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芭蕉天天视频在线观看第1235章 气数算尽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心里清楚,将欲取之,必姑予之——他能那么轻松的答应,肯定是因为,也同样有求于我。

比如——让我带他逃出去。

可我没想到,他能说出,等了我二十来年。

池老怪物说,他被抓进银河大院之后,就放了话,说将来有人求着他出去。

难不成,二十年前,就算到了我今天能来?

这个本事,恐怕得跟预知梦不相上下!

我立马问道:“您,知道我?”

那个黑木头缓缓说道:“浓金大贵,龙魄加身,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儿,到底是成了。”

我的心倏然一跳:“什么事儿?”

江瘸子偷了厌胜门的东西,二宗家失踪,老头儿抱我来商店街,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

这里头肯定有某种关联——跟四相局还有关系。

这些老家伙们,怕是全有猫腻。

那个干巴巴的声音说道:“这事儿说来话长——这样吧,你先说说,为什么求我。”

我就把潇湘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起来,我已经出来很久了,苏寻用心头血下的阵,已经快到了失效的边缘了。

一旦再得不到十八阿鼻刘的帮助,潇湘暴露出来,那很快就会被上头的发现——结合之前在参星小仙庙里的经历,几乎是人人得而诛之。

“好,给我。”

我立马就从行囊之中,要把豢龙匣给取出来。

太好了,潇湘终于安全了!

就在我把手上东西给他那一瞬间,忽然琉璃眼小姑娘厉声就说道:“小哥哥,这人不对,小心!”

话音未落,一股子厉风,猛然从这个黑木头手上掀起,对着我就炸了过来!

我猝不及防,整个人被炸出去了老远,重重撞到了墙上。

而这一瞬间,那个黑木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对着我就扑了过来,快而凌厉,犹如一只掠过草原的鹰隼。

我脖子立刻就是一阵腥甜——一只手,穿过了龙魄和龙鳞,死死卡在了我的咽喉上。

那个黑木头,哪儿还是刚才那个倒卧的姿势,瘦骨伶仃的站起来,看似全断了的关节,根本就是灵活无比!

那个干巴巴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二十年,你长的很好——就是蠢了些。”

琉璃眼小姑娘因为在我背上,这一下,也被撞的不轻,可身体被我的体重挤在墙上,咳嗽都咳嗽不出来,显然窒息的难受。

我盯着那个黑木头,缓缓说道:“你不是十八阿鼻刘——你是气金刚?”

那个黑木头手一僵,接着就哈哈大笑,那声音别提多刮耳朵了:“哟,你的眼睛倒是没那么糟糕。”

因为我从高老师那里知道,这气金刚的本事。

气金刚为什么叫气金刚——因为他喜欢掐算气数。

他最擅长的,是卜卦——只要是五十年之内发生的事情,百发百中,未卜先知!

而高老师当时越狱,最大的困难,就是气金刚。

高老师自己,就是被关在了气金刚负责的区域。

那天高老师正筹划着要逃走的事情,气金刚就蹲在了他的牢狱门口,缓缓的说:“你要走?”

高老师当时就镇住了——这件事儿,他一个字都没吐露,气金刚是怎么知道的?

高老师自然不承认,气金刚就缓缓说道:“你要走简单——上凤阳门,死水池,酒糟院,聪明,一般人想不出这么妥当的辙……”

气金刚说的,一个不错,就是高老师计划的地点。

当时高老师后心就凉了,早知道这气金刚能推算一切,也没想到,竟然推测的一点错也没有!

气金刚接着说道:“你这事儿,今天要想成功,那除非我死在这。”

说着,气金刚就坐在了高老师牢房门口。

这一下,高老师简直是彻底绝了望。

但还有一句话,也是真理,那就是,人算不如天算。

那天,鬼使神差,气金刚守在门口,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大概跟龟兔赛跑一个意思,气金刚得意于自己的推算能力,自以为把对方拿捏的死死的,放下了戒备。

结果,高老师反倒是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他直接从气金刚腰上拿下来了钥匙,顺利就溜出去了。

而现在……我刚才就觉得,这个人能把自己的人气遮掩的那么干净,如果不是十八阿鼻刘,那就只有还没见过面的那个气金刚,有这个本事了。

“二十年前,你就知道,会有人在这一天,上这里救十八阿鼻刘?”

气金刚点了点头,枯木似得脸上,有了得色:“我就知道,是你。”

他好像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

而他接着就把那个盒子给拿了出来,缓缓说道:“四相局一乱,那就有大麻烦了,所以,我一直等着你自投罗网,还有,这个东西。”

他摇了摇手里的盒子:“这东西已经到了我手里了,你也就没什么可……”

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咣”的一声,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下来,吼道:“小贼,我的东西,还我的东西!”

是财金刚。

他一见到了我,跟看见刨了他们家十八代祖坟的仇人一样,奔着我就冲了过来:“还给我,我现在就送你见你祖宗……”

财金刚可比刚才狼狈多了,身上银鳞一样的钥匙,也跟八岁小孩儿的牙一样,掉的参差不齐,可见刚才没少在江采萍和金毛他们手底下吃亏。

我瞬间还有点放心,那江采萍他们几个合力,估计没出什么事儿——不然早拉来要挟我了。

一见到了财金刚,我背后的小姑娘格格就咬了下牙。

而财金刚一看气金刚也在这,顿时有些意外:“你上这里干什么?”

