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黄瓜视频app第十章离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生元辰驭阳经!”

李剑舟深呼吸以后,立马从冥想中醒来,眉角含笑,就连那微微低着的俊俏小脸中,亦泛着淡淡的红光,望着手中的玉简,满心欢喜。

莫名的失落心情消失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莫大喜悦。

灵术为体,秘术为魂!

九州大陆的仙术分为灵术和秘术两种,它们共有着四个不同的级别,每个等级又有低阶、中阶、高阶三个不同的等阶,以最低的小通术为末流,凌驾在它之上的便是玄奚术,而这长生元辰驭阳经赫然是一道高阶玄奚术!

这虽然与他前世修炼的低阶至尊术玉衡青峰真元诀比起来还稍显逊色,但是这已经达到了李剑舟对所修秘术的要求。

李剑舟舔了舔嘴,重生之后,苦于还没有遇到能入他眼的强大秘术,所以他一直迟迟都没有修炼秘术,慕容琢此时送来的这道秘术对李剑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雪中送炭尤为可贵,锦上添花无用之功!”

李剑舟压住内心中的狂喜后,开始仔细的去思考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诡异之事,慕容琢的身后或许还有更强大的幕后者在暗中推波助澜。

一名天武境的修仙者不但拥有四品丹药龙骨血丹,还有着高阶玄奚术级别的秘术?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这只是世俗帝国,不是那些隐世势力,更不是那些强者倍出的宗门,可慕容琢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哪怕是放在天峰剑派这种巅峰势力中也是较为宝贵的珍品!

慕容琢将这些东西交给自己就匆匆离开,他或许不是在担心自己过问这两件东西的来历,而是急着回去复命。

因为在这个少年的皮囊之下,李剑舟又问些什么呢?难道叫住慕容琢,然后说都统,我认得这龙骨血丹,认得这是高阶玄奚级别的秘术?!

一个天武境的修仙者就能拿出这些东西,这不是在骇人听闻么?!

“复杂层面的关系?”再回想起这句话时,李剑舟心念一动,隐隐觉得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被人安排好的,对方好像对他的事了如指掌,而慕容琢的作用,相当于他和那个人沟通的桥梁?不,准确的来说,是那个人给予他帮助的一个渠道!

可这个人又是谁呢?要说慕容琢的直接复命对象,那应该就只有风云帝国的第十三代大将军李悸然了,可是,对方这种位尊权高,踏踏脚,京城都要抖三抖的人物又为何要去帮住自己这种小小的蝼蚁呢?!

这让李剑舟不禁把这件事与他自爆元魂后的离奇重生两件事联系起来,如果这两件事没有关联,那与他母亲嘴中的那位神秘的父亲又有关系么?!

“这可真让人头疼啊。”

李剑舟其实他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他却并没有再继续深究下去,因为从目前的从种种迹象来看,不管是慕容琢本人还是他身后的那名神秘的幕后者,似乎对他都并没有恶意。

李剑舟的注意力慢慢的放在了自己胸口处那突然出现的赤幽邪剑的图案中去,这个东西让他感到心中有点发凉,就像安插在他体内的邪剑,一种不安的因素,随时可以取下他的性命。

透着稀稀碎碎的月光,李剑舟来到一处低洼处,用手指沾了些水后朝着自己的胸口使劲的抹了抹。

“擦不掉?”

李剑舟砸了砸嘴,喃喃的道:“或许是它吸收了龙骨血丹吧,罢了,既然如此,先留着你吧。”

……

在以后的几天里,李剑舟一如既往的来到操练场继续参与训练,虽然自己经突破到四重肉身境,但为了避免太过骇人,所以李剑舟便使用精神力将自己整体的气息调到二重肉身境来,哪怕如此,这种对灵力的超然感悟力都让慕容琢微微有些骇然。

肉身境的突破口是强悍的肉身和充裕的灵力两个条件的组成,肉身需要依靠枯燥的训练反复的打磨来达到强健筋骨、壮大肺腑的作用,灵力的感悟便是因人而异的天赋了,李剑舟会被灵阵尊者相中,在天赋这方面便已是万里挑一、百年不遇,所以,只要有着足够的肉身强度为支撑,突破真武对他来说不在话下!

只是失去了龙骨血丹这个锻炼体质的逆天宝贝,李剑舟这几天虽然废寝忘食的训练,但收效微乎其微,如此下去,想要在这两个多月后突破到真武之境是根本不可能的。

“是时候离开了。”完成今日的最后训练后,李剑舟独自躺在地上望着满天星斗,思绪紊乱犹如豆蔻,曾经也是在这样一繁星闪烁的傍晚,他拿着阵法笔成功刻出灵阵的第一道线条后,灵阵尊者摸着胡须时的慈祥的笑了笑,道:“以后你会成为九州最为出色的灵阵师!”

李剑舟从来都没忘记过自己灵阵师的身份,但首先它需要有足够的金币够买一支价格颇贵的阵法笔才能刻画阵法!

摸了摸怀中的兽核后,李剑舟的微微扬头一笑,只是他笑容却慢慢的僵硬起来,阵法笔有了着落,自己又如何向宛苏说自己离开的事呢?她现在还可能沉浸在天枫学院的开学准备中吧?!

“唉…”李剑舟站了起来,一摇一晃的朝着家中走去。

他低着腰,耸着肩,像风雨中一只失魂落魄的鬼魂,更像一块只会走路的肉,自顾自的穿插在人群中,满脑子都是宛苏伤心的神色。

每当有巡逻士兵发现他的身影并厉声让他站住后,李剑舟便会直接拿起挂在胸前的方牌,头也不回的反手朝着身后一竖,嚣张的道:“看完了么?看完小爷走了!”

