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下载官方下载初见 第十四章 柳思南篇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日我随人群一路赶至醉花阁,台上一女子身着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

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插碧玉簪风钗,显得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她生的极好,台下的男子都朝她招手,嘴里呼喊着。不一会人群越聚越大,到最后甚至将整个街道都给堵得水泄不通。

门口一位年龄稍长,体态富裕的中年女子不停的招呼着场外的人

“快来呀,咱们柳姑娘今儿呀可是打算挑位夫婿呢。娶了咱们柳姑娘做媳妇,保管你艳福不浅呐”

它吆喝着,边吆喝还边将自己手中的丝绢轻轻的扔到在场男子们的脸上,大伙一片欢呼。

我仔细瞧着那柳姑娘的脸色,虽说此时夜色渐渐暗下来。

可但凡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瞧出来,她厚厚脂粉下的那双惊心动魄的眼睛早已是又红又肿,分明是先前哭过的样子。

“阿羽,待会姑娘抛绣球的时候,你得帮我把它接住“我小声同阿羽说。

我只顾着瞧柳姑娘暗自神伤的表情,忘记了自己乃女儿身,对着秦羽说出这样的话,也难免他会狐疑。

我撇过脸瞧见阿羽疑惑的眼神,似要开口又不敢直言,一张脸被他万千表情充斥着竟有些好笑。我晓得他是误会了笑着道

“阿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另有打算。”

话音刚落,台上的人,已经轻轻拿起旁边大红色带着丝绢铃铛的绣球。众人屏住呼吸,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台下的人皆是蓄势待发。

好像只等一声令下所有人便会饿虎扑食一样去抢夺那绣球。女子面无表情,就好像今天的事同他无甚关系,就好像今天要出嫁的人……不是她。

我瞧见她闭上了眼睛,站在台上,灯火通明,烟花忽地在远处绽放,漫天华彩之下那一张惊心动魄的脸上分明已经泪湿衣裳。

只听得绣球上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那绣球应声而落,红色的丝带中空中漂浮,就好似漫天飞舞的柳絮。

所有人皆跃身跳起,也不管四周是否有人会受伤,只是拼了命的争夺那绣球。

场面一度混乱,一半的人被人压在身下无法动弹,另一半的人仗着自己有点轻功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狠狠打在别人脸上。

待场上人都打的差不多了,秦羽纵身跃起,脚尖轻点了几人的肩膀,不费吹灰之力便从别人手里抢过那绣球。

而那些人正要冲过来继续抢,但阿羽的轻功一直都无人能敌。他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拿着绣球,仅凭几个精准的侧身就完美躲过众人的攻势。

再几个蜻蜓点水,稳稳落在我身侧,将绣球递给我。原来熙攘的人群,现在倒的倒,躺的躺,一片叫苦连天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能瞧见站在场上的就只有我们三个。

还有……站在远处的一个身影,那是……韩齐?那身影稍纵即逝,完全没有给我仔细瞧清的机会。

大约是我瞧错了吧,我暗自想着。

接过绣球,之前那个站在门口吆喝的中年妇女,已经扭着她丰腴的身子,朝我们站的位置走来。

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露出她参次不齐的牙齿,脸上的肉因为她的走动开始上下起伏。

“哎哟这位公子爷,瞧瞧这轻功咱们家柳姑娘可是有福了”

他上下打量着我们,最后那眼睛落在阿羽身上的一块玉佩上,眼里闪着金光,忙不迭的说

“哎哟,几位公子爷,快请进,别让咱们家柳姑娘等心急了”

她那带着浓浓香味的丝绢不停的上下挥动着,幼青有些难受,往后稍微站了站。她扭过身,摇晃着那粗壮的腰枝就往阁中走去。

才刚走两步,几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就纷纷围了上来,将我们又是推又是拉的拽进了醉花阁里。

阿羽不耐烦的甩开了那些姑娘的手,那些姑娘们倒是脾气好,甩开一次就黏上来一次,甚是乐此不疲。

进了阁中,入眼尽是花红柳绿莺歌燕舞,热闹非凡俨然一副小市井的样子。那个自称老-鸨的中年女子一路上絮叨个不停,好不容易到了柳思南的房门口,老-鸨清了清嗓子。

“二位就在门口等着就行,陈爷您请进”

老-鸨这样一说,幼青和阿羽顿时心生不快,阿羽霎时间就拔刀架在了老-鸨脖子上。我本来想劝阻,可是阿羽动作始终比我的嘴快。

老-鸨见架在脖子上的刀,立马求饶,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连连解释。

“欸,这位爷,咱们柳姑娘一月只见一次客,我……我们也拦不住呀,爷您先把刀放下。您就在门口守着,陈爷有事唤你们,你们再进去爷不迟呀。”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将那丙长剑挪开自己的脖子。阿羽平日里看上去不温不火的,但其实性子比谁都急,若是进去吓着人家才真的是令人头疼了。

