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第55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电话想了老半天才接通,刚刚打通,周晚浓就压着嗓子急急问道:“喂,唐家小哥,我姐让你来接我,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啊?”

唐宾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正郁闷呢,开车从清溪园回来的前半段还一路畅通,可到了市中心就开始堵了,一条环城西路上足足堵了半条街,二十分钟还没有开到头。

“不好意思,我遇上堵车了!”他在电话里无奈的说道。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宿舍来了几个小偷,他们正在别的寝室里偷东西呢,一会儿可能就到我这儿了,他们好几个男人……,我害怕!”周晚浓把房门的保险上好,可是那些人是直接踹门的,学校宿舍的门本来就不怎么结实,她躲在门背后都快要急哭了。

唐宾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赶忙道:“浓浓,你别怕,别慌,怎么回事,他们有几个人,离你还有多远?”

周晚浓压着声音道:“好几个,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这里别的人都走光了,就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敢看,现在……现在应该就离我只有五六个寝室的距离……”

唐宾马上道:“那你把门反锁上,别出声,我马上赶过来。”

“他们踹门进来的,反锁也没用啊,怎么办?”

唐宾也是急了,看了看现在路上的交通,车子根本就过不去,可现在事情紧急,压根就没时间在这里磨蹭,不过幸亏的是这里离师范学院已经不远,跑过去的话,快一点五六分钟也能赶到,匆匆一估算,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把车停下熄火,就下车跑了出去;至于宝马车停在马路中间会不会引起大拥堵,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一边赶紧跑一边对着手机说道:“浓浓,我现在马上过来,很快,你坚持一下,别出声,最好找个桌子什么的把门堵上,别怕,别慌,我现在挂电话,报警!!”

他说完就挂掉电话开始报警,对方人多的话,他一个人也没什么把握,要知道小偷拉帮结派也是可以变成杀人犯的,虽然他刚刚学习了挨打术,可谁知道那玩意关键时刻顶不顶用。

这时候,红色宝马车后面开着的奥迪车主下来朝他喊道:“喂,你怎么走了,车停这里,让别人怎么走啊?”

唐宾压根就没空理他,头也不回的摇了摇手,继续打电话报警,一边风一般朝师范学院方向赶去。第二百三十七章 又见暴力女警

唐宾自从受伤被秦大校花的爷爷秦长青临终灌注了一身功力之后,前后经过了两次洗髓伐毛,身体素质可说有了长足的进步,敏捷度和操控性都不是以前能够相比,这一回全力奔跑,真可谓动如脱兔,行如狂风。

虽然他没学过什么凌波微步,踏雪无痕等诸如此类武侠剧中的轻身功夫,也不知道现实中是不是存在,但秦长青活了两百余岁,他积累的全身功力岂可小视,就算被浪费了不少,但怎么也算是……内力高深了吧,情急之下拔足狂奔,当真比疯牛还要凶猛。

只不过,现在这时间段,不只是车行道上拥堵,人行道上同样行人如织,摩肩接踵,挡住道的人不在少数,唐宾一路飞奔过去都撞翻了好几拨人,一时间道路上咒骂声响成一片。

“……,江州师范学院本部,女生宿舍七号楼,六层,事情紧急,你别老问我是谁,我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们赶紧出警啊……,我现在正跑着呢,当然喘气了……,等你们,黄花菜都凉了……,他妈的神经病,爱来不来!”

唐宾真是要气死了,这个报警接线员说话慢悠悠的,还一个劲在那里蘑菇,居然还说小偷不是什么大事,等警察到了再说……,他愤愤地挂上电话,这时也已经进了师范学院的大门。

有心想给周晚浓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是又担心电话铃声反而会暴露了她此刻的行踪,于是只好作罢。

两分钟后,七号女生宿舍楼在望。

楼里稀稀拉拉有几扇窗户亮着灯,其余的全都一片黑暗。

唐宾争风夺秒,马不停蹄,就怕自己要是晚了几秒钟,导致周晚浓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就要后悔莫及了。

往常的宿舍大妈也不知道是不是放假后回家了,根本就没人出来阻拦,唐宾两步就冲上了二十级的台阶,此刻耳中听到上面果真有男人的说话声,以及搬东西的声音,哐哐哐的震天响。

他暗暗骂了声我靠,偷东西这样也太嚣张了吧,刚刚在楼下忘了拿点家伙防身,可现在这楼道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再要回头去拿却又怕晚了,顿时也不管那么多了,一边迅速往楼上跑一边大喊了一声:“浓浓!”