说着,又大步的离开。

一盏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宛苏在向一个箱子中塞进几枚铜币和一枚银币后,掐着手指数了数,露出笑容,道:“还差两枚金币,剑舟的学费便凑齐了!”

“我堂堂四级灵阵师,竟然让母亲活到如此不堪的地步!”窗外,李剑舟愤恨的用拳头轻敲在眼前的粗大的柱子中,整个人都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谁?是剑舟回来了么?!”宛苏闻声,匆匆的出了门,只是哪里有人影,只有支撑木屋的柱子中有一个深深凹陷进去的拳印。

月光照耀,宛苏顺着柱子看了下来,发现了石板中刻着几行龙飞凤舞的字迹,便细声读了起来。

“母亲,孩儿有缘得到一颗神丹妙药,现在已是四重肉身境的实力,正随一名天武境的强者前往他处修炼,三个月后便会回来看您,男儿不展风云志,枉生天地九尺躯!”

宛苏一震,随后慌忙的朝着四周跑去,想要再找找李剑舟的身影。

暗中,李剑舟揉了揉微微发红的眼睛,望了宛苏一眼,痛苦的别头离开。

跳到一处阴暗的角落中,李剑舟抱开了遮住洞口旁边的杂草,看了看这道高大的围墙,又瞧了瞧墙下的狗洞,抱着反正没人瞧见的念头,不屑的撇撇嘴后从狗头中溜了进去。

如果他直接从将军府中的正门中走出,惹人耳目不说,可能还会惊动慕容琢,李剑舟想要的便是这种悄无声息的离开方式,只是围墙甚是高大,能不能跳过去先不论,爬起来也颇为麻烦。

夜月苍凉,巨大妖娆的红色月亮如影随形,李剑舟拍了拍尘土,从狗洞中出来后,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杂草丛生的丛林小道中。

这条小道显然很久没有人走了,路上荆棘塞途,走起来颇为颠簸,抬眼一看,周围还有无数挺拔的松柏傲然挺立在其中,李剑舟一直往前走,来到了一座微微有些陡峭的坡顶处,站在这上面,所有的景象尽收眼底。

千家灯火万家明,眼前这昌盛的情景犹如夜空中的无数繁星,放眼望去,也难以捕捉到他的尽头。

这片无边无际的亮光之地便是风云帝国帝国的京城了,将军府、天枫学院、皇城三家独大,其余的都是在京城中势力颇为不凡的庞大家族。

而且还有一个凌驾于所有建筑之上的诺大府邸,四海商会!

“还是来了吗?”

李剑舟心神微敛,立即发现身后的林中有着几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在山林之间穿梭着,显然是跟踪他而来。

若是之前,李剑舟权当没看见,不过他现在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去做一件极其神秘的事,自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踪迹。

李剑舟下了山,又走了几里的路程,此时临近夜深,许多地势较偏的店铺已经关门,只有挂在大门前的两盏灯笼还在寒风中微微摇曳着。

顺着这条罗马大道再行几里,一切开始慢慢的热闹了起来

哪怕圆月当空,天色已晚,京城中的行人依旧络绎不绝。

李剑舟继续向前走着,便看到了一座凌空架起的拱桥上面站慢了人,他好奇的凑过头去,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目光纷纷投在小河中的孤船中。

撑船的是一名普通的船夫,可坐在那船上的少女却是容颜惊人。

她身材曼妙,裹着一袭白裙,懒懒的趴在小桌之上,身后轻柔发如瀑黑发随风而舞,绝美的脸颊中有着淡淡的冷霜,美眸顾盼之余,恍如黑暗中失去了呼吸的苍白蝴蝶,整个人仿佛融入了这静谧而唯美的自然图画之中!

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中,李剑舟蓦的向周围望去,便看到周围的人紧盯着船头的少女,哈喇子潺潺源源,不绝如缕,嘴中更是有着赞叹之词传出。

“这京城第一美人儿李湘湘果真名不虚传,论样貌和身材,当属人间罕有。”一名满肚肥肠的中年咪着猥琐的眼睛,目不斜视的盯着那船头的少女。

“可惜她是帝国将军的长女,身份地位之高,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就能娶的,若是得以一亲芳泽,那简直就是三生有幸啊!”

“嘁!”在此人身旁的一名中年不屑的撇撇嘴,点了点少女,转头指着此人,笑道:“周风,你就不怕大将军带领一干翼骑军端了这太师窝么?”

名为周风的中年一听到大将军三个字,顿时感到全身发冷,情不自禁的哆嗦着嘴,咳嗽两声,尴尬的道:“只是说说,玩笑罢了!”

李剑舟在天峰剑派中时曾目睹过许多各有千秋的绝世美女,虽惊叹于少女的这张盛世容颜,却并没多少失态,只是从这些人的对话中隐隐知道了少女的来历,少女想必就是之前蒋微微说的学姐李湘湘,青鹰榜排行第二的强者,以前他只是耳闻目染,却从未亲眼见过此人,于是不免又多瞧了几眼。

少女似乎并不在意周围一切嘈杂的喧嚣声,她坐在小桌前,轻轻的倒了一杯酒,随后用手捂着朱唇一饮而尽。

“咦?天枫学院开学在即,她不去学院,这是要去…”李剑看着小船滑行的方向,疑惑的道:“四海商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