果然——高老师说的规矩一点错也没有。

四大金刚,是不能乱往别家地盘瞎串的。

我眼尖,已经看出来,气金刚把那个盒子,暗暗往身后藏了一藏,显然并不想让色金刚知道这件事儿:“我是听说,有人敢上银河大院来闹,所以就过来搭把手……”

财金刚正满面狐疑呢,我立马说道:“财金刚,实话告诉你——气金刚是掐算出来,我身上带着聚宝盆,专门来抢聚宝盆的!”

财金刚和气金刚听见我这话,顿时都是一怔,接着,财金刚死死的瞪着气金刚,阴阳怪气的说道:“好哇,我说你怎么管起来我这的闲事儿了,感情是无利不起早。”

气金刚瘦骨伶仃的身材气的直颤:“胡说八道!”

高老师说过,气金刚这个绰号,一语双关,不光是因为他喜欢测算气数,还因为他气劲儿特别大,很容易发飙。

我立马说道:“谁胡说八道,谁自己知道——不信,你让他把盒子打开,看看那是不是聚宝盆!”

气金刚一听我这话,气的当场就把那个盒子给拿了出来:“这分明是豢龙……”

可一打开盒子,他们俩全愣住了。

聚宝盆,就妥妥帖帖的在盒子里,流光溢彩,那股子宝气,把这个黑洞洞的密室,都给照亮了。

气金刚张大了嘴:“这不可能……”

而财金刚暴跳如雷:“人证物证具在,你哪儿来的脸抵赖!”

说着,奔着气金刚就冲了过去。

财金刚的本事跟气金刚不分上下,更别说财金刚眼瞅着聚宝盆就在眼前,有多少劲儿就用了多少劲儿。

这一下气金刚没辙,只能全力抵抗,我趁机活动了一下身体,把琉璃眼小姑娘也从重压下解放出来:“你没事儿吧?”

琉璃眼小姑娘一边剧烈呼吸,一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小哥哥,你会变戏法?”

那倒不是。

一开始,气金刚佯装成十八阿鼻刘,我也中计了。

可就在手碰上豢龙匣,要递给他这一瞬,我忽然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儿。

刚才,他说,我的气色,是浓金大贵,龙魄加身。

这是观气。

其实,会观气的,并不是太多。

而观气和摆阵法,其实是互相冲撞,此消彼长的——就比如我,全部精力都放在观气上,摆阵法的能力就弱一些。

这个人观气厉害,就不可能摆阵法也厉害,我就有了疑心,他可能并不是传说之中,擅长摆阵法的十八阿鼻刘。

事关潇湘,自然是要万分谨慎的,所以我脑子一动,手就从豢龙匣上歪开,把装着聚宝盆的匣子拿出来了。

一方面,是想试探他,一方面,是留个后手——财金刚为了聚宝盆,很快就会追下来的,到时候,正好弄个狗咬狗一嘴毛,我就能得到生机了。

气金刚是什么人物,自然也知道我打的是什么算盘,知道被我当火锅涮了,看着我七窍生烟。

他算的气运,显然跟预知梦一样,能得到一个场景,可大概是看不到前因后果的——好比说,他测算出来,高老师要跑,也测算出来,我会来这里,他会抢走豢龙匣。

可没测算出来,自己会睡着——我拿的,也不是真的豢龙匣。

可惜他没法找我算账了——不管他怎么解释,财金刚都杀红了眼,一心拿他当抢夺聚宝盆的死敌。

我则趁着这个功夫,背着琉璃眼小姑娘就找出口,琉璃眼小姑娘眼睛很尖,立马说道:“乾位有生路!”

我奔着乾位,一下七星龙泉劈过去,果然,那个位置相对薄弱,被我直接劈开了一个洞,钻过去我就跑了。

色金刚想追,财金刚不放手,被牵绊住了,气的乱吼乱叫。

我带着小姑娘钻进去,拍开尘土,一头撞入,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来,不知道在黑暗之中穿行了多久,眼前一篇豁然开朗,看着前面有个房间,好像没什么人,就进去蹲下喘气。

琉璃眼小姑娘一边等我喘气,一边有些不好意思:“你——你怪不怪我?”

怪她把我引那地方去了?

也谈不上怪——她只知道我要找个老头儿,又不知道我找的老头儿是哪一个,有什么好怪的。

不光如此,还得谢谢她——她可没少帮我看东西。

身后一片宁谧,色金刚和财金刚没追上来,我就抬头审视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是个——厨房?

我闻到了一股子扑鼻的香气。

顺着香气一看,我呼吸顿时一滞——只见一个佝偻的背影,正在灶口添柴禾!

这——有人?

那个老头儿不回头,火光映照在了他光秃秃的头顶上,映出一抹黄光。

这是看守,还是……

他也不搭理我们,我忍不住就往前靠了一步:“我想跟您打听个人……”

那老头儿没回头,跟收费站的一样,手心朝上伸出:“不能白问,拿什么换?”

我顿时一愣,你是程星河的远房亲戚吗?

不过,人家也不欠我的,确实不能白问,我只好说道:“您想要什么?”

“你袋子右下角,一个黑绒布囊。”老头儿说道:“别的不要。”

卧槽,他怎么知道,我这地方有个黑绒布囊?

这是高老师给我的。

再一看黑绒布囊里的东西,我不由就吃了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