吃饭啊,上课啊等等,以及何巧英自己的心情,她那种出自娘胎的中海人小作小妩媚的xing格倒是跃然纸上。

这让唐宾也不禁回忆起当初刚刚进入大学校门时的一幕幕往事。

只是,这些ri记里面好像没说到自己嘛,那何母到底让自己看什么呀?

说起来,这何巧英的母亲,拿一本她女儿的ri记本让自己看,那她自己应该也看过了?

9月28号,星期三,天气:小雨。

今天真是一个倒霉透顶的ri子,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居然来大姨妈了,弄的裤子上面都是,可最丢人的是我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上完课之后就这么走了出去,还是一个男生好心提醒我后才察觉!天哪,我真的是要疯了,当时真想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实在没脸见人了……,好囧!

不过,这名男生好有绅士风度,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挡住裤子后面的血迹……,我发现了,他是坐在我后面的后面的一个男生,高高大大的,还蛮有型,只是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我问了别人才知道,他叫唐宾,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唐宾,冰糖?

不过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谢谢你,冰糖小帅哥!

这是唐宾第一次在何巧英的ri记里面看到自己的名字,他想起来曾经是有这么一幕,他也是无意中看到了她米色裤子上面的一片血迹,说起来两个人后来在一起,最开始就是从那个时候认识的。

秦海燕抬头看了看唐宾,眼神若有所思,却没有说话。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

10月8号。

我把冰糖小帅哥的衣服洗干净之后带去了教室,本来想还给他的,可是他居然没有来上课,我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就又拿了回来,旁敲侧击的问了好几个同学,才得到他们寝室的号码。我想,他帮了我一个大忙,应该请他吃个饭什么的,就主动给他寝室打了个电话,原来这牲口在学校的啊,居然旷课……,最最最令人无语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完全不记得我了,害我又说了一遍那天的糗事他才想起来,为了这个,我决定请客的时候,档次降低两级。

……

10月20号。

完了,我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家伙了,这几天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他,怎么办?老妈不让我谈恋爱的,可是,他脸上的笑容真的好动人,上课的时候也老想转过头看他,他的眼神太迷人了……,好,我犯花痴了。

……

11月26号。

他约我去看电影,可是我一点都看不进去,心里老是想着别的什么,好像有预感一样,他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好紧张……,然后,我成了他的女朋友……,我为什么会答应呢?太快了,太不矜持了,可是,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我怕拒绝之后,他跟别的女生好上了,那怎么办?

……

11月31号,他吻我了,感觉……好奇怪,期待下一次亲吻……

到后面,写的都是和唐宾相关的点点滴滴,这也让唐宾脑海里一幕幕如电影般回忆。

元旦,我们看完电影居然下起了大雨,因为回不了学校,他就带着我去开了个房间,洗完澡之后那家伙就开始赖在我的床上不肯走!

终于,我们忍不住初尝了禁果,我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他,可是过程真的好痛,流了好多血,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抱着他使劲哭……,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忍不住尝试了一下,尽管痛的我死去活来,可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高/chao的,嘻嘻,好羞人!他送给我一个水晶戒指,哼,居然厚颜无耻用一只水晶戒指向我求婚……,好,真的好喜欢,我决定毕业以后一定要嫁给你。

……

……

月有yin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今天,注定是一个悲伤的ri子,宾宾家里出事了,伯父和伯母因为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大哥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看到宾宾悲痛yu绝的样子,我的心好痛,可是除了给他拥抱和鼓励,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

今天,宾宾回老家去了,他请了一个星期假。我想跟着去,但他就是不肯,还让我不要担心;可是看到他痛苦伤心又焦急无奈的表情,我又怎么能不担心。

……

宾宾他哥的医疗费真的好贵,每天都是天文数字,我们已经把能卖的东西全都卖了,我也跟家里透支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可是这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可他还有个嫂子,马上就快要生了,以后怎么办呀?

……

他每天都在疯了一般打工赚钱,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顿饭了,他的脸变的好消瘦,穿着的衣服都变大了,宾宾,我求求你,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好吗,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

……

大哥快不行了,如果还不能凑到钱做手术,可能撑不了多久。可是,我更怕你也撑不下去,你今天居然累倒在了教室里,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慌张,在全班同学面前痛哭流涕,实在是忍不住。等你醒来后,我们第一次吵架了,吵得那么凶,把手机都摔坏了,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跟你吵,你已经累成那样了,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住,我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会心碎的……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在教室里累倒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怎么推你都没反应,宾,你吓死我了知道吗,我是如此胆小,每天都在为你胆战心惊……,你好久没抱过我了,能抱抱我吗?

