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色版app无限第九章魔剑图案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剑舟心情大好,准备再接再厉,一口气就完成到达真武境的伟大蜕变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让他怵目惊心的情景,那龙血骨丹留下的药效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尽了…

“卧槽!”

李剑舟的瞳孔微缩,直接爆出了一句粗口,哪怕是以他前世的所见所闻,对此事也一无所知,可以肯定的是,龙血骨丹只被他吸收了少量部分,还有许多能量突兀的消失不见了,而且确确实实的没在他身体中出现。

“怎么会?”这种大起大落的反差让李剑舟实在难以接受,怀着无比迫切的心情,他再次运用神识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像龙骨血丹不曾出现过一样。

正当他准备收回神识的时候,诡异的情景出现了,在他的胸口处,一柄如鲜血浇铸的红色剑图若隐若现,散发着令人匪夷所思的怨毒煞气。

“这是…赤幽邪剑!”

李剑舟看着那把散发着无穷煞气的魔剑,骨脊中突然间传来了一股凉意,这把剑与他颇有渊源,他对把剑可谓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这把杀意滔天的魔剑间接性导致他从神坛跌入了谷底。

魔剑名为赤幽,乃是八荒的魔主裂邪所有,已经达到了天造神兵的可怕等级,三千年前,八荒魔主带着无数八荒的魔族涌入九州大陆时,不知有多少仙人惨死在这把魔剑之下!

血红色的剑体,獠牙形的剑柄,剑刃处有着根根站立的暗红倒刺,无数鬼魂仿佛被囚禁在剑身中翻滚哀嚎,这股扑面而来的逼人煞气似乎能够抹杀掉世界中的一切生之气息。

这虽只是赤幽邪剑的图形,但是却让李剑舟感到整件事奇谲古怪,赤幽邪剑绝非寻常兵器可比,他已经诞生出了自主意识,小则可以藏于纳介之间,大则可以超脱天地之外,身边藏着这么一个绝世凶器,如何能让李剑舟安心起来,可话又说回来,赤幽邪剑不是被九器神皇夺去了么?那又是谁吸取了龙骨血丹中的能量?这凭空而来的魔剑图案又是怎么回事?!

这种古怪,让李剑舟突破四重肉身境的喜悦之情一扫而空,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眸,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环顾四周,只见得黑暗中有着一道身影,定眼一看,慕容琢从不远处向他走来,还没等李剑舟开口道谢,慕容琢丢给了他一枚散发着奇异光芒的玉简,道:

“除了龙骨血丹,这个东西也给你,他对你的修仙之路会有帮助,至于那种复杂层面中的关系,我已经懒得去理睬了,不过你要知道,你踏入这修仙之路,那便没有了回头之路!”

“什么复杂层的关系?”慕容琢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让李剑舟愈感到事的诡秘性,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活在了他的眼皮底下,他抬了抬头,还想要问些什么,眼前却再无半个人影。

将军府的某个神秘房间中,一缕紫颤香缓缓的燃烧着,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盘绕在殿内,显得颇为华贵。

一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的中年穿着暗幽色的铠甲坐在黑椅之上,他的身上有一股让人为之动容的气息,这是只有常年从尸山血海中拼杀而出,踩着累累尸骨的强者才能具备的气息!

“主人的东西都给他了么?”沉闷的声音从中年的嘴中吐出。

若是李剑舟在此,必定会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在中年面前,恭恭敬敬站着的人正是操练场中监督并指导他们训练的十大都统之首的慕容琢!

慕容琢点了点头,道:“给了。”

哪怕对面的人是风云帝国的第十三代大将军,他说话的语气依旧冰冷,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只有那眼神深处,有着微不可查的震撼。

“你对李剑舟怎么看?”中年的双手搭在椅柄上面,右手的手指不断的敲打着,似在推敲些什么。

“子有父相,遇云化龙。”

身处上位的中年瞳孔缩了缩,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慕容琢,半响之后摇了摇头,笑道:“我没想到你会给他如此高的评价!”

他从黑椅上站起来,道:“无悔主人死前曾与我约定,让他的孩子终生不得踏入仙道,他的仇家非常强大,强大得可以轻松杀死一名仙人,看来,我要失约了。”

说起失约,中年并没有露出愁眉不展的表情,脸中却有一丝欣慰。

“无悔将军的仇人不是赤霄帝国的那个人物么?”慕容琢不解的问道,这是连他都不知道的秘密。

中年摇了摇头,冷笑道:“你以为就凭那个家伙就能杀死无悔主人?那个家伙与我或许不分伯仲,但无悔主人可是帝国诞生以来,仅次于战神云天枫的强者!”

