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下载第57部分阅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

唐宾再次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快要十一点了。

他从钟家,算是逃出来的。

暴力女警的父母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发亮啊,看的他心里拔凉拔凉的,好像要把他剥光了放在显微镜下面观察研究一样,特别是她妈,居然说天晚了在她们家过夜吧!

恨嫁女儿的娘也不是没见过,但是这么迫切的还真不多。

回家看到嫂子房里灯还亮着,两姐妹在里面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他进门的时候周晚晴在房里问了一句:“小宾,你回来了?”

唐宾应了声是的,然后就回自己房间换衣服,或者说把衣服脱了然后去卫生间洗澡。

暴力女警的父母说让他在他们家洗个澡什么的,结果他眼睛瞥到女警那杀人的眼神,马上摇头拒绝了,没说两句就赶紧撒腿走人,他不确定女警会不会暴露出自己就是打烂他们女儿屁股的元凶,到那时候估计就不是请自己在家里洗澡,而是用开水给自己剥皮了。

脱掉衣服在自己身上看了看,那些被鱼钩弄破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血也早已凝固,就是胯部位置被剪刀刺破的口子还有点疼,别的倒是看不出什么。对此,他又对秦老爹给自己的挨打术不吝其啬的赞叹,这简直就是一门神术啊!

不仅抗击打,皮肤恢复力也增强不少。

正在他脱掉保安服,把短裤也脱掉扔地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然后就听到周晚浓啊的惊叫一声,捂着脸喊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唐宾也是傻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自己刚刚把内裤脱掉,还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男性特征,因为他担心暴力女拿那剪刀刺破的伤口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性福生活,就试了试自己的功能是否正常。事实证明一切正常,他稍微撸动了两下,就把那软绵绵的东西变成了一根坚硬如铁的棒槌,正欣慰高兴之余,就被突然闯进来的小姨子看个正着。

也怪这厮过于专注,居然没有听到她走过来的脚步声,要不然也不至于出这样的洋相。

“她不会怀疑自己正在偷偷摸摸自/慰吧?”

唐宾如此想着,一只手还保持着握住自己小光炮的动作,瞪大眼睛问了一句:“你进来这么不敲门?”

“是你为什么不锁门!?”

周晚浓也是个奇葩,看到唐宾这一幕居然没有马上关门然后转身离开,捂着脸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鼻子,可唯独没有捂住自己的眼睛,甚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满是惊讶的看着唐宾正一柱擎天的大东西。

唐宾愣了几秒钟之后才拿起一条床上的毯子把自己下身围住,看了眼周晚浓故作镇定的说道:“看够了没有?”

周晚浓马上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点头。

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周晚晴的声音传来道:“怎么了,你们?”

听声音,似乎一边说话一边正在走过来。

“姐姐,没什么!”

周晚浓说完就赶紧把房门关上,可她自己却留在了房间里。

唐宾差点晕死:“你干嘛不出去啊?”

“那个……我……”她脸上红彤彤的,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这小妮子眼珠转了转,马上装作一副见过很多世面的样子,切了一声道,“又不是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害什么臊,小叽叽,谁没有啊……,我是说男人谁没有啊!”

唐宾听了马上浑身一震,这小姨子简直要逆天了。

门口周晚晴在门把上转了两下,结果发现被反锁了,于是道:“妹妹,你干嘛呢,怎么把门锁了?”

周晚浓道:“姐,我跟唐家小哥有些私密话要说,那个……,等会就出来。”

周晚晴笑了笑道:“不就陪你去旅游那点事吗,行,行,你们慢慢说,我要去睡了,一会进来你别吵我啊!小宾,等会把小家伙抱你房里,我们三个睡不下。”

“哦,好的!”唐宾答应一声。

等到嫂子的脚步声走远,他舔了舔舌头道:“那啥,你要跟我说什么?”

周晚浓眨了眨眼睛,在他围着毛毯的身体上瞄了两眼,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刚才,是在自……自摸吗?”

“……”

唐宾的脸色马上成了猪肝色,迅速摇了摇头澄清:“怎么可能,我只是想换裤子而已!你自己看看,我衣服裤子都湿掉了,当然要换了。”

周晚浓靠着门边一脸无害的说道:“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在……自摸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莫名加快,似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好了,好了,我要洗澡去了,你赶紧出去睡觉去吧!神经兮兮的,进来也不敲门,居然还说别人在自……那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害不害臊啊你,赶紧的,出去!”