……

今天,隔壁班的刘凯威来找我,他是仁和医院副院长的儿子,他跟我说只要我答应跟你分手,做他的女朋友,他就可以请求他爸爸为大哥申请一个免费治疗的名额。哼哼,真是可笑,他居然能想出这种主意,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能失去你。

……

可是,我真的要失去你了,你再这样下去会死的。我跟着你到了小树林,却看到你趴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我的心里就像有一把把刀在扎一样,痛彻心扉。

……

我想了一夜,如果你大哥再出什么意外,你肯定会受不了的,我不想再看到你因为和亲人的生离死别悲痛yu绝,我决定答应刘凯威的要求,也许,我会因此永远失去你,但是只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那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这篇ri记后面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后面是大片大片被水滴打湿过留下的痕迹,可以想象当初何巧英肯定写到这里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这是……”

唐宾看到这里的时候,简直如五雷轰顶,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无法置信现在看到的这些内容,紧紧的咬着后槽牙,全身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在这样的大热天,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发冷。

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误会了何巧英?

可是……

唐宾转头看了看旁边的秦海燕,她的表情也非常惊诧,尽管曾经是闺蜜,但是很多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自从何巧英和唐宾分手之后,她跟她的关系也在渐渐疏远,看起来客客气气,实际上秦海燕有些讨厌她了,可是现在……

如果,这篇ri记上面写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难怪他们分手那天,何巧英会在寝室里哭的死去活来。

唐宾迫不及待的翻到下一页,可是因为手指的颤抖,并没有翻过来,倒是把整本ri记给掉到了变速杆上。

秦海燕悄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一边拿起ri记本,重新翻到看过的篇章——

今天,我和宾宾提出了分手。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我不敢看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我把所有他送我的东西都还给了他,除了那一枚水晶戒指;我还怕自己做的不够绝情,把那一筐礼物全都撒在地上,毛毛熊脏了,玻璃鞋碎了……,跟着破碎的是我自己的心;我不敢停留,转身离去,我怕自己会突然反悔这样的决定,我怕撑不下去这样的无情。

任由泪水长流,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像是走到了尽头,也许,已经到了尽头。

……

之后有几篇断断续续没有什么内容的ri记,写的有些杂乱无章,字迹也模糊不清,聊聊几笔,显然何巧英根本没有心思继续写下去。

然后,后面一篇……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傻瓜,我葬送了自己的爱情,为此付出的是生命的未来,但是这一切全都只因为一个小小的谁都能拆穿的骗局。

我偷偷跑到医院去看他的大哥,刚好见到了他的主治医生。

可是得到的消息让我瞬间崩溃,是的,我已经快崩溃了。

什么免费治疗名额,根本是子虚乌有,全都是假的,是刘凯威在骗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恶毒的骗子。

尽管我的身体和心灵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但我真的搞砸了这一切。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ps:昨天主要修改的是第46、47、95、157、158,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第二百二十章 刘凯威

唐宾无法形容自己看完这本日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这是在开玩笑吗?

可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这安全颠覆了唐宾一直以来对何巧英和那段初恋的认知。

他有时候会挺怀念那段清纯的不参杂任何杂质的初恋(呃,中学时那段算不上初恋),但并不是怀念何巧英这个人。可是现在,如果这小小的本子上面写的文字所表达的内容都是真的,那他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一直都搞错了怀念的顺序?

“你,相信吗?”唐宾看向秦海燕,傻傻的问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期待的答案是什么。

“我不敢相信!”秦海燕沉默了一会后如此说道。

是的。

不敢相信。

唐宾也是这么觉得。

“但我相信了九成……,这的确像是巧英会干的傻事。”秦海燕又说道。

“她不傻,是我傻。”唐宾表情无比复杂的说道,这感觉就像身边一直有个对自己喋喋不休,唠唠叨叨的老女人,让你感觉非常的讨厌,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走,可是等你长大了懂事了发现这些唠唠叨叨其实很温馨很贴心很让人窝心,而那讨厌的老女人原来就是自己的老妈一样。

秦海燕的一只右手一直握着他,就像那生来就是握在一起的两只手:“要不要找个人证实一下?”

