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樱花直播免费版第十七章 寻衅滋事掩衿缨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后,沈安雁便时常去探望沈祁渊,且都带了亲手做的吃食。

沈祁渊身子也知不怎么的,平素看起来身子健朗,未料想这一病却是足足多日。

倒是有些惊动含清院的人,方老太太便遣了下人来探望。

下人瞧着是小病,回复之时也不敢添油加醋尽贴事实尽诉,方老太太听罢也就落落安心,不再过问。

如此过了几日,春风和沐,草长莺飞。

沈安雁依惯从渥宁阁回来,看着院子里的下人修剪新春长出的枝丫落下的残花,心想倒是可以利用做一些胭脂与蔻丹,便吩咐着轻玲红浅采了一些。

等小厮慌慌张张跑进屋时,沈安雁正对着窗拿着研杵磨着白矾和花瓣,细腻如玉的皮肤在昱日之下展现出柳困桃慵般的媚态。

小厮一怔,瞬间忘了说话。

沈安雁看见小厮进来,眉眼未抬,只问:“何事如此慌张?”

小厮心下一凛,却是狠狠咬牙跪下,“姐儿,不好了,你快去二姑娘房里看看吧,山彤快死了。”

山彤原是沈安雁房中的人,但沈安霓因有顾氏撑腰,在府中作威作福,找了各些理由将沈安雁房中的丫鬟给调了过去,山彤便是其中之一。

沈安雁蹙着眉将研杵放下,幽深地看着小厮,“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小厮自然是感受到沈安雁的审视,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姐儿,你也是知道二姑娘平日里的性子,对下人总是非打即骂,况且山彤还是从姐儿屋子出来的,故而甚为苛刻,今日二姑娘晨起发现自己平素爱用的钗子丢了,伺候二姑娘的白芪便说是山彤偷的,二姑娘二话不说便叫人绑了山彤,仗责二十板子,如今这个时候快是要打了。”

沈安霓这方面随了她母亲顾氏,心肠歹毒,视下人之命如草芥,平日就是茶烫了半分就是要跪上几个时辰,更莫说是偷盗这类事了。

想想,沈安雁从位子上起身,对卞娘道:“我们去看看吧。”

卞娘凑到沈安雁耳边分外不赞同,“姐儿,实在不妥,这小厮是二姑娘房中的人,怎会出卖了主子来找你?”

沈安雁如何看不出来,只是山彤毕竟是她房里的人,平素为人还算衷心,此番因自己遭了罪,她无论如何也不能不闻不问的。

故此,她拍了拍卞娘的手,示以安心,旋即抬眼看向小厮,“带路吧。”

那小厮稍踯躅,才起身,带着沈安雁往沈安霓的飞梧院走去。

此时的沈安雁正坐在廊下,磕着瓜子,神情冷峻地看着院子中的山彤,警告道:“打到她说为止,你们也都给我听好了,谁敢手软,谁就和她一起罚!”

众下人身子一抖,根本不敢吭声。

山彤瑟瑟身影跪在院内,凄然磕头,“二姑娘,奴婢拿身家性命担保,奴婢真的没拿您的钗子,肯定是别人拿走了......”

“混账丫头!”白芪站出来,目光狠毒射向她,“你的身家性命有什么可值得拿出来的?能比得过二姑娘的钗子?”

山彤咬紧唇,委屈的泪肆意而出。

沈安霓见状皱了皱眉,“你是觉得我惩罚不公?”

山彤听到这话,小脸惨败,立马摇头。

沈安霓便悠然而笑,霎时沉下脸色,“那你哭什么?打,狠狠打!”

声音刺耳又尖利。

下人觳觫一下,抓着板子就上前。

“等等。”

众人动作一顿,望向花墙之下的女子,深青色的缎子在花间树影下闪着乌沉沉的光滑,衬得面孔分外雪白。

沈安霓眸子蓦地沉下,将那一闪而过的喜悦敛藏于深处,“三妹妹,今个儿倒是有空来我这飞梧院,可惜不巧,我今日有事在身,招待不得你。”

沈安雁却是看向被两个下人抓着两肩,趴在院子中央的山彤,薄薄的一件中衣裹得那张小脸苍白,乌青的嘴唇还不自禁地发着抖,看样子着实可怜。

山彤察觉到她的视线,泪水涟涟,却是咬着牙不吭。

沈安雁皱眉,乜向沈安霓,“二姐姐的有事是惩罚下人?”

沈安霓轻轻勾了唇,悠然道:“这个下人偷了我的东西,却说什么都不承认,想来这下人出身皆是如此下贱得很,我只好打到她说为止。”

一番话落,在场众人皆是变了脸色,饶是她身旁的白芪也是神情微凛。

山彤却是轰然哭泣,“三姑娘,真不是奴婢偷的.......奴婢只是粗扫丫鬟罢了,何曾有机会去屋子,更别说偷东西了......分明是白芪冤枉奴婢......”

“信口雌黄,”白芪啐了一口,“昨日二姑娘院子人手不够,我是不是叫你去屋子里帮衬着洒扫?今个儿却是翻脸不认了?”

山彤散发嚎啕,“奴婢昨日的确被你叫帮衬,但也不过是门口罢了,何曾去过屋子.......”

白芪冷笑了一声,“那你的意思是不是你,是别人,是我?那我倒想问问你,为何昨日之前二姑娘屋子里的东西不曾减半?就昨日之后便丢了一株珍珠钗子?”

山彤不可置信地摇头,到如今这个地步她如何看不出自己是被人有意陷害的,只是她不知到底为何要陷害她,她不过是一个三等粗鄙丫鬟罢了。

沈安雁也不想听她们再说下去,直接吩咐轻玲红浅,“带上山彤,我们走。”

沈安霓倏然起身,冷然道:“三妹妹真是好大的排场,竟直接从我房里拿人!”

沈安雁挑了挑眉,声音沉稳而平静,“二妹妹贵人多忘事,我便替你回想回想,你从前从我房里调走山彤时,好像也不曾问过我。”

“那又如何?”沈安霓嗤了一声,“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嫡女吗?”

沈安雁颔首,有些好笑地看着沈安霓,“不然呢?你是嫡女吗?”

说罢,她也不去看沈安霓,直接带着轻玲和红浅推开禁锢山彤的下人,准备离开。

沈安霓气得浑身发抖,也不再似之前那般淡然了,声音突然拔高,“沈安雁,你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