“哼,做贼心虚!”

唐宾真是要晕倒了,这小妮子是存心的吧!

他看着她道:“你再不走,我可脱光了啊?”

“你本来就没穿好不好!”

“……行,你爱看就看,反正我上回看了你的,你不看回来是不甘心的了。”

唐宾说着就要去解身上的毛毯,结果周晚浓啐了一口,骂了一句下流胚,然后开门匆匆跑出去了。

他脸上得意一笑:“臭丫头,还给我装!”

然后拿了内裤衣服也急匆匆的跑进了卫生间,至于身上的毛毯……,还裹着呢!

说实在话,被小姨子看到自己赤身**,甚至是手把机关枪一柱擎天的壮烈场景,他还是狠狠的震精了一把,不说颜面扫地,但终归是尴尬万分,何况这妮子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在忍不住五个打一个。

不过,现在的大学生可真是……见多识广,她居然能眼睁睁看着还不屑一顾,难道是自己的宝贝玩意资本不够雄厚吗?

居然还说出‘又不是没见过’那样的话来……

唐宾这时突然一惊,心道:“妈蛋,这小妮子偷偷看的肯定是欧美进口来的小电影,要么就是非洲大黑人……”

更新快……纯文字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姨子的别扭和温柔

唐宾草草冲洗了一下就擦干抹净走了出来,因为他怕洗澡洗的时间长了,身上那些被勾破皮肉的伤口会化脓,到时候就麻烦了。

只穿了一条内裤走回房间,可是他马上就呆了一呆。

房间里,小姨子周晚浓正靠在自己的床头,手里随意翻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蓝色卡通的睡裙下面,一双洁白如玉晶莹剔透的美腿交叠着放在床上,一对小巧的玉足俏皮的摆来摆去;她这睡裙倒不是走性感路线,胸口是圆领的,只露出小小一片白皙的颈部以下肌肤,不过仅仅凭借她胸前的外观而言,里面还是有一些底蕴的。

“你怎么还不走?”

唐宾本来想赶紧找个什么东西遮挡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妮子刚才连自己最暴露的样子都看去了,现在这样只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无关紧要,索性落落大方走进去,随她怎么看吧!

不过,进去之后,他还是找了一条沙滩裤穿上,想了想,又拿了件t恤套进去。

周晚浓抬头看了看他,脸上不自禁泛起一抹红晕,见他穿好衣服,这才翘起白生生的脚尖点了点床沿道:“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唐宾低头看了看她脚尖点过的地方,实际上更多的目光停留在她姣美的小腿上,顿了一顿才坐下,笑道:“什么事这么要紧,不能等明天再说?”

周晚浓把手里的书放下道:“明天你一早就上班去了,晚上说不准又要加班什么的,哪有时间说呀!”

唐宾一想也对,最近中海银行的监控项目已经差不多到了后期,越到快验收的时候事情越多,而且听叶雁说接下来就要面对全国性遍地开花的重要时刻,对该项目的总结和经验累积特别重要,说不准还真的要经常加班,于是笑了笑说:“好吧,那你说,我听着。”

他说完伸手把落地扇的方向稍微偏转了一下,往自己这边挪了挪,现在的天气真是一天比一天热,很多人家这时候早就开起了空调,不过唐宾他们家这几年节省惯了,不是到了真受不了的地步一般也不开空调,甚至唐宾的房间里都没装,整个夏天都是靠一台艾美特的落地风扇支撑着过,以前周晚晴也不是没说过去装个空调什么的,可他总说自己不怕热,出出汗还有益身心健康。

周晚浓说道:“就是上次我们说好的去檀头山岛旅游的事,我们上次不是都准备好了吗,买来的东西总不能浪费,现在天气正好,你看怎么样?”

