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孙倩全文阅读初见 第十五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鄞国十四年冬,时两军压境,大战三日三夜,诺尔布族副首领携柳副将柳思南,柳昱至边境寻找水源,以及可供应诺尔布骑兵的食物。

大雪连下了一月又余,诺尔布一族不少人饿的饿死冻得冻死,剩下的都是年轻体壮的青年得以存活继续寻找。

“姑娘,别管我们了,走了三日了食物已经吃完了,带着我们,诺尔布的战士怎么办”

一青年满面含泪,奄奄一息,说话间皆是余力不足,青年握住姑娘的双手,慢慢的从自己厚重的裘袍中掏出仅余的干粮,塞进姑娘手中。

“带着……干粮……走”他趴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手冻得红肿发紫。但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如今这么多人要吃饭,再找不到食物,等待战士们的就是死亡。

姑娘眼里含着泪,她从来没有落泪过,在她阿娘去世时她也未曾落过泪。他不愿丢下他,但是她身上背着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性命。

“对不起……”

姑娘的声音压的极低,就让她再做一次凉薄之人吧。

姑娘起身,招呼所有剩余的人继续前行,没有一个人想过回去,没有一个人想要临阵逃脱,他们的命都是诺尔布族人的,他们信仰的是诺尔布的神!

姑娘走在最前方,这白皑皑的雪地上看不到尽头,他发誓要找到食物,可是自己的食物都给了战士们了,她忽然感觉眼睛有点看不清前方的路。

身子已经开始不听使唤,现在连吃雪也不能饱腹了吗,她只觉得浑身无力,就像有什么恶魔,在悄悄吸干她的血液,夺走她身体里唯一的温度,想置她于死地

“姑娘!”她最后一句话听见的就是这样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急速下坠,周围只有寒风刮过耳朵发出的呼呼声响。

“要死了吗?原来死亡是这样的……”

她觉得她这一生是不甘心的,她甚至没有带领战士们上战杀敌,她甚至没有来得及爱过一个人,她甚至……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已经见了阎罗,再次瞧见雪的时候,心里大约是欣喜的,欣喜自己还活着,或者说她在欣喜自己又将面对寒冷。

视线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的身体僵硬的不能动弹,只余下脖子能勉强转动,环顾四周,褪去周身的寒冷,仔细打量着周围的景致。

这里分明是一个山洞,不对呀,她掉下来的时候明明是摔在一片雪地上,如果不是自己走进的山洞,还会有谁。

她正觉得奇怪,从山洞口忽然进来一人,姑娘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觉得此人很熟悉,不是样子熟悉,是他的衣服很熟悉……

那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进来,眼眶周围流着鲜血,他十分生疏的用树枝做的拐杖向前探路,但是遇到稍微大些的石头还是会冷不防摔了一跤。

“你……”

她看清了来人,那是个男子,是个约莫十八九岁的男子,他身上的衣服,不是别的衣服,正是鄞国服饰。

她开始害怕起来,那是来自心底的恐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鄞国的服饰,因为她阿娘死的时候,就是鄞国人,手中拿着冷箭刺向她的娘亲。

“你走开,不要靠近我,快走”

她不想看见鄞国人,一刻钟也不想。摸索着周身携带的东西,她的剑呢,她带的匕首呢,去了哪里?

“姑娘……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那个男子见那姑娘开口说话,先是惊喜万分,随即有些疑惑。她怎么了,为什么如此讨厌自己,莫非是瞧见自己的眼睛……

男子反应过来,立马转身,原来是这样吗,自己的样子原来如此可怖,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姑娘,我昨日寻路时,摸索到姑娘你躺在雪地里,身受重伤,便将你带了回来,并非山中贼匪,请姑娘放心。”

他声音轻轻的,好似一片浮云,稍纵即逝。听得出男子身上的伤势不轻,只强撑着一口气使他活到了现在。

那姑娘听见男子开口,心中甚是悲凉,命运何其可笑,她的仇人如今却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阿娘告诉过自己,救命恩人就该视同自己的神一样,供奉敬仰。可是从来没有人教过她,如果那个救命恩人,是曾经杀死她娘亲的仇人呢。

她只觉得身体浑身疼痛,许多地方都已骨折,但那些骨折的位置分明有人给她接好了,又是他吗。

倘若他不是自己的仇人,倘若救自己的不是他,倘若自己在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摔死了,也许她会更感激上天。

她强忍着伤痛想要起身,一剑杀死他,她努力扭动自己的身体,可是那钻心的疼痛,和那早已尽失的力气不允许她做下一步动作。

如果不是这样,她一定要去杀了他,为她的母妃和死去的诺尔布的族人报仇。

男子见她并不说话,默默俯下身,在旁摸索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他的手因为常年的征战早已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但坚强的意志告诉他,只要有一丝理智尚在,就不会允许自己窝囊的活着!

