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AV第53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模堑胤交怪鬃拍兀闪艘惶於蓟姑换指矗纾阋灰纯矗俊

唐宾呵呵一笑,道:“行了,开车呢!现在知道做多的后果了,往后可别这么疯了,我都快被你吸chéng rén干了。”

叶雁吃吃笑着丢了他一个白眼,坐在位置上不说话,眼神瞄了瞄他两腿之间。过了一会儿,调整了下心态,这才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公司的银行监控项目已经基本定型下来,首批产品已经在试点运行,中海那边对我们现在的进度也还算满意。不过,接下来就要面对全国范围内的银行上马,估计到下个月,所有银行都会进入招标期,到时候,我们可能就要马不停蹄的跑起来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嗯,到时候你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吩咐下来就是,我全力以赴。”说起公事,唐宾眼神一凌,点点头说道。

“那是肯定的,现在公司部门里能让我完全相信的也就你一个,你不帮我谁帮我?到了公司你也别说这段时间受伤失踪的事情,就说去外地出差了,省得别人又有话说。”叶雁笑盈盈的说道,“对了,我帮你申请的股权激励已经下来了,你现在的级别,上限5万股,折合现在的市场价是一百八十万,公司的内部价减免百分之五十,所以你自己要出九十万。”

唐宾愣了愣,公司股权激励机制他是知道的,可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审批下来,要知道自己做这个主管还没多少时间,只是这九十万……,呵呵,开玩笑,自己哪里拿的出来,就算是公司合作银行为员工办理贷款,自己也贷不起这么多啊!

不过,接下来叶雁的一句话,顿时把他给吓住了:“那九十万,我已经帮你出了。”

“吱——”

唐宾一下急刹车就把宝马车在路中间停了下来,他满脸惊诧的看着此时云淡风轻的叶雁:“你刚刚说什么,你帮我出了,九十万?”

叶雁笑眯眯地看着他,眨眨眼道:“是啊,怎么了?”

唐宾有些乱了,出了九十万居然还问自己怎么了,这是在开玩笑吗?

这时候,后面传来一片喇叭轰鸣声,一大清早的大家都赶着去上班,唐宾的车子在路中间一停,后面马上堵成了长龙,也幸亏他后面的车子刹车踩的及时,要不然就要上演一出汽车追尾事件了。

“开车,开车,要迟到了呢!”叶雁催促唐宾,对他的吃惊表情则完全是一副不在意的神态,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姐,你是开玩笑的?这肯定是开玩笑。”唐宾启动汽车,一边喃喃地说道。

叶雁看看他,扑哧一声笑道:“干什么了,吓傻了,好,你就当我是开玩笑的好了。”

可是,她越是这么说,唐宾越觉得这是真的,他一打方向盘,把车子在路边停下,着急道:“姑奶奶,我叫你姑奶奶还不成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帮我出了?九十万啊,不是九十块,你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就……,完事了?”

叶雁嗔怪道:“干嘛呀?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跟我计较这些?人是你的,别的当然也是你的,这车,你的;房子,也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

唐宾拼命摇头:“姐,亲姐,咱不开玩笑了,行吗?你人是我的,但别的我可真不敢要,我真要了你的钱,那我成什么了?小白脸,还是吃软饭?到时候不说别人怎么看,你会怎么看我,我自己就会先看不起自己了,姐,咱不带这样的,这……,这不科学!”

叶雁嘴里渍的一声,道:“这你还能讲科学?你既然承认我的人是你的,那我的这些身外物还能是谁的?乖,别纠结了,快开车,真的要迟到了,迟到了你负责!”

“可是……”

唐宾还是有些发懵,自己辛辛苦苦才支撑着这个家,可是现在一不小心上了个女人,居然说马上就要变有钱人了,还车子,房子,一切都跟做白日梦似的,这也太不真实了。

叶雁见他神思不属的样子,似乎真的很纠结,于是撇了撇嘴,说道:“你不要也行,那就当我借你的好了,到时候,等你把股票卖掉,再把钱还我,这总可以了?”

唐宾一呆,心说这倒还说得过去,于是点点头道:“嗯,这可以!”

