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第五十九章 殊死搏斗求生机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沈安雁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还好眼疾手快,故而确实是刺中了一个人。

那人是个面色潮红的老男人,瞧着像是吃了什么奇怪的药,神志已经很不清醒了。兴许是因为对沈安雁这种娇弱的小姑娘力气的轻视,也兴许是因为服了药之后的反应变慢了,总归他的手臂猝不及防被沈安雁的簪子狠狠扎了进去。

沈安雁看着对方鲜血横流的的手臂,在看了看对方的脸色,刚刚一击即中的兴奋很快消弭了,这点伤对于这种神志不清的男人,显然没有什么实际损伤到他的行动力。

沈安雁十分戒备地往后退了退,她现在的情况非常被动。一边是被捆得严实的卞娘,她不能抛下独自逃生,另一边是显然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药物,变得兽性大发的猥琐老头。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保持自己的安全,跟这个老男人先缠斗着,然而对方丝毫没有觉得痛的意思,鲜血的流淌好像反而让对方更加的兴奋了。

沈安雁在对方野兽一样的目光之下打了个寒噤,往旁边退了两步,做好了如果对方忽然上前,她就往一侧闪避的准备。

果不其然,那人看着沈安雁的眼神充满了垂涎欲滴,很快便迫不及待地向沈安雁扑去。

沈安雁早有预料,故而险险闪开了,她跑到前头的圆桌一侧,想着有桌子阻碍着,这人抓住自己也会稍微难一点。

卞娘在一旁看着自家姐儿为着自己不惜深陷险境,一时之间惊骇愧疚涌上心来,哭的泣不成声了,方才沈安雁扎中了那歹徒的金簪因为这场激烈的追逐早就掉落在地上了。

那金簪是沈安雁特意打磨过的,专门用来防身,因而簪子尖像小刀一样尖利非常。卞娘当时只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赶紧把身上的绳子解开,即便不能帮上自家姐儿的忙,也不能再给她添麻烦了。

卞娘趁着沈安雁吸引了那歹人的注意,便自己往那金簪挪去,她虽然手脚都被绑住了,但是手指还是灵活的,移到那金簪掉落的地方之后,便用手指勾起来那金簪,用那一点锋芒缓慢地割着自己手腕上的麻绳。

但是那麻绳每一根都手指般粗细,如何能是这么容易便能割开的,何况那金簪到底并不是真的刀刃,卞娘掌握不好,几次那锋刃都不小心划到了她的手。但是眼下的情形她如何敢怠慢。

眼瞧着几次三番抓不住沈安雁,那人已经起了脾气生了恶意,口中凶狠的言语就没有断过,听的卞娘心惊肉跳。

而不仅是对方因为久久抓不到沈安雁而愈加狂躁,就连沈安雁自己的体力也慢慢不济了。她本来就因为卞娘未归的事情寝食难安,精神便很不如往日好,而此时又是子时之后,天色已经很晚了,若是往日这时候,她早该在深眠中了。

然而此时沈安雁又累又倦,却还要时时紧绷着精神去提防着眼前发狂的男人,在这种殊死搏斗之中绞尽脑汁的躲闪。

最后的结果就是沈安雁越躲越慢,而对方越来越气急败坏,卞娘眼看着好几次沈安雁都差点就要被那歹徒给抓住了。

卞娘如何不急,但越急手便越颤抖不止,她此刻已经顾不得会不会划伤自己的手腕了,只是大力地割开麻绳,哪怕是手腕也被划开来一道深深的口子也没关系。卞娘挣脱开被鲜血浸的殷红的麻绳,拿出来塞在嘴中的帕子,很快也把脚上的绳子解开。

卞娘抓起桌上沉甸甸的花瓶就砸向了那昏了头的男人。

登时这屋里就是一声哐啷的巨响,沈安雁和那男人都被惊住了。卞娘原以为这下总能把这男人给砸晕过了,然而却不想这男人心中怒火灼烧,竟是忍着头上的剧痛,回过头来掐住了卞娘的脖子。

沈安雁自己被追的时候都没有这样惊骇过,此刻却发出来一声恐惧至极的尖叫。

卞娘年老体弱,又在刚刚受了惊吓,手腕还流血受伤,本来就已经伤了心神身体。现在被那生了狂病的男人狠狠捏住脖子,涨得脸都紫了,可是嘴中发出的干涩的声音还是在说:“姐儿,快跑。”

沈安雁忍不住哭了出来,往那里跑呢?这间屋子早被人给锁住了,今天她们与这个癫狂的男人总要死一个,才能走出这间屋子了。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扑上去对着那男人的手腕就是狠狠一咬,这一咬可真是下了死力气。她今晚的惊惧,对这人伤害卞娘的痛恨,都用在这一口上了。

那男人几乎被沈安雁咬下块肉来,剧痛之下,便也顾不上掐住卞娘的脖子了,只能松开手来把沈安雁甩了出去。

沈安雁平日里轻巧灵动在此时都变成了弱势,被轻飘飘摔到了门口,只来得及微微护住脑袋,这背脊处就撞上了门框,剧痛从背部传遍全身,让沈安雁觉得自己痛到不能动弹。

而那被卞娘砸得满头是血的男人却在此刻已经来到了身边,那阴沉暴虐的目光就像一把剔骨弯刀一样,想要把沈安雁凌迟分尸。

沈安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却明白已经太晚了,即便这个时候站起来,也不能逃脱这个人了。而此刻她和卞娘都身上有伤,她背脊被撞伤,感觉淤血已经充盈了那本就单薄的后背了,卞娘则是被掐的昏了过去,现在还不知道情况。

沈安雁反而觉得卞娘能昏过去也好,反正这个男人的目标是自己,只要一会儿对自己下手了,应当就不会再伤害卞娘了吧。

而自己的遭遇也不会被卞娘看到,引得卞娘产生更深的惊惧。卞娘照顾自己那么久,已经很麻烦她了,还害她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已经是她的过错了。

沈安雁缩在门旁的一个角落里,听见外面似乎传来了一点骚乱声,她不知道是不是沈祁渊要来找她了,但是即便现在过来,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沈安雁在绝望里对上男人杀意横生的眼睛,已经来不及阻止这个人杀死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