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视频app官网网站第十一章 情愫悱恻供人疑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淮生听到沈安雁确实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才会如此对自己,于是,脸上竟带着了一丝笑意,说出的话也不禁柔和了下来,“三姑娘说的是.......”

只是这话甫一落下,那厢沈安雁看着一脸自得的林淮生却是直接挑明道:“况且,当日父亲是与林家定下了婚约,但是如今家父已经离世,想必着桩婚事也就此作罢了。”

这句话当场让林淮生面色僵冷下来,素来的脾性令他差点把持不住愤然发言。

只是想到什么,他方平息下心,还未开口,棺材便已被人抬了出去。

沈安雁急急跟了上去,直接将林淮生,甩在了身后。

却没想到这一幕被沈安霓听了去。

沈安霓一直想与林淮生有所进展,奈何他却与自己最讨厌的沈安雁有婚约,如今想必两人的婚事定会作罢了。

想到这里沈安霓心中燃起了能嫁入林家的希望。

只要自己能嫁入林家那以后自己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

沈毅之死举国动荡,早已传开,故而下葬这日,京城万人空巷,皆是立在街边自发为他送行。

也因此,将送葬之路挤得满满当当,险些难行。

好在是沈祁渊领着路,故而也没有出什么纰漏。

沈安雁看着周遭人群哭天抢地,抬眼便可见白幡在料峭春寒的风中挣扎欲飞,呼呼的作响声映衬着哭声,显得气氛凝重而悲恸。

等待祭奠完毕,填完土。

沈安雁静静地站在墓碑面前,良久才发觉脸上淌过冰凉的东西。

她伸手一摸,才发现那是泪。

她抹了抹,风将泪吹得干了些,那泪却又不由自主地滑下来。

一块帕子递至跟前,边角绣着桔梗花。

沈安雁一愣,抬头看,是沈祁渊。

沈祁渊从小和沈毅长大,虽说并未有直接血脉亲缘,但几十年过去,到底有相处的情分。

况且沈祁渊与沈毅感情一直很好。

故而此次沈毅的葬礼皆是他亲手包办,几天几夜都没睡好觉了。

可饶是如此,那双有着深深黑眼圈的眼睛还是柔和的看着沈安雁,“礼成了,回家吧。”

沈安雁颔首,方方开口,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声。

她侧目而盼,原是谢泽蕴携着其妻走近。

谢泽蕴望着她,眼神流连在她枯槁的面容上,顷刻回了神,举拳作礼道:“还望沈三姑娘宽心,斯人已逝,再悲恸只是徒添伤感罢了。”

沈祁渊目光沉沉的看着谢泽蕴,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悄悄握紧。

沈安雁却是朝着谢泽蕴与林楚卿依次行礼,“多谢世子,世子妃宽慰。”

说罢,她踅身接过沈祁渊的手帕,那特有的男子味道传入鼻腔,让沈安雁心神一漾。

语气微露着不快,令拿着帕子抹泪的沈安雁动作一顿。

似乎是接触到沈安雁诧异目光,谢泽蕴这才惊觉自己失言了,遂懊恼地拱手作礼,“沈三姑娘,是我冒失了。”

谢泽蕴身为世子,自小便受皇廷宫教之礼,故而气质如松如柏,淡雅宁静,别说从未疾言厉色之语,便是言辞举措也恰当合礼。

哪会像方才那般,暧昧不清。

沈安雁紧了紧帕子,眼神略过林楚卿晦涩的眼神,挤出一抹笑意。

“世子也是受父亲照顾许久,自小就将我当做妹妹看待,故而听到我那般说才如此失仪罢了。”

说完,沈安雁又施了一礼,“请恕安雁怠慢之礼,不能再奉陪世子与世子妃了。”

林楚卿听到这里,才握起沈安雁的手,开口说道:“你且去,这么几天,你也该累了。”

沈安雁看着这个和林淮生有着相似眉眼的女人,默默垂了眼帘,应了声是,便转过他们离去了。

沈祁渊看了一眼,至沈安雁走后,眼神依然留恋在她身上的谢泽蕴,眸中情绪复杂,遂道:“多谢世子与世子妃前来悼念。”

他的声音沉沉,不疾不徐,仿佛带着素来的习惯,将一句话每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晰。

谢泽蕴似乎被他这般话点醒,顷刻收回了不舍的视线,震动地望向沈祁渊。

沈祁渊却是如沈安雁一般,道了句失礼,便匆匆跟上了沈安雁。

沈安雁看着憔悴如斯的沈祁渊,忍不住劝道:“叔父等会儿子回去先歇着吧,这边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沈祁渊一直肃着的脸,仿佛冰天雪地见到灼日,稍微融化了般,“我平素这般习惯了,也不见得什么累不累的。”

沈安雁知晓沈祁渊执拗的性格,于是也不再劝,只另外谈起她每日膳食之事,“叔父近来叫下人所备的吃食,皆是我爱吃的。”

她这话堪堪脱口,素来沉稳的沈祁渊却急急解释道:“是你父亲告诉我的。”

话脱口,方觉得失了稳重,微微懊恼,转目却看到沈安雁柔和的笑容,心头一咯噔,也浅浅笑起来。

“你只要吃得好便好。”

沈祁渊自不会说,其实这都是他自己注意到的。

沈安雁见此少不得谢上一句。

两人又断断续续的聊了会儿天。

不知觉便走到了侯府内,沈安雁便催促着他快些回屋歇息。

沈祁渊虽是男儿身躯,但也架不住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地熬,所以当下也是叮嘱沈安雁几番,令她草草收拾即可,不可万莫劳累。

等听到沈安雁应诺,他方才安心回去。

沈安雁见着沈祁渊逐渐模糊的背影,那平素似高山一般的身躯,此时有些许颓然,她才突然想起他与自己的年龄其实也差不多。

但如今所有的重担皆压在了他的身上。

沈安雁突然有些心疼,也更加认真的吩咐起身侧的红浅和轻玲,末了又加一句,“如今父亲仙逝,老太太年纪大了,叔父又得忙着军中之事,故而我们得用心做好府内的每一件事,这才令他们安心。”

红浅轻玲应声。

卞娘看到沈安雁虚弱的样子,少不得担心,“姐儿,你要是累了便先回去歇着吧,这里我们来整理就好了。”

沈安雁摇摇头,“没事,我坐在这里看着你们便好。”

等到回去时,已是再入深夜,冷如凉水的夜风拂在面上,令沈安雁不禁觳觫。

迎上来的承沐见状,便道:“三姐儿你回来了,奴婢这就去备热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