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成年app第六十七章 新雪又降去污浊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这几日虽然人足不出户,但是各路消息却是全没错过。此次的事情也是调查了个底儿朝天。

此事说来也简单,不过是贵霜联合着沈安霓沈安吢两个又搞出来的点子,贵霜牵制了沈祁渊,沈安霓沈安吢好出手加害她。只是当时她千防万防也没想到她们会对卞娘下手,而卞娘又是她实在不能割舍的。

沈安雁如今再想想这件事,只觉得好没意思,成日里这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真的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与轻松吗?

然而她觉得没意思,总有人觉得很有意思,这有意思的人还想拿她来找意思。

沈安雁想着反正和她们三个的梁子算是已经结下来了,往后贵霜不在这京都也罢了,但凡要是贵霜嫁到这京城里,便是少不了争斗。而沈安霓和沈安吢即便到了嫁出去了,回门的时候也总要比对排挤,真是让人觉得厌烦疲倦。

轻玲总是看不惯自家姐儿成日里思虑那么多,二爷总让三姑娘想些轻快点的事情,本来就受了惊吓了,到时候再忧思过重惹出病来,那还怎么能行?

于是轻玲只好成日里变着法儿的想让沈安雁高兴点,那酒楼茶馆里面的说书的她都恨不得多听几耳朵带回来给姐儿好好逗个闷子。然而沈安雁到底是听她说话的时间有限,故而轻玲只好劝姐儿多去厢房里头看看卞娘。

卞娘虽然受了惊吓,又身受了伤,脖子上都被那疯子掐出来了偌大的手指印子,青青紫紫的,叫人看着就心里难受。但是不得不说,卞娘总还是很乐观的。大约是人年纪大了些,能够死里逃生,便觉得是一种天赐的福分。而这福分还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姐儿赐下来的,这越发让卞娘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这么多年的疼爱和倾尽心力的保护,终于没有给错人。沈安雁是个值得珍惜的好姑娘,这不仅在她落落大方,能诗能画,也在她有一种悲悯和温柔,这种温柔包含面之广,是很多京中贵女都做不到的。

当时二爷出征打仗的时候,她主动提出要安抚后方的军士家眷,不惜把自己的庄子收成都拿出来了。这等气度便不是一般姑娘能有的。其他姑娘多半宁肯自己把钱收攒起来留作嫁妆,便是有那种家中极其富裕的,又乐善好施,才会捐出去一二。哪里像自家姐儿一样,居然把庄子一年的收入都拿出去了。

何况沈家的如今掌管中馈的又是姨娘,每每月例不是克扣的就好了,更不必说会多发。姐儿的积蓄并不很多,却很少想想为自己攒下来点用,一股脑撒进去了,也不见她心疼。卞娘有时候想劝都不知道该从何劝起。

是以当时沈安雁也同卞娘说起来京中对她风评反而有所提升的时候,卞娘便觉得这合该就是自家姐儿的,名副其实的风评。

“姐儿你平时乐善好施,又体恤别人,善有善报罢了,不必为这些事情觉得自己德不配位,这些话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轻玲发觉还是卞娘老练聪明会说话,这话一说出口,姐儿便容颜都轻松了许多。

是以卞娘虽然还是卧病,沈安雁也没有出门,但是两个人平日里说说话,聊聊天,也能消解一些烦闷。

何况沈安雁极其重视卞娘的身体,用的汤药都是最好的,因着担心她年迈躺着养伤不舒坦,便连被褥都是换了最舒坦的。卞娘自然是感激不尽,就连碧波院中的下人们看了也都是感动。

当下多少主人家并不把买来的奴婢们当人看,动辄打骂发卖,有时候便是连弄死都是有的。可自家院子里面从来都是赏罚分明,姐儿也是温柔和煦的,便是偶尔犯了什么错处,只要能说出来合理的原因,姐儿判断过了,便也不会重罚。

而卞娘的事情一出,便更知道自家姐儿的可贵了,不是所有人家的主子都能为了一个奴婢甘愿身赴险境的。可见姐儿是个有情有义的,只要肯跟着三姑娘好好干,总归是有回报的。

登时整个碧波院更是上下一心,大家都井然有序,连干活都有干劲了起来。沈安雁看着也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从前那么多次自己的真心被辜负了,她相信过承泽,相信过林小公子,相信过很多不该相信的人,他们把她的一片真心践踏在脚底,碾碎成尘埃。

她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能去相信任何人了,不能把自己的真心在安然交付出去了。

可是沈安雁却发现,在丧失一些信任和真心的时候,她还得到了另一些人的信任和真心。这些人修补了她千疮百孔的灵魂,让她重新有勇气和力量去生活和热爱。

这些人才是她生活下去的宝藏和支持,是她不可辜负的存在,比如卞娘,比如轻玲,比如沈祁渊。

贵霜总是说她对沈祁渊并非真心,因为觉得她过于淡漠,但实际上,真心也并非都是热烈的。她总是这样,不求爱人炽烈,但求爱人长久。有时候她疑心这样会伤到一些人,但是回头看来,那些人并没有被她不甚明显的爱与温柔所吓退,而是以同样的绵长的温柔回报了自己。

沈安雁只是想着,便觉得万分温柔,万分荣幸。

沈安雁往厢房的窗外看了看,京中又下了一场新雪,那雪初时候并不大,但很快便洋洋洒洒,像鹅毛一样飘落在光秃秃的碧波院里面,把那些尘埃与荒芜都遮蔽了,只剩下一片天地茫茫真结净。

沈安雁想,这一阵子的污浊事情也该了结了,个中麻烦都该先放一放,不能辜负这场好雪,不能辜负这一年好新年。

她是要与沈祁渊一起好好过年的,上一次这样过年,都不记得什么时候了。沈祁渊总是很忙很忙,不着家,也不见人,偶尔见一次,也是冷冷的,很叫人看不出来,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心许于她。

但还好,现在都知道了,现在,也都在一起了。

沈安雁望着窗外的绒绒厚雪,满是温柔与期待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