“刘凯威?”

“没错。”

“这个人我不熟。”

唐宾其实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相信了这本日记上所写的内容,因为他知道的那部分完全没有差错,他不知道的那部分……他也不知道哪里有错。

还有另一个问题,就算见到了刘凯威,要怎么说呢?

难道说:喂,姓刘的,你当年是不是用了卑鄙的手段把我的女朋友抢走了?

他觉的如果自己这么跟他说,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这就好像两个小孩子打架,其中一个把另一个小孩打哭了,哭了的那个爬起来问另一个,你刚才是不是把我打哭了一样,这怎么看都觉得有点二。

“我跟他也不熟!”秦海燕看着车窗前面的人来人往道,“但我跟一个人很熟,她可以帮我们找到刘凯威。”

“那……,好吧!”唐宾想了想说道。

……

秦海燕捏了捏唐宾的手,这才把自己的手放开,从包包里掏出那只唐宾曾经在青蛇岛上用过的卫星手机,按了一个长音键就拨了出去。

“喂,红红……帮我找一个人,他叫刘凯威……,不是,什么杨幂的老公啊,我查他干什么,他是我以前和我同一期在江州大学读书的,老头子好像是仁和医院的副院长……,对,你把他现在的位置查到报给我,马上要用……,行了行了,你下回来就是,我等你电话,你快点啊!”

秦大校花挂掉电话,看了眼旁边皱着眉头的唐宾,柔声道:“唐宾,看开点,事情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发愁也于事无补。”

唐宾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我知道,我不是发愁,我只是在发呆。”

秦海燕呵呵一笑:“还知道开玩笑,那就好。巧英的事情也不用太自责,她救你是心甘情愿,这样吧,回去我给我老爹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过来一趟看看巧英,也许他会有什么别的办法。你知道的,莫叔的医术跟我老爹还是有些差距的。”

唐宾眼神一亮,点了点头。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秦海燕打的那个电话起作用了,那个叫红红的熟人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刘凯威的信息。

秦海燕放下电话道:“刘凯威现在是仁和医院的医药采购负责人,现在这个时候正在仁和医院,嗯……,听说正在服务部和几个护士打情骂俏。”

唐宾微微吃惊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海燕,你这个熟人什么来历?不说这么短时间就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所在,居然还能知道他现在正在和护士打情骂俏?她是能掐会算呢,还是根本就在刘凯威的旁边?”

秦海燕笑了笑道:“你想知道?”

唐宾一愣,顿了一会才道:“算了,我只是有些好奇。”

“过几天她会来江州,我介绍你们认识!嗯,你到时还得感谢一下她,那天要不是她开着直升机把你送到青蛇岛,我爷爷也不能及时把你治好。”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啊?”

这回唐宾还真吃惊了,居然又是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

什么债最难还,当然是人情债。

为了秦海燕的人情债,他都差点把自己的**给卖了,当然,这样的好事也许他做梦都在笑。

何巧英又舍命救了自己,现在她是植物人了,倒是没自己什么事了,可这要是哪天醒过来了,岂不是一团乱麻?当然,他还是很希望她能尽快醒过来,不然,这事太操蛋了。

这红红,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还是会开直升机的,又能掐会算……

如此想着,秦海燕已经启动宝马,两个回档就开了出去。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和仁和医院的距离并不是太远,开车二十分钟就赶到,要是路上不堵的话,十分钟都能搞定。

……

刘凯威在江州大学读的是电子商务。

但是有没有这张江州大学电子商务系的毕业证书对他来说毫无分别。

大学在刘凯威的眼中,那只是一个挥霍青春泡妞打炮吹牛睡大觉的理想去处,其他的都不是重点。

因为,他有一个在江州知名国家一级医院当副院长的老爹,他的前途根本不是一张文凭可以阻挡的;甚至,这张文凭可以在某种交易下面轻轻松松拿到。

他毕业之后就被他老爹安排在了仁和医院油水最多的部门当一个负责人。

当然,他这个负责人上面还有负责人,因为他老爹的上头,也还有更大的头。

“小美,下了班以后,哥请你去吃法式西餐,然后去gmax看欧美大片,看完再到江州最豪华的红磨坊休闲区洗温泉,怎么样?”一身衬衣领带,手戴金表,显得非常年少多金的刘凯威倚在护士服务台前,对一个看上去极其娇巧可爱的小护士笑眯眯的说道。