唐宾刚才听到门口嫂子说陪她去旅游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事了,对此他也没什么意见,上次就已经决定好的事,只是因为受伤耽误了一段时间:“没问题啊,这周马上就周末了,我看看公司有没有特别安排,如果正常放假,天气又好,那我们这周末就去,也就是后天。”

“太好了!”周晚浓拍了下手道,“我已经查过了,这个周末天气都很好,阳光普照,一滴雨都没有。”

“那你要小心变成小黑妞!”唐宾笑着说道。

“切,怎么可能,我准备了防晒霜了,你自己变成个大黑鬼就行了。”

唐宾笑了笑也不跟她计较这种事情,这会儿想起来以前还说好有个本地导游什么的,好像是她的同学,现在过去了半个多月,还不知道变卦没有,于是问道:“你以前说有个同学就住在那儿的,这次还陪着一起去吗?”

周晚浓道:“人家早就去过了,还成双成对了呢!”

唐宾就道:“听你口气,似乎很不高兴似的,怎么了,难道那男生你也喜欢他?”

周晚浓眼睛睁大了三分,啊了一声,然后娇恼的抬脚在他腰上踢了一下:“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那家伙。”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唐宾随意的问道,然后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凑到电风扇前面吹。

“我喜欢的啊……”周晚浓想了一想之后,就看了看唐宾,脸上有些泛红,不过下一秒钟,她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宾的举起来的手臂,一脸吃惊的问道:“哎呀,你别动,那是什么东西?”

她嚷嚷着身体靠近,仔细看了看他的手臂外侧,顿时心里狠狠抽了一下,打了个冷颤:“你这哪里来的,怎么会这么多……伤口?”

她看到的自然是唐宾身上被鱼钩勾破的皮肉,刚才没有仔细看,这一会看清楚后真把她吓了一跳,伤口是不大,可问题是多啊,密密麻麻的看着让人止不住头皮发麻:“怎么弄的啊,这是,刚才明明没有的?”

唐宾放下手臂,看到她快哭出来似的表情,马上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就是一不小心被玻璃碎片划的,过两天就好了。”

看她还是那副沧然欲泣的神情,他故意打趣道:“小丫头看我受伤这么紧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是不是哥长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你见到我之后情窦初开,情不自禁,情意绵绵,决定今后非哥不嫁?”

“去死好了!”周晚浓伸手就要打他,可是手伸到半空,眼神落在那些伤口上,终究还是下不去手,“玉树临风没有,风流倒像是真的,还猥琐,居然躲在房间里自摸!”

我靠!

唐宾真想说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地缝有没有,来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得了。

周晚浓哼了一声就从床上站起来,踩着白生生的嫩脚下床,汲着拖鞋出去了。

“诶,那啥,你可别告诉你姐啊!”

他指的当然是身上受伤的事情。

周晚浓回头皱着鼻子又哼哼了一声:“大变态!”

“……”

不过这小妮子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棉花棒和一瓶碘酒。

十几分钟之后,唐宾看着身上密集的碘酒印,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看上去真跟老麻子似的。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但他心里不禁淌过一丝暖流,小妮子尽管口不饶人,还故意曲解,但还是挺会关心人的,沾着碘酒的棉花棒抚过伤口时虽然痛的他咧牙咧齿,可是真心感到被照顾的温暖。

“你这是脱了衣服在玻璃地里翻滚吗?”周晚浓临走时红着眼睛嘟囔了一句,对他说的被玻璃割破的说法显然抱怀疑态度,可唐宾一口咬定就是这样子来的,她也没有办法反驳。

…………

从嫂子的房里把唐心小宝贝抱出来放在自己的床上后,唐宾就盘膝坐在床头,慢慢运行起阴阳五禽戏的内功心法,直到三遍周天循环完成,内力在身体里自行运转,他才放开意念慢慢回想刚刚在河底下凶险的一幕,一面是淡淡的后怕,一面是对自己现在身体状况的惊奇。

在内气的作用下,身体敏捷和力量同步上升,抗击打能力增加,这还能稍稍接受一些,可是在水里呼吸是怎么一回事?

是什么原理呢?

变成人鱼了,究竟是阴阳五禽戏的作用呢,还是挨打术的功劳?

唐宾想了一阵,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必须得等到海燕回来之后,才能帮自己解答这一切的问题。”

“只是……,不知道这样子在水里呼吸能维持多少时间,如果是长久性的,那不是……”

他马上想到了深水探险,海底宝藏,甚至是潜水吉尼斯。

好吧,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现在坐不住了,必须搞清楚自己能在水里憋气多久,或者说在水里呼吸能维持多久。

然后他就急匆匆的跳下床,跑进卫生间,用脸盆打了一脸盆水,二话不说把整个脸都埋了进去。

一分钟后,呼……

没效果!

