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观看在线AV天堂第四十四章 缱绻思绪有谁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祁渊见沈安雁兴致不高,以为是沈安雁因为沈安霓的话惹得尴尬不快,便想着能赶紧结束了这顿早膳同沈安雁私下里谈谈。

故而只谈自己回来之后还未休息,便急着向老太太请安了,此刻颇有些倦意。

老太太自然是没有不许他回去休息的意思,何况沈祁渊来的时候,众人本来也就已经用完了早膳快要散了,只是因着他来了,老太太看着他起了兴致所以才多说了会儿。

眼下见因着沈安霓口出狂言的事儿,闹得一桌子的人都心中各有不快,老太太便也不留了,摆摆手让孩子们该回去领罚的领罚,该回去歇着的歇着。

沈安雁向老太太告退之后,也没有看沈祁渊,只是任由卞娘披了织锦镶毛斗篷,斗篷兜帽上头围了一圈白绒绒的兔毛,将沈安雁如画的眉眼衬得更加的不染尘埃。

她一时也有些感慨,沈祁渊去的时候还是吃着冰沙的盛夏时节,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连雪都铺了一地了。

轻玲早在廊下为沈安雁撑好了伞,沈安雁走进雪里,没有回过头来看沈祁渊。

她知道自己这样其实就显得很不寻常了,照理来说,已经半年未见了,她无论如何都该去找沈祁渊单独打个招呼。但此刻沈安雁就是难以抑制的任性起来。

她重生以来,也算是步步为营,临深履薄。为了自己的婚事和父亲的死因一直在努力,因为知道危机还藏在暗处未曾浮出水面,所以不管是对着老太太还是对着沈祁渊,都是存着几分理性在的。

她知道老太太算是待很好了,也知道沈祁渊处处护她,值得信任。可是经历了前世那一遭,她已经很难对谁产生一种深切的信任了。她并不是不想相信,而是一旦关系走到了最亲密的时候,走到了需要托付一切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的退缩。

沈安雁会想到当年她也是这样的信任一个人,满怀期待,欢欣鼓舞地嫁给他,将自己的全部交给他,毫无保留。却最后只换得了无尽的辜负和痛苦,她夭折的孩子被丢进山里,连她自己也都崩溃绝望以至于挥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人知道,她那日在老太太面前说出来那句我愿意的时候,到底是鼓起了多大勇气。那时候固然是有一些神使鬼差,但是后来想想,她并没有后悔过。她虽然依旧无法抑制的担心恐惧,但是看到沈祁渊的时候却又那样的安心。

信任对于受过背叛的人来说是很珍稀的。

她一旦交付,便风声鹤唳,时时提防,每当看到有再次受伤的预兆的时候,就迅速抽身。沈安雁并不怨沈祁渊和贵霜公主的婚事,也不觉得自己真心被辜负了,她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沦陷的太深了。

她这样的闹别扭,其实只是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她害怕自己继续和沈祁渊交谈下去,等到沈祁渊和贵霜真正大婚的时候,她无法做到体体面面去敬叔父婶母一杯喜酒。

不能再继续靠近了,沈安雁想,不能在感情事上害人害己了。

沈祁渊这边本来想跟上三姑娘说几句话,却只见这姑娘不知道忙些什么就匆匆走了。他只好看着沈安雁披风上头的鸟雀图出了一会儿神,也先行回了渥宁阁了。

沈祁渊方才在老太太那处说的倦了,虽然有希望早些散了早宴的意思,但是倒也算不上是说谎,他确实是星夜奔驰才能提早回了京城的。

他这次提前回来是想要赶在大月氏的议和队伍来京之前先和陛下汇报商讨边关情况的,因为是陛下密诏,所以很是低调。

他回来的时候正是清晨,本来正准备换了朝服去向陛下述职的。

可是这脚还没走出沈府的门就见人来报,说是陛下今日龙体欠安,先休朝一日,他的述职也挪到了晚些时候。

沈祁渊这才转而去了含清院里去用了早膳,可惜好好的气氛都被沈安霓搅和干净了。他这样一想就觉得只罚了她半年月例银子都是太少了。

他回京太急,一时也没有好好休息,在战场上受的那些皮肉伤,虽然在他看来其实已经是寻常事了。

但也因为他的不在意,如今已经隐隐有了发炎恶化的意思了。所以一时也没有急着问问沈安雁是怎么回事,而是回了渥宁阁休息。

倒不是沈祁渊不在意沈安雁,而是在他心中,沈安雁总是从容平静的,也不甚会为一些琐事烦忧。

他刚刚回到京都,还不知道贵霜与他和亲的事情传的有多沸沸扬扬,所以也没有想到这一层。只以为是沈安雁也有要事去忙,他也不便打扰,索性先回去养好精神再谈。

而与此同时,碧波院里。

沈安雁却没有因为避开了沈祁渊而获得她想象之中的平静。近日来她显然更喜欢一个人呆着,常常从下午到夜里都不会把卞娘和轻玲叫进去伺候,只是自个儿从天亮坐到天黑,然后众人就看见那黑压压的屋子里头好久才亮起来一点光。

她比从前容易跑神了,但是自己却很难察觉到,控制住。通常就是想着想着事情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来沈祁渊的事儿,然后就很久才反应过来。

卞娘看到总会担心她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于是给她换上了安神的香料和益气的菜式。沈安雁她虽然确实今日里难得一个好眠,但是也知道她神思恍惚这件事跟这些都关系不大。又怕卞娘担心,所以索性把她们都遣出去一个人出神。

而这日她见到了沈祁渊之后就更是一个人在里间呆了一天,美其名曰看书,可是卞娘进来的时候发现,她那本书还是只看到了先前的薄厚处。

卞娘心中难受,却也无可奈何,只轻声对自家姐儿道:“姐儿,莫要多想了,都看了一天的书了,咱们还是先休息吧。”

而沈安雁闻言也只是温驯地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她来说坐在小案几旁边发呆和躺在床上睡不着继续发呆并没有什么分别。

她只是很难过,因为这几日的出神让她觉得,想要真的割舍掉沈祁渊,其实并不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