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app破解版第七章 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宝宝翻了个白眼,想到自己的承诺才勉强憋出一抹笑,抽掉他的折扇皮笑肉不笑道,“公子也是看中皮相的凡夫俗子吗?你哥哥不会在意皮囊,否则也不会跟我成为朋友。”

虽然对方未曾自报家门正式介绍,可言语之间已经表明了他是楚君澜的弟弟,而且就冲着这张脸,实在不难猜。

就是这性格实在是天差地别,她觉得,还是楚君澜这样云淡风轻的风格比较好,也不知原主的眼睛怎么长的?

竟然喜欢这种一看就流里流气的花花公子!

“有意思,果然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楚笙墨未曾想到她会反将一军,顿时笑得畅快,蓦然将唐宝宝堵在墙角,暖声调戏道,“姑娘,小生似乎对你一见钟情了。”

原主的灵魂开始桃花泛滥,“啊啊啊,我要幸福死了!我也是,一见钟情真的太美好了。”

“哦。”唐宝宝心里呵呵,少女你眼瞎了吗?这人眼底哪有半分真情实意?也就骗骗你这样脑子秀逗的小姑娘。

两人正僵持,旁边忽地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唐宝宝浑身一僵,身体快于脑子,推了楚笙墨一把,没推动,干脆狠狠撞了过来,整理着衣服笑眯眯看着楚君澜,“我们在,赏花。”

楚笙墨这小身板虽然是练过武的,可到底还是太瘦,被一堵肉墙重伤,险些吐血骂娘,可头顶忽地被一阵冰冷视线笼罩,这熟悉的让人胆战心惊的感觉,是他亲哥没错了。

看来苏小槿所言非虚,他哥还真是对这个唐宝宝不一般呐。

楚笙墨立刻重新燃起斗志,捂着胸口揉了揉,笑眯眯搭上唐宝宝的肩膀,“对啊,我和宝宝一见钟情,相约赏花赏月游江南。哥,你忙你的去吧,就不用招呼我了。”

“楚笙墨,谁让你擅自跑来江南胡闹的?”楚君澜脸色很不好看,冷着眼盯着他的爪子,“男女授受不亲,王府从小教给你的教养呢?”

唐宝宝也想拍掉他的狗爪子,可原主在灵魂深处发花痴,陶醉地快要晕过去了,“我要上天了,他抱我了,我谈恋爱了。我终于谈恋爱了!”

唐宝宝叹了一口气,往楚笙墨怀里靠了靠,挤出一抹笑容冲楚君澜道,“楚君澜,是这样的。我跟你弟弟一见……”

楚君澜猛地看着她,平日里温和平静的眸光不知不觉逐渐变得犀利,笑得让人骨头发麻,“一见,如何?”

楚笙墨面上下意识地怂了,怕他哥动怒大开杀戒,可是心底激动不已,这还是长这么大头一遭看到楚君澜露出正常男人吃醋的表情,太刺激了!

不行,他要坚持。

“哥,你别这么凶。”楚笙墨深情款款地看着唐宝宝,“会吓着我们家宝宝的。”

唐宝宝喉咙一哽,快被他恶心死了,对上楚君澜冰冷的视线,只好说,“一见如故,挺投缘的。既然令弟要在江南逗留几日,我便尽尽地主之宜,带他四处赏玩。”

“唐,宝,宝——”

楚君澜脸色铁青,虽说和唐宝宝没什么太大的感情,以他的审美更是不可能喜欢上唐宝宝这样臃肿肥态的女子。

但这几日和她相处惯了,她的性格随和,为人也真诚,似乎除了面相不太好之外也没别的不好,更是习惯了她这几日的陪伴和照顾,猛地被人夺走,甚是不习惯,心里也像窝着一团火,滋滋地在心底深处燃烧。

她都未曾带着他四处游玩江南,竟然对着楚笙墨这个臭小子这么热情?难不成还真是看上他了?

看着他失望犀利的视线,唐宝宝下意识想退缩,可是原主直接把这理解成为约会,又开始打滚,欢乐地无以复加,“我们要相约黄昏后,看江南水乡的柔情,看风花雪月的浪漫,吃遍大街小巷的美食,下雨了他给我撑伞,太阳大了他给我遮阳,被人欺负了他帮我出头……”

楚笙墨也看出唐宝宝对楚君澜的在意,心念一动,直接搂着她的肩膀往出走,走了几步发现有些费力,干脆改成了用力拖着她,嘴里大声道,“宝宝,有你陪我玩乐,本公子甚是开怀呐。”

“楚笙墨,站住。”

楚君澜在身后扬声怒道,可楚笙墨这狗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溜得飞快,他拧紧了眉头,气得双手都在发颤,“春十三,去把他给我抓回来关禁闭!如此,成何体统!”