再来,这一次将身体里的内力按照阴阳五禽戏的周天路径运转。

哗——

还是不行!

那就肯定是挨打术了。

再来!

脸埋进去,内力灌注全身,挨打术发动。口鼻不动,胸腹之间一呼一吸,然后就感觉轰隆一下,身体里马上形成一股鲜活的氧气,从全身经脉细胞组织中丝丝渗透出来。

果然,是挨打术!

这从阿罗汉神功和金刚不坏体神功中衍生出来的挨打术,看来并非像小册子上面写的那么简单。

另外,挨打术这个名字,实在是太二了一点,秦老爹的取名艺术还有待于提高,弄个什么神打术,大力神功也比这挨打术听起来响亮,只是……,好吧,为了支持原创,挨打术就挨打术吧!

在河里的时候情况危急,他没有时间深入体会这种身体呼吸的感觉,但现在是在家里,危险系数无限接近于零,他细细的感受,慢慢的回味,发觉这时候自己的全身细胞仿佛全都在拼命扩张,然后从四面八方吸取氧气进来,一部分自用,另一部分则是进入身体内部供五脏六腑享用。

“难道自己成了一台氧气制造机?”

随着胸口的一起一伏,四肢百骸的所有皮肤细胞似乎都在有规律的一呼一吸。

简直太神奇了。

唐宾内心不由为之惊叹,惊喜,惊异,反正震惊得无法形容。

足足过了十分钟,他把脑袋从脸盆里抬起来,再次用口鼻呼吸了一下空气,这一次身体的皮肤细胞呼吸停止,扩张感也随之消失,再检查一下体内的内力——

呃……,少了一小半!

看起来,这是一个消耗内力转化为细胞呼吸的过程,只要内力不用完,就不至于窒息。

当然,前提条件是周围环境毕竟存有氧气。

水里,也是有氧气的。第二百四十六章 恭喜你,激将成功

等到唐宾醒来时,发现外面天已经蒙蒙亮。

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盘膝打坐搬运内力一直搬了整个晚上,而且更让他惊奇的是一晚上下来非但不觉得疲惫,反而感觉全身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拿起手机一看时间,六点还差十分。

旁边唐心小宝贝还微张着嘴呼呼大睡,一条毛毯被踢到了床下,甚至因为天热,本来穿在身上的小背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自己给脱掉了扔在一边。

唐宾轻笑一声,从地上捡起毛毯盖在她的小肚子上,至于电风扇早就自动关了。

睡是没法再睡了,唐宾索xing起床,无意中看到身上本来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结痂,而昨晚周晚浓一点点帮他抹上去的碘酒也已经挥发干净,另外有那些小一点的伤疤竟然已经表层脱皮,手指轻轻一刮,就脱落了硬痂。

唐宾一脸惊奇的在身上刮了一阵,看着地上一个个硬痂壳,脑子里已经有些麻木了。自从去了一趟青蛇岛回来,无端端有了一身内力,还得了两门武学秘籍,很多事已经超出了他原来的认知,以前生物老师讲的那一套现在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可谁对谁错事实摆在眼前。

“不管怎么样,这些……看起来并非坏事。”

他把剥落的壳清理掉,然后走到阳台,开始按着阳五禽戏的动作要领一点一点的施展练习,幸好当初在青蛇岛的时候秦海燕让他死活记下了这门听说可以延年益寿的內家功夫,此刻施展起来尽管依然生疏,但好歹还像个样子。

开始阶段是肢体动作的熟练,锻炼体魄,等到差不多了再配合yin五禽戏的内力行功路线,到那时刻,yin阳五禽戏才算真正入门。

“看来从明天开始,自己得到楼下认真学习这门功夫了。”

练了几组动作后,唐宾停了下来暗暗寻思,阳台的空间毕竟有限,很多动作都无法施展开,稍微不留意说不准就掉下去了。

一会之后,?后,周晚晴从房间出来,看到唐宾在阳台上东扭扭西扭扭,就笑着走上来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唐宾转过身道:“最近锻炼太少,感觉身体都要生锈了,我决定以后每天早上到小区里去活动一下。”

周晚晴脸上不禁莞尔:“这么乖,不懒床了?”