不过,刚刚说好的房子车子一下子又没了,这厮难说心里没有觉得一丝可惜。但话又说回来,这种钱,还是坚决不能要的,雁妹妹毕竟不是自己老婆,如果要了……,那可就真乱套了。

“傻子!”叶雁轻声嘟囔了一句,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转念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轻笑了起来。

……

江州市zhèng fu,副市长办公室。

李德今天感觉神清气爽,主要是昨天晚上老婆胡爱英激情狂涌,两人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滋味,那感觉,……,好,这些不足为外人道也,总之,李副市长一开始对唐宾颇有微词,不过后来却大加赞赏是真的。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手指已经在数字键上按了下去,不过,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顿了顿放下电话站起来,刚要出门却又走了回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锦盒包装的茶叶,这才点点头走出去。

出门左拐——

“笃笃!”

李德在一扇房门前敲了敲,那门其实并没有关。

“哟,李市长,您好,您找吴市长?”

说话的人是吴副市长的秘书,张伟。

“嗯,找老吴说点事……,诶,小张,你今天这衣服不错啊,看着精神。”李德点点头笑道。

“老李,进来,进来,小张,快去杯茶。”里屋传来话语声,正是李德要找的主管刑侦口的副市长,吴敏。

李德和吴敏都算是江州政坛的老人了,两人年龄相仿,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估计两人都在这岗位上到头了。

两人平时也没什么政见冲突的地方,倒是和和气气,李德笑呵呵的走了进去,把手里的茶叶放下,道:“小张,用这茶叶!老吴,你也试试,今年新产的大红袍,口味纯正……”

客套完毕,切入正题。

“老吴,上回物优大厦天台的伤人案,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事态挺严重,受害人都成植物人了。”李德一边喝茶,一边轻声问道。

“严重,呵呵,相当严重……,老李,我知道这事跟你那闺女晶晶有些关联,你也挺关心。不过说起这事,我就心里纳闷,你知道我今天一早接到谁电话了吗?”吴敏看着李德,一脸郁闷地说道。

“谁?”

“省厅,高建国。”

“怎么了?”

“这案子归他们管了,我还就不明白了,这案子能有多大,难道我们市里自己就搞不定了,我吴某人就是一摆设?”吴敏一说这个就来气。

李德眼神转了转,道:“老吴,我是听说你们这案子打算私了来着,好像受害人一方连协议都签了。”

吴敏眼睛一瞪:“私了?谁允许的?这是刑事案件,是能私了的吗?”过了会,又道,“不行,我得找汪子峰问问清楚。”第二百三十章 挨打术

仁和医院。

罗浩躺在病床上,他大腿上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但是腿骨却没那么快恢复,没有个一年半载是没办法又跑又跳的了,当然,单脚跳什么的,并不算在内。

陪在罗浩旁边的一名中年人,正是他的父亲——,罗正生。

罗正生外表看上去大概五十岁上下,白面青须,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倒是像个风流倜傥的老帅哥。

不过他看向罗浩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慈爱。

“爸,我想出院,整天躺在这医院里,没病也憋出病来了。”罗浩盯着自己的双腿,满脸烦躁的说道。

“谁让你出去惹是生非的了,还不是你自找苦吃?这回要不是你叶姨帮忙,你现在哪还能在这医院里舒舒服服的躺着,出院干什么去,回了家谁来伺候你,这里漂亮小护士这么多,不正是你巴不得的事情吗,就给我呆在这!”罗正生看着儿子皱眉道,声音还挺富有磁性。

“爸,你说的什么呀,都这时候了,我哪还有那心思?”罗浩撇了撇嘴道。

“得了吧,所谓知子莫若父,你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我还能不清楚?”

“那……,爸,你把我弄到王珊珊那儿去,她同样会照顾我的。”罗浩眼巴巴地说道。

“脑子进水了,你去了王珊珊那边,你叶姨知道了我怎么说,你和雁丫头还要不要和好了?”罗正生眼珠一瞪,生气道。

“爸,那贱女人早就跟别的男人勾搭上了,怎么可能还会跟我复合?你也看到了,左边锋就是她的人,要不是姓左的从中作梗,警察哪会那么容易知道这次的事情,我看那贱人恨不得把我给杀了。”罗浩愤愤道。

“哼!这你放心,我会慢慢做你叶姨的工作,你给我放老实点,别破坏我和你叶姨的计划。”

“可是……,我真不想在这医院呆下去了。”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你的确不用在医院里呆下去了,你得跟我回警局。”

说话间,三名身着警服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

罗正生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你们什么意思,回什么警局?”