“阿羽,幼青,你们且在门口等我,不会很久的”老-鸨见我这么说连连道是,阿羽这才将手中的剑放下。

我推开那扇木门,入眼皆是一片大红的喜色,这样鲜红的一片,大约我只在出嫁时瞧见那日殿中的颜色,心中微微有些堵。

屋内暗香扑鼻,陈设简单典雅,瞧得出这房间的主人定然是品位不凡。四周琴声渐起,那曲子优雅婉转,琴音之中暗伤之意若隐若现。

我自小长在宫中,琴棋书画虽不精通,但亦是见多识广,此曲越往高-潮处越是情深似海,难掩心中悲痛。

我坐在房中央的木椅上,瞧见那女子身在屏风之处轻拢慢捻。一曲毕,那女子才缓缓走出,轻纱薄衣,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位男子能把持的住。

“公子,良辰美景,请同妾身同饮这交杯酒。”

她声音清脆,不似先前我进阁时,别的女子那般热情。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不会饮酒。

话间,她已将酒倒入杯盏之中。我瞧见她睫毛浓密纤长,上面还沾着几滴泪珠。

“姑娘还未道闺名,何故如此心急”我将酒盏轻轻拿起又放下,我可是号称一杯倒的人,这酒可一定不能喝。

她脸上的诧异一闪而逝,我有些怀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还没等我思考个所以然出来,她温声道

“小女柳思南,是这醉花阁的头牌”她微微颔首,身姿玲珑小巧。

“我叫陈……陈雨洛“差点就把真名给说出来了,以我的名声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她微微颔首,也不言语,我一想到抛绣球那时她掩面而泣的样子,就十分的奇怪,心中正鼓捣着,嘴上就问了出来。

“本……本大爷瞧见姑娘你方才在阁楼上掩面哭泣,是何缘由”我实在是没有以男子的身份自称过。

从前吃饭的时候听见那些个男子本大爷本大爷的自称,大抵天下的男子都应如此自称,诚然说起来有些奇怪。

“公子不必如此,其实小女打公子进门时就瞧出公子乃女儿身了“

我惊诧的瞧着她,感情话本上那些男扮女装混进烟花场所的人都是骗人的嘛,这么容易就被识破了。

我有些担心会被扫地出门,因为据说这种地方只有男子才得入内。

“柳思南谢过公子搭救之恩,无以为报”我还在兀自担心的时候,人家已经起身行礼了。

她是个极聪明的女人,一眼便瞧出我方才是在搭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我只是瞧见姑娘既然不愿嫁人,又为何要用这种方式讲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她轻轻叹了口气,好像这是一件极难以启齿的故事。

“我原不是鄞国之人……“

五年前,时鄞国祁国,以及边疆匈奴诺尔布一族三朝鼎立,祁国与鄞国乃是当今大国,诺尔布一族被夹在两朝中间制衡祁鄞的边事战争。

但一山终不容二虎,祁鄞两国,若是想要率先对敌国发起进攻,必要先将诺尔布一族收入囊中。

但祁国向来以和为贵,从不主动发难。鄞国自不可能坐视不理,时鄞国势力日渐强大,对边疆拓土的野心也日益壮大。

于是派遣当年精通战略之术的年轻才子沈玉之做为主将,派往边境为大鄞皇帝开疆拓土。

时年风雪交加,寒冷刺骨,诺尔布一族的粮食收成都不好,但为了抵御寒苦的天气,诺尔布一族百般迁徙,最后只能到鄞国边境安扎。

而柳思南则是诺尔布王帐座下女将军,时年鄞国大军来犯。诺尔布一族虽饥寒交迫,但骁勇善战,加上屯粮尚足,在与鄞国大军大战了三天三夜之后,皆是两败俱伤。

此后鄞国将帅沈玉之在那场征战中受了重伤,而此时的诺尔布一族已然元气大伤,自以为杀死了鄞国主将富宫,诺尔布一族便可安生几年不受战乱纷扰。

却没曾想,鄞国大军并未撤退,而沈玉之也在此次征战中消失了踪影,鄞国副将富源曾派人寻找沈玉之,无果,又不敢惊动诺尔布一组,恐诺尔布一族趁火打劫。

那年的冬天,是诺尔布大草原上最寒冷的一个冬天,所有的牛羊因为极寒都冻死了,诺尔布又经战乱,不得不忍痛杀死牛羊马匹,以满足饱腹之欲,并且派遣士兵去附近的土地寻找可安生之所。

彼时的柳思南年芳二八,正值青春年少之际,诺尔布一族只有满十六周岁才得成年,柳思南刚成年,就需得随军前往边塞苦寒之地寻找生机。

而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沈玉之也是在那个时候,邂逅了他用尽一生也未曾放下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