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主播说土豆软件第56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人的体内,同时舒服的叫了出来,再然后就是啪啪啪肉体撞击和女人更加荡人的娇啼声。

“嗯……,好,再进来,再进来……”女人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叫道,随着动作的深入,两人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根本顾不得在意声音会不会传的很远被人听到,更别说留意是不是有人正在附近了。

“怎么样,厉害吧,比你那混账老公如何?”男人一边动作一边喘息着说道。

“啊……,好,你……,好,别停,继续,到底了!”

“嘿嘿,到底怎么样?”

“嗯嗯,哎哟,你个……死鬼,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混账根本就没心思碰……我,我都旷了好久了,他现在只喜欢抱着那小的……,哎呀,怎么又大了……”

“我一听你说这些就兴奋!”

“你变态……啊,你还巴不得让那混账碰我是不是,你心里,究竟把我放在什么位置?是我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

“当然……是老婆你重要了,儿子可以再生的嘛,不过那混小子的事情,还要你多操心!”男人说道。

“放心吧,你……这么卖力,我还能不卖力……,老公,你就是我亲老公,快点,用力点,哎哟,哎哟,快来了……”

男人一听果然更加卖力,嘿嘿嘿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扑哧扑哧的水声甚至都盖过了河水的流淌声,那肉体撞击的声音更是响彻周围……

钟丽雯到了这里,实在听不下去了,伸手在方向盘旁边猛力一拍一键启动,宝马跑车轰的一声响,两束强光直接打在了河面上。

这一举动顿时把那边的野鸳鸯惊的魂飞魄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还停着一辆车,而且车里显然还有人。

紧接着就是女人高亢到了极致的哀鸣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吓到了,本来就在喷发边缘的她一瞬间就到了顶峰,可是接下来就是噗通一声大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

“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男人的声音艰难传出,伴随着他在河里扑腾的声音。

“老罗,老罗,你怎么样,怎么样,救命啊,有没有人来救救他……”

女人也是慌了神,此刻还光着下身呢,就朝唐宾这边的跑过来,希望有人能去救一下。

钟丽雯推了一下唐宾:“还不快去救人?”

唐宾本来想说,“你是警察,为什么不是你去?”

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让她一个女人下水去救可能全身正赤裸着刚刚还在另一个女人身上驰骋的男人,似乎,的确,有点不太合适。

唐宾刚刚推门下车,钟丽雯就把车给熄火了,同时说了一句:“别让那女的靠近这里!”

唐宾愣了一下,马上意会到这暴力女警是担心别人也以为他们俩在这个地方打野战,她女人面子薄,不肯让人看见样子。

他苦笑了一下,倒也配合着跑过去拉着那女人往回跑,匆忙道:“你去把你的车启动,大灯照着河面,我这就下去帮你救他!”

女人连连说了两声谢谢,急匆匆的跑向汽车,从朦胧的黑色轮廓上判断,他知道女人身上穿着裙子,下面的风光已经被裙摆遮盖起来,看不到真正的春光,因此让他心里没来由觉得有些遗憾,然后顺着那救命的呼叫声走到河边,这么一会时间那人已经喝了不少水,一直在咳嗽,估计身体也是浮浮沉沉。

片刻后,女人把车子启动,大灯打开,唐宾看准位置就纵身扑了下去。

他身上的保安服还没来得及换,口袋里也是空空如也,所以也不用担心会弄坏了手机啊什么的物品。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纵身一跃跳进河里去救那男人的时候,车子里的女人看到他身上的保安服,刹那间瞳孔一缩,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的神色也瞬间大变,甚至要比刚刚那男人落水的时候还要惊诧。第二百四十一章 水底惊魂

河水并不湍急,所以唐宾救起那男人也没怎么费力。

爬上来后,就着车前灯看了两眼此刻浑身光溜溜,面白无须,惊魂未定的中年男人,哪里还有半点刚才在女人身上驰骋的威风,此刻就像刚刚被下了锅的落汤鸡,狼狈不堪,下面那根东西也缩成了一团,软绵绵的搭在那里。

这个男人,唐宾并没见过,当然也不认识。

对他的赤身**,他自然也不感兴趣,瞄了两眼后就转开了视线。身上湿嗒嗒的衣服让他感觉难受,随手就脱了下来,随手一拧就是一大滩水,等他回头去看车内那女人,想看看那女人究竟长什么样的时候,惊奇的发现那女人居然不见了……

她人呢?