刚刚说话的警察说道:“意思很明显,你儿子犯了故意伤害罪,买凶伤人,致人伤残,现在被正式依法逮捕,这是拘捕令。”

那警察说完在手里抖出一张盖着红印的白纸,最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拘捕令三个大字。

拘捕令?

罗浩有些惊呆了,吓得马上要跳起来逃跑,可是因为腿伤又重重跌回了床上,于是声嘶力竭的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们已经赔了钱了,整整一百万,连协议都签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拘捕令?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们是哪里的警察?我要找你们汪局长,汪局长明明已经答应我们……”

“浩儿!”罗浩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罗正生马上大喝一声,把他嘴里要说的话硬生生又堵了回去。

“汪局长?”

可是三名警察还是马上私下交换了一下眼色,那拿着拘捕令的警察淡淡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是省厅的,不归市里管,就算汪局长来了也没用。所以,请跟我们走吧!哦,你的腿脚不方便,不过没关系,我们有车,还有担架,可以把你抬回去。”

罗浩吓的脑门见汗,看着罗正生大叫:“爸……,救我,救我!”

……

如果说罗浩是一个没什么脑子的熊孩子,那么,此刻同样躺在仁和医院另一间病房里的刘凯威,算得上是一个诡计多端,胸有城府的阴谋制造者。

他不像罗浩那么冲动,知道有些事能做,不些事不能做;有些人能动,有些人却是自己打死也不能动的。

像何巧英和唐宾那种普通人,就是在他眼里能动的那种人;而像秦海燕这样的,则是自己不怎么能动的,甚至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已经升级成为自己死都不能动的人。

当然,现在唐宾也成了那种不太好动的人,因为他的身边有秦海燕。

昨天,秦海燕的突然暴发实实在在惊吓到了他,她知道秦海燕难惹,但真心没想到会如此的惹不起。

甚至于,秦海燕走后随之出现的神秘人物,就连警察都禁若寒蝉,他终于对秦海燕的恐怖有了一点稍微的概念,也终于明白,她绝对不是自己能惹的存在。

可是,在另一个角度,刘凯威又是极其自负,或者说自恋的人。

他可以在何巧英揭穿他的阴谋之后什么都没做,拍拍手离开,甚至都不说一句辩解的话,至于说对何巧英用强……,那是像罗浩那种傻子才会干的事情,虽然罗浩到最后都没有得逞;但是被秦海燕这么当众拖进一个房间,打的自己凄凄惨惨,都被打晕了,这还是让他无法忍受。

“秦海燕……,秦海燕……”

刘凯威靠在床头,眯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他猜不透秦海燕的真实身份,或者说家里有什么背景,他知道以他老爹那副院长的身份,估计在人家眼里,根本连正眼都懒得瞧一下,自己更是无法跟她硬碰硬,说到底,碰了就是碎掉的命运。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哼哼,我是不敢动……,但是,敢动的人也不是没有!”刘凯威手里拿着手机,暗暗想着什么。

“唐宾……,真没想到,除了李晶晶护着你,居然连秦海燕这样的人也跟你在一起,不得不说,我还真是小瞧了你!或者说,你是不是还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把何巧英从你身边弄走,李晶晶又怎么会出现在你周围……”

“等着吧,本来没想把你怎么样,但是你既然敢跳出来惹我,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刘凯威语气森森的自言自语,手指在屏幕上连续滑动,显示的内容定格在一张聚会时的照片上面,照片里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男子,笑起来很有感染力,拍照的时候似乎眼睛正盯着镜头,显得异常深邃。

皇甫集团。

唐宾上班后就收到了来自集团公司行政及财政部的联合邮件通知,上面关于自己的股份激励果然已经确定下来,足足五万股,如果现在卖掉的话,真的是有一百八十万。当然,现在是没办法卖的,一年之后才能卖其中的百分之五十,要到两年后才能全部卖掉,那个时候,这个钱才算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钱……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才工作了一年时间,居然就拥有了一百八十……呃,九十万……,这样就可以买房了吧?”

