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app无线观看下载第五章 清官也断家务事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世的沈安雁甚少接触这个所谓的叔父,第一次相见时,还是自己七岁那年,沈祁渊大破敌军凯旋回朝时。

他领着一众精锐部队浩浩荡荡从京城主道穿过,那时的沈安雁便站在人群,遥遥看着这个有着‘叔父’之名的男子,一双铁靴踩在马镫上,背脊挺得如同耸入云天的松柏般笔直,犹如战神降世,威武英俊。

尔后,两人才渐渐熟识,沈安雁对这个‘叔父’的印象也开始具体起来。

至于为何他会喜欢自己。

沈安雁将这一切尽皆归于一场意外。

记得还是十岁花灯节那年,自己被叔父领着外出游玩,但因游客众多,被挤散的沈安雁被私下乔装的外虏掳走。

沈祁渊发现后立马追了上来,直到冲出数十里地后,两方才开始兵器较量,只奈何外虏阴险,见势败之迹,放出暗号让同伙射出冷箭。

沈安雁见状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推开沈祁渊,自个儿吃了那记利器。

沈祁渊也被这等现象惊住了,当下手腕一转,给了那外虏一个痛快,因此时此地离城门已有很远距离,沈安雁又身受重伤。

故而沈祁渊便抱着沈安雁落在一处寺庙之中,自己给沈安雁脱了衣服进行治疗,后来沈安雁又开始发起高烧,沈祁渊担忧病情,不得已抛弃世俗杂念揽着她睡了一夜。

沈安雁心绪辗转几遭,那厢的沈祁渊却已是转移了视线,将那双狭长的眸子锁住沈安霓,“你在做什么?”

沈安霓被沈祁渊盯得心绪,手指绞了数次锦帕,方才深吸一口气,手指向沈安雁道:“回叔父的话,妨碍三妹妹骂我,我一时气难平,便想与她一些恫吓警告,您若不信,大可问问其他人。”

沈祁渊也不语,只是静静地扫过其余人,一时间,所有人皆敛神屏息,垂着头不敢看着个冷漠端肃的沈二爷。

见没人开口,沈祁渊却是阔步上前,将沈安霓手上的烛台夺到手上,举着问:“没人说话吗?”

没人见到沈祁渊捏着烛台的手已泛青白,正如此刻他惊慌未定的心:若是方才他来晚一步,是否这烛台便要落在沈安雁身上?莫说燃着烛火,便是这青铜所铸的烛台砸在身上也够让人疼上许久的了。

沈安霓颇为着急,小声示意沈安吢和沈方睿,“姐姐弟弟,你们可倒是替我说上两句,免得叫叔父误会了我去。”

沈安吢听到这个只觉得头大,不过很快的,她便收复了纠结的神色,一片温柔地道:“叔父,到底是两姐妹的玩闹罢了,索性没伤着彼此,说起来,一家人难免会有磕磕绊绊的不是?也原是我这个做长姊的不好,没有及时规劝她们,您若是要追究,那便责罚我罢。”

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既表现出自己的长姊风范,又暗中意味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打小闹,当不得真。

沈安雁虽见不得沈安吢这般作态,但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原因还是只这里是父亲的灵堂。

不过沈祁渊却是面色沉沉地转过头,看向卞娘,“方才发生何事?”

轻轻地一句话,仿佛小石子般掷入沈安雁的心湖,让她的眼波也禁不住微微漾了起来。

沈安雁仰起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看向沈祁渊。

目光交接,一个目光如水温柔可倾,另一个目光坚定满是疼爱怜惜。

不知为何,沈安雁只觉心内被塞入什么似的,涨涨的,满满的。

沈安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叔父,原是我不好,忍不住顶了几句嘴,让二姐姐生气了。”

她这话说得滴水不漏的,既表现自己谦卑恭让的态度,又在细细品味之后回过神来,此事并非那般简单。

沈祁渊眼神一暗,果是听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而身边的卞娘却是以为自家小姐又是想求仁得仁,一味揽罪,害怕真被受罚,忍不住辩解起来,“二爷,并非三姑娘存心惹事,只是这二姑娘说话忒毒,说我们姐儿‘有娘生没娘养’,我们姐儿气不过才回了一嘴.......”

卞娘还未话完,沈安霓便截了话语怒骂,“你这个老奴,主子说话岂容你插嘴的份儿?”

这话稍稍落,沈安霓便觉得头皮发麻,打眼去看原是沈祁渊冷若冰凌的目光,她立马心虚地垂了眼,不敢再语。

卞娘见状又是好大一通排遣,“二爷,你也是知道的,三姑娘平素最是温和的性子,若非真是受了忍不了的委屈,哪会在老爷的灵堂作出这等子的事,况且还是‘有娘生没娘养’这般的言语。”

沈祁渊也不斥骂卞娘无规无距,只是双手背在身后复叙一遍,“有娘生没娘养,是吗?”

卞娘忙不迭点头,见话已至此,又想到日后没有侯爷庇护的小姐日子难免艰辛,索性在这时诉一诉,兴许还能有些奔头,于是也不憋心里话了,一股脑儿地就倒了出来。

“二爷,说出来也不怕您不信,这些年,你们常年在外,对家事概是不知,二姑娘欺负我家姐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屡次言语挑衅姐儿,姐儿念着情分,又顾着家和,还心紧着自己无母撑腰,遂回回忍让,可是哪次到了末不都是我们家姐儿受罪?”

说着卞娘拿着回子纹的袖口抹起泪来。

沈安雁是个软柿子,可卞娘却不是,但凡牵扯到沈安雁的事,就跟不要命了般,再则又因为是府里的老人,说话向来有分寸,老太太那儿也是要听得她一二句的。

沈安霓欺负沈安雁收敛两三分半数也是因这个老蹄子的缘故。

眼下听到这个老蹄子如此说,沈安霓由不得要为自己争辩几句,“二爷,您休要听这老积年胡话,我......”

“我让你说话了吗?”

沈祁渊看也不看她,透着凛冽的声音再次传进沈安霓的耳中,“卞娘是沈家的老人,为沈家鞠躬尽瘁多年,便是沈侯爷在世时都对她尊敬有加,可你呢?动辄非打即骂,言语污秽,单看这点,便可知卞娘所言非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