“君澜哥哥,父亲传信过来了。”

就在这时,苏小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眼底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楚笙墨和唐宝宝两情相悦,你就别管了,我爹有重要的事告知于你,咱们回去看信吧。”

楚君澜垂眸看着地面,半晌才冷冷道,“走吧。”

……

一连几日,唐宝宝和楚笙墨早出晚归,楚君澜每每想要和唐宝宝单独说话,都会被楚笙墨跳出来打断,然后唐宝宝便娇羞地跟着他的好弟弟离开,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说悄悄话去了。

“主子,您在房间里闷了好些天,还是出去晒晒太阳吧。”春十三看着外面的大好天气,忍不住叹气,“二公子和唐姑娘出去听戏了,你老这么自己憋着也不是办法啊,不如我把他们抓回来?”

楚君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们如何,与我何干?”

春十三沉默,那您好歹笑一笑啊,这几天唐小姐没来,这脸色都能研墨写字儿了,身为贴身侍卫,他压力很大啊。

“二公子风流成性,他和唐姑娘在一起,肯定是别有用心啊。”春十三开始另辟蹊径,“主子,您如果不管唐姑娘,她肯定会吃亏的。”

“嘿,小十三,趁着本公子不在,你又说我坏话。”楚笙墨满面春光地走进来,摇着折扇无比风流,被楚君澜的死亡凝视看着,笑容缓了下,“哥,干嘛用这种看仇人的眼光看着我?”

他一脸我很冤枉的表情,“这件事真不怪我,唐宝宝大概是太胖了,一直没有人追求,长成那样正常男人都看不上,这也很正常。不过小爷这么貌美如花,她那如狼似虎的,这几日险些没把我吃了,多亏我聪明机智,才保住了贞洁。”

楚君澜抓紧了毯子,克制着把这个弟弟揍得半死丢回去的冲动,“你对她做了什么?”

楚笙墨对这表情太熟悉了,吓得一把抱住门,哼了一声委屈极了,“我能对她做什么?今儿看戏看得好好的,她突然扑过来要亲我,幸好我躲得及时。哥,你不会真看上唐宝宝了吧?她就是个又丑又胖又嫁不出去的花痴,你还是早点认清……”

“出去!”楚君澜眼神一冷,目光跟刀子似的,又气又怒,“春十三,揍完把他丢出去,赶回京城。”

“诶,哥!你干什么?”楚笙墨没有想到他忽然大发雷霆,这才意识到自己玩笑开大了,可道歉也无济于事,被春十三冷着脸揍了几拳,拎着扔出门外,“二公子,你不该玩弄唐姑娘的感情。”

话音刚落,墙头一阵响,唐宝宝熟练的从墙头跳下来,正对上门口那两人惊讶的目光,她讪讪一笑,像是没看到楚笙墨悲惨的模样一般,扭头看向书房,“楚君澜又在看书啊?我叫他出来晒太阳!”

楚笙墨愣了,总觉得这胖女人有哪里不一样,连忙不甘心地往门里扑,“宝宝,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要不我给你亲一下,你可别移情别恋啊宝宝。”

唐宝宝白了他一眼,“二公子,自恋是病,你趁早去治。”

她都快要疯了。

这几日原主的执念彻底花痴了,跟着楚笙墨约会玩得不亦乐乎,今天看完戏就扑过去告白,明明楚笙墨一脸嫌弃,她偏偏看不出来,当人家沉默就是默认,高兴地晕了过去。

之后,原主的执念似乎彻底消失了,再也没有来骚扰过她。

现在,她看到楚笙墨就一肚子火气,不过眼下还是去招楚君澜比较要紧,几天不见,她可没忘了那一日楚君澜瘆人的眼神,他挺不高兴的,得哄一哄。

结果,她兴冲冲地进了书房,却见楚君澜面无表情地无视了她,不管她说什么都一语不发。

唐宝宝蹲下来扬起脑袋看着他,“楚君澜,你真的生气啦?我可不是真的看上楚笙墨了,就是……哎呀就是那小子心怀不轨,我故意耍他玩的。”

楚君澜心里想的却全是属下禀告的唐宝宝和楚笙墨游玩时暧昧的行为,对她的话嗤了一声,“与我何干?”