他拾起旁边散落的木块,用火石轻轻敲打着。男子撕下自己身上的绢布,覆在自己脸上,他自己丑陋不堪无所谓,可是他不想吓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

她轻声问他,在杀掉他之前,她想知道这个人的名字,给他一个坟墓也算是对他救了自己最大的报答了。

“沈玉之”

沈玉之轻笑,她终于肯同自己说话了。沈玉之努力的敲打着手中的石头,只瞧见点点火星散落在木块之上,浓浓的黑烟开始在木头之间燃气。

不一会一团火焰自其中缓缓升起,就如同黑夜里的一点微弱的光芒,照亮黑夜中寻找光明的人。

沈玉之感觉到似乎火焰燃了起来,之用手去触摸那团火焰。他瞧不见,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着感觉来判断。

但是这个举动,沈玉之能理解,但姑娘却不能理解,她瞧见沈玉之将手放到火焰上,那已经血肉模糊的手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似的。

“你疯了吗”

她惊呼,只觉得这个人眼睛不好使也就罢了,怎么连脑袋也不好使。

“别担心,我皮糙肉厚的,早就习惯了这些粗活,不妨事”

姑娘有些不解,她微微起身,自己刚才躺了许久,现在也微微恢复了些力气,但也只是能勉强坐起身,靠着石壁瞧着沈玉之生火的模样。

“我叫柳思南”

她轻轻的说,也不管他是不是能听见。

“柳思南吗”

沈玉之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那是她主动告诉他自己的名字,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名字……

他轻轻笑着,在得知她的名字的时候,他只觉得好像世界上所有的疼痛都不存在了,也许冥冥之中有那么一个声音在指引着他遇见她。

“柳姑娘,方才……我的眼睛……”

他轻声的同她说,山洞里回响着他的声音。柳思南没有回答他,只是就那样瞧着这个人,这个她想杀死的人。

“哦对了,我身上还有些干粮,柳姑娘……”

他慢慢的朝柳思南走来,手中还拽着半块烙饼,上面已然附上一层薄薄的冰霜。他的耳朵极好,只是听她说了几句话便能准确判断她所在的位置。

他缓缓蹲下身子,已经划破的裤子露出他带血的肌肤,还有大小伤痕。

眼睛的鲜血已经自他的绢布中缓缓流下,覆在他的脸颊上,滴落至他腿部的伤口处,而这个人仿佛浑然未觉。

柳思南接过他给的烙饼,心中竟觉得他有些可怜。沈玉之起身,正欲转身离开,却听见柳思南缓缓开口。

“你就在这坐下吧,我自小学过一些医术,可以帮你瞧瞧眼疾。“

沈玉之闻声一愣,似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轻笑了两声

“沈某自知眼睛已无药可救,姑娘冰清玉洁还是不要让这些脏东西,染了姑娘的双眼”

柳思南微微一怔,这个人怎么痴傻到这般田地,连自己的眼睛也不要了吗。她转念一想,不过也是,将死之人,即便治好了眼睛,也不过是以卵击石。

这样想着,沈玉之已经一瘸一拐的走到离她远些的地方坐下,他的嘴唇已干渴的起了裂纹,就好像烈日炎炎里常年缺水的大地那样贫瘠。

柳思南吃完了烙饼,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在慢慢恢复,体温也在逐渐上升,只是周身没有什么力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柳思南和沈玉之再没说过什么话,山洞中冷冷清清的,只余一团快要熄灭的火焰,两个奄奄一息的人,和漫天的白雪……

柳思南只觉得突然好累,眼睛缓缓的闭上,而沈玉之在不远处坐着一动不动,就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柳思南醒转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时辰,天色仍然暗着,身上披着甲胄,浑身也恢复了些力气。

她缓缓环顾四周,寻找沈玉之的身影。只瞧见那人倚在附近的石壁上,嘴里吐着寒气,他的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的双臂,头上已经结起了一层霜。

他睡着,周身不停的抖动,似是冷到了极致,火焰已经快要熄灭了,他的衣服在柳思南身上,那么他自己呢。

柳思南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傻的人,她缓缓爬向快要熄灭的火焰,好在附近还有一些剩余的木头可供她燃烧。

柳思南只觉得夜晚的寒气逼人,比白日里的温度还要低上许多,她努力打起火苗,微弱的光晕又渐渐明亮起来。

缓缓爬至沈玉之身边,这个人该是有多傻,他难道不知道这样自己会死吗,还是说他就是不想活了。

即便他不想活了,那也应该死在她的手中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