这声喊叫声不知不觉就用上了内力,如平地一声炸雷,声浪滚滚,当真像少林狮子吼……,好吧,少林有没有狮子吼还有待考证。

等他跑上六楼的时候,那声音也好像才刚刚止歇一般。

周晚浓此刻正战战兢兢地躲在寝室里,房门反锁,桌子椅子拖把什么的杂物在门背后堵了一大堆,可还是感觉不是很安全,咋一听到唐宾那声叫做自己名字的大吼,顿时心花怒放,全身涌起一股暖流,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也泛起了红潮。

“唐家小哥来了,来救我了。”

“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可是……,他们人那么多,他能打得过他们吗?”

她高兴之余,又在房里为他担忧。

可是另一边,唐宾看到眼前的场景顿时傻眼了——

“小偷们”正在忙忙碌碌把寑室里的床铺拆掉搬出来,走廊上已经堆放了满满一大片。

“这是……,小偷难道现在连床铺都要偷?”

他心里隐隐感到这里面或许出了什么问题。

而正在搬东西的几个男人头上都戴着安全帽,看到唐宾的时候也眼神特别古怪,其中一个中年人还笑呵呵地朝他说了一句:“小兄弟,声音够大的啊,跟女朋友吵架了?我跟你说啊,现在女孩子要用哄的,声音大了没用,到时候人家比你还响,我是过来人,提醒你一句,呵呵!”

“呃……”唐宾愣了愣,干笑两声道,“是,是,多谢这位大哥提醒……”

顿了顿,他看着走廊上那么多床板和铁架子,问道:“对了,你们这是在……”

那人笑了笑道:“哦,这个啊,这边朝北的宿舍外墙漏水,这几天马上要全部翻修,连着里面的一起整修一下,所以要把这些床铺什么都搬掉……,你没看到楼下贴着的通知吗?哦,对了,这是女生宿舍,你一男的估计是看不到。”

“啊?这样啊,我还真的……不知道。”唐宾恍然大悟的说道,“现在应该下班了吧,你们还加班啊?”

“有什么办法,工期太紧,催的别人脚不沾地……,好了,好了,我跟你一学生仔说这些干什么,还有不少要清理呢!你也走吧,走吧,赶紧哄你的小女朋友去,记得小声点啊!”

“哦,好的,谢谢!”

等唐宾走过去之后,他又摇了摇头,低声自语:“人长的不错,就是脑子不好使,哄女生连束花都不拿,真是个二楞子。”

“……”

唐宾听到他这句话,差点一头栽倒!

往前没走几步就到了周晚浓寝室的门口,他敲了敲门道:“浓浓,是我,在里面吗?”

“在的!”周晚浓在里面应了一声,她还觉得奇怪,怎么唐家小哥刚刚才喊了一声,结果没过几秒钟,什么事都没有就到了门口,那些正在偷东西的小偷难道都藏起来了,可明明还听到有说话的声音,甚至……,唐家小哥刚刚好像跟那些人说话来着,莫非是……伪装?

她一边想着一边把堵在门口的杂物挪开,房门一打开,看到唐宾在门口笑嘻嘻的的样子,她马上伸手把他扯进了寝室里面,呯的一声把门关上,拉着他胸前的衣服轻声又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你怎么过来的,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吗?”

唐宾一看到她脸上那紧张兮兮好像真的要被那些人给怎么样了的表情就想笑。

你说你一挺漂亮姑娘,还是大学生,又烧的一手好菜,平时也不迷糊吧,怎么有时候尽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周晚浓看见他笑的没心没肺,顿时推了他一下:“你笑什么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外面那么多小偷,这都是明抢了,一会就可能要来对付我们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唐宾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开了门就拉着她往外走。

“诶,你干嘛,干嘛……,见到了会被人……”她压着声音急急的说道,还想反过来把唐宾往寝室里拉,可是她的力气哪里能比得过唐宾,当她抬眼看到十几米外的场景,下面的话瞬间就卡壳了,“他们,他们……”

“他们怎么了?”唐宾笑看着她说道,“是不是觉得他们不像是小偷,也不是在偷东西?”