唐宾笑了笑,走上前去搂住她的腰肢。

周晚浓有睡懒觉的习惯,只要不上课没有特别的事情,上午不到ri上三竿绝对不起床,所以他也不担心她会看到。

“一ri之计在于晨,我现在领悟到早锻炼还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大宝贝,以后你也跟着一起吧,可不准偷懒!”唐宾将自己的额头顶在嫂子周晚晴的额头上,笑了笑说道。

周晚晴伸手捧住他的脸,仔细看了看道:“怕是你只有三分钟热度,明天早上就起不了床了。”

唐宾信誓旦旦的说道:“不会的,我这次下定决心了,不止是你,还有小宝贝也要加入,然后我教你们一套非常特别的早cao。”

内功心法,唐宾不知道可不可以外泄,但是想想应该也不太能,何况嫂子估计听了还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毛病,但是这套阳五禽戏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练习练习,说不准还能强健体魄少生病。

周晚晴笑了起来:“什么特别的早cao,就是刚才你在做的扭扭腰,扭扭屁股?”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可是,我早上还要给你们做早餐呢,哪有时间啊?”周晚晴想到这个就有些为难起来,虽然心里想想早上和他一起,再带着小唐心一起锻炼身体肯定是件很有趣也很有意义的事情。

“那就把早餐做的简单一点,或者晚上都弄好了,早上电饭煲自动定时就可以了,要么就出去吃。”

“出去吃不好,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心心也不喜欢吃。”她摇了摇头道。

“我也不喜欢吃!”唐宾笑呵呵的说,“还是你烧的好吃……,你也好吃!”

“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周晚晴脸上微微浮起一道红云。

“我也不想的啊!”唐宾一脸无辜的说道,“可是谁让你越来越秀色可餐,看一眼我就想吃了你,看两眼,我就想吞掉你。”

“神经!”周晚晴白了他一眼,“我去做早饭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别啊,我先亲一下……”话还没说完,这厮就嘟着嘴朝她嘴唇上凑过去,结果她轻轻一躲,只亲在耳朵边上,周晚晴一脸羞恼的说道:“还没刷牙呢,就在这使坏,快去快去!不然早上什么都不给你吃!”

…………

出门后,先开车去巴黎小镇接了叶雁上班。

看到她的时候,唐宾发现雁妹妹两眼的黑眼圈,一脸的疲倦,于是问道:“你昨晚干嘛了,没睡觉啊?”

叶雁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道:“几分文件修改到三点钟,今天开会的时候就要用到,没办法,现在不抓紧,到时候失去的可能就是其他地区的中标机会。”

唐宾有些心疼:“钱是赚不完的,我们公司的业务这么多,就算失去几个标应该也问题不大,你又何必这么拼命?”

叶雁道:“这次不同的,虽然现在我们在安防领域中在国内数一数二,但是银行监控在安防中还是占了一个很大的比例,如果在这方面失去我们的主导地位,那在其他方面,比如交通,公安,等等,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是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键时机,我们不能够错过。”

唐宾不是不知道这些,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打工的,这些业务上的事情,作为技术部门的一员,似乎轮不到他去关心,自然有业务部和市场部的人去部署一切,自己只要做好本分工作,做好技术支持就可以了。

但他又不能反驳叶雁的观点,说到底她的出发点还是正确的。

“好吧,那你今天还有什么事情,把我可以帮手的都给我好了,你一会再去睡会!”

“嗯,今天是有一堆文件要你帮我处理,我一会下午还有事要出去,就不回来了,哥,今天晚上你得自己回家了。”

唐宾哦了一声:“没关系!你下午去干嘛,要我陪你吗?”

叶雁笑了笑道:“不用了,过两天我爷爷过七十大寿,我妈要我陪她去买礼物,所以……”

唐宾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

这一天果真被周晚浓昨晚说中了,唐宾一直加班到晚上九点钟,把几个马上要进行验收的文档处理完,对接下来的项目进度安排也做了相关邮件通知。

当他从公司离开回家,刚刚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一脸银色的敞篷奔驰跑车轰轰轰的出现在自己旁边。

他侧头看了看,发现这车挺眼熟。

再看开车的人,不就是叶雁那个有恋母情节的老弟么?

