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视频app黄旧版本锲子 前章(三)鄞朝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后悔了,游山玩水一点也不好玩,很不好玩!

我身边有一堆不认识的人监视着我,穿着奇怪的衣服配饰,同我身上的配饰差不多,不过那不是祁国的配饰。

每每我探出脑袋同他们商量商量下马车买点煎饼果子吃时,他们总是面无表情的拒绝我,并且是用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拒绝了我。

然后叽里呱啦唾沫横飞的同我说了许多,我努力想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可是无奈他说的根本不是祁国的语言,我悻悻的缩回脖子满脸幽怨。

好在幼青明白我的意思,不一会给我带来了好多煎饼果子吃。

这一路上我可真是要憋闷死了,偶尔趁他们不注意,把挡在我脸上的红布扒拉下来扔到一边透透气四仰八叉的吃着煎饼果子。

幸好这马车够大,我又生的很小足够我一个人在里面横差竖躺。

有时候憋闷极了,我便会探出脑袋同那人“大吵一架”,他说他的,我说我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也相当和谐,见过路的人投来奇怪的表情了,再悻悻的缩回脖子,这样一来一回也给路上增添了许多乐趣。

这一路上,我渐渐发现跟在我身边的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些人一半是鄞国派来接应我的人,而另一半是祁国派来服侍我的人。

不过祁国的人只能远远跟在马车后边,扛着很重的箱子,而随侍在我身边的这些鄞人,一个个都有武功,并且身手不凡。

行路的这几天有不少拦路抢劫的人,但都还未说完打劫的标准台词,都被断喉了。

那种时候我是万万不敢把脖子探出来的,生怕他们一个手滑,拔剑的时候把我脑袋也带走了,我摸了摸自己光滑平整的脖子心情稍微舒畅了些。

大约走了有五六日的样子,我晓得我已经离祁国很远很远了,不过我走之前命幼青替我记录好回祁国的路线,万一哪天我想母妃了好回去同母妃团聚。

我下马车的时候大约已经在鄞国境内了,那些人同我们祁国人长得差不多,只是说的话我听不懂,他们说起话来就像在吵架一样,一点也不讨喜。

好在这一路上有人替我同他们“吵架”。

再次下马时已然是一片繁华的景象,可他们依然不许我四处乱跑,我口干舌燥张牙舞爪的同他们解释我出去看看就会回来的。

可是他们几个木头桩子完全不理解我在说什么,说什么也不准我出去,气的我头昏脑胀,我觉得母妃骗了我,这根本不是件游玩的差事,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求父皇将我锁在宫里哪也不去。

我心中正抱怨着,脚却很知趣的跟着领头的小二上了阁楼。

方才真是气糊涂了,还没来得及自习瞧这间阁楼的景致,琼楼玉宇,青砖碧瓦,好不气派!

我在房中小憩了会,忽闻门外传来敲门的声响。

“进来”

我轻声唤道,出口才想起,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

好在那人比较聪明,听我唤了一声以后便推门进来。

我见他身着的服侍,俨然就是刚刚那群高手侍卫中的一个,还正正是同我一路“吵架”的那一位。

“见过公主。”

他一句话说出来放在祁国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用的不是鄞国话,而是大祁的语言!

我真是要哭了,这人原来是懂祁语的啊,那我一路上同他吵了这么久,原来他都是能听懂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同他讲的话,基本上都是捡着什么就说什么了,反正能发泄一下他一直以来不让我出去的愤恨就行,哪里管得了是不是公主该说的话。

不行,我是公主,这一路上他被我骂着,也难免他不会骂我,我又听不懂,咱们算扯平了。

“公主赎罪,属下并非有意欺瞒公主”

我方才从椅子上跳下来,他便扑通跪了下去。

本来我身子比较矮,假如他要同我吵架我这样仰着头同他吵实在没有什么气势,他这样跪下倒正好与我在同一视线上。

“你姓甚名谁,来自何处”我鼓起腮帮子,好歹我也是祁国十二公主,身高是矮了点,但是气势上不能输!

“属下秦羽,是鄞国人士,不久前曾在祁国经商,后入朝为侍,现任鄞国暗卫。”

传闻鄞国有一批暗卫,上下共70人,由鄞国当今皇帝亲自命人训练,仅在短短一年之内就训练出鄞国最强健的一批暗卫队。

只负责保护指定皇族宗亲,以及执行秘密暗杀计划,听命于谁却尚未可知。

彼时我年龄尚小,不要说暗卫了,就是正儿八百的士兵也没亲眼见过几个。

彼时虽然听不懂暗卫具体是什么,但看起来应该对我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属下今后会长伴公主身侧,请公主赐名”

大约我也不太需要什么暗卫,幼青已经足够能照顾我了,况且他已经有名字了,何故再叫我为他赐名。

“你叫秦羽,这是你自己的名字,我不会为你取名,至于暗卫我也不需要,倒是你从前为何不与我讲你会讲祁语,却非要装作不会的样子来诓我”

“公主赎罪,属下为保证公主安全,不得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免被人察觉,引来杀身之祸。”

暗卫的消息从来都是保密的,包括他们的身世身份,一旦透露出去很可能牵连到其他暗卫。

假若当时告诉我,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可能会一直追问,而秦羽亦不能同我说谎,因此只得进了鄞国境内,到达安全地带才肯慢慢解释。

之前在路上马车颠簸,也未仔细打量他的容貌,现在看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

长得并不俊俏,却很强健,皮肤并不白皙,比起寻常人家的公子体格稍微大了些,或许是常年训练下来的结果。

“知道了,秦羽,你退下吧。”

我觉得这一路上顶着这么大个发髻实在需要好好休息休息,每次到了客栈我都会将它们取下来,可是秦羽这一搅和我又得顶着这发髻同他说话,只想快点打发他离开。

“请公主赐名,这是皇命,属下不敢违背。”

他不依不饶,偏要我为他赐名,如果我不收了他,他回去也许会受到惩罚。

我不愿主宰一个人的命运,特别是他们的名字,如果秦羽以前便有名字,我又怎好夺取他生生父母给他的东西。

“日后人前我便唤你阿羽,你便还是叫做秦羽。”

我觉得替人起名真真是一个极其为难我的差事,起的不好了,恐遭人耻笑。

他似乎并未想到我会如此决定,迟疑不久便应声接了。

“日后公主与属下的关系还请公主切勿让外人知晓”

他话毕便起身离去,从头到尾也未曾抬头见过我,做事干净利落。

幼青打着手语,我知道她不想让我那么快相信一个人,或许秦羽对我有不轨之心。

我明白幼青的意思,但秦羽一路上并无害我之心,想必秦羽也是个可怜之人,他跟着我也许并无坏处。

明日便要入宫面圣,幼青仔细同我比划明天面圣需要准备些什么做些什么,以免出错。

我点点头,鄞朝的皇帝会否同我父皇那样待我。

或许我应该尽力去讨好他们,让他们喜欢我,我再也不想被所有人讨厌,被所有人欺负。

或许我在这里,父皇和母后会比以前恩爱一些,或许没有我的存在,父皇便不会迁怒于母后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