唐宾左右张望了两眼,居然没有找到,不由失笑道:“你女人把你给丢了!”

男人脸上多少有些尴尬,不过从水里出来后脸上的惶恐倒是渐渐退却,从车里取过裤子套上,干笑了两声道:“可能是难为情躲起来了,你知道这种事……,女人总是脸薄一点。”

唐宾一想也是,现在那暴力女警还在车上躲着不肯出来呢!

男人又道:“小兄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不过,刚才你突然把车启动,还真把我吓了一跳,要不然我也不会掉进河里,你们……,呵呵,藏的可真够隐蔽的。”

唐宾能说什么,只好故作姿态笑了两声。

男人客套了两句之后,也没有多作停留,马上启动车子走了,至于联系方式……,开什么玩笑,两边都是到这里来偷情玩车震的,谁会愚蠢的把自己真实姓名还有联系方式告诉对方,至少男人是这么认为。

“保时捷卡宴,有钱人呐!”

“我靠,尾号7777,这牌照也牛叉的很!”

“我刚才是不是应该跟他要点下水救人的劳务费?”

唐宾看到那车尾缓缓远去,嘴里不由嘀咕了两句。

回到宝马车旁边,他也没有马上进去,身上的裤子还湿漉漉的,反正是晚上,他索性把裤子也脱了,拧干之后放在车前盖上,敲了敲窗户道:“喂,人都走了,可以现身了!”

钟丽雯推开门从里面出来,长长舒了口气,小声嘟囔道:“真是倒霉,碰到这么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唐宾听了后脸上一红,前天晚上自己和雁妹妹也在这里玩车震,那是不是自己和雁妹妹也是不要脸的家伙了?

不过因为天黑,他也不拍女警看到,笑了笑说道:“他们心里还在骂咱们呢,要不是因为我们,他们现在说不准还好好的在颠鸾倒凤,也不会被吓的掉进河里……,话说,人家觉得我们也只是比他们快了一步,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快了一步,同道中人?

钟丽雯愣了愣,马上回过神来,这家伙是在暗指那什么吗?还快了一步,是指都做完了吗?

“混蛋!”

女警本来就对唐宾看不顺眼,这回当然就认为是这卑鄙无耻下流的混蛋在故意调戏自己,火爆的性子马上被激发,至于心里想要他提供某些信息的目的也被抛之脑后,身体一动就窜了过去要对唐宾拳打脚踢。

唐宾此刻正在犹豫身上唯一的短裤要不要一起脱掉,不然这么湿漉漉的贴在宝贝上实在难受,而且时间长了担心会捂出湿气来。他当然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居然把暴力女警给惹毛了,等他感觉到她窜上两步朝自己扑上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钟丽雯双手按在唐宾的肩膀上,抬腿马上就是一记膝撞。

不过危险临近,唐宾潜意识里一下激灵,体内的内力马上自动回应,第一次修炼挨打术后形成的内力覆盖瞬间形成,噗的一声,钟丽雯感觉自己的膝盖像是撞击到了硬实的木板上,刹那间就感到一阵钝性的痛,还好她攻击的时候收了一半的力道,不然可能更加严重。

唐宾感觉肚子上微微一震,没感觉到疼,不过她的冲力还是挺大的,他本来就没什么心理准备,如此突发的变故推着他往后退了两步,啪嗒一声摔倒在地上。

钟丽雯膝盖撞击得疼痛,而且这么一来自己的身体扑倒在唐宾的身上,而且一触之下就发现这家伙居然脱光了衣服。

“真是无耻加三级!”

暴力女警更加气愤,抬起手就要往他脸上挥打过去。

可是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面,倒地后变生仓促,女警的动作也快不到哪里去,唐宾胡乱一挡就抓到了她的手臂,这一下女警就真正的跟他来了个前胸贴前胸,那柔软的胸部结结实实撞到了他**的胸脯上。

“放开,你给我放开,混蛋,你个下流胚子……”

钟丽雯一边挣扎一边娇声怒骂,两条腿在地上蹬了几下就要爬起来。

可是她越是这么气急败坏,唐宾更加不肯放手了,开什么玩笑,放开让你打自己吗?

