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盒子直播破解版第三十三章 才解婚约人又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管齐下,言论发酵膨胀的很快。

只消四五日过去,林府公子包了秦淮名妓,却负了佳人一颗真心,又好与伶官厮混,偏生那伶官是最不干净的,也不知道林小公子有没有传上什么病。

等到这话再传到林淮生耳朵里头的时候就变成了,人尽皆知他林淮生出去眠花宿柳才染上了花柳病了。

再加上前些时日,沈安霓还与这林淮生攀扯不清,登时众人连看沈安霓的目光都带了些意味深长。

沈安雁消息灵通,这事儿刚开始有些苗头的时候,她就觉得似乎是有人为的痕迹,还在想是谁这样善解人意,替她先行了一步。

揣着如此疑惑,沈安雁有日去渥宁阁,便给沈祁渊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还奇怪,一边感叹一边还是看到了了沈祁渊的神色,这才反应过来。

沈安雁没想到自家叔父能做到这地步上,她当时听沈祁渊一句“如果三姑娘不想嫁,我可以帮你”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在意。

当时只想着叔父口头说说罢了,何况总归是有三年的守孝可以筹谋,这婚约的解除也不过是时日问题,并不急于在此时此刻。

谁成承想这两日便传出来林淮生这样的丑事,只等她去向老太太求一个解除婚约,到时候去和林府谈,不愁不能和那林淮生划清干系。

沈安雁这样想着,便顺口问了问沈祁渊的意思。

沈祁渊当时正在吃沈安雁做的薄荷糕,他并不吃的很惯薄荷做的糕点,但是沈安雁做的细心,这薄荷糕中只剩丝丝清凉爽口,并没有薄荷本身的涩意,故而他忍不住多吃了两个。

抬眼才发现沈安雁笑着看他,他自认为还是要端一端叔父的架子的,便不着痕迹的放下,问自家三姑娘:“何事?”

沈安雁看他那副要吃不能吃的模样,便觉得好笑,但是顾及着沈祁渊是叔父长辈,也只好抿着唇压了压太明显的笑意,重复道:“叔父,我想去向老太太提一提解除婚约的事儿。我看眼下林小公子的事儿闹得满城风雨,不如趁热打铁,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沈祁渊自然是没什么意见:“那我陪你去老太太那儿走一趟吧。”

沈安雁歪头一笑,依稀还带了些促狭之意,问道:“怎么叔父不吃薄荷糕了吗?反正也不急这一会儿,咱们吃完了再去吧。”

沈安雁这样一笑,沈祁渊便是吃下去这薄荷膏也觉不出来是什么味儿了,思绪全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放肆,直到陪着沈安雁走到了那老太太的院门口才匆匆收回来。

沈安雁时常来陪老太太说说话,下下棋,因而还没来得及同老太太说这些糟心事儿,就被拉着先杀了一盘。直到沈安雁输的丢盔弃甲的时候,这位老太太才抿了口茶道:“三姑娘这是有心事啊?”

沈安雁微微颔首,神色带了几分认真:“祖母,我此来是想求祖母帮我撤了我与林家小公子的婚约的。”

老太太这几日也听了些不堪入耳的传言,再加上林家小公子近来几次拜访,给老太太留下的印象都不甚好,故而也想着自家三姑娘真的嫁与这样的人家去做媳妇,这大后半生也就毫无幸福可言了。

老太太自己也深知嫁进一个合适人家里对于一个姑娘来说有多么重要,再加上沈祁渊在一旁又细细和老太太说了说林淮生种种丑事,而抬眼看一看自家三姑娘那样温软乖巧,怎么舍得还让她跳进去这个火坑?

老太太细细想了想,复又问沈安雁:“三姑娘当真想好了吗?”

沈安雁点了点头,并无玩笑之色:“祖母,如若所托非人,我宁愿为父亲守孝一生。”

老太太叹了口气,只觉得这沈家姑娘的婚事怎的都个个不顺遂。本来沈大姑娘和户部尚书嫡次子的婚事那样好,谁能想到男方却暴病去了,这婚事也不了了之了。

那沈二姑娘又是那个炮竹性子,又因和林淮生牵扯上了关系,弄得一个女儿家的风评不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觅得良人。

这会儿沈三姑娘也所托非人,少不得再和林府闹一场退婚,这事儿怎么想也让人觉得心中忧闷。

老太太终于长叹了一声:“罢了罢了,我便去替你退了这门婚事。”

沈安雁闻言一笑,正好对上了沈祁渊亦是含笑的目光,两人相视而笑,均生出些不好意思来,只好又不约而同地转过了头去。

然而沈家这边的退婚贴才刚刚递出去,那边林淮生便又上了门。

他本就意欲将沈安雁和沈祁渊那档子事儿给捅出来,只是还没准备周到,自己的丑事就先人尽皆知了。这几日他呆在家里少不得被父亲狠狠教训了一顿,提心吊胆的日子还没过完,退婚的帖子就到了家门口了。

他从来在男女之事上顺风顺水,哪里肯在沈安雁这里吃这个暗亏。既然连退婚书都写下来了,也就不能怪他不念情面。

林淮生上门来就是想找老太太做个主张,哪怕这婚契作废了,沈安雁也不会再嫁给他了,他也不能让沈安雁就这样轻轻松松,干干净净的再另觅人家。

他虽是来找老太太辩个理,但耐不住顾氏这边儿想来看沈安雁的好戏,更加上沈安霓接连许久都没遇见什么让人畅快的事情了,有这样让沈安雁下不来台面的好事儿自然不肯错过去

而沈安吢还是那副婉约大方的模样,只说自己是长姐,三妹妹的婚事是大事,她总要也来帮三妹妹参看参看。

于是这样一聚,竟是又凑了熙熙攘攘一前厅的人。

沈安雁的脸上却没有顾氏母女希望看到的那般普通女子退婚被找上门来的惶恐不安,反而是比往常更加的自然从容。好似那一纸婚约是枷锁牢笼,如今婚约不在,便是脱笼之鹄,释枷之鸟,神采大方,更胜昔日。

沈安雁自然是不怯的,这场退婚无论如何错都不在她身上。做了诸般丑事的是林淮生,风评一塌糊涂的也是他林淮生,自当是个世家女子都不会想要嫁给他,如今再上门来妄图扭转定局,未免太过可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