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妇少洁高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第四章 退敌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区区化神境……

五毒门人一片哗然,无不是群情激愤。

就连琼仙派这边,亦是心里直嘀咕,说话这人是谁,怎的敢口出狂言……

需知仙道九境,依次为筑基、练气、洞玄、结丹、元婴、坐忘、化神、还虚、道一,化神境已是堪称宗师级高手,虽说还不至于到横行天下的地步,但是无论走到哪里,也绝对没有人胆敢小觑。

可这个人却说什么,区区化神?

化神境在他口中都成了区区,那他又是何等境界?

还虚,还是道一?

巴思屠牙脸色阴晴不定,目光如虎狼般,凶狠的盯着楚长歌,想要看透楚长歌的真实修为。

不过旋即让他感觉到可怕的是,他看不透楚长歌,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解释,一是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其二,便是境界远高于自己!

可眼前这个人面貌年轻的紧,即使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修为又能高到哪去?

巴思屠牙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三百年前就已仙逝的人。

那个人叫楚长歌,传说乃谪仙降世,不过三十之龄,便已臻至道一之境,修行进境之快,古来无人能出其左右。

此人莫非是第二个楚长歌不成?

巴思屠牙悚然心惊,何时琼仙竟出了这么一号人物,怎的从来都没听说过。

他沉吟半晌,袖子中悄无声息的滑落出一只毒镖,施以五毒门秘术“捕蛇手”的法门,向楚长歌射了过去。

这一镖平平无奇,可却暗含浑厚真气,哪怕是坐忘境的高手,若是毫无察觉中了招,必然也会立即毙命。

究竟是真的高手,还是装神弄鬼,一试便知。

楚长歌敏锐的察觉到毒镖的来袭,可他如今修为近丧,根本无法正面迎击,索性站着不动,任由毒镖射在自己的身上。

“铛!”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毒镖没有想象中刺入肉体之中,竟是如同撞在天下间最为坚硬的物事之上,被震飞出去。

巴思屠牙骇然失色,只觉毛骨悚然。

楚长歌瞥了一眼地面上那仍然泛着幽兰光芒的毒镖,又看向巴思屠牙,摇了摇头,失望道:“太弱了。”

巴思屠牙何时受过如此羞辱,不由恼怒之极,可理智告诉他,若是再冒然轻举妄动,只怕会有难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眼前的这个人太可怕了,身不动手不抬,连真气都未催动,仅以血肉之躯,便将自己的“灵蛇玄金镖”震飞出去,委实骇人听闻。

修为有成之人,驻容养颜绝非难事,难道眼前这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青年,其实本质上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巴思屠牙越想越是心惊,原以为琼仙派江河日下,修为最强的掌门凌离尘,亦不过是元婴境界而已,余下的皆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夺其仙山道统,无异于探囊取物,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潜藏着这么一个厉害人物!

可他不甘心就此退去,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滚回苗疆,日后传扬出去,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笑点大牙?

“本门主不杀无名之辈,你是何人,报上名来!”巴思屠牙冷冷道。

能不能杀是一码事,身为一门之主,怎的也不能堕了气势。

虽然对巴思屠牙能够杀死自己并没有报任何希望,但楚长歌仍旧不免有些怅然若失,想死真的太难了。

“你还有别的手段么?譬如……你五毒门供养的那条朱卷玄蛇,怎的不见带它来?是没有能力解开封印么?”楚长歌问道。

五毒门人闻言俱是疑惑不已,什么朱卷玄蛇,怎么从未听过?

巴思屠牙却是大惊失色,骇然道:“你究竟是谁?怎知朱卷玄蛇!”

楚长歌淡然一笑。

旁人或许不知,可他怎会不知?

朱卷玄蛇,乃太古蛮荒妖兽,凶狠残暴,至当今之世,几乎绝迹,而硕果仅存的一条,就在五毒门,且正是楚长歌所赠予的。

当年楚长歌游历到北极天柜山,在万载冰川之下,发现玄蛇蛇卵,本想毁去,恰巧那时有位老者亦至此地,言道此朱卷玄蛇蛇卵只怕是当世唯一,若是毁去,未免太过可惜,恳求楚长歌将蛇卵赠于他,并且发誓定会好好保管,绝不让玄蛇成长,祸乱人间。