“我说,你又发什么疯?我哪招你惹你了?”唐宾也有点生气,要不是自己内力防御,这一下肯定也要把自己撞的疼死,看到她还在奋力挣扎,甚至一脚踩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差点踩中自己的小弟弟,他赶紧将抓住她的手臂往后一张,连她的身体一起死死搂住,同时两条光腿往上,紧紧缠住她乱踢乱蹬的小腿。

要知道,唐宾自从身体有了内力洗伐之后,力量成倍增长,此刻两手两脚缠住女警,当真如同老树盘根,将她束缚的一动都不能动!

女警挣扎了两下,发觉无法摆脱,而且身体被他死死缠住,自己整个身体都贴在她**的身躯上,马上一股女人的本能羞意袭上心头,更有一股危急意识爆发,好像下一刻就要被强暴了似的,于是张开口就朝唐宾的脸上咬了过去。

黑暗中,唐宾迅速侧了下脸,紧接着就发觉自己的脖子被咬住了。

并且这疯女人的架势不像是开玩笑,嘴里咿咿呀呀那是真的在咬,唐宾被她咬的浑身寒毛竖起,尽管有挨打术内力防身,但是牙齿的咬合力可跟拳打脚踢不同,再说他的挨打术还只是学了个开始,马上感觉到了一阵剧痛,这厮心里害怕,唯恐这疯女人把自己脖子给咬断了,两腿一松,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往外重重一推——

“啊!!!!”

半空中传来一声惊叫声,然后就听到噗通一声。

暴力疯女警也落水了。

唐宾爬起来摸了摸被咬过的脖子,还好不是那么疼,不过应该已经有点破了皮了,有一条不算很大的口子。

他爬起来往河边走了几步,居然没听到声音:“喂,你在哪呢,别想故意吓唬我!”

等了三秒钟,没有回应。

这厮心里不由一惊,马上紧张起来,想到自己运行挨打术之后力量大增,难道这么一下把她给弄死了?

他马上跑到车上把汽车打着,用大灯照了过去,可是水面上没什么动静,一如往昔的潺潺流水。

如此一来,唐宾真的有些急了,这要真出了什么事,可就是杀人案,而且杀的还是个女警……

他来不及细想又噗通一声跳进了水里,既然水面上没有,那就往水下找。

河水的深度超过了他的想象,而且水下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光线,唯一的亮光就是汽车照明的那一丁点地方,他屏着呼吸在水里找了两圈,结果女警的踪迹渺渺。

找不到!

还是找不到!!

唐宾心急如焚,同时心里无比后悔,明知道自己力气大,怎么就不收着点,这下好了,完蛋了……

正在他无比纠结,想着这极其严重后果的时候,自己的腰上忽然一紧,然后被紧紧缠住,他马上察觉到这是一双腿。

“果然……,是在骗我!”

“我就觉得,暴力女警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没死好,没死才好!”

唐宾大大松了口气,为了女警,也是为了自己。

可是,此刻女警纠缠着自己的腰腿居然直往水下钻,这疯女人又要干什么,是想淹死我吗?

在水里说不了话,唐宾只能尽力去分开她的腿,可是女警的腿就像一把卡死的绞盘缠的死紧,而且他又怕自己用力过猛会像那断掉的水龙头手柄一样把她的腿拧断,这么犹豫了一下,两人已经越潜越深,直接到了河底下,也远离了光线。

唐宾本来就在水下潜了一会时间,被暴力女缠住后又拖拉了一阵,这会儿就感觉胸口憋闷急需浮上去透气了;只是这女人双腿缠着自己的大腿就是不放,也不知道做警察是不是练过的,一口气居然那么长,到现在还不用换气。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唐宾的胸口越来越憋闷,这时候哪里还管那么多,先透气要紧,顿时两手抓住她的腿硬生生往外一掰,瞬间就分了开来,同时大手一划……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划居然划拉到了一个让他惊诧莫名的东西……,一张网!

这河底下居然有一张渔网,而且上面挂满了倒钩,他的一根手指上已经被勾了进去。

唐宾心里巨惊,马上就想绕开,只是黑暗中看不见网,这一绕却是一头撞了进去,连同那暴力女警也给绕住了。

“糟糕!!”

两人同时一震,一股致命的恐慌蔓延上心头。第二百四十二章 打警花的屁股就是爽

渔网越缠越紧。 。。

钟丽雯简直yu哭无泪,连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那么蠢,在水里跟这混蛋纠缠,这下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好,估计再一分钟,自己就真的要死了。

可是暴力女精不甘心啊,自己还年轻,刚刚才满二十五岁,至今还没谈过一个男朋友……,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是这么死了,那家里的爸妈怎么办,他们要有多伤心?