当然,后面这句话不能给那边几个人听到,不然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呢,于是他把嘴巴凑到了周晚浓的耳朵边上轻声低语。

周晚浓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茫然的问道:“那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唐宾苦笑了下,拉着她重新进了寝室门,把门关上后这才说道:“还好意思问我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你们这幢宿舍楼朝北的房间要整修,难道你不知道的吗?他们这是把里面的床铺搬掉,方便下面的工人施工,下面都贴了通知了的,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啊,有这事吗,我真不知道啊,没人告诉我!”周晚浓睁大了眼睛说道,不过这会儿也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可是下面贴着的通知什么的多了,还有好多都是打广告的,我们一般都不看的啊!”

实际上这个事情,在学校开始放假的时候,就已经集体通知过了,住在这栋楼朝北方向寝室的学生行李也统一搬去了别的地方临时存放,只是她们寝室的几个人,周晚浓是因为唐宾突然出事,急急忙忙去了姐姐家里,一直都在担心他没回学校,而她们寝室又不是朝北,当然也就没有被通知到;另一个室友苗苗知道周晚浓她们去不了了,老早就跟着邵某人出发去檀头山岛谈情说爱去了,剩下一个陈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又或者她本来知道的却忘了说,反正周晚浓压根就就不清楚这件事。

所以才会自己吓自己的,以为是小偷跑到学校里来偷东西了。

“好了,好了,虚惊一场,赶紧收拾收拾回家,你姐姐还在家里等着我们一起吃饭呢!”唐宾也没有再说什么。

正说着呢,外面楼道那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是一个女人的娇喝声:“别动,警察!”

警察?

一听到这个女子吆喝的声音,唐宾和周晚浓顿时齐齐一愣,一是诧异于警察的到来,另一个则是惊讶于那女子的声音,似曾相似。

周晚浓和唐宾面面相觑,过了会问道:“唐家小哥,你真的报警了?”

唐宾点点头道:“是啊!不过他们说这是小事,慢慢来的,怎么这么快,她……”

周晚浓也点了点头:“倒霉了,不会又是那个凶巴巴的女警吧?”

唐宾道:“我看像!”

碰到那暴力又凶巴巴的女警倒是其一,最主要的是上次碰见她的时候就是弄了一起假案,这回貌似又是一起乌龙案,女警又要白跑一趟了,那肯定更加火大。唐宾还记得上次女警追着自己打的场景,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再来一次。

他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的往外面张望了一下,马上耷拉下了脑袋,不是那暴力女警钟丽雯,还能有谁?第二百三十八章 去你们家吃饭

钟丽雯这段时间很郁闷,很纠结,前几天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似模似样的案子,本来还想靠着它捞点功绩,也好摆脱现在这种天天给别人找小猫小狗劝架抓猥琐男的悲催命运,可是没有想到忙碌了两天,中途局里领导出面把这事给硬生生压下去了。

连这么严重的刑事案件都能说私了就私了,如此的变故让她很是怀疑当初立志当警察的崇高理想是否正确,看到的不公平事件越多,她也就越是疑惑。

这还不止,完了后还被她上头的分局长狠狠批了一顿,直把她批得七窍生烟,差点忍不住翻桌子。

可是没有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是个分局长,自己在人家眼里分分钟就能被搞死。

除了工作上的这些不顺心,还有一件事更让她伤脑筋,家里的老妈嫌她太野太火暴,怕年纪大了以后找不到对像,这段时间经常逼着她去相亲,那真是心灵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还没到一个月呢,相了是一个又一个,平均三天就要来一次。

除了她自己内心对相亲的抵制,来跟她相的也大多大靠谱,要么色眯眯,要么傻乎乎,以她一个警察的锐利眼神,那是一看就分明,所以也特纠结,已经三次将咖啡倒到相亲对像的头上去了。

但这也让她老妈更加着急,接连不断地给她安排,这不,今晚就有一个听说是大学物理老师的人约好了相亲。

不过,幸亏的是她下班后在单位里磨蹭了一会,然后就接到了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这次是她主动请缨加班出警,借此可以逃避相亲,尽量又是一起她不感冒的小偷事件。

到现场之后很明显,压根就没有小偷事件。

“又是一次虚报!”