这刘凯威要说有什么特色,除了年少多金,老爹是副院长之外,还真有一点,那就是……比一般人重一点。

在学校的时候这家伙体重就达到了180斤以上,现在毕业一年在外面胡吃海喝之下,更是绝对超过了200斤,身高么,马马虎虎一米七五顶天,那腰围上的一圈肥肉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量身打造的游泳圈。

“刘少,我今天还要值班的,真的没有时间,不如你请月月姐去好了。”叫做小美的可爱小护士强作欢颜的说道。

对于她这样一个平凡到没有任何权势的小护士来说,刘凯威就是绝对不能得罪的权贵。

今天顶撞了他,也许明天等待自己的就是医院的解聘书。

这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身材跟刘凯威有得一拼的胖护士,捋了捋腮边垂下来的发丝,神情忸怩的看了眼刘凯威道:“是啊,刘少,人家下班后正不知道去哪里happy呢,不然你带我去见识见识,泡完温泉人家也可以好好感谢你,到时候刘少想干什么都可以,人家可是会很配合的哦!”

月月极其妩媚的说道,特别是把那个干字说的气势澎湃,如有雷音。

只是她的声音本来就跟打雷似的,这一下更是如天雷滚滚,震撼人心。

刘凯威看了一眼月月,马上浑身哆嗦了一下,腰上的一圈游泳圈都抖了起来。

这月月不仅人胖,而且脸更胖,眼睛笑起来别人都找不到那条缝,下巴能有四五个,而且貌似最近有些内分泌失调,一只大鼻子上面长了好几个痘痘,红的跟胡萝卜似的,甚至有两个痘都出脓了,看上去极其的……,有个性。

刘凯威觉得看一眼都是受罪,要是跟她一起去吃法式西餐,他保不齐会把肚子里的存货全都吐出来。

他真想直接说,你请我干我还不干呢,赶紧哪凉快哪呆着去,不要动不动跳出来吓人了!

可问题是——

这吴月月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是仁和医院院长吴东升的亲侄女,人家的靠山比自己的还要大一级。

于是刘凯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月月姐,我哪里敢呀,到时候吴院长还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那我岂不是要吃不完兜着走了啊?”

吴月月咯咯笑道:“刘少真会开玩笑,你对人家有企图,我二叔哪里会怪罪你,再说,人家也会帮着你的嘛!”

“呃……呵呵,那是,那是……咦,我想起来了,一会有个客户要来,我得赶紧回去准备准备,那,月月姐,我先走了,下次再见!”

刘凯威暗暗骂娘,正要转身逃走,结果就看到了一个绝色佳丽从电梯口那里走了出来。

这牲口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死死的盯着那张脸,恨不得把眼珠子吊到人家脸上去,不过——

“嘿,美女也在看我唉!”

“咦,这美女怎么这么眼熟?”

“哇靠,这不是秦大校花吗?”

ps:这几天接了个项目要做,估计要忙几天,保底每天一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带刀的玫瑰

要说在江州大学和唐宾同期的学生当中,有谁不知道秦海燕秦大校花的大名的,那除了女人就真的只剩下死人了。

从大一开始到大四,秦海燕的最美校花之名就从来没有旁落过,甚至有传言称,她在整个江州的校花榜上也是位居榜首。这自然要归功于一个叫做校花投票榜的娱乐网站,拒不完全数据统计,秦海燕的得票数是后面两位传媒大学和外国语学校校花加起来得票数的三倍。

可见秦校花的美名,真的是到了女神的程度。

甚至坊间有传言,某位江州富豪出五百万巨资邀请秦海燕一起共进一顿晚餐。

当然结果怎么样没什么人知道,不过听说那位富豪后来就从江州销声匿迹了。

刘凯威作为秦海燕的同期校友,对秦海燕自然不会陌生,曾几何时,或者说直到今日,秦大校花依然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女神。

不过秦海燕这个人美则美矣,却处处透着神秘,像唐宾这种平头百姓也许察觉不出来,但是作为有幸混迹在权贵圈子外围的一员,刘凯威还是或多或少能获知一些信息。

像秦海燕这种美到如此名誉响亮地步的美女,却始终没有被任何一位男人染指,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什么叫做红颜祸水?