最悲催的是这样的死法,别人肯定以为自己和这个混蛋有什么jian情!

“不要啊,我不想死,我还想好好活着!我后悔了,不该跟这个混蛋计较,不该躲在水里想把他弄晕……”

尽管心里闪过无数个不想死的念头,可是体内的氧气已经极度匮乏,胸口一阵阵抽搐,脑子里也变得模糊起来,身体情不自禁做着垂死挣扎,但结果是那渔网越缠越牢固。

“爸爸,妈妈,雯雯对不起你们!”

钟丽雯绝望了,这样的情景下,已经没有一丝获救的希望。

她已经放弃了,就算不甘心,也是没有办法……

可正在她大口喝着水,等待最后的晕迷以及死亡,一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她感觉嘴唇上一抹温暖的碰触。

“这个可恶至极的下流无耻之徒,临死还要来占我的便宜,可是……,好难受,手脚已经僵直的没有力气……”

钟丽雯如此想道,微微侧头想躲开,可是那双手那么用力,自己根本就没力气反抗。

然后嘴唇被撬开,一股含着男人气息的氧气吹进了自己的胸腔。

“嗯……?”

一口身体急需的氧气马上令钟丽雯涉临熄灭的生命力获得延续,她没心思去想这氧气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拼命的用嘴吸气,甚至因为过于着急,从鼻子里又狠狠的吸了口水。

不过,脑子里马上又变的清明!

贴在嘴唇上的唇悄然离去,钟丽雯有些害怕,她知道那是唐宾的唇,是他给了自己活下去的权利,尽管讨厌,但是需要!

再然后,她就感觉自己背后的衣服被拉住,身体猛然往上升起,几秒钟后就浮出了水面。

“喝——”

钟丽雯深深吸了口气,想要挣扎着游到岸边,可是手脚都被渔网缠着,没办法动弹。不过还好,抓着她衣服的手没有放开她,慢慢游了过去,两分钟后,自己被拖上了岸。

这时候她发现,距离汽车灯光照亮的地方,已经隔了二三十米。

“你在这等着,我去找工具帮你把渔网割开!”

唐宾说完就跑去宝马车那里,他记得上面有个急救包,包里就有一把小巧的剪刀。

钟丽雯没有作声,但是等到唐宾跑远,心里止不住有些害怕,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太习惯的情绪。

片刻之后,前面轰轰一阵响动,唐宾把车开了过来,大灯笔直照在她的身上。

直到此刻,她才看清缠在自己身上的渔网真面目,黑色的尼龙线,十几根丝线拧成一股,难怪怎么挣都挣不断,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长有倒钩的鱼钩,此刻将自己手脚和衣服裤子钩的绵绵紧紧,甚至有一些都钩进了自己的肉里。

她抬起头看了看从车上下来的唐宾,当看到他出现在灯光下的时候,顿时脸上一抽,赶紧把视线挪开。

此刻的唐宾,身上密密麻麻全都是被鱼钩钩破的皮肉,全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暴力女尽管见识过不少血腥的场面,但是这种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肉麻抽心的情景还是第一次看到。

唐宾一声不吭拿剪刀把她身上的渔网剪断,让她双手双脚恢复zi you,然后把剪刀往她身上一扔,道:“剩下的自己处理!”

要说他此刻心里一点气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这个疯婆娘,差点害得自己跟她一起死掉了,真是一个神经质的疯婆娘!

刚才,要不是……

刚才差点真的就死了,唐宾因为在水里无法呼吸,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胸口如同有一只锅炉在烧,但是因为缺少氧气马上就要临近熄灭,再加上手脚被渔网缠上无法动弹;正在他惊恐难受的时候,忽然体内轰隆一响,原本雌伏在丹田的内力迅速雄起,在体内各处游走,仿佛形成了一个循环,然后他就感觉身体急需的氧气从身体各处细胞中汹涌而来,补充到自己的胸腔以及全身。

感觉到暴力女精生命垂危在弥留之际,虽然痛恨这家伙的愚蠢和冲动,但他想也不想还是马上捧着她的脑袋给她口对口传输氧气,然后扯住渔网,硬生生把它从自己的身体上弄下来……

“难道自己竟然在无意中学会了龟息术,内呼吸?”

