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理论片2018理论第八十三章 妙计横生贤名扬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贵霜这步棋虽说是在沈祁渊和沈安雁预料之中,但是却仍旧对沈安雁和沈祁渊原本的布局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好在沈安雁已经提早备下来了炭火和棉绒,这度过寒冬的两大宝器握在手中,便是贵霜的钱要花出去赈济冻灾,也少不了从她这里置办物资。

沈安雁自觉准备的已经很充分了。当年两军开战的时候,她在后方安抚将士妻儿的时候积攒下来的那些经验。到了现在也多少能用上一些,何况自己的贤良济慈之名一直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方便。

沈安雁是在贵霜提出要捐出嫁妆赈济冻灾之前就已经开始做这件事了。而且做的毫不低调,特地请了容止来把控京中言论风向。

沈安雁救济灾民的方式和别人毫不一样,她是要让灾民先在自己庄子上做一日的事情,然后才能领取银钱和棉衣回去的。

沈安雁手里面要改造的田庄很多,有的需要挖荷塘,有的需要建屋舍,有的单纯需要整理和搬运物件。这些都是靠灾民们一点一点来做的。

然而即便是需要做事,灾民们也无不感激。只因在沈三小姐的庄子上做事情,一日三餐吃的饱不说,银钱还照样发,临走还能送一件棉衣来。

他们自然知道平日里是没有这样的好事的,不过是沈三小姐发了善心看他们日子艰难罢了 。

一时之间灾民们抢着要来帮沈安雁做事,只是沈安雁的庄子到底有限,能提供的事儿也有限。

沈安雁正愁着怎么给这些乌泱乌泱前来自己庄子的灾民们分配活计,正想着沈祁渊也开始为赈灾一事奔波了,便去寻了叔父问问他那儿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沈祁渊听了沈安雁的方子,不由得抚掌称赞,深以为秒极。

“三姑娘简直是天纵英才,若是生为男儿身,恐怕也是个封侯拜相的人物。”

沈安雁不睬他这些谬赞,只问:“叔父有什么妙计还不快说。”

沈祁渊眼中那种锐利而明朗的光芒又浮现出来:“前几日我和容止还谈起来,这京郊的护城河常年不是干涸就是淤堵,已经失了它本来的意义。合该好好去修缮修缮的。”

沈祁渊这样一说,沈安雁便心领神会:“若是让灾民们去修缮护城河,一来可以护卫京都,二来也可以安抚民众,三来百姓手中有了银钱,也能暂时度过今冬了。”

沈祁渊点了点头,补充道:“这修缮河道的钱,便用贵霜的正好。”

沈安雁从未觉得自家叔父这样的蔫坏,贵霜若是知道自己的嫁妆用来给京都修了护城河,那可真是要膈应死了。

沈祁渊和沈安雁定了这计策,便进宫同陛下进言献策。

陛下闻言亦觉得很是不错,其实上位者在意民生之疾苦是很少的,他们的目光太宽广悠长,因而能定大计策,却难以对微小的个人悲剧产生动容。

之所以赈灾济民,虽然披着的是圣上仁德治国的外衣,但是心中所思量的,不过是江山社稷的稳重。如今既能维护京畿军事安稳,又能解了灾情的燃眉之急,一箭双雕,陛下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

然而次日早朝时候,贵霜却言更想将这笔钱直接花在赈灾之上,最后却因为没有辩过陛下和群臣,故而只能按照沈祁渊的法子去做了。

沈祁渊忽视了贵霜能够杀人的眼神,接下来督办此事的旨意。

这法子是沈安雁想出来的,钱是贵霜出的,做事的人是沈祁渊,照理说这赈灾一事,应当三个人都留有功名。

但是这事情也谁都明白,百姓的拥戴只会投射在最突出的那个人的身上,这个人会将剩余两个人的光芒盖住,甚至对于不明事理的人来说,这件事就是由这人一人完成的。

贵霜希望自己是这个人,这个光芒掩盖所有的人,但是她忘了,在这场以二对一的战争中,她本身就不占优势。何况她的招数早就在对方的预测之中了,便更是不可能独占鳌头了。

沈祁渊的愿望是这个人是沈安雁,而沈安雁的愿望是这人不要是贵霜,如果是沈祁渊的话,她也会很高兴。

但现实情况就是,这借修缮京郊护城河赈济灾民一事,主要风向还是要夸赞陛下圣明,体恤百姓,除此之外便是感激三姑娘仁厚。

这样的舆论是有理有据的。沈安雁早在修缮护城河之前就开始救济灾民了,赈灾一事本就颇有声名。特别是沈安雁家出的棉衣独有自己的标签制法,与别家不同,百姓人称“沈家棉”,是最实惠的棉衣了。

如今天家也开始赈灾了,这做法和沈三姑娘一样,发放的棉衣也和沈三姑娘家的一样,这不就是在告诉贫民百姓,这事情也是沈三姑娘争取来的吗?

而在京郊护城河的活计刚出的时候,沈家庄子就已经开始为这件事广做宣传了。可以说正是因为出于对沈三姑娘的信任,很多人才会去积极看待这件事,这法子才能一呼百应,收效显著。

而把嫁妆砸进去的贵霜约摸着只能在完工之后,得到一条名为“贵霜河”的护城河,除此之外很少会有人还记得这一点。

因为为了赈灾而出钱的人太多了,贵霜只能算是其中一个,但是为了赈灾最早出钱的人确实沈安雁,而最早想出来了这样的好点子的人也是沈安雁。

第一个人,总是不一样的。

沈安雁的名声终于还是在京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小了,以至于贵霜这些花费了这么多,也不过是为沈安雁做了嫁衣裳罢了。

贵霜只要一想到这里便觉得自己气恼的无以复加,自己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知道让沈府里头那对男女怎么讥笑。

她只是这样想一想,便觉得绝对不能让沈祁渊和沈安雁两个人得偿所愿,这一次她无论怎么样都要向陛下提请和亲之事。

当时这心照不宣的事情就是自己出了嫁妆,沈祁渊就得和自己和亲。如今也到了该让一朝天子兑现的时候了,这件事情若是谈不妥,和谈一事也不可能妥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