有红颜的地方就有祸水,尤其是这种红艳艳到发紫的红颜,越红的红颜惹出来的祸水肯定也越大。

更何况这红颜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刘凯威并非真的是那种没有脑子的纨绔,当然,就凭他老爹那点权势,也当不了多大的纨绔,他可以欺负欺负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甚至没有钱的穷学生和医院小护士,但他生不出去动秦海燕的念头。

所以等他看清对面望着自己的美女是秦海燕的时候,马上就移开了视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一本正经,然后他就看到了走在她旁边的唐宾。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刘凯威有种羡慕妒忌恨的滋味,而且这种滋味可说由来已久。

只是,当他看清两人冷冰冰直视着自己的眼神时,心里没来由的一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

一间没有医生值班的理疗室。

刘凯威心惊胆战的坐在一张理疗床上,胖乎乎的脸上呈现的是一片惊慌的神色。

他是被秦海燕拎着头发拖进这间房的。

这也是秦校花第一次在唐宾面前正面表现出雷霆手段的一幕。

“说,我的耐性是有限的,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秦海燕问的自然就是何巧英日记本上说被他骗了的事情。

何巧英曾经是她的闺蜜,就因为她对不起唐宾,所以秦海燕才会渐渐疏远她,可如果这一切都是刘凯威在暗中搞的鬼,那她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居然被这种货色骗了没有察觉,更可恶的是他对唐宾造成的伤害……

这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刘凯威曾经想过秦海燕可能是带刺的玫瑰,但绝对没有想到她带的不是刺,而是刀,杀人的刀。

她的眼神中透出的是丝丝杀气,让他不寒而慄。

刚才在外面一言不合,秦海燕就极其暴虐的拎着他的头发往后拖,想他二百多斤的份量,就算是个大男人也未必拖得动,可她居然像是随手拖着一把扫帚那么轻松,他努力挣扎,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被绑住了的猪,而秦海燕则是那拿着尖刀的屠夫。

不仅刘凯威吃惊,就连唐宾也大吃一惊,他原来以为见到刘凯威的时候还免不了被鄙视讥笑一番,可秦海燕根本不给他这种机会,直接动手了……

好暴力,好……很好!

时隔这么多年,刘凯威甚至已经快忘掉那件事了,他没想到这两人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我……,我……”

“啪!”

秦海燕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有,还是没有?”

刘凯威觉得自己一颗大牙都松动了,脸上火辣辣的痛,可他哪肯承认,边上可还有个唐宾,这事认了可能连命都要没了。

“没,没有!”

可是等待他的是另一个大嘴巴,这回声音更大更清脆,打的他脸都麻了。

一巴掌后,秦海燕显然不解气,又一个扇了过去,这回终于把那颗后槽牙给打了下来,噗的一声吐在床上,带着一口牙血。

唐宾想要去阻止,可是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

“做了还不承认,那你活着也没用了!”秦校花五根嫩白的手指掐住了刘凯威的脖子,但给他的感觉绝对不是细腻的美好,而是死亡的恐惧,那手指就仿佛一把老虎钳,钳得他眼前发黑。

“说,我说,……有,有这回事。”

刘凯威在死亡的惧怕下,不得不从喉咙口拼命挤出这几个字,也幸好秦海燕只是吓唬他一下,并不是真要弄死他,不然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曾经跟何巧英说了个谎话,可是,我对她没做过什么事……”刘凯威说着看了看唐宾,“没到一星期,她就拆穿我,把我甩了……,真的,我连亲都没亲过她……”

“轰!”

他马上感觉到脸上一阵巨痛,鼻子酸得直掉眼泪,上面瞬间开了个大染房。

这次动手的是唐宾!

“果真,是自己错怪了何巧英!”

一拳够吗?

当然不够!

一拳为何巧英!

一拳还是为何巧英!

再一拳,为了昏迷不醒的何巧英!

三拳过去,刘凯威都只能在床上哼哼了,本来就像猪头的他,现在完完全全成了一个猪头。

“打得过瘾吗?”秦海燕看都不看刘凯威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