“雁妹妹,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了啊,人,车,房?呵呵,不得不说,雁妹妹,你真是太可爱了!”

确定自己得到了公司的股份激励,说不兴奋那是不可能的,应该是一上午,他都处于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激动当中,反正是看什么都是好的,看谁都是有爱的,就连收到的n个工作邮件,他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以至于在跟同事间接触,特别是刘菲菲和贺倩,还以为他出差了差不多两周时间,在外面受了什么刺激,看他的眼神都含着怪异。

下午两点钟左右,唐宾接到了李晶晶的来电。

“唐唐,我要走了!”

“啊,你现在在哪?”

尽管昨天就已经知道李晶晶今天会跟东方白离开,但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伤感。

李晶晶道:“正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白老头说要坐动车走,不需要人来接。”

“呃……,那我去火车站送你吧!”

“不用了!”李晶晶笑了笑说道,“我不喜欢离别时的伤感,打个电话就已经很伤感了,我本来打算到了那边给你打电话的……,不过我担心白老头又要收到我的手机,这个家伙……”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宾听到边上有人咳嗽的声音,尽管听着不是很清楚,但他可以确信,咳嗽那人正是东方白。

唐宾笑了笑道:“晶晶,那你跟东方老先生好好学,以后争取当一个名医。”

李晶晶嘟着嘴道:“什么名医啊!你是不知道,我跟白老头学的都是些神神……”

“咳咳……,咳咳……”

又是东方白的咳嗽声,这一次更响。

“好了,好了,肺都要咳出来了!那,唐唐,你自己保重身体,可别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情了,不然我会受不了的。”李晶晶在那头说道。

“嗯!”唐宾点点头,“放心吧,以后绝对不会了,我保证!”

“那就好……,那我挂了,诶,唐唐,老公,你亲我一下!”

“嘶……”唐宾咧了咧嘴,往旁边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这才对着话筒“啵”亲了口。

放下电话,他禁不住想起秦海燕早上说的让自己练习挨打术那事情,就算不为自己,为了自己的家人,还有关心自己的人,也应该把自己变强起来,好不容易得到了秦长青爷爷一身的功力,如果白白浪费掉,那就真的对不起他老人家了。

趁着现在没什么事,他拿出那本小小的册子,就慢慢地看了起来,因为册子较小,所以他把它放进了自己的皮夹里随身带着。

“挨打术!”

“挨打术源自少林七十二绝技阿罗汉神功和金刚不坏体神功,神功两字……,达摩真是太忽悠了,老子还是觉得挨打术比较贴切,顾名思义,挨打术就是一门学习如何挨打的技能……”第二百三十一章 姐,快给我开门

唐宾估计这本《挨打术》就是秦海燕她老爹自己撰写的,上面的文字浅显易懂,跟上次在青蛇岛上看到的那两本《yin阳五禽戏》以及《内功诸解》不可同ri而语,那两本古书,他是横看竖看,怎么也看不懂,不过这一回,却是一看就能明白。

“将内力贯入四肢百骸,融入血肉肌肤之中,第一次运行……”

唐宾拿着小册子细细研读,而身体里的内力则自然而然顺着上面记载的方法控制着运作起来,随着有意识的调动,原本归于经脉的内力渐渐活跃,一丝丝渗透出来,经由全身各处穴道,以点概面,四散辐she。

一开始感觉身体稍稍有些疼痛,但是还可以忍受,就像是被针刺破表皮的那种痛觉,区别就在于现在是有成千上万根针在刺……

呃,或者可以这么来形容,在马桶上坐的久了,深度脚麻的那种感觉,唐宾现在就是如此,全身都是。

这样的痛感持续了十来分钟,然后慢慢减弱,接着他发现身体开始有些发热,血液仿佛在沸腾,马上有汗水从脑门上渗出。

“果然跟小册上面写的一样!”