钟丽雯摇了摇头,心说为什么要说又呢?

想了想,原来这地方挺熟悉,上一次来这里出警的时候也是一次虚报,不过,这次她居然没有怎么生气,反而跟那几个工人聊了几句。

寝室里,唐宾和周晚浓贴??浓贴在门背后,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周晚浓耳力不够,听不真切;可是唐宾却听得清楚,待听到刚才那中年男人的声音说就是那间宿舍的时候,他知道躲不过去,无奈的耸耸肩,在她耳边道:“没办法了,她过来了!”

周晚浓啊了一声,有些心里慌张,上次被那女警弄哭过,对她有些心理阴影了,此刻连自己整个身体都趴在唐宾的身上也注意。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话刚说完没多久,脚步声就在门边停下。

“得,得,得!”

女警敲门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周晚浓身体紧绷了一下,死死抓着唐宾腰际上的软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宾回转身对她摊了摊手,又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然后就把门打了开来。

当钟丽雯看见面前唐宾的一瞬间,也不由得愣了一愣,然后才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周晚浓。

周晚浓她有些不记得了,但是唐宾的样子她可说熟悉的很,曾经有一段时间,她恨不得打掉他满嘴的牙齿,生生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阻挠,让她从扫毒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前几天的案子,也是跟他有关,她甚至以为这家伙到现在还是在失踪状态呢!

“是你……们!”

女警钟丽雯不由脱口而出说道,这时候也终于想起来旁边那女孩的身份,周家姐妹中的妹妹,也就是这个家伙的小嫂妹,不过令她奇怪的还是唐宾居然全身完整的在这里出现了,“你没事,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话对唐宾来说,是在情理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

因为他并不清楚曾经处理自己那个失踪案的女警,正是面前这个暴力女,当然周晚浓也不知情,只从姐姐口中知道是一个姓钟的漂亮女警官在处理他们的事情。

所以,唐宾稍稍愣一下,然后干笑了两声道:“是啊,真巧,好久不见!”

钟丽雯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到他那僵硬的笑容,她就觉得讨厌。

她对他的印象可以说一直都不好,刚开始是愤恨,后来是更加愤恨,直到半个月前那个晚上知道出事的那个人是他,心里隐隐有些同情;另外,她可是亲眼看到周晚晴和叶雁为他双双晕倒,也由此联想到了很多男女间的那些事,故此也对他更多了一些鄙夷——这家伙不止讨厌,还风流滥情;再有两次在这个寝室里都看到他和他的小嫂妹在一起,肯定也不简单,哼,真是一个臭男人!

“刚才是不是你们报的警?”

钟丽雯的视线在唐宾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就转到了周晚浓的身上。

尽管寝室里的日光灯刚刚已经坏掉了,但是走廊上的路灯很亮,这让周晚浓很清楚的看到女警脸上的表情,在她看来,女警此刻看似平静的脸显然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等一会就会迎来狂风暴雨,闪电雷鸣。

“不是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于是她赶紧摇着头否认。

“是吗,这里还有别人在吗?”

钟丽雯的眼神睨了一下,显然没有相信她的话,因为她内心的慌张根本就写在了脸上。

这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女生。

钟丽雯暗自笑了笑,拿出一个小本子瞄了两眼,啪啦啪啦在自己的手机上按了一串数字,就拨了出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唐宾并没有看清她手机上的号码,不过两秒钟后,他兜里的手机就一边震动一边响了起来。

“……”

唐宾心里一突,看了看女警的脸,愣是忍着当做没听见,更没去接听。

钟丽雯眯着眼睛看着他,点着下巴说道:“电话响了,接啊!”

唐宾呵呵干笑,道:“不是电话,这个是……闹钟,我平时提醒自己吃饭来着,呵呵,到点了!”

钟丽雯柳眉一竖,轻喝一声道:“还跟我装,接,现在,立刻,马上!”