“又或者秦老爹给自己的挨打术,或者那yin阳五禽戏根本就是长生诀?”

“那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像鱼一样,生活在水里了?”

有那么一刻,唐宾心里产生了这样的奇思妙想。

几分钟之后,钟丽雯赤着脚走到宝马成旁边,看着正拿着酒精棉球自己处理伤口的唐宾,犹豫着说道:“要不要帮忙?”

她的鞋子刚刚在河里的时候就已经挣扎掉了,要找回来估计有点难度,而且哪里还有这个胆量再下水去找。

唐宾看了看她,衣服上破了几个洞,裸露的手脚上有些渗出的血迹,应该也是被鱼钩勾破的,脸上倒还好,不然就要破相了!他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继续擦拭身上的血迹:“这是你为自己愚蠢的行为向我道歉吗?或者因为我刚刚救了你,你心生感激,后悔莫及,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忏悔?”

“……”钟丽雯愣了愣,她本来是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现在唐宾毫不掩饰的一口说出来,而且连上的表情是如此讨厌,她的火爆脾气马上就爆发了,一把将手里的剪刀往他身上砸过去,“你说谁愚蠢?笑话,我需要道歉吗?是你先把我打落到河里的,这些后续的责任全都应该由你承担,我有什么好忏悔的?”

剪刀啪的一声砸在他身上,并且剪刀头斜斜的刺破了他的胯部皮肤,险险就要伤害到两腿间的小宝贝了,这一来唐宾真的火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三番两次被伤害,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唐宾将手里的棉花球随手一扔,就冲着她扑了过去,手臂往她腰间一拦,将女精的身体整个抗了起来,紧接着蒲扇般的手掌大力挥动——

“啪!”

“到底谁愚蠢?”

“啪!”

“到底谁应该道歉?”

“啪!”

“到底谁应该忏悔?”

三下之后,又是连续三声“啪,啪,啪!”

唐宾这时含怒出手,下手自然比较重,每一下都打在暴力女精浑圆的左边肉臀上,声音响彻了江州……某个方圆百米的大地。

女精一开始是不敢相信,这混蛋居然冲过来把自己扛着打屁股。

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疼,这王八蛋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每一巴掌隔着湿漉漉的裤子打在屁股上是真的痛的受不了。

等到三下过后,她感觉半边屁股都麻了,然后是耻辱,愤怒,杀人般的愤怒!

唐宾打完之后终于狠狠的出了口气,把她放在地上又走回车边拿酒精棉花擦拭伤口,特别是剪刀头刺破的地方。

“混蛋,我跟你拼了!”

钟丽雯发一声喊,就合身扑了上来,只是刚刚一动,就一下扑倒在地,她的左边屁股疼的有点让她左右失去平衡,腿脚一动就钻心的疼;不过这暴力女精也是硬气,硬是没有哼一声,只是眼泪却扑簌簌掉落下来,长那么大,她还没被人这么重的打过。

唐宾撇了撇嘴,理都没理她。

等到身上的伤口处理完毕,血也止住了,他把搭在汽车前盖上还没有晾干的保安服穿回身上,然后一把拎起钟丽雯把她放到副驾驶座上,只是刚刚放下,这女人就像炸了刺的猫一般跳起来,头梆的一声撞在车顶上。女精没有去摸撞疼的头,反而去摸左边的半个屁股:“姓唐的,我和你没完!!!”

唐宾心里暗暗偷笑,坐到驾驶位上,扳着脸道:“我们完了!我救了你的命,也打了你的屁股,这下算扯平了,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想看到你;现在,我把你送回西城公安局,以后咱俩就再没半点关系,后会无期!”

“你放屁!”暴力女精单膝跪在座位上,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姓唐的,我恩怨分明,你救了我一次,我会还你一次!你打了我的……,我也会原本原样,不,加倍还给你!”

“呵,你还缠上我了?”唐宾冷笑了一声道,“那行,谁怕谁?还有,我救过你两次,可不是一次,你的算数这么差,是不是小学没毕业?”

“什么两次,明明是一次?”钟丽雯瞪着眼道,努力想了想两人之间的交集,的确就只有这一次啊!