唐宾对此并不在意,因为秦寿给的小册子上面都有详细记载,对这些痛感啊,发热流汗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全都有据可循,所以也不觉得担心害怕,要不然他一开始就会停下来。

不过等到五六分钟过去以后,就不只是脑门上出汗那么简单了,几乎是整个身体都开始流汗,就像刚刚跑了个五千米一样,身上的肌肤也泛起一层浓浓的殷红,皮肤表面滚烫滚烫,他甚至感觉自己都要燃烧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书上明明写着的是微微出点小汗?”

“怎么自己的汗水跟蒸桑拿似的流个不停?”

直到此时此刻,唐宾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内心隐隐有些担忧:自己不会因为脱水死掉?

唐宾又仔细对照了一下小册子上写的内容,里面清清楚楚写着,开始会有一些刺痛感,然后是身体稍稍发热出汗,这是第一次运行“挨打术”时的必然反应;由于人体全身的穴道数不胜数,除了现在医学上确知的一些穴位,还有很多目前没有发现的隐穴,内力要贯穿进这些隐穴,经脉不通的地方只能透过皮肤肌肉层强行透入……,可以说第一次运转挨打术,相当于用蛮力在身体里面开辟一个全新的路径,这其实跟上次秦海燕的爷爷将一身功力以灌顶的方式传给他有些类似,只不过以前是开辟并不通畅的周天经脉,这次却是渗透到四肢百骸以及全身**肌肤。

“嗒!”

一滴汗珠掉落到办公桌上,轻轻溅开,紧接着是两滴,三滴……

唐宾从办公桌上的餐巾盒里抽出两张,随意往头上脸上抹了两把,那纸巾瞬间就被湿透。

这还不止,等他拿下来一看,那本来洁白的纸巾上面灰不溜秋一片,全都是油污。

这样的情形唐宾并不陌生,上次受伤后被秦长青救活,等他在秦大校花房间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的状况,事后还感觉全身舒坦,神清气爽,身体素质也提高了不少。

这本来应该算是好事,可问题是现在这个时间明显不对,早知道会这样,他就在自己房间里或者一个人的时候再试着练这个东西了。

汗,全是汗水!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衣服湿了,裤子湿了,连鞋子里面都湿漉漉了,更要命的是全身都在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异味。

还有一个问题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全身的内力源源不断的透入血肉之躯,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一身内力并非他自己一丝丝练就,而是原本属于别人,并且还是强行灌进他的体内的,以至于他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控制力;还有一点,那小册子上说的症状和反应,都是秦海燕他老爹根据自己心得体会写下来的,而秦寿的内力和秦长青灌进唐宾体内的内力,两者相差甚远,根本不可相提并论,这也是唐宾发现自己的状态和小册上写的不一样的最大原因。

“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

“要不然被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肯定得吓死!”

唐宾心里如此想着,他现在自己闻着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怪异都想吐,一会如果更加严重起来那整个办公室都要遭殃了……,这后果将是极其喜感的。

转头看了看叶雁的经理办公室,两者只有几步之遥,门是开着的,雁妹妹此刻估计就在里面。

唐宾是知道雁妹妹的办公室里有一个设备齐全的卫生间,里面的那个淋浴房正是自己现在的急需设备。

他随手把小册子丢进抽屉,起身就冲进了办公室的大门。

“借你的洗手间用用!”

叶雁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想事情呢,一个不留神就有一道人影闯进去直奔里屋,她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根本就没看清是唐宾。

不过还好,她对他的声音还是很熟悉的。

话音刚落,唐宾就已经冲进了卫生间,“咔哒”一声把门反锁,然后就是唰唰唰冲水的声音。

叶雁急急忙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跑过去敲了敲门:“怎么了,这是?”

只是刚刚说完,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恶臭,一口吸进鼻腔,差点让雁妹妹恶心的吐出来,赶紧用手捂住鼻子道:“喂,你不会拉裤子上了?”

“出了点状况,一会儿再跟你说!”唐宾在里面一边冲水一边回答道。

“切,还神神秘秘的,锁什么门啊?”

