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二维码图片第十八章 下车作威霓竦息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直视她,“山彤本就是我房中的人,是被你半路抢了过去,我如今要回我的人,有什么不敢?”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山彤,“再说了,你今日之事起因缘何你心知肚明。”

沈安霓气得发笑,“就算因你而起又如何?她如今是我的下人,我想怎么教训她便怎么教训她。”

沈安雁眯起眸子看她,“你莫不是忘了,山彤的卖身契上写的是武侯府,而不是你。”

沈安霓言语落下风,脸色登时不好看,但还是兀自强撑头皮道:“那又如何,如今她在我院子里,那便归我管。”

沈安雁哪管她这些,当下转身欲走。

沈安霓见她这般忽略自己,心生恼怒,伸手就去扯她的衣领,“你休想带人走出院子!”

“放开!”

沈安霓怒极反笑,阴沉的脸在霾后浸露出的金光下狰狞得可怕,“你说放便放?”

说着手上又使了劲,衣服上的花纹呈现出扭曲的姿势。

沈安雁一把推开她。

沈安霓不受控制地连连后退,幸得被白芪扶住,不然便得了个狗吃屎的结局。

只是这般,沈安霓更是怒极攻心,“你敢推我?你竟敢推我!”

声音如同撕裂的布帛声,尖利而刺耳,随着一道掌风呼到沈安雁的面上。

沈安雁抓住她,反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声音凌厉沉冷,“别以为我一直忍让便认为我好欺负,我不过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罢了,如今父亲驾鹤,你又能耐我几分?”

她的身子纤弱,可是却站得笔直,一眼看上去孤高坚韧,犹如松柏般挺拔。

沈安雁视线扫了众人,最后落在地上有着不可置信又气极万分的沈安霓身上,嘴角轮廓陡然冷硬,“不信,你可以试试!”

沈安霓捂着脸,吃惊得看着沈安雁,斑驳的日影铺陈在她的身上,如尘埃里开出的花,妖娆而坚定。

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地去看沈安雁。

发现,记忆中的那个闷不吭声的沈安雁已然全变,变得这般凶悍,竟然说打便打自己。

沈安雁放下手,缓缓握紧,隐隐的疼痛感自手指尖传来。

她转身道:“走!”

沈安霓听到这里,方才如梦初醒,大声呵道:“给我抓住她!”

可是谁敢?

沈安雁虽在侯府受着冷遇,可终究担着嫡女称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便是再怎么也不能欺负到她头上。

沈安霓见到众人无动于衷,气得面色涨红,“快啊!给我抓住她!”

白芪这时上来扶她,“二姑娘!”

沈安霓转身便是剌剌的一个耳光呼过去,“我叫你拦住她,你聋了吗!”

白芪挨了一巴掌,头重重的别到一边,众人投来惊慌莫名的眼光让她心生耻辱,但她还是咬紧牙关扶住沈安霓,“二姑娘,您消消气!”

沈安霓看着渐渐走远的沈安雁,暴跳如雷,“你叫我如何消气?她打了我一巴掌!”

“是,三姑娘是打了姐儿您一巴掌,”白芪温风和煦地劝慰着,“但姐儿,您的目的不也达成了?”

沈安霓怔了怔,方才如梦初醒,喃喃,“对的,对的,我怎忘了这事?”

白芪见她不再纠结方才过往,使了个眼神给下人。

那下人立马授意,端了一壶茶上来。

白芪便倒茶递给沈安霓,嘴上还宽慰道:“只要这事成了,何愁日后还不回来这一巴掌?”

沈安霓的心生生一漾,看向白芪,嘴角扯出阴恻恻的弧度,“你说的对,何止这一巴掌,几十巴掌,我都要得回来。”

沈安雁走在路上,表情看起来十分淡然,可是唯有她知道,自己的心脏跳得十分猛烈,袖子下的手也都是汗。

卞娘帮着她整理衣袖,看着凌乱的衣衫,便不由得回想起方才的场景,只觉得惊心动魄,却又不乏扬眉吐气之感。

只是,如今姐儿的境况着实艰难,几乎可是‘夹缝生存’,她今日打了这么一耳光,依照二姑娘的脾性,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卞娘情不自禁一叹。

沈安雁听到卞娘的叹息,顿了顿,抿嘴道:“卞娘,无须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山彤本就一直抽噎着,听到这话,哭声更大,“都是奴婢不好,给姐儿添麻烦了。”

沈安雁笑了笑,安慰她,“明明这事便因我而起,哪会是你的错处。”

她说着掏出锦帕给山彤抹泪。

山彤受惊地跪下,“姐儿,不可,奴婢粗鄙之人哪能受姐儿这般的待遇.......”

看着沈安雁露出无奈神情,轻玲便去扶山彤起身,边说道:“姐儿平素待我们亲和,你莫要如此多礼,反叫三姑娘别扭。”

山彤惴惴地看向沈安雁,见她神情似轻玲所言无假,心中登然安定,随后又想到今日本以为少不了一顿皮开肉绽,却不知兜兜转转回了三姑娘房里,还得了如此细雨般的安慰,可谓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万事皆难测。

想到这里山彤脸色露霁,十分感激地作礼,“奴婢日后定会尽心尽力侍奉姐儿!”

沈安雁点点头,主仆几人也不再兜搭下去,径直回了含清院。

承沐慌慌张张迎了上来,看到紧随其后的山彤,目光微露讶异,立即道:“姐儿,这是.......”

沈安雁看着承沐伶仃作响的环佩,目光幽深地勾了唇,“怎么?不过几年的时光,你便不识得山彤了?”

承沐干巴巴的回道:“怎么会.......只是见到山彤乍然回来有些吃惊罢了。”

沈安雁乌浓的眸子浮动着深沉的光,“山彤是我屋子里的人,回来不是自然的事?”

她幽幽说道,却不待承沐回答,便吩咐红浅带着山彤下去安置,然后随便打发了承沐,自己便领着卞娘和轻玲往屋中走去。

正对门还是那个副对子,笔力遒劲透露张狂,两旁设得有雕花的高几,上面放着绿植,杏色绡纱在微红中轻轻飞扬,一如走时的样子。

沈安雁却眯起眸子,道:“承沐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