“上车!”叶老弟在车里对着唐宾喊。

唐宾愣了愣,这家伙昨天还对自己横眉冷对,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难道是叶雁跟他说了自己的事情,然后这家伙主动来跟自己道歉,甚至大晚上的还专诚来接自己回家?

不过看他那神情,似乎又不太像啊!

“你跟我说话?”唐宾嘴里瞎扯着,脚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大步往前走。

叶老弟把跑车开的跟他速度一样快,在旁边亦步亦趋:“废话,这里除了你一个活人,还有别人吗?”

唐宾撇了撇嘴,心说难道你不是活人?

不过这话终于还是忍住了,看了看他问道:“干什么,你送我回家?”

叶老弟道:“当然不是,我找你谈谈,咱找个地方。”

唐宾皱了皱眉道:“还是算了,我跟你不熟!再说了,你一未成年高中生,我们没什么共同话题,我还是回家睡觉比较实在。”

叶老弟一听就有些不爽了,什么叫未成年高中生,自己明明……再过半个月就成年了好吧!

“咱们谈谈关于你跟我姐的事情。”

“谈什么?我跟你姐刚谈完,要谈的都谈过了,跟你谈不上啊!我困了,你还是请回吧!”

叶老弟郁闷了,也生气了,开口道:“姓唐的,你连跟我谈谈的胆量都没有,就一怂包,你这样的货色怎么配和我姐姐在一起?”

唐宾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脚步也停了下来:“你是在激将吗?还是说你想故意激怒我?我是不是配得上你姐,好像不用经过你的审批吧?再说,你姐姐爱跟谁在一起,你也管不着吧?你是她弟弟,又不是她爹,更不是她男朋友,你说我犯的着跟你谈什么天吗?”

“我为什么管不着?我怎么就管不着了,她是我姐,我是她弟,她给我找什么样的姐夫,我当然要过问了,这有什么不对?”

唐宾淡然的笑了笑,道:“话是没错,可是,我觉得她肯定不会找你做男朋友!”

叶老弟似乎被一句话刺中的要害,奔驰车吱的一声停在路边,他涨红了脸吼道:“他娘的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唐宾看了看他:“我还真不信!不过,恭喜你,你激将成功,我现在决定就上车跟你去谈谈,看你能谈出什么花来。”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的一手一脚值多少钱

唐宾上了车后,叶雁她这恋姐极品弟就把跑车开得飞快,一直往北行驶,开了有十几分钟,估计都过了七八条街,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唐宾心思一动,转头看了看他若有所悟:“你是想带着我出城吗?”

叶老弟神情一变脸色有些不太自然,脚下猛踩油门,略微紧张道:“着什么急,马上就到了,总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才好谈!”

唐宾听后无声地笑了笑,心里已经明白了**分。

“看来这家伙今天早就布好局等着对付自己了,估计我的身份也被查过了……,也不知道他会给自己来个什么样的惊喜?”

他这么想着,倒也不动声色,静静等候他的表演。

现在唐宾也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即便称不得身怀绝世武功,剑荡八方,但也总算是内力惊人,抗打击能力高超,普通小混混三五个——应该可以试试身手,打不过也不会被打死。

只是这么一来,估计今天晚上回家又要挺晚了,为了避免家中佳丽担忧,有必要先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说明一下情况,于是他拿出手机打算给嫂子打个电话,就说自己晚上加班比较紧,晚上回去要再晚一些云云。

开车的叶老弟虽然眼睛一直看着前方,但是眼角的余光也时常关注着唐宾,好像生怕这家伙突然在自己眼前消失了一般,此刻忽然看到他拿出手机要打电话,马上放慢车速,紧张兮兮的看着他道:“喂,你要干嘛?”

唐宾一愣,看到他紧张惶急的表情,马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怎么,怕我给你姐打电话?”

“谁……怕,笑话,我会怕这个?”叶老弟嘴硬,“只是,男人间的话题就应该男人之间解决,难道你是躲在女人背后的软蛋?”