她这么一声轻斥,跟着她一起过来的几个男警察也一道走了过来:“钟队,怎么了?”

女警的眼神依然在唐宾身上,只是用自己尖尖的下巴指了指唐宾。

唐宾无奈了,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他犹豫了一秒钟就直接按掉,笑道:“这肯定是推销的,或者打广告什么的,不认识,不用接!”

“是啊,我就是那个推销打广告的!”

钟丽雯冷哼了一声说道。……

唐宾以为这次女警又要发飙,把他们带去警局,录一晚上口供,然后按无数个手印,结果她却挥了挥手说算了,只是一场误会。

不过她提出了一个让唐宾和周晚浓都感到突兀的要求——晚上去你们家吃饭!

晚上去我们家吃饭?

请问我们很熟吗?

熟到可以随便跑去我们家噌饭吃的程度了?

唐宾很想这么问一句,可是周晚浓为了不被拉到警局盖手印,很快就欣然同意了,反正她打定主意到了家就躲到房里,吃饭的时候一声不吭,吃完就下桌回房玩电脑。

下楼的时候,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两眼,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伙人居然被当成了小偷。

唐宾脸上有些尴尬,心说这回自己在他眼里算是坐实了二楞子的身份。

“坏了,我的车!”

走到半路的时候,唐宾才想起来叶雁让自己开的宝马车还停在马路中间,从自己离开到现在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被拖走了没有。

“你们慢慢来,我先到前面看看,我车还停在马路上!”

他话音刚落,人已经窜了出去,手上可还拎着大包小包,甚至一个旅行箱也在他手上。

钟丽雯对他感管欠佳,就拾掇周晚浓把所有行李物品全都交给了他,两个女人则是空着手,另几个警察却开着警车离开了。

看到唐宾一溜烟跑了,周晚浓在后面叫道:“什么车啊,诶,你把东西放下再去啊!”

可是唐宾这时早就出去五六十米远了。

钟丽雯眼神诧异了下,那个旅行包她刚才拎过一下,知道其份量不轻,没想到这家伙拎着这么多东西还能跑得跟奔马似的,身体素质不错啊!

几分钟后,唐宾跑到原来停车的环城西路上,远远看到前面堵车堵成了长龙,一辆拖车正在自己开的那辆红色宝马前面忙碌,看来是马上就要把它拖走!

“幸好,还在!”

他赶紧跑上去对那拖车的交警说道:“师傅,师傅,不好意思,我是这个车车主,刚刚临时……”

给他处理拖车的交警四十来岁,男性,脸上一圈络腮胡,看起来挺凶悍的,他回头上上下下看唐宾看了好几遍,这才皱着眉头说道:“你就是车主,知不知道你把车停在马路中间是什么行为?车是不错,可是不要以为有了几个钱就可以乱来,这马路又不是你们家的!”

唐宾忙陪着笑脸道:“刚刚出了点急事,车又堵在这里了,实在没办法,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你跟我说不好意思有什么用,刚刚被你堵在后面那一排车主都对你有意见……反正罚单已经开了,拖车也来了,你明天到西城交警支队去拿车吧!”

络腮交警面无表情的说道。

“师傅,我现在就交钱罚款,就不用明天再去领车吧?明天我急着要用车的,师傅,通融一下行不?”

开玩笑,今天被拖走了,明天上班不能去接叶雁,那还不得被说死啊,尽管雁妹妹可能不会说什么。

“不行,这是让你吸取教训!”

交警硬梆梆的说道。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

新的一月,新的一周——

看到络腮胡交警一副油盐不进公事公办的样子,唐宾也不由没辙,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清楚拖车程序是要怎么走的,可是能现在开走当然是最理想的了。

他把手上的行李往地上一放,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钱包,再从钱包里抽出所有的软妹币,五张红彤彤的老人头悄悄递了过去。

天知道他递过去的时候心头都在滴血,虽然说公司里有了自己差不多一百八十万元,不,九十万元的股权,但是那东西现在还不是自己的,根本就变不了现,再说就算变了现……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只是络腮交警接过去在手里捏了两下,冷笑了两声道:“光是拖车费就是五百……”

这意思是嫌少了,唐宾有些气结,不过谁让他乱停车呢:“师傅,帮帮忙,我手上就这么多了!”