“一次我亲你的时候,嗯……,给你渡气的时候,是不是算一次?”唐宾启动车子往回来,一边帮她算数。

女精脸上闪过一丝忸怩,那可是自己的初吻,这个混蛋,夺走了自己珍贵无比的初吻,居然还有脸说算不算一次!只是……,好,算是一次,钟丽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不过唐宾看着前方的路没看见她的动作,又确认般的问了句:“是不是?难道你还想赖皮吗?”第二百四十三章 男人屁股和咬屁股

“是!”钟丽雯硬邦邦的说了一句。

“你承认就好。”唐宾点了点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然后又道,“那后来我又帮你从水底拖上来,让你呼吸到了外面的新鲜空气,让你不至于窒息而死,这算不算救你?”

钟丽雯一听顿时要魔怔了:“混蛋,这还能分开算的吗,明明就是同一回事好不好?”

她说着就伸手去推了一把唐宾,结果唐宾方向盘一扭差点撞到路边的水泥柱上去,他赶紧握稳方向盘打回来,怒道:“没看到正开车吗,推什么推,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好好说话,算不算一回?”

钟丽雯气的发笑:“呵,呵,打的好算盘,再从水里拖上岸,是不是还要再算一回?你果然是江州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数学学的太好了!”

唐宾一脸谦虚的说道:“过奖,过奖,马马虎虎,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没意见,那就当算三回好了,记住啊,你欠我三次。”

钟丽雯懒得理他,一脸鄙夷道:“不要脸!”

唐宾嘿嘿一笑道:“大晚上的要脸干什么,还是要屁股比较实在;不然像某些人,屁股开花,连坐都坐不了,只能给人下跪。”

“你说什么?”

暴力女警一听这话就爆了,伸手就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不过唐宾早有防备,右手一举就挡住了,还把女警的手腕撞的生疼。

钟丽雯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心里憋屈至极。

上次碰到他的时候还能被自己占据上风,没想到个把月没见,这次居然次次吃瘪。刚才两个人倒地时的奋力一推,这家伙居然把自己生生推进了河里,当时的距离可足足有七八米远吧,他是怎么做到的?然后,是在水底下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还有气渡给自己?另外,那一把渔网缠在身上,要这么硬生生的扯下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啊?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如此种种,让她感觉这家伙怎么处处透着神秘。

“难道,这些全都是因为那个秦海燕?”

“秦海燕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暴力女警反而冷静下来,眼睛盯着唐宾,目光却有些虚幻,心思也飘到了秦大校花身上去了。

须臾,宝马车忽然一个急刹车,钟丽雯身上没系安全带,身子也没坐稳,只是用一条腿跪坐着,瞬间就网后倒了下去,幸好一条手臂牢牢抱住了靠背,不过屁股还是狠狠的撞在了前面的控制台上。

“哎哟!”

女警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咧着牙叫道:“姓唐的,你是故意的!?”

唐宾举了举手道:“没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的单位到了,下车吧!”

女警转头看了看,果然到西城公安局了,不过她这时一想,大晚上的自己跑单位里干什么,再说自己这个样子哪里好被同事们看到,衣服破了,鞋子掉了,手臂上又多是伤口,最严重的是屁股快被这混蛋打烂了,走路都有问题,一想到这个她就要气的吐血,没好气道:“谁跟你说我要来这里了?送我回家!”

唐宾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裂牙利齿泪眼汪汪的表情,脸上神情一滞,再看看她用手捂着的屁股,心里一软道:“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女警咬着牙说道:“不用你假好心,去嘉绿馨苑,这次拜你所赐的伤我要牢牢记住,以后加倍奉还!”

唐宾撇撇嘴道:“行,行,那你最好回到家就脱光衣服拿个相机把你那花屁股给拍下来,省的过段时间就忘记了。”

“你……,刚才老天怎么不把你淹死?”

“我死了,你不也得陪葬?”

“……”

嘉绿馨苑唐宾认识,坐公交车上班的时候天天都要路过,就是这段时间都蹭了叶雁的车,反倒没怎么坐公交。

晚上交通顺畅,十五分钟以后,宝马跑车就进了嘉绿馨苑小区大门,顺着这暴力女的指点,在一幢单元楼前面停下。

钟丽雯气呼呼的打开车门,一只脚刚伸下去要下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缩了回来,重新把门关上,看着唐宾问道:“你受伤那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秦海燕是什么人?”

唐宾看着她笑了笑:“想知道?……我不告诉你!”

钟丽雯的脸色瞬间变换,最后狠狠说了一句:“去死吧!”