楚长歌见那老者言辞恳切,便将蛇卵相赠,而那老者,正是当时的五毒门门主。

玄蛇倘若成长到一定地步,以其嗜血残暴的秉性,必然会惹出大祸,楚长歌为防那老者违背诺言,便在后来前往苗疆,查看五毒门是否将蛇卵孵化。

本是防患于未然,结果这一去还真是去对了,老者果然违背了誓言,不仅将蛇卵孵化,还将其当做圣兽供养。

那老者见东窗事发,便想杀人灭口,可当时的楚长歌修为亦是几至天下无敌之境地,老者区区一小门小派之主,不过坐忘境界,眨眼间就被楚长歌拍得四分五裂,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彼时玄蛇已是幼年,凶威颇盛,楚长歌虽然可以打的它服服帖帖,却是无法将其彻底杀死,于是便画地为牢,将玄蛇封印在五毒门的祭坛地底深处,永世不见天日,这才安心离开。

如今三百年过去了,当时的那条幼年玄蛇,只怕早已成年,以其凶威,极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回忆起这桩往事,楚长歌不由心怀希望,若是琼仙派的混沌无极焚天裂地大阵也无法杀死自己,再去五毒门祭坛碰碰运气也无不可。

估摸以朱卷玄蛇在太古蛮荒时的凶名,自己又一心求死,它将自己杀死,未必就是不可能之事。

这其中干系,哪怕是巴思屠牙亦不知晓,他只知朱卷玄蛇乃门中圣兽,只有历代门主才知其所在,如今一个外人突然说起,如何不令他心惊?

一旁的凌离尘见那巴思屠牙满脸惊恐之色,亦是惊讶不已。

他偷偷瞄了楚长歌一眼,这位大救星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高人的气质,没想到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巴思屠牙这个腌臜货自入化神境以来,气焰嚣张无比,可如今碰到楚高人,却是犹如兔子碰上了老虎,畏首畏尾,只怕是吓得裤裆都快湿了。

果然是高人啊,也不知李师兄与小陆师侄撞的什么大运,竟有幸将这么一个活神仙请回来。

凌离尘搓了搓手,大有狗仗人……狐假虎……一派门主的气势,他轻咳一声,居高临下的望着巴思屠牙,嗤笑道:“小巴,你在苗疆作威作福,无人敢管,如今狗胆作祟,竟敢来我琼仙撒野,真欺我琼仙无人?”

小巴?

巴思屠牙先是一愣,继而怒火狂烧。

可惜这滔天的怒火,根本无法释放,或者说是不敢释放。

眼前这个黑衣人太可怕了,不仅知道本门秘而不宣的朱卷玄蛇,更令人忌惮的是这个人的真实修为。

以血肉之躯,生受化神境一击,却毫发无损,这得是多么惊世骇俗的修为啊!

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出言挑衅,更后悔冒然出手。

好在这个黑衣人貌似脾气很好,没有被激怒,否则他丝毫不会怀疑,对方会在顷刻之间拧下他的脑袋,而他却毫无还手之力。

形势比人强,还是退吧。

巴思屠牙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兴师动众来夺琼仙的道统,就这么灰溜溜的下山,确实是贻笑大方之举,可相比于性命而言,脸面这种东西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撤!”

巴思屠牙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挣扎了好久,方才狠狠吐出这个字。

凌离尘哈哈大笑道:“你当我琼仙派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么?”

“你待如何?”巴思屠牙恨得咬牙切齿,不过问的却非凌离尘,而是楚长歌。

在他看来,凌离尘不过是跳梁小丑,能不能安然下山,还得楚长歌发话。

既然并未惹出人命,楚长歌也无意再为难,况且就算真格想拿五毒门怎么样,他如今修为尽失,也根本无法办到。

“此行回去,尔等当闭门思过,谨守正道,不可再有为非作歹之心,否则天道昭昭,恶者灭亡,是必然结局,听懂了么?”楚长歌小惩大诫道。

巴思屠牙哪敢还半句嘴,硬着头皮拱了拱手,随即带领一干来时还气势汹汹的五毒门人,犹如丧家之犬,灰溜溜的下山去了。

琼仙派的千年基业总算是保住了,所有门人弟子俱是欣喜不已,忍不住放声欢呼起来。

凌离尘畅快之余,不由眼含热泪,面向楚长歌,拱手称谢道:“得亏恩人相助,否则我琼仙……”

“举手之劳。”楚长歌打断凌离尘的话头,说道:“其实我也有事求于贵派,还望掌门应允。”

凌离尘忙道:“何来求字,恩人有事但说无妨,只要凌某能够办到,必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楚长歌沉吟片刻,道:“我想进入贵派的混沌无极焚天裂地大阵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