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视频app第六十三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幽幽转醒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中午了,日上三竿,她觉得嗓子干涩的要裂开,于是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睁开,就先沙哑着小声喊了一声:“水……”

继而就有一个人把她缓缓地扶起来,把温热的白水轻轻地喂给她,她像是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一样,喝了大半盏水才有一点力气慢慢睁开眼来。

是沈祁渊。

沈安雁模模糊糊地看见沈祁渊的嘴角微微勾起来,有点温柔,但又很无可奈何,然后才听见沈祁渊问她:“醒了?”

嗓音也是有点沙哑的,让人想要也给他多喝点水。

她很虚弱的嗯了一声,想要动弹,但却忘记了自己背后还有伤,于是就不小心牵动了背后的淤青,痛到皱起来眉头。

沈祁渊忙按住她让她好好侧身躺下:“别乱动,你现在身体这个样子,就该好好卧床将养。”

沈安雁心中还想着昨晚的事情,如何能安下心来静养,只问他:“昨日我见你来寻我的时候是带兵来的,叔父,你何必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沈祁渊听她这样感伤,心中刚刚升起的那点对于沈安雁醒来的欢喜也被冲淡了,只抿了抿唇,淡淡安抚道:“三姑娘不必担心,我心中已有决策了,你醒了便好,卞娘也无大碍。如今看到你们都有惊无险,才是最应当庆幸的,至于其他,交给我慢慢处理即可。”

他总是有这种山岳般的定力和沉稳,仿佛泰山崩于前,巨浪袭于一身,也不能让他眨一眨眼。但是这样沉稳的人,却还是会在沈安雁出事的时候紧张恐惧。

沈安雁不禁担心,他真的有他所说的那样,慢慢处理就能处理好吗?

这京畿之中擅自动兵可是死罪,当时事出突然,他是早有成算,还是只是嘴硬想让她放宽心呢?

沈安雁按下这些担忧不表,只是很谦顺的点了点头。她不希望沈祁渊觉得自己在妄自担心,以至于给他更增添一层负担。

沈祁渊给她掖了一下被角:“那你好生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置,这几日你不要听信谣言,一定要相信我。”

沈安雁本能地觉得这段话不太对劲,但是沈祁渊已经转过身走了。

而轻玲走进来,虽然尽力的在微笑,但是还是因为年纪尚小所以并不能完美掩饰好自己眼中的担忧。她端着汤药进来:“姐儿受惊了,这是昨天女医来开的安神的汤药,我方才尝着味道委实不好,故而端了点蜜饯过来。”

沈安雁点了点头,知道她和卞娘都遇险,而轻玲能成功的找到沈祁渊来援救她们,实际上心中的提心吊胆,或许并不比她和卞娘要低。

她此刻也有心事,便顾不得什么汤药苦不苦的事儿了,她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仿佛那个有些怕苦的三姑娘并不是她一样。她并没有吃蜜饯,只是问轻玲:“轻玲你先坐,给我讲讲昨日的情形是如何。”

轻玲顿了顿显然是并不想回想昨日那个黑暗的夜晚,但是姐儿的话她也不能不听,她和沈安雁细细解释了昨晚沈安雁走了之后,她是如何去渥宁阁找人,结果容止告诉她二爷已经进宫了。

沈安雁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可思议到打断了轻玲:“二爷进宫了?”

轻玲点了点头:“是了,我当时还在想那这下完了,便是容止能赶在宫门关闭之前找到了二爷,他们也实在是赶不及再出来了。”

沈安雁算了算昨日的时辰,知道轻玲所言非虚。沈祁渊出来一定是动用了什么不正规的渠道,但是无论是宫门上钥之后出宫,还是带兵搜祥瑞巷这两件事哪一件事提请到陛下那边,都是重罪。若在加上有心人的挑拨,沈安雁感觉自己背后在那一刹那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见沈安雁沉思不语,轻玲也只好借着往下面说。当时容止飞驰进宫去寻二爷,她自己在沈府急到团团转,往日里什么事情都是听从姐儿的吩咐,即便是有些许不懂的,还有卞娘这个经验丰富的可以询问学习。可是这时候卞娘和三姑娘都不在,便是想问问谁也找不到人了。

然而轻玲六神无主了一会儿之后也明白自己并不该在这种时候迟疑犹豫,浪费时间,姐儿和卞娘都很危险,而二爷此刻又被困在了宫中,此时能做一些事情的人只有她了,如果连她都放弃了,那才是真正的绝望呢。

于是她摸了摸眼泪想要去含清院找老太太,然而这时候事儿又出来了,她只是路过飞梧院的时候碰到了二姑娘,就被二姑娘身边的白芪拉进院里了,说是有事情要轻玲帮忙。

她挣扎着先要离开飞梧院,几乎是哭着求白芪放开她,让她去找老太太救救三姑娘,可是白芪只是说看她就是不想帮二姑娘做事,故意推辞,硬是留了她许久才放人离开。

然后便是出来之后还没有走到老太太的含清院就遇上了回来取画卷的容止,容止劝她先别惊动到老太太,还带着她去了祥瑞巷一起找人,后来便是一家家的青楼楚馆的找,才终于找到了姐儿。

沈安雁听完之后感慨良多,她前世不知道身边有一个真正亲之信之的人到底有多重要,如今算是明白了。轻玲虽然并不是第一个找到自己的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却真真当得起一句是救了自己一命的人。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那些对自己好的人还是一直一直的深深爱护着自己,而那些想要加害自己的人却也一直没有悔过收手。

沈安雁摸了摸现在想起来这些事还是因为后怕而颤抖的轻玲,安慰她:“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轻玲,等我稍微好些,料理完了这些事情,便给你好好挑一挑赏赐。”

沈安雁想着虽然沈祁渊不想让自己费心,可是这心又哪里是自己能控制的住的呢?这本就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可能不费心。

此事事出是在这碧波院,也终究要交由碧波院来了结。她一定要为卞娘的受惊受伤也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拿到应该拿到的补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