叶雁在卫生间门口转了两下门把,发现根本打不开,就撇了撇嘴说道,不过马上又捂住了口鼻,急忙跑过去把办公室的房门关上,再去把所有的窗户打了开来。

唐宾在里面足足洗了一个多钟头,要不是他在里面还能正常说话,叶雁都要找人来破开卫生间门了。

“好了没有,上班时间跑进人家卫生间洗澡,还一洗就是一个多小时,干什么呢?”叶雁实在等不及,就在门口催促道。

“好了,马上就好!”

唐宾看看身上差不多已经干净了,也不再有黑乎乎的油污冒出来,感觉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随之而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差点彻底懵了……

首先是在关淋浴龙头的时候,他用手随意拧了一把,结果“咔”一声,把手上面的高档玻璃手柄突然就被扳了下来。

他一开始还不太在意,拿着那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玻璃手柄愣了两秒钟,看了看放回隔板上,还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这么高档的东西,没想到质量这么差,是偷工减料的?”

虽然把手掉了下来,但所幸淋浴喷头的水总算是关上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意识到肯定是哪里不对劲了——

当他不客气的拿起雁妹妹的毛巾擦身,结果两手一绞毛巾,“刺啦”一声,破了……,这是新毛巾?

在他为此愣了一愣的时候,冷不防脚下一滑,脑门呯的一声撞在淋浴房里边的墙面上,然后他彻底傻眼了,墙上的瓷砖被撞出了两道裂缝,甚至有一溜砖体都掉了下来,可是他自己的脑袋却只是微微麻了一下,一摸,什么事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

“雁妹妹卫生间的东西……,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他伸手在墙面上细细摸了两把,触感还是挺不错的,轻轻拍了两下,发出啪啪的声音——很好,没什么异常,再用力砸了两拳,问题来了……

“咔嚓,咔嚓!”

被他打了两拳的瓷砖彻底碎成了破烂,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甚至有几片还砸到了他的脚面。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唐宾想到的是,挨打术,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击打术?

一拳把卫生间瓷砖击碎,好,这个并不算什么,力气大的普通男人估计也能做到;把一块湿毛巾绞成两片,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这么想着,又细细体会了一下身体里的内气——

“咦,就剩下一点点了,都快感觉不到了。”

“不过好奇怪,本来只有一股暖烘烘的热流,可现在怎么多了一些清凉透体的意味,这又是怎么回事?”

“看来等海燕回来得好好问问她!”

这个时候,卫生间外面的叶雁在门口问道:“小哥哥,你在里面干什么,拆房子啊?”

原来叶雁在外面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那两拳砸在墙上的声音还是挺大的,再加上砖块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很明显。

“呃……,不好意思,弄坏了……,几件东西。”

“什么呀?你把门打开,让我进来看看,真是的,又不是没见过。”

“呵呵,好!”

唐宾从淋浴房出来,身上当真是一丝不挂,那衣服早就湿的不成样子,而且沾染了无数污渍,甚至都不一定能洗干净,当他把门打开,将自己**裸呈现在雁妹妹眼前的时候,顿时把她惊的差点叫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赤身**,但是在公司办公室里,这样的情况,还真是没有过。

她瞪大了眼睛在他此刻有些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体上瞄了两眼,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正要上去摸他一把,可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然后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姐,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我开门!”第二百三十二章 恋姐情结的小舅子

不得不说叶雁的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真的非常好,以至于她在里面根本就听不清门口那人喊话的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倒是唐宾如今耳聪目明,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更确切的说,是一个男孩,大男孩,因为他的声音里还带着点稚嫩,假如他的声音不是天生发育不全的话。

一个叫叶雁为姐的男生,会是什么人呢?