交警哼哼了两声,正要说什么,唐宾的手机响了,接起一看是周晚浓的,原来他匆匆跑掉,她们两个在后面出了校门就不知道往哪找他了。

五分钟后,周晚浓和女警钟丽雯赶到。

看到眼前的架势,周晚浓是吃惊,她还没见过这辆宝马车;而钟丽雯却是见过的,正是那位为他晕倒的大小姐的车……

也不知道女警拉着那络腮胡说了些什么,他居然就这么挥挥手走了,临走前还朝唐宾点了点头。

唐宾神情一愣,暗想果然朝中有人好办事,一个小警察出面居然还能马上搞定自己又求情又出钱都搞不定的交警。

“诶,他还拿了我五百块呢!”

他把车打开,把刚刚摆地上的行李放进车里,这才忽然记起来那络腮胡没把那五百块钱还给他,可这时再朝前看,那拖车跟交警早就已经去远了。

“那是你的罚款!”

已经坐进车里的女警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发动汽车瞬间开了出去。

“喂,我还没上车呢!”看到车子启动,唐宾急得大叫。

“没位置了,你自己想办法吧!”女警喊道。

“唐家小哥,我们在家等你啊!你快点啊!”

“靠,这是我的……车,我口袋里没钱啊!”

可是这话才说一半,前面那宝马跑车一拐弯就消失在视线里。

“我为什么要把钥匙给她呢?”

“为什么呢?”

唐宾站在马路上无比纠结,这时后面一辆等得心烦的吉利车里探出个一颗脑袋喊道:“喂,你走不走啊,别挡道!”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他看了眼后面的堵车大军,这时候早就汽车喇叭声按个不停。

无精打采的走回人行道上,瞄了瞄空荡荡的皮夹子,里面真的是一毛钱都没剩下,再摸摸口袋,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穿的是叶雁临时帮他找来的保安服,里面根本就没有一毛钱。

“难怪自己说是车主的时候,那交警的眼神怪怪的,原来他根本就把自己当成了保安,是替人开车的!”

“也难怪他原先的态度……”

走了几百米,在一处街边找到一个atm机,跑过去又重新取了五百块钱在身上。

本来想打个车回家的,不过一方面这个时间段出租车难打,另外再一想起那暴力女警此刻正在家里做客吃饭,她对自己看不顺眼,自己对她也没什么好感,干脆就就到路边小店买了瓶水,把一百块钱找开,然后坐上一辆公交车,慢悠慢悠的晃荡着回家。

当然,事先得跟嫂子说一声,让她们先吃,不用等自己了。

结果等他回家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快八点半了。

“叔叔,你怎么才回来?”一进门,唐心小公主就蹦跳着跑过来抱着他的大腿要叔叔抱,然后手舞足蹈的说道,“刚刚我们家来了个警察阿姨,她人可好了,我把捡到的五块钱交给她,结果她说不要了,让我留着自己买糖吃。”

唐宾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笑道:“真的,你在哪捡到的五块钱啊?”

一边说,他一边朝房里看了看,发现只有周晚浓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见到那暴力女警,连嫂子也没看到。

在怀里扭动的小家伙伸出手指指了指唐宾的房门,奶声奶气道:“就在叔叔的房里捡到的啊!”

“呃……,是吗?那……以后在叔叔房间里捡到的东西,都是小宝贝你的,好不好?”唐宾说着就抱着她到了沙发边上,问周晚浓,“那暴力女走了?”

话音刚落,没想到从嫂子的房间门口马上探出一个头来:“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我靠,唐宾一看居然就是那暴力女警!

“呵呵,没有,怎么会呢,你……来我家做客,欢迎,无限欢迎!”唐宾干笑了两声说道。

“呯”一声,房门就被关上了。

唐宾脸上神色变了变,压着声音对周晚浓道:“她没走,你怎么不先提醒我一下?”

周晚浓吐着舌头道:“我还没来得及说。”

唐宾小唐心在沙发上放下,挨着周晚浓悄声道:“她……,跟你姐在说些什么?”