看他这么冷淡,唐宝宝有些泄气,“你这不是生气是什么?你该不会……”她小心翼翼地看过来,带着小心翼翼,“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你在做什么白日梦!”楚君澜蓦然瞪过来,心中翻江倒海,眼底恼羞成怒,没好气道,“出去!你和楚笙墨一起出去,想玩什么玩什么,去外面折腾,别来烦我。”

唐宝宝脸皮再厚,也耐不住楚君澜这么赶,顿时脸色青了又白,委屈道,“这可是你说的,走就走。”

她气呼呼地摔了门离开,走到门口见楚笙墨还在和春十三纠缠,顿时怒上心头,冲过去狠狠撞了楚笙墨一下,把人撞到墙上贴着,这才冷着脸跑回家去了。

身后还回荡着楚笙墨的哀嚎声,“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唐宝宝心里不舒坦,走路也没顾着,差点撞到了闻声而来的唐老爷,父女俩撞成一团,幸亏身后的下人眼疾手快,拽住了唐老爷。

“爹,您没事吧?”

唐老爷连忙摇头,见她脸色不好,小心翼翼道,“怎么了这是?谁惹我的宝贝女儿了?你和君澜吵架了?”

这阵子看到唐宝宝有时间就往隔壁跑,唐老爷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还是非常高兴的,就盼着楚君澜能和唐宝宝在一起。

可唐宝宝一句话粉碎了他的期待,“我们非亲非故,现在连朋友都不是,吵什么架?我高攀不上。”

说罢,气呼呼地回房去了。

“女儿,宝宝!”唐老爷追上却被乖女儿锁在门外,顿时陷入深深的绝望,“这个楚君澜怎么搞的?算了算了,既然这个不行,那就换一个,我就不信了,宝宝这么可爱,还嫁不出去了?”

下人闭着嘴没敢吭声,都这么多年了,老爷您怎么还有勇气说这种话?

“大福,你派人在全城广告,我要举行招亲大会。”唐老爷忽然下定决心一般,“如果谁愿意娶唐宝宝,我唐家出嫁妆二十万两,良田十万亩。”

大福惊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老爷。”

看来这次,老爷为了嫁女儿是豁出去了。

这消息一出,一时间整个郡城内沸沸扬扬,一个个青年才俊为了钱不要脸的开始给唐宝宝写情书,有个酸不溜及的秀才甚至不要脸地站在唐家墙头下吟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墙之隔,春十三推着轮椅没好气道,“窈窕淑女?这酸秀才别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楚君澜冷冷扫了他一眼,“春十三!”

“主子,我不是嫌弃唐姑娘,她挺可爱的,人也很好,对主子您也很好。”春十三不同于几个寡言少语的兄长,眼看着楚君澜和唐宝宝闹了别扭,明明主子惦记着人家,偏偏放不下面子,整日在这里听墙角,气着自个儿又开始折腾底下人,他实在是受不住了,“二公子已经回京城受罚了,您何苦折腾自个儿?唐老爷这回是铁了心要招婿,主子,您再耽搁一会儿,唐小姐可真就嫁给外头那些认钱不认人的酸秀才了。”

楚君澜脸色变了几变,目光越过高高的墙头,“我想吃烤鸡了。”

自那一日唐宝宝被他赶出去以后,他们已经七八天没见了,他也是在想找机会去见唐宝宝,可是使用了各种方法,那丫头愣是没理会他。

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喜欢与否,他一直没能认清,只是同唐宝宝相处很舒服,然而这几日的焦灼不安却让他不得不承认。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春十三,“啊?”

“晚上在这里准备烧烤。”楚君澜面不改色地转动轮椅往外去,“外头太吵了,出去赶人。”

春十三愣了下才兴奋起来,“遵命!”

主子可算是想开了!

半夜时分,唐宝宝运动完一身大汗淋漓,回房洗了个澡,途中忽然嗅到熟悉的烤肉味,顿时馋虫又被勾了起来。

这几日丫鬟不是没拿美食来诱惑,只是这一次的味道是来自于墙那头……

她控制不住。

七八天没见到楚君澜,也没有享受到他的投喂,虽然嘴上不承认,可是实际上,她都快憋疯了。

唐宝宝一咬牙,擦干了头发跃跃欲试了半天,确认那边没什么异样,再次偷偷的爬过院墙,果然发现了花架下的烤鸡,重要的是,旁边没人。

唐宝宝立刻放松戒备,趁机悄悄溜过去偷吃烤鸡,一边吃还一边左顾右盼。

连续七八天时间缩衣减食,再加上剧烈运动后,唐宝宝总算是瘦了一圈,穿着宽松的衣裙也没有勒出肉。圈来,脸部轮廓鲜明立体起来,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泛着对对食物垂涎的光,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不远处的花丛里,楚君澜推着轮椅愣愣地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不确定地问,“她是——唐宝宝?”

没等他确认,苏小槿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拽着唐宝宝的手腕气呼呼地骂道,“你们唐家果然都是不要脸的,姐姐不要脸翻墙找男人,妹妹也是如此。”

唐宝宝嘴里还咬着鸡腿,闻言不由得傻眼,难道我还有个姐姐?亦或是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