唐宾看看叶雁的神情,看出她明显没有听到外面那人说的话,还用一根纤纤玉指坚在自己嘴边,轻声道:“不要出声,就当我们不存在。”

唐宾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雁妹妹说完就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健美的身姿,嫣然一笑,接着千娇百媚地展开双臂,无声地攀上他的脖颈,目光似水的看着他,轻轻送上可口的芳唇。

还别说,唐宾经过两次内力洗伐之后,身体素质果真大有进步,敏感度也上升了不少,甚至连皮肤都比以前好了,这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雁妹妹媚眼如丝的吻着他的唇,舌头轻轻一顶就进入了唐宾的嘴里,激烈寻找安慰。

只是门口在叫的那人正在完美地诠释什么叫做契而不舍,雁妹妹已经将自己柔软的小腹贴在唐宾**平滑的腹肌上,一只巧手也抓到了那根宝贝,那东西甚至都膨胀起来顶到了她的小腹以下,可门口的敲门声依然还在继续。

“雁姐,门口那人……嗯……,老这样叫,……,不太好吧,外面的……啧,……人都听着呢!”唐宾一边对付叶雁伸进他嘴里的丁香小舌一边说道,那滑滑嫩嫩的小舌头如灵活的泥鳅一般在他里面勾拉,似乎在刻意勾引另一条似的,点点触触,让唐宾欲罢不能。

“不用管他,敲一会估计就会走了!”叶雁收回舌头,顺便舔了舔自己红艳艳的朱唇,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他一直在叫你姐呢!再不出去,估计外面都在私下议论了。”唐宾眼睛盯着她的红唇,上面因为口水的缘故,显得水润光泽,红艳艳非常诱人。

“什么,叫我姐?”叶雁神情一怔,“我怎么没听到?”

她狐疑了一下,轻手轻脚走到门边,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这才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宾,然后马上跑过来拉着唐宾的手道:“完蛋了,这小拖油瓶怎么来了?哥,你在里面躲着,千万别出来……”

叶雁说着就要把门关上,不过想了想又感觉不对,遂拉着他到隔壁那个房间:“还是在这边比较安全点,记住了,千万别出声。”

唐宾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叶雁的什么人,这会儿却也不方便询问,看了看自己依然光溜溜的身体,也就顺从的走了进去,这里是叶雁给自己准备的一个房间,里面床啊什么的都有,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乖了,等我打发了他再说,记得把门反锁!”

叶雁在他嘴角亲了一下,转身匆匆跑了出去,临了又想起件事情,折回卫生间把唐宾的衣服在柜子里藏好,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开门。

唐宾把门反锁上之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房间并不大,但是装饰的很温馨,很有粉红女郎的味道。

唐宾觉得自己就这么光着身体翘着直挺挺的小宝贝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回身看了看四件套齐全的床铺,上面一条hellokitty的毛毯随意的摆放着,看样子雁妹妹自己平时也没少在这里休息。他脸上微微一笑,老实不客气的上了雁妹妹的床,将自己现在还有点硬邦邦的下体用毛毯遮住。

片刻之后,马上就听到了外面的开门声,还有那大男孩抱怨的说话声:“姐,你怎么老半天才给我开门,我叫的嗓子都快要哑了?”

叶雁没好气的说道:“你也知道嗓子要哑啊?这里是公司,外面那么多人在上班呢,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脸红呢!”

男孩嘟囔道:“谁让你老不给开门的,是不是又想装作人不在?”

“什么呀,刚刚……我是在洗手间呢!再说,我要真出去了呢,你还就敲门敲到晚上呀?”叶雁语带责备说道。

“怎么会呢,刚刚我问过二哥了,他说你就在这里的!姐,好姐姐,我这不是想你了吗,不生气了啊!姐,来……”

“干什么啊?”

“抱抱啊!我们这么久没见,你居然都不抱我一下,这怎么行呢?”

唐宾在里面听到这话就心里一突,暗想这什么情况啊,这说话稚嫩像鸭子嗓的男生,居然想要抱叶雁?这怎么行呢,雁妹妹可是老子我的女人,你要抱抱,这不是公然挖我墙角呢吗?

嘿嘿,我就在里面听着呢,雁妹妹会给你抱才怪了!

这时候,果真听到叶雁说道:“抱你个头啊,都这么大人了还要抱!”

“姐,你不疼我了,亏我还每天对你朝思暮想,天天想你千百遍,你连抱都不让我抱一下,我……哭,呜呜呜……”

“好了,好了,那抱一下,抱一下,真受不了你,哪学来的歪风邪气,见面就抱抱,那一会是不是还要亲亲啊?”

