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视频app污下载旧版第六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在困室之中殊死搏斗的时候,沈祁渊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贵霜不愧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知道牵制敌方兵力,逐一击破,才能大获全胜的道理。当日在梅园之中就定好了这次出击的战法,她牵制住沈祁渊,沈安雁则交给沈安霓。

她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这一次一定要让沈安雁为她从前所做的种种都付出代价。

对方蓄谋已久来势汹汹,沈祁渊就这样被贵霜困在了宫中,在陛下面前为了两国和亲的婚事各种争辩。无论沈祁渊说什么,贵霜都是那一句,非沈祁渊不嫁。两国不能和亲,便不能互信,不能互信,又何谈国泰民安。

多亏是沈祁渊提前做足了功课,把各种情况和利弊一一分析,摆明了与贵霜和亲跟两国议和之间毫无干系。就差对陛下说一句,若是贵霜实在不愿意议和的话,他宁肯再回边疆跟大月氏酣战一场,扬我国威,叫那些蛮子们知道知道,能跟他们议和是放过了他们。

陛下在上面听了沈祁渊和贵霜在下面争论不休,从晚间开始都快闹了两个时辰了,且不说他们累不累,陛下也都要休息了。

沈祁渊也是只想早点结束这些毫无意义的辩驳,然而贵霜却一直拉着他不肯让他离开。他心中觉得这事儿恐怕有鬼,便很快向陛下提出了改日再谈的请求。陛下也觉得沈将军比那个贵霜公主识大体多了,点了头应允了。

陛下点了头,便是贵霜再想闹腾,也知道不能强求了。

但是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此时宫门已然上了锁,便是沈祁渊也无法出去了。她不再拦着沈祁渊,而是任由容止焦急地跑过来,告诉沈祁渊说:“将军,沈三姑娘院里的卞妈妈被人挟持了,递了信来让沈三姑娘独自去赎人。恐怕三姑娘真的是凶多吉少,将军你到底在里面说些什么,说了这么久,急都急死人了。”

沈祁渊此时还如何不知道这是中了贵霜的调虎离山之计了,然而此刻宫门上锁,要想堂堂正正的离开这宫禁怕是不行。但是陛下此刻怕是已经歇下了,本来为着他不愿与贵霜和亲的事儿,陛下就已经对沈祁渊颇有些不喜了,此时若是去叨扰陛下,恐怕只会起到反作用。

沈祁渊思索了片刻,终于还是对容止说:“我们先私出城门,莫要让人知晓,抓紧时间找到安雁才是正事。”

这便是要冒着被发现出宫就得斩首处分的危险也要出去了。

贵霜这一计当真是用的极其毒辣。若是沈祁渊出宫未被发现,贵霜便能拿告发这件事为契机要挟他,若是沈祁渊出宫被发现了,那沈祁渊犯错,对婚事的抗辩便显得微乎其微了,到时候再陛下面前,还不是任由贵霜说。

然而此时根本也顾不上日后之事了,贵霜尚且恋慕他,布计都能如此毒辣,莫说是对沈安雁了,恐怕沈安雁孤身去救卞娘的情况只会更加艰险。

沈祁渊只是这样一想,便身形走的更快,暗夜中的他和容止利用轻功,快的像是两条影子,略过了高高长长的朱墙。

多亏是他和容止,才能在这样守备森严的宫中也来去自如,不被人察觉。

然而好容易出了宫门,容止却只告诉沈祁渊,对方传来的信中只说让三姑娘独自一人前往祥瑞坊中,至于是祥瑞坊的何处,却并没有说清楚。

此时已经到了丑时了,若是沈安雁真的遇见了歹人,此时过去恐怕也晚了。

容止不敢劝沈祁渊,因为他发现从来冷肃从容的沈祁渊也开始颤抖起来。沈祁渊实在是太在乎沈安雁了,这种在乎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以至于他再也不能承受失去沈安雁的结果了。

他宁可沈安雁嫁给其他人,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在他看不见也碰不到的宅邸里面独自幸福着,只要她活着就好了。

只要他活着就好了,沈祁渊此刻已经顾不得什么代价不代价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容止说:“去召集能召集来的所有人,一家一家的搜,一定要把她找出来。对了,他们不认识安雁,你去我阁中找三姑娘的画卷,我那儿有很多,都发给他们。”

容止觉得这事儿一旦开始,便是不能善了了,于是犹豫了一下,想要劝他:“将军,这……”

这太不妥了,京畿之中,拥兵大肆搜寻祥瑞巷,恐怕这一夜过去就要受到惩罚了。

沈祁渊摇了摇头阻止了容止,只说:“我先去了,这事没得商量,到时候所有惩罚,我一力承担,不会牵连你们的。”

竟是有了这种破釜沉舟的气概。

容止也就再不能说什么了,他既是沈祁渊的下属,其实也是沈祁渊的朋友。他对沈安雁的恋慕,旁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明白的。都说冷面冷心的一旦动了情,便是比别人都炽热深沉的,轻易不会更改了。

如今再沈祁渊这里,容止算是明白了,这简直就是倾尽天下只要卿了。

沈祁渊已经进了青楼里去搜了,此刻他手中一点线索没有,除了暴力闯进那些青楼楚馆之中一间一间踹开门去看,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了。

然而越往下走,他便越绝望,时间正在一点一点流过去,他实在是害怕自己去晚了。

如果看到沈安雁出了什么事儿,他不觉得他还能顾及两国邦交,不去伤害贵霜。贵霜以为沈安雁走了,他便能安安稳稳的接受和亲了。沈祁渊的眼中不知何时攀上了血丝,那是一种恨到极处的危险。

他想,但凡沈安雁出了什么事儿,他一定要让贵霜百倍偿还。

就是带着这种心思,沈祁渊走进了不知道第几家青楼之中,揪住老鸨的脖子问:“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大家小姐进来吗?不是青楼中人,第一次来,很显眼吧。”

沈祁渊的眼神很焦灼,焦灼到老鸨觉得只要这个人手一抖,便能把她的脖子给轻而易举地折断。

她颤抖了颤抖,嘴唇翕动,惊恐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