开门下车,女警一瘸一拐的走了,不过却把车门开成了90度角。

“疯婆娘,肯定是故意的!”

90度直角的大开门,唐宾趴过去都够不着,只能下车去关门,一边嘴里轻声嘟囔了一句。

等关上门正打算开车回家,忽然听到女警哎呀一声疼叫,转头一看,这女人居然全身趴在了单门门口的阶梯上。

原来是暴力女警左屁股太疼,左腿一抬就受不了,于是选择一跳一跳的上阶梯,,结果这一跳还是牵动了屁股,一下没跳好扑倒在了阶梯上。

唐宾乐的不由笑出声来:“这叫恶有恶报!”

不过笑完之后又叹了口气,轻声自唱道:“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上前两步走到女警身前,两手一抄就把她整个抱了起来,将她肚子隔在自己的肩头,就像先前打屁股时那姿势。

女警在上面一个劲折腾:“放开我,混蛋,放开我,不然我咬人了!”

唐宾抬手搭在她的屁股板上,轻喝道:“你敢试试,我就把你另半边屁股也打开花!别乱动,你以为我愿意扛着你,我这是不想看到某个疯女人大晚上的被狗叼走,到时候警察还查到我头上来。”

一句话说完,女警果然不敢再乱动了,主要是那只搭在屁股上的手比较有威胁,不过她还是叫道:“把你的狗爪子拿开!”

唐宾一愣,还是把手放了下来,不过嘴里不饶人:“当我稀罕呢,屁股没有半两肉,一点都没有女人味,男人的屁股都比你大!再加上这暴躁的臭脾气,这辈子是别想有男人要你了,谁要谁倒霉!”

天地良心,女警的屁股还是挺有肉的,而且面貌姣好,在警局那是杠杠的一支警花。

可是话说回来,她那火爆脾气,就算局里有好几个男人垂涎她那姣好的身体,但也不敢捋母老虎的胡须,只能远观,不可执玩。

唐宾的这句话就像戳到了她的痛点一样,钟丽雯也不顾自己的屁股之危了,张口就咬在了唐宾的……屁股上!

没办法,她这姿势,也只能咬到屁股肉了!

“啊呀!”唐宾叫了一声,不过还好不算太疼,里面隔着两条裤子呢,保安服又是那种硬邦邦的布料,这时他又有点庆幸自己出门前匆匆套上的一条短裤布料也挺厚实的,原本想一巴掌拍到女警屁股上的手动了动没有拍下去。

钟丽雯估计咬了一会也感觉不起作用,那裤子还湿嗒嗒的一股味,她呸呸吐了两口口水就不咬了,安安静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唐宾已经走上了二楼,问道:“喂,你家几楼啊!”

“三楼!”钟丽雯瓮声瓮气的说道。

唐宾就又噔噔噔跑上一楼准备把她放下就走。

结果可好,他刚把人放下,马上有个人从旁边的一扇门里跑了出来,急吼吼的说道:“哎哟,雯雯,你终于回来了……,你这……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湿透了,还怎么……”

出来的是个穿着汗衫的中年男人,正是钟丽雯的父亲,钟良成。

随后,一位着花衬衣的中年女人也跑了出来,当然就是钟丽雯的母亲了,孙小娥。

当警察是门高危工种,随时有意外发生的可能,作为暴力女警的父母,对女儿的安危自然格外上心!今天本来帮她订好了饭店跟一男老师相亲的,结果这丫头居然说要加班出警,硬是放了人家鸽子。

等到晚上快十点钟了,居然还没回家,老两口就有些着急了,赶紧给女儿打电话,可那时钟丽雯被推进了河里,手机也坏掉了,自然就没打通,顿时把两人急的团团转,一直开着门在客厅等着。

这时看到女儿被一个男的给抗上来,自然就跑上来急匆匆的问这问那,唯恐发生了什么意外。

别看暴力女警平时跟火药似的,动不动就跟你拼了,你去死啊什么的,可是在自己父母面前居然就变成了温柔的小猫咪,这时红着脸道:“爸,妈,我没事,就是……不小心掉水里了!”