周晚浓把电视声音放大了点,然后道:“说来真巧,你知道上次你被打伤失踪,谁负责的这个案子吗?”

“是……她?”

“就是她!貌似还帮了不少忙,所以姐姐对她特别有好感,还说让她有空就经常来家里吃饭……,我去,那家伙居然还厚着脸皮说警局跟这边挺近的,有个蹭饭的地方求之不得,唐家小哥,你说这女人怎么回事?”周晚浓满心不爽的说道。

唐宾摇摇头,也猜不透这暴力女是怎么回事。

“你说……,会不会是她看上你了,然后故意给自己制造机会?”她突发奇想的说道。

“我跟她?”唐宾马上摆摆手,“绝对不可能,她看到我恨不得打我一顿……,说起来还拜你所赐,连着这次两次了,都是报假案……,她肯定恨我们恨的不行!”

周晚浓撇撇嘴道:“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报警都是你报的,我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唐宾郁闷道:“那还不是我关心你,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

“哼!”

“谁是吕洞宾?”旁边唐心忽然问道。

“嗯……,吕洞宾就是一个古时候的道士。”唐宾想了想说。

“那狗狗为什么要咬他?”唐心又问。

“这个……”唐宾看了眼周晚浓,笑道,“因为啊,那是一条疯狗!”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上突然一疼,原来是周晚浓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肉,还在那磨着牙齿,一副凶狠的样子。

实际上她并没有咬重,上次不小心把他咪咪咬出了血来,这回还是注意了点,只是装装样子。

唐宾拉着小唐心指着她的模样道:“小宝贝,你看,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你长大了可不能学你小姨的样。”

唐心看着眨了眨眼睛,似懂不懂的点点头。

过了片刻,房门打开,嫂子周晚晴和女警钟丽雯双双从房间里走出来,周晚晴一看唐宾身上的衣服,马上吃惊的问道:“小宾,你怎么穿着这么身衣服,我记得你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唐宾笑了笑道:“今天刚跟朋友要的,怎么样,穿着是不是特精神?”

女警似笑非笑说了句:“是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当保安了呢!”

钟丽雯跟左边锋接触过几天,知道他们的制服,唐宾身上穿的跟那衣服一模一样。

不过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对女警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周晚晴笑了笑道:“小宾,你上次出事的时候,钟警官帮了不少忙,我们应该谢谢人家……”

唐宾干笑两声,看着女警张了张嘴,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钟丽雯摆手道:“诶,不用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现在劳烦你帮我送回去,就当谢我了!”

……

出了小区。

钟丽雯迅速驾着宝马车进入了西城往西的区域,然后一打方向盘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开了过去,在一处阴暗无比的地方停下。

唐宾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上次自己和雁妹妹半夜里车震的地方吗,前面就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河,他甚至还能隐约听到雁妹妹搭着流水声一声声媚叫的音浪,一想起这个就有些心里火热……

不过这暴力女警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总不会也是要跟自己玩车震吧?

这么一想,他就转头朝她看了看,不过这里没有路灯,汽车熄火之后黑漆漆的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个传统、纯洁的男人,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啊!”唐宾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要说暴力女警,虽然脾气爆了点,但是这脸蛋身材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而且身上穿着这一套制服,要是那什么什么,真的挺有幻想空间……,只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猥琐!”钟丽雯冷冷哼了一句。

“啊,你说谁猥琐,我有猥琐你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猥琐你了?”唐宾神情一愣,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龌蹉!”

“……”唐宾彻底无语,过了一阵轻声说了句:“你神经病!”第二百四十章 跟暴力女警一起听活春宫

预料中暴力女警扑上来又捶又打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而是淡淡问了一句:“你受伤之后去哪了?”

我受伤的时候去哪了?

唐宾一愣,心想这暴力女大晚上的把自己弄到这个偏僻没有人烟的地方,难道就是为了要问这个事情?