“你觉得你自己现在已经是男人了吗?或者说,你觉得像现在这样把我带去某个地方做某些事情就很像男人?”唐宾不在意的说道,然后撇撇嘴,“怕姐姐能怕成这样的人,在江州也算是绝无仅有了。”

“你……,姓唐的,你什么意思?”叶老弟愤怒升腾,梗着脖子叫嚣。

“没意思!你今天查了我一天吧,或者从昨天就开始在调查我了,说说,你都查到了些什么?”唐宾伸了下懒腰,今天白天加晚上的干活,整天都绷紧了神经,此刻还真有些累——,脑子累;对着叶雁的弟弟,他也在考虑应该怎么处理,一个有着恋姐情节或者恋母情节,而且比较严重的未成年,还是自己事实上的小舅子,真是讨厌,最不喜欢的就是处理这种问题少年。

“算了,看情况办吧!”

唐宾想了一会就不去想这件事了,波拉波拉给嫂子发了个短信。

叶老弟没看见具体情况,只知道他在手机上cao作,还以为真给他姐联系了,马上说道:“你真给我姐发信息?”

“你觉得呢?”唐宾故意逗他。

“你……”

叶老弟心思百转,最后一咬牙猛踩油门。

再三两分钟,跑车就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土路,然后看起来进了一个什么大门,门口堆放了不少锈迹斑斑的钢材和木头等物,有点像是某个废弃的厂房。

“到了!”叶老弟一边说,一边自己马上跳下了车。

紧接着就是一排大灯啪啪啪亮起,将方圆百米范围照的雪亮。

唐宾苦笑了两声,他早就猜到是这种影视剧里已经放烂的情节,有钱人的纨绔不都是这么处理自己的情敌吗?他想了想,觉得这小破坏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情敌了吧!

在灯光照明下,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废弃的工厂,看起来像是某个生产机床之类地方,也不知道这里废弃了多久,远处一辆破旧的汽车已经锈的不成样子,四个轮胎都不见了,看来应该有一段时间。

虽然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城北这一片还真不怎么熟。

片刻之后,从四周围上来一批打扮很糟糕的青年男女,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五号青年,而是社会混混,职业盲流之类,不是黄毛绿眼,就是白发莫西干头,手上都拎着各自趁手的兵器——,钢管,估计都是在这里就地取材,因为那钢管一看就知道不是经常使用,上面的污垢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没看到不少人拿着钢管的手里,还垫着餐巾纸吗?

唐宾现在明白,盲流里面,也是有讲究的人的。

暗暗数了数,这批人加起来足足有十个,加上那个问题小舅子,就是十一个。

说老实话,唐宾还真没有一个对付十几个的经历,虽然最近身体素质大增,内力运用也逐渐熟练,但是没有真正实践过,还是有些心里没底,不过他觉得这还在承受范围之内,自己在速度和力量上面的增长,最近也有所测试了解,挨打术运转后的抗击打能力更是让他自己也吃惊,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看了看躲到人群中的叶老弟,从车里下来道:“你还真是劳师动众,请了这么多……高手过来。”

叶老弟跟这么多人会和之后,显然就有了底气:“哼哼,本来还以为你是个保安,多少有些蛮力,结果一查,居然不是……,不过,大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享用了!”

唐宾仔细看了看那群人,无奈的说道:“我昨天就说过,我不是小保安的了。”

“废话少说,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白领,死乞白赖的在我们家打工,居然还异想天开企图泡我姐,真不知道你哪里来得底气,我们皇甫家的人,是你能念想的吗?”

“……”

唐宾脸上一怔,眼神变幻了两下:“你说你姓皇甫?”

他回过味来了,姓皇甫,又说自己在他们家打工,那叶雁是他的姐姐,是不是也姓皇甫,她应该叫皇甫雁。

“难怪,她在公司里似乎权力有些不一般,办公室都装修的别出心裁。”

“难怪,这么有钱……”

实际上,在三亚银泰酒店,那天刚好碰到罗浩找上来的时候,他已经出口过一次皇甫雁,只是当时唐宾还沉浸在自己手捧雁妹妹酥软胸脯的震惊当中,当然还有被人抓个正着的尴尬情绪,所以一时没有听清,一直都没猜到。

就在他想开口问点什么的时候,那几个手拿兵器的混混等不住了,其中一个手臂上纹着一排字的男人跳出来说道:“少啰嗦了!皇甫小弟,是不是打一顿就完事了,反正你钱已经给了,我们照章办事,童叟无欺!是断手还是断脚,我们干完活也好早点走,晚上还有个妹妹要去开苞,没工夫在这里墨迹。”

“断手,断脚?”