“那就最好了,姐,亲一下!”

“神经病!”

唐宾听到这里就差点要凌乱了——

“这外面两人什么关系,什么关系呀?”

他真想冲出去把那男的拎起来好好严刑拷打一番,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毛病,人家的女人是可以随便抱抱,随便亲亲的吗,你至少要问一问我这个主人吧?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可是,现在自己光溜溜的,这么冲出去也实在太不雅观了些。”

正在无比纠结中,叶雁又道:“小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呀!”

男孩道:“就中午刚到的,想给你个惊喜嘛!姐,是不是很惊喜呢?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叶雁道:“哟,还有礼物呀?小安,我发现你变细心了嘛!老实说,是不是在外面交了女朋友,到姐这现学现卖来了?”

男孩否认道:“怎么可能?我要找的女朋友,那也必须是跟姐一模一样,不然我才不要。”

叶雁笑骂道:“你什么脑子啊,这世界上哪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小安,你不会是有恋姐情结吧?”

男孩马上道:“是啊,我就是有恋姐情结,这辈子我就打算只爱姐姐你一个了。”

啥?

唐宾要跳起来了,这哪里冒出来的小破孩,居然真的来挖自己墙角了。

奶奶的,胆够肥的啊,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不过,叶雁接下来的话就让他彻底平静下来:“小安,你可别瞎说,我是你姐,亲姐,你要再这样,我打你了啊!”

“好啊,打是亲,骂是爱……姐,我可听我妈说,你跟那姓罗的家伙已经离婚了,真是太好了,姐,你真是我亲姐,以前我就说了,你跟那姓罗的根本尿不到一块去,那混球我一看就讨厌,什么东西,人前装的跟孙子似的,也就是把大姨骗的五迷三道!嘿,现在离了好,离了就自由了,以后有弟弟我疼你呢!”

“滚你的,毛还没长齐呢……”

靠,闹了半天,原来这小破孩还真是叶雁的亲弟弟啊!

一个有严重恋姐情结的小破孩。

听到这里,唐宾终于放心下来,本来还以为是来挖自己墙角的,结果原来是自己的事实小舅子。

不过听两人的口气,怎么好像不是同一个妈生的,难道是同父异母?

下面的话题,唐宾就没有再仔细去听了。

人家两姐弟之间的私房话,自己还是做个文明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好。

刚刚运行了第一次挨打术,他现在也急着想知道效果到底如何,刚才在卫生间发生的事情已经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结论,自己的力气大了,身体也变得坚硬,估计在防御力上面真的能达到用脑袋挨棒球棍屁事没有的程度。

挨打术,果真够能挨的了!

当然,这指的是内力已经遍布全身,将挨打术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才会有这种功效。

实际上,运转到体表的内力不能长时间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部分跟血肉组织细胞等发生促进作用被吸收消耗,另一部分则会自然消散,回到经脉中的内力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说消耗还是很厉害的。

不过根据小册上的记载,当第一次运转挨打术把内力渗透入全身并成功之后,身体各方面素质可以提升百分之二十左右,当然这是一个估计值,具体还是要根据自身的情况为准,这就类似于第一次洗髓伐毛的功用,而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了。

唐宾细细检查了一下自己剩余的内力,发现这一次消耗,足足用去了全身内力的百分之**十,可见其消耗之巨。

所幸,这是因为第一次练习使用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后就会好很多,而且只要自己坚持练习周天运转和阴阳五禽戏,这部分消耗的内力还是可以恢复的。

据说,内力强大道一定程度,可以将挨打术发挥到极致,理论上甚至可以把自己真正变成金刚不坏之身,坚如钢铁,可挡子弹。

好吧,这些也都是秦海燕她老爹自己的臆测,实际上是不是如此,唐宾现在也无法证明。

在百无聊赖之下,他就在床上运起了阴阳五禽戏的行功路线,借以慢慢恢复消耗的内力。

如此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房间门忽然被轻轻敲响,叶雁在门口脆生生的喊道:“哥,哥……”第二百三十三章 经理办公室里的激情

阴阳五禽戏这门内外功结合的心法,好就好在它是属于养身之术,练习起来平和稳定,甚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