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目录第六十四章 辞官归去非坏事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看着满面愁容的轻玲,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可是下定决心是一回事,而真正能够行动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她如今身体未能好全,背部还是剧痛着的,而受了惊吓的精神也实在不济,喝了轻玲送来的汤药之后,只感觉昏昏沉沉,倦意升腾起来,让她只想要合上眼去好好休息休息。

轻玲也看出来自家姐儿饮了药后困倦了,此时正是应当好好休憩的时候,而自己也被拉着说了这许多话,便很识时务地连忙按下三姑娘让她切勿多思多虑。

沈安雁原想着还要在听轻玲说说现下局势,可是药效上来了,她一沾着枕头就睡过去,自然也无法再提。

沈安雁虽然无法处置眼下这团烂摊子,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但是沈祁渊却不能闲着。

他在沈安雁这处等了这许久就已经是耽搁许多事情了,如今沈安雁已经醒来,他少不得要把这一番番事情都忙起来,因而也是脚不沾地,先回了趟渥宁阁。

他眼瞧着容止已经快急的团团转了,才低声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容止这边着急上火,可沈祁渊看上去还是老神在在的,那种奇异的毫无来源的冷静让容止也定了定神,沉声道:”陛下今日休朝,故而今日这件事不至于在大殿之上直接点名斥责将军。但是现下这境况,已经是遍京都的人都知道了。将军您冲冠一怒为红颜,带兵搜剿祥瑞巷了。”

容止叹了一口气方才继续说道:“陛下虽然现在还未召你进宫,但是自宫门开后,陛下已经召了许多人进殿了。如今怕只是暴风雨前的安宁罢了,等到陛下真的召将近进去,那可就是疾风骤雨了。你现下到底有没有想好什么说法?”

沈祁渊点了点头,几乎是有点坦然:“想到了,到时与陛下直言。我不欲娶贵霜,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宫墙,遣兵将,也要保护沈家三姑娘。如今自知罪孽深重,只求陛下看在往日情分,能让我挂冠而去,不要伤及无辜。”

容止愣了愣,不可思议地看着沈祁渊的眼睛,盯了好半晌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玩笑的意思在,方才怔怔问道:“将军你真的要这样?”

沈祁渊点点头,没有太多的眷恋和遗憾:“陛下忌惮京中调兵,不过是因为我兵权在握,恐有不臣之心。我辞退归隐,交出兵权,陛下自然放心。而贵霜殿下和亲,自然要选身份相当之人,我一旦失了官职,更不配与大月氏的公主和亲。这推拒的由头也齐全了。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已经满足。”

容止叹了口气,心中疑虑,从前也没发现自家将军是个对权势这么淡漠的人啊。

兴许就是没有碰上自己真正珍惜的人吧,一旦遇到了,就知道自己真正追逐的东西是什么了。

沈祁渊拍了拍容止的肩膀,淡淡道:“走吗?一起去找陛下陈情。”

容止点了点头,确实主动去寻陛下解释,要远比陛下找上门来宣召看上去要真心实意多了。

沈祁渊和容止一道进了宫中,这几次见陛下都是有贵霜在旁,只让人觉得并不自在,这次能够独自觐见陛下,沈祁渊终于有了一种一切都在重新恢复正常的感觉。

陛下没有晾着他,让他在门外尝尝饱受冷落的滋味,他倒是觉得还很感激。等到进了那恢弘的勤政殿后,才发觉陛下的神色阴沉,远超他的想象。

沈祁渊心中略有些犹疑,但是面上却依旧沉稳冷静,行过礼之后再看那高高的龙椅上头端坐着的人,只觉得那苍老的帝王神色一旦阴郁下来,便大大减了往日的年轻风采,像是一下子沧桑了许多,看向沈祁渊的眼神中也显得分外的冷漠。

那是帝王的眼神,看似看到了你,却又其实眼中空无一物。

沈祁渊请罪之后禀明去意,言说只欲求娶沈安雁,至于贵霜公主,他辞官之后只是平民百姓,并不能配上公主之尊。

皇帝从前看他的眼神像是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闯宫门,私遣兵,就像容止一样,皇帝并不觉得,沈祁渊是那样冲动的人。而听完沈祁渊这请罪的一番话之后,他的神色却更加深不可测了,皇帝显然是想不到沈祁渊会有这样的谋算。

对于一个男儿来说,建功立业,保家卫国,封侯拜相,不是最顶级的追求吗?为什么到了沈祁渊这里,就可以这样轻易的放弃,面上毫无遗憾,心中也毫无留恋。

皇帝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问沈祁渊:“为了一个沈安雁,值得吗?”

沈祁渊笑了笑,颇有一种爽朗之气:“有什么不值得。在今日之前,我蒙受陛下信任,建过功勋,深入不毛,立过基业,保过家,卫过国,虽未封侯拜相,但也已经蒙恩为将。所追求过的,已经得到,与其空守着眼睁睁看着别人将他们毁去夺走,不如我自己把他们从手中扬去。”

皇帝点了点头,颇有些欣赏的意味了。古今多少人,一味求取心切,却不知放手,最后招致祸患,至于毁灭。沈祁渊倒是个难得通透明白的人。

他其实也明白,沈祁渊并不是真的有二心。皇帝耳目众多,对于昨晚的事情,其实早已经有了自己心中的计较。沈祁渊这件事虽然做的莽撞,但也算是维护心中所爱,有那么点真心,有时候虽然容易被人所害,但是也胜在有了一点人气。

如今这般说法,一来也与他从前坚持拒绝贵霜和亲一事相呼应,二来也确实可以证明沈祁渊是真的在意这个沈安雁,从前理由,并未虚言。三来,其实辞官一事,倒也无妨,只要风头一过,需要用到他的时候自然还能够再起复。

既是自己辞官,倒也显得更有风骨,一来二去,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皇帝觉得这沈祁渊很有些聪明人的意思了,然而看向沈祁渊的时候,又觉得他可能并未想那么多,单纯是情绪使然。

皇帝不欲再揣摩沈祁渊的意思,总归既然想挂官归去,便也遂了他的心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