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色第二十五章 恶人自有轮回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场事儿闹腾了半日,众人散去。

沈祁渊作势要走,沈安雁想了想还是跟上去。

“叔父,”沈安雁抬起头,露出一个乖乖巧巧的笑,“方才多谢叔父了。”

沈祁渊瞧她这会儿倒又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了,全然不似方才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不由得心里觉得沈安雁当真是个小孩子脾气,心中便更添几分温软触动,连带着神色也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这是又生分了?你我之间,何必道谢。”

沈安雁心中微叹,是了,沈祁渊明中暗中助她的事情,哪里是一句谢谢能报偿的。

“不过,”沈祁渊转过头去不看她,漫不经心道,“你若是真想谢我,便把那香囊给我吧。”

沈安雁脸上腾得飞起来两道红霞,照理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话,但想到沈祁渊对自己有意,而她将送他自己亲手绣的香囊,便觉得处处都不好意思起来。

然而她也只是脸上微红,反应却很快,从卞娘手中接过香囊后便道:“叔父,这香囊原是我匆匆绣出来的,还望叔父莫要嫌弃。”

沈祁渊低下头来看沈安雁递过来的香囊,那香囊是黑金色的,衬得沈安雁青葱般的手指愈发粉嫩可爱。

他忍着笑意作端正严谨状,从沈安雁手中缓缓抽走那香囊,一边欣赏那金色穗子划过沈安雁手心的美好,一边还不忘解释。

“方才既然说了这香囊是要送给我的,还是便先交予我才不至于落人口实。”

沈安雁怔怔然看着沈祁渊的眉眼,只觉得真正的温柔是藏不住的,笑意即便从嘴角处便抿住了,也会从眼眉间悄悄爬上来。

而瞧着最严肃冷淡的人一旦调笑起来,才最叫人难以移开目光。

她从前是真的蠢钝,才会一直看不明白沈祁渊对她的感情。

沈安雁呆了片刻便反应过来自己的不妥,很快便移开目光想起来方才自己想问的事情:“叔父,安雁还有一事想要问问叔父。”

沈祁渊得了一只香囊,心情不错,闻言便道:“何事?”

沈安雁颇有几分认真:“依叔父看,父亲去后,林府可有什么别的动作?”

沈祁渊听闻她问林府,心中便是一缩,只觉得她怕是心中还揣着她那个未婚夫林淮生呢。沈祁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林淮生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值得托付的。

沈安雁只觉得自家叔父周身的气氛微微沉了沉,以为沈祁渊会说什么要紧事儿,却只听见自家叔父一板一眼道:“没有什么别的动作。”

沈安雁总觉得沈祁渊怕是有什么事儿未与她讲,于是又试探着问了一句:“那旁的事儿呢,叔父同我讲些林府琐事也好,我……”

沈祁渊如山岛竦峙般的眼神盯过来,心想,就死心塌地到这般地步了?

沈安雁被他盯得背后发毛,才听见沈祁渊说:“没有,我与林府,并不相熟。”

沈安雁方想再说两句好话哄哄这位阴晴不定的叔父,就听见沈祁渊说:“到了碧波院了,你先回去吧。”

沈安雁这才只好告别:“叔父慢走。”

沈安雁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问卞娘轻玲:“叔父今日是不是有些古怪?”

卞娘只含笑不语,而轻玲则摇了摇头:“二爷往日里不也是这样吗?”

沈安雁只好安慰自己是自个儿今日敏感想太多了。

碧波院里头虽然是一团和气,各自安宁,但转过头看顾氏这边却是一派惨淡。

那沈安霓回来便接到了方老太太的传信,说是扣了她三个月的月例银子,让她在院里头好好琢磨琢磨姐妹相处之道究竟应当如何。

顾氏则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了她好些时候,母女俩倒是争吵了个痛痛快快,可怜了那几套新摆上的时兴茶具瓷瓶,全都遭了殃。

连带着门外面随侍的丫鬟婆子都大气儿不敢出一口,生怕上头不顺心,底下被迁怒。到时候当家主母一句话,她们便得脱层皮。

沈安霓这边虽然棋差一招,挖空心思筹谋了好半天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到底还有个聪明的。

等母亲妹妹吵得累了,沈安吢才出言劝道:“如今咱们吵也吵了,气儿也歇了,不如还是想想现下局面如何能解才是。”

沈安霓闻言又忍不住出言相讥:“姐姐心思那么多,何不自己去做?每每做个背后参谋,坐收渔翁之利倒是快意的很。”

沈安吢只当她犯了病并不理会她,凑过去和顾氏嚼起来耳朵。

母女几个好一番窃窃私语,片刻之后,顾氏的脸上浮现出来一丝诡秘的笑意。

而院落外头守着的丫鬟婆子看见大姑娘推门走了出来,顾氏微微笑着出来送她,二姑娘跟在后面默默无言,已瞧不出发怒时候那恨恨的模样。

一家子母慈女孝,好不和谐,只有进门收拾残局的婆子才知道,方才这里发生过多么激烈的争吵。

夜也是良夜,洞明剔透的月照着世间千万家,也照着外院里头刚刚挨完杖责的承沐。

这五十杖可是一点都没含糊,结结实实打在身上,便是那身体结实的小伙子也要休养上十天半个月,更何况是承泽这种娇惯久了的姑娘家。

因为疼痛过度,她正趴在榻上不自觉地发出凄凄的呻吟来,幻想着能有人给她递一杯热水来润润半日里未进水米的嗓子。

然而饶是她并不清醒,也知道此时她已经不是碧波院里头得宠的一等丫鬟了,而是外院里头做粗活累活的下等仆妇,那些人不过来欺负她便是福分了,更不会有人来关心她的死活。

她正这样想着,兴许是因为悔恨,也兴许是因为疼痛,眼泪便这样淌下来。在一片模糊不清的水光里,她看到自己破败的门扉被推开,发出吱嘎一声艰涩的响声。

承泽沙哑着嗓子,还未来得及问一句来人是谁,也未看清来人的长相,就被打晕了过去。而这一晕过去,她便再也没能够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