可是,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被救去了青蛇岛,大概她会紧接着问青蛇岛在什么地方,岛上住着什么人……,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马上想到这位暴力女警官不是在关心自己,而是想要知道有关秦海燕的事情。

事实上,唐宾的这个想法一点都没错。

钟丽雯感兴趣的是救走唐宾的人,秦海燕。

可是她动用自己的权限,查了有关秦大校花所有的档案,结果让她很遗憾,没有找到任何能够耳目一新的消息,秦海燕的个人档案清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短短的几个经历,寥寥的几句信息,可以说毫无特色,是那种丢进人群中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角色,就连那些照片看上去也显得有些木讷。

可是看起来如此平凡的档案,加上她能够调动直升机救人,能够一脚将一根竹竿射穿一个人的大腿的武力,这就绝对不简单了。

钟丽雯作为一个曾经是扫毒组的警务人员,向来有打破砂锅问到底,把所有疑问都解释清楚的韧性劲,这次让她注意到这么一个神奇的女生,不管是女人的八卦之火,还是一向的做事风格,她都想要探个究竟明白,尽管她也意识到这可能会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唐宾当然不会泄露关于秦海燕的信息。

他想了想,正打算找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敷衍过去,不料这时候有一道明亮的灯光从斜后方往这边照过来,然后是一阵汽车行驶的声音,看来有车往这边过来了。

他转过头往车灯方向望过去,巧合的是那辆车拐了两下,就在跟他们隔了三颗树距离的河边停了下来。因为天黑以及树木遮挡的缘故,那车里的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边树下还停着另一辆车。

跟他们一样,停下来之后那车里的人就把汽车引擎和灯光全部熄灭,刹那间附近又只剩下河水流动以及偶尔青蛙鸣叫的声音。

唐宾和钟丽雯都没有料到大晚上的,居然还真别人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出于本能,两人都在车里选择了沉默,静静的呆在里面没有出声,眼神也都望着那边。

由于天热,两边的车窗都是开着的,那车上马上就传来一阵说话声,而且他们并不知道唐宾和钟丽雯的存在,说话也没有刻意放低声音,让两人在车里听的清清楚楚——

“干嘛这么猴急,我这裙子新买的,别给我弄皱了。”这个是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酥软腻味。

“脱了呗,反正这里又没人看见,老婆,亲亲老婆大人,老公想死你了,先让老公亲一口呗!”这个声音有点重,听起来是个有些年纪的男人。

“谁是你老婆,死相!想吃的时候就叫老婆……,哎呀,别这么用力,轻一点,嗯……”

片刻之后,说话声就变成了男女之间口水相接的滋滋声,逐渐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女人偶尔媚叫的呻吟声。

“我靠,这两人原来真的是跟自己上次一样,跑来这里玩车震的,看来这地方是个风水宝地啊,要是来个人每天蹲这里收收门票,说不准还能发点小财!”唐宾不无恶趣味的想道,同时因为那女人媚媚的欢叫声,他发现自己居然可耻的硬了起来。

他情不自禁转头朝坐在旁边的钟丽雯看了一眼,当然结果是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个黑乎乎的轮廊,那配合着那气氛,还是感觉挺有点那什么的。

钟丽雯同样心里晕死,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跟唐宾问点事情,没想到跑出一对野鸳鸯过来搅局,而且她们那不顾廉耻的喘息和呻吟,也多多少少影响到了她自己的生理状态,再想到现在车里还有一个貌似淫荡的家伙……,这就让她感觉有些浑身不自在,但是一想到那个身份神秘的秦海燕,她就生生忍住了,心想难得的一次机会,还让他欠了自己一次人情,赶紧趁着今天问点东西出来,不然下次就更难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隔壁十几米地方那车里的两人,声音越来越大,不仅女人叫的勾心动魄,那男人居然也叫的那个爽快,也不知道两人在车里怎么样折腾。正心烦意乱,或者更加有些心慌的瞬间,只听那男人急促的说道:“车里太累的,使不开,咱们到车外去吧!”

那女人娇声道:“要死了啊,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男人道:“这里这么偏僻,怎么可能有人来,再说,等人来了我们马上上车……快点,宝贝,难道你不难受吗?”

女人忸怩的说道:“难受啊,你个死相,舌头是越来越厉害了,差点就被你给吸出来……,嗯……,那你一会要卖力点哟!”

紧接着,就是汽车开门的声音,两个激情澎湃的男女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只听两声长长的舒缓的呻吟声,大概男人已经瞬间进入了女人的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