闻言,慕容琢抬了抬手,一会儿之后,方才将手放下,语气沉重的轻声问道:“他…他成仙了么?”

中年犀利的目光中尚且有隐隐的,无奈,点了点头,道:“无悔主人早就达到了永生之境,可是在他仇家的势力面前,亦如蝼蚁般渺小。”

“无悔统领的仇家是?”

“我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中年转过了身,周身遒劲的气势突然消失,显得有些颓丧,好半晌方才望着偏过头望向沉思中的慕容琢,淡淡的道:“宛苏主母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只是偶尔会受到其他小婢的排挤和谩骂,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慕容琢如实的道。

看到中年的神色微微有些放松,显然是放心了下来,慕容琢的眉梢中却有些困惑之色,他拱了拱手,道:“将军,属下有一事不明。”

“但说无妨。”

“她既是前将军的夫人,身份又如此高贵,将军你为何要将她安插在这府中做一名小婢呢?你大可让她一生一世锦衣玉袖,衣食无忧!”

中年摇头苦笑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不能。”

“此话怎讲?”

“唉…”中年叹息一声,眼神中有着几分深邃,道:“主母丧失爱人和长子,情绪临近崩溃的边缘,你若让她这幼子李剑舟有了寄托,那她恐会自寻短见,再者,主母被废去仙骨,夺去精魂,完全是源于她身后的强大势力,这与无悔主人的仇家无关,与其在两股强大的势力下的眼中苟活,不如让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死去!”

“我为何改姓为李?除了无悔主人的再造之恩外,就是为了不想让主母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说到这里,中年的两道黑眉微微皱起,道:“最近我感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频繁在我将军府中活动,你要加派人手护住李剑舟,我们都可以死,唯独他不可以死!”

慕容琢点点头,说道:“大将军,三个月后他要与丞相公良玉家的那个小子进行生死决斗,我听说,那个公良策泽已经问鼎六重肉身境了!”

“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这场战斗只能接下,没有退路可言!”

闻言,慕容琢愤慨的道:“可是,哪怕有龙血骨丹为辅,再修炼无悔主人留下的秘术,李剑舟要在三个月后搏战一名六重真武境的修仙者,还是没有胜算!”

“不用理会。”中年说了一句,大殿中的温度随着中年的一声冷哼蓦然降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淡淡的笑道:“公良家的人愈来愈过分了!”

“公良玉是不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慕容琢想了想,一双黑眉慢慢的拧成了一股直线,有些恼怒的道:东院青鹰榜的妖孽弟子要挑战北院的一名废物,他公良家的脸不要了么?他帝国宰相的脸不要了么?!”

“有这个可能,但如今之计只有尽其所能,听天由命,如果李剑舟只是这种程度的人…”

中年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死了便死了,这是我的失职,我会以死祭奠无悔主人的在天之灵!”

中年的语气颇为沉重,杀意一点点的从他体内涌出,他森然的笑道:“但在此前,我要整个公良世家与我陪葬!”

“若不是无悔主人赤胆忠心,一心要佑风云帝国太平,我方寒又怎会看得上这大将军的位置。”李悸然平淡的眼神似乎早就看透了这勾心斗角,步步为营的官场生活。

……

李剑舟对两人的交谈并不知晓,显然还在蒙在鼓里,不过,这诸多诡异的事在自己身上轮番的演练着,愈发的让他感到这种没有实力的惶恐和浮躁,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人在捏住了自己的咽喉,这种感觉让他心中很不踏实。

最令他痛心疾首的还是那枚四品丹药龙血骨丹悄然无息的离奇消失了,李剑舟大呼遗憾,同时也十分警惕起自己胸前的魔剑图案。

是非祸福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以后自己苦修的实力会不会也像龙骨血丹这样消失呢?

“唉。”

叹息一声后,李剑舟拿起慕容琢交给他的玉简握在手里,用神识微微察看了一下,正是这番察看,使得李剑舟的眼神如同生锈了的锁芯,再也移不开了!

“秘术,高阶玄奚术级别的秘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