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色版app第八十四章 和亲圣旨无转圜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贵霜一怒之下跑去了朝堂上要求和亲,这事儿办的又急又快,以至于在沈祁渊完全没想到的情况下,陛下就答应了贵霜的和亲请求。

这圣旨都拟出来了,自然是不可能再回转了。

沈祁渊和沈安雁从府中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都一时之间觉得人算不如天算。个人在努力,为国献计献策,为民安身立命,但是在陛下眼中,都是臣子,是不需要有个人意愿的臣子。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臣娶妻臣更是不能不娶妻,圣旨一声不吭的下来了。

沈祁渊和沈安雁两个人费了这么多心思,做了这么多努力,也都在这一刻泡汤白费了。

这一刻圣旨宛如兵临城下,已经是不接也得接了。

此时不接,便是抗旨不遵。

但接了,便是要和贵霜和亲了。

沈安雁在渥宁阁里,本来正优哉游哉的品茶谈天,脸色登时白了,她暗暗拧紧手中秀帕。望向没有反应的沈祁渊,柔声细语,“叔父接旨吧,莫要为难来使。”

软软绵绵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无力。

那传旨的公公对沈安雁投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沈安雁不甚真实的笑了笑。

那是一种精雕细琢的木偶式微笑,美则美矣,却再不及眼底了。

沈祁渊这时仿佛才回过神来,伸出双手高过头顶,“微臣领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句话,如同巨大的石头重重的落在沈安雁心坎上。

沈安雁只觉得心中一阵揪痛,她很清楚,这旨意是很难再周旋了。

他们从前做了那样多的努力,一点一点的想要积水成河的未来,那无比令她向往的未来,都在今日被粉碎得一干二净了。

想到这里,沈安雁油然而生一种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并不是因为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却最终还是失败了,没有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是意识到,无论怎样努力,只要皇帝一纸诏书,就能把所有的付出全部毁灭。

她的人生其实从来不由她自己做主。

这种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让沈安雁都觉得人生无望,只能随波逐流,放宽心态才能慢慢走下去。

沈祁渊解了旨意之后,整个渥宁阁里头都充满了一种凝滞的气氛。

沈安雁先起来打破了这僵局:“叔父先忙,我得先回碧波院了。”随后便施了一礼,然后就走了。

她显然无力顾及沈祁渊的感受了。在回去的路上,沈安雁一直在想,自己在这段感情里面其实也获得了很多。

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想要和沈祁渊在一起,她很多事情不会做的这样的高效,也不会这样的逼迫着自己去想办法动脑筋,更不会找人操控舆论风向,为自己造势。

这些对于自己来说是切实际的好事情,是沈祁渊间接或者直接的带给她的。她不应该埋怨沈祁渊最后没有娶她。

如今已经不同往日,其实沈祁渊便是不娶她,她也已经有了很大的选择空间。世间自然不会有下一个沈祁渊,不会有比沈祁渊更加合心意的人,但是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且也爱慕她的。

她这样想着,便觉得自己悲哀之中又透露出一丝冷血来。别的姑娘此刻应当哭成泪人了吧,不能接受情郎的离开,不能忍受自己为了爱意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但是沈安雁却已经被理智驱使着迈过了这个阶段,她直接走向了考虑形式转变之后,自己应当如何来做才能及时止损。

坦白说,她并不喜欢自己这样子,她也很希望自己能够坦率的哭出来,或者质问叫喊,像个真正柔弱或者激动的姑娘。

可是她做不到。她做不到不是因为自己不爱沈祁渊。而是正好恰恰相反,她太在乎沈祁渊了。

以至于此时此刻完全不能去想沈祁渊这三个字。她只能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别人也很好。她只能欺骗自己从未真的在意过沈祁渊这个人,假装自己从未为此付出过心血一样。

只有这样,她才能短暂的放过和麻痹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的人一样,而不至于崩溃大哭。

可她只是稍微一想,就觉得鼻头发酸。

她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得到了名声,得到了银钱,得到了自由,得到了尊重,可是最后偏偏就是得不到,自己最想得到的那个人。

只能说是情深缘浅,莫过于此了。

卞娘和轻玲起初还担心自家姐儿有事情,后来看到她那样镇定自若,以为她还有什么扭转的法子,或者还做了什么准备。毕竟沈安雁这种绝处逢生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让人老是错觉她无所不能。

知道次日卞娘发觉沈安雁一直没有起,万分担忧之下推门走了进去,看到自家姐儿在往脸上搽脂粉。卞娘问她话她也不答,只是一心的往眼睛上搽脂抹粉的,也不搭理人。

于是卞娘也就只好先去收拾三姑娘的床铺,然而低头一瞧才发现,那缠枝莲的长枕湿透了一片。

卞娘一声不吭,却心疼的万般难受用上心头。她家姐儿总是这样,自己一个人抗住了所有,无论心里头是如何的郁郁寡欢,到了面上也都是一派平静与烂漫。

可正是这样的人,别的时候感觉只有她心疼别人的地步,可是到了这种时候,这种偶然发现她的脆弱的时候,才会心中好似被箭矢击中了一样。

毫无防备的坠入了同样的悲伤之中,她家那么好的一个三姑娘,怎么就姻缘之事上如此不顺心呢?

明明已经付出这么多了,她亲眼看着这个小姑娘从一开始的不争不抢变成现在的积极进取,可是求取又有何用呢,人哪里争得过命数呢。

沈安雁和沈祁渊这样的尽心努力,终究抵不过一道圣旨,终究敌不过一个天意。

不过是午夜梦回,泪珠子悄然的打湿了枕巾,次日醒来,却还要拿脂粉遮住了红肿的眼。

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没有顺遂的心愿,只有悄然的哭泣。

没有简单的成功,只有毫无缘由的失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