叶老弟嘴里重复了一句,有些不太确认,唐宾现在毕竟跟自己姐姐交往密切,要是知道被自己找人打的断手断脚,肯定大发雷霆,自己的本意只是把他胖揍一顿,然后精告他主动离开姐姐而已。

“好,那就断手断脚!皇甫老弟,本来这价钱只能选一个的,不过你付钱爽快,我们也爽快,今天就买一送一,以后有这种生意尽管找我们!兄弟们,听到了吧,断手断脚,一只手,一只脚,多的不要,少的不行,动手!”刚刚说话的纹身男马上叫嚣的喊道,似乎打断一只手一只脚就像卖掉两棵大白菜那么随便,呃,是卖掉一棵大白菜,还有一棵是附送的。

“哎,那什么……”

叶老弟似乎想说什么,不过那帮混混早就一声喊朝唐宾冲了上去。

唐宾心里无比郁闷,自己就这么轻描淡写被决定了命运,打断一只手一只脚,自己难道这么不值钱吗?

“等一下!”他高声喊了一句。

纹身男冲在最前面,他是小头目,要以身作则嘛!

听到唐宾的话之后,他马上站定,两手一举示意大家停下来。

不过,他显然高估了后面跟上来的小弟,一个红头发的圆脸小弟跟在他后面没有及时刹住身形,呯的一下撞在纹身男身上,把他撞的一个趔趄。本来嘛,这也没什么,开车开的快了也会刹不住的,可是这圆脸小弟手上高举着一根破钢管,这么撞了一下之后,手臂就自然下垂,结果那锈迹斑斑的钢管就擦着纹身男的鼻子挥了下去。

好吧,不是擦着,是擦过!

因为纹身男痛叫一声,鼻子上已经破了一块皮,鲜红的血液从鼻孔里淌出来,除了这个还有眼睛里的泪水,他都感觉鼻子不是自己的了,酸疼的一塌糊涂。

纹身男举起自己手里的钢管就要往那圆脸小弟身上招呼,结果那小弟慌慌张张的大叫一声:“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唐宾以为纹身男会不管不顾的砸下去,结果他居然把钢管放下了,手捂着鼻子说道:“算了,你是我兄弟,我不打自己兄弟!”

然后就看他指着唐宾道:“是你叫停的,有什么时候快说……,哎哟,他娘的,要是说不出正当理由,这笔账就算在你头上,除了断手断脚,再断一根鼻梁!”

“……,我只是想问问,我的一只手一只脚值多少钱?”第二百四十八章 每人留下一手一脚

“你的一只手一只脚多少钱?”纹身男愣了一愣,他身后的几个人也奇怪的看着他,甚至连叶雁的恋姐弟弟也一脸古怪,纹身男过了一会似乎会过意来,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出钱赎回自己的手脚?”

“多少?”唐宾又问了一句,当然他并不是真的要出钱赎回自己的手脚,而是因为好奇,此刻的他已经在体内运转挨打术,将三分之一的内力灌注到四肢百骸,**肌肤马上变得异常敏感,充满了力量,连温度都上升了一些。

“五万。”纹身男没有隐瞒,也没有虚报,因为没这个必要,而且他是个有原则的混混小头目,他认为坚持了原则,才能在混混这条道路上走的更远,飞的更高,也混的更好,“不过,我们干活一向讲究诚信,你想要赎回都没有机会,另外我再附加一个信息,一般道上你要赎回的价格是出价的五倍。”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你要是肯出十倍的价钱,我们也不是不能商量。”

此话一出,倒是站在后面的叶老弟脸上吃惊了一下。

唐宾摊摊手道:“我倒是想赎回的,只是我也不知道我的手脚原来这么值钱,可是我没那么多钱!”

他说着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两个钢镚,在手摩挲了两下说道:“要不然这样,我这还有两块钱,不如你们拿着这两块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

静,万籁俱静,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的静。

站在唐宾前面五米左右距离的一群混混全都有些傻眼,不知道是自己傻还是面前这个男人傻,或者他说已经被吓傻了……

两个呼吸之后,纹身男一声喊:“打!”

一群混混再次挥舞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