“啊?掉水里了……还真是,你看你们俩,还全一起掉进去了?幸好是大热天,不然准得感冒。”孙小娥睁大了眼睛说道,眼神倒是更多的往唐宾脸上招呼。

“他……,他以为我不会游泳,跳下来救我来着。”

女警虽然很想说就是这混蛋把你们女儿我给推下河的,可这话说出来当然不合适。

“啊,这样啊!”这话一出,孙小娥看向唐宾的笑容就更加浓郁了,“雯雯,还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啊?”钟丽雯嘴巴一张,似乎想到自己是不是干了件蠢事,看老妈这眼神明显不对啊,难道是把这混蛋看成准女婿了?那可真是千古奇冤了,女警马上道,“他是……呃,他是一个路人,我不认识他!”

唐宾神情一呆,马上也说道:“对,对,对,我就一路人,看到她掉水里,我还以为她脑子想不开想轻生来着,就去把她救了上来,结果,原来是场误会!那什么,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先走了!嗯,叔叔,阿姨,再见啊!”

“诶,等一下!”女警她老爸拉住了他,“你看衣服都湿了,咱们哪能让你这么走啊,洗个澡弄弄干再走不迟。”

“没事,没事,大热天,再一会就自己干了。”唐宾笑道。

“诶,不对啊,雯雯,你怎么是被……这位先生给抱回来的?”孙小娥又说道,眼神很是古怪的在两人身上转了转。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姨子:你是在自摸吗

钟丽雯穿着一件崭新的粉红睡裙,在卫生间里咕叽咕叽猛力刷牙。

她一想起刚才在河底下被唐宾嘴对嘴渡气就来气,初吻啊,真正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连感觉都没有!

好吧,感觉是有的,可那不是初吻应该有的感觉,是重新活过来的温暖感,窒息前一刻获救的幸福感,还有……知道失去了初吻时的懊悔,特别是那个男人居然还是自己最最最痛恨讨厌,卑鄙无耻下流花心的唐宾,现在想起来还恶心。

“呸,呸,呸,呸,呸……”

钟丽雯把嘴巴里的牙膏泡沫吐掉,甚至有一些泡沫沾到了化妆镜上面,她用牙杯里的水涑了涑口,然后拿起旁边的一块抹布去抹镜子上面的污点。

可是稍微一动就牵连自己屁股上的伤,一阵麻麻的痛。

“混蛋,死流氓,臭变态,你给我等着,我钟丽雯不报此仇,我就跟你姓……,哎哟!”

她咧咧了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咯咯咯的咬合了两下,好像正在咬着唐宾身上的肉一样,然后轻轻撩起自己的睡裙,对着镜子朝自己的臀部看过去,里面什么都没穿,那左边屁股上红红的一片,甚至都有青紫了,两瓣屁股比较之下,左边的明显肿了起来。

她伸出手指轻轻按了一下青紫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

屁股肉多,平时打几下没什么,可真要是伤的重了,那是真疼,就好像有些屁股针一打完,路都不会走一样。

“姓唐的,你狠!!姑奶奶一定要双倍,不,十倍奉还……”

正这么自言自语的时候,卫生间门笃笃笃被敲了几下,她妈孙小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雯雯,你好了没有,妈跟你说点事?”

钟丽雯一听顿时翻了翻白眼,仰着下巴叹气道:“天哪,我怎么有这么一个恨嫁娘啊?”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小内裤穿上,这才开门道:“妈啊,你又有什么事要说啊,我好累了,想睡觉。”

孙小娥笑眯眯的说道:“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这样好了,你去床上躺着,我呢,就陪你坐一会,咱们聊两句估计你也就睡着了。”

结果,暴力女警除了有一个恨嫁娘,还有一个恨嫁女儿的爹,老两口一边床头守着一个,把她夹在中间。

而她呢,估计这两天只能趴着睡觉了。

“雯雯,你别骗爸妈了,刚才那男的,叫什么,做什么的?”

“是啊,我看他身上的衣服好像是保安,可是刚刚我特意跟到楼下看了眼,乖乖,开的是宝马跑车……,好像也不太像是做保安的。”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交往多久了?难怪妈给你安排的相亲每次都不成功,原来早就有情况了,你早点说嘛,不然妈还能要求你隔三差五的去相亲,现在好多隔壁邻居都说你妈我是想女婿成狂了呢!”

“雯雯,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男方家住哪,家里还有什么人,你有没有见过?”

“……”

“轰隆,轰隆……”

钟丽雯马上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脑子里就像是无数个核弹在连续爆炸,震的她心智全失,脑子里一片空白。

…………

…………

唐宾再次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快要十一点了。

他从钟家,算是逃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