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黄第八十七章 车马颠簸染风寒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玲卞娘虽同沈安雁到了庄子上去办事,但这事儿便是再多,也有办完的那一刻。

忙碌过后,沈安雁静下来。庄子里不比京中热闹,常常是冷冷清清的,沈安雁只要一清闲下来,就满脑子都是那日的圣旨。

她不知道沈祁渊对这件事的处理是怎样的,她并不指望沈祁渊会为此而抗争,甚至隐约能够明白,沈祁渊在此刻收手,或许才是真正对的选择。

但是沈安雁仍旧不可抑制的觉得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把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不甘心让自己费了那么多心思争取的东西,全部都落了空。

她是在意沈祁渊,愿意为了沈祁渊奋力一搏,为了他得罪贵霜,为了他深陷险境。

正是因为在意和付出,他们都没有办法潇洒回头。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了,却失败在了最后一步,谁能咽下这口恶气,重新洗牌去只看未来。

沈安雁的理智告诉她,不要胡搅蛮缠死抓着不放,但是感情却叫嚣着,不要松手,不能松手。

她如今不仅仅是在意沈祁渊,更是在意那些自己付出过,努力过的岁月。

此刻失败,就全都没有意义了。她的喜欢会成为笑柄,她的付出会全被掩埋,很多年后这件事情再被人谈起,不会觉得当年那个勇敢的去选择捍卫和追求自己的姻缘的人是勇敢的,这会成为一个永恒的污点。

只因为她失败了。成功了的才叫佳话,失败了的叫做不自量力,不识时务,不明事理。

沈安雁纤细的手指敲打着账簿,此刻夜已经深沉,只她一个人点着灯光看完了最后一本账本。她此刻宁愿账本永远不能看完,夜晚永远不会到来,白昼里繁忙喧嚣还裹挟着她,让她无法静下来思考。

可是不可以,总要去面对这件事情的。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在万国寺里无法平静的时光,那时候她选择鼓起勇气去搏一搏,如今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已经无法撼动这个结局了。

唯一能够让自己好受一点的就是赶紧接受现实,快点明白姻缘已散,切莫痴缠。

沈安雁叹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叔父就是叔父,跟自己没关系了。以后男婚女嫁,各自疏离,心中应当明白,何为礼,何为距离。

她起身去披了披风,推门去庄子里的小书房里头找本佛经来静静心。

如今她声名利禄都已经全了,已经不缺钱也不缺声望,多少能够聊以慰藉。何况她很清楚姻缘虽然已经无望了,但是父亲的仇却还要报。敌人太强大了,她并不能消沉太久。

沈安雁从小书房拿来了一本佛经,心不静的时候抄抄经书或可以好一些。然而她抄的实在是入迷,也或许是心一直不静,所以才要一直抄。

总之这经书抄到了天明,直让卞娘和轻玲一通好找,才看见沈安雁从书房里出来,双目黯然沉寂,但好像已经少了往日的哀伤难解了,只是困倦地看了一眼两人。

“车马可安排好了?今日也该回去了。”

卞娘总疑心她要摇摇晃晃着跌倒了,忙上前来搀住她:“安排好了的,姐儿昨晚又没休息好吗?可要在庄子上先歇歇再回府?”

轻玲也瞧出来三姑娘面色委实不太好,看她这几日夙夜忙碌,恐怕也是要撑不住了的样子,便道:“姐儿,快休息休息吧,用了早膳在赶回去也不迟。”

沈安雁知道她们是担心自己,便笑道:“无妨,回了碧波院在休息也是一样的,庄子上到底没有自己院中舒坦。”

卞娘轻玲觉得倒也很是这个理儿,便也不再多话,伺候着沈安雁上了马车。

卞娘还想劝她在车上多少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毕竟沈安雁从昨儿下午开始就什么也没吃过了,又熬了一夜还要车马劳顿,早膳不吃点东西,实在是担心她身体虚弱支持不住。

然而沈安雁哪里有胃口吃,只说自己倦了,要先歇息,便不迟东西了。

可卞娘怎么能不知道这不过只是借口,沈安雁睡觉轻,马车之上颠簸声响,她是睡不着的。

卞娘眼瞧着自家三姑娘精神身体都渐渐衰弱下来,只觉得这样怎么能行。

可是这三姑娘又是个有自己主见的大姑娘了,比不得小时候,还听听人劝。如今便是劝她多歇歇,她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然而这样的沈安雁才更让人有安全感和依靠感,那些别家的娇娇小姐都要靠人保护的时候。自家的三姑娘已经可以保护别人了。

然而这也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罢了,却每每让人觉得好像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仔细想来,就是侯爷去世的那年,她才骤然成长的,怎么让人不心疼。

卞娘看着沈安雁靠着小枕眉心微微皱起来,似乎是努力想要入眠但是又得不到安稳的样子,仿佛是一枚薄薄的玻璃种的翡翠雕花佩,你总疑心她是冰凌雕琢,不是人间凡俗之物,知晓春来骤然暖,便化水露上青云。

那是不可捉摸,不可掌控的美丽。

卞娘看着三姑娘苍白娇弱的脸,心中想着,得多给自家姐儿好好炖些补品来。

沈安雁一行终于回了沈府中,沈祁渊接了消息之后,方准备去碧波院看看她,就又接了消息传过来。

说是沈三姑娘染了风寒,恐染给沈府其他人,故而闭了门户养病,近日里来都不接宾客了。恐怕二爷也不能去了。

沈祁渊心中惴惴,总疑心是沈安雁并没有病,不过是想要躲开他不再相见。去庄子上也好,称病闭门锁户也好,可以说是躲个清净,但又何尝不是一种划清界限。

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大家谁也不要打扰谁了。

沈祁渊只是这样一想,便觉得沈安雁这回恐怕是真的被伤到了。不然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推拒自己。但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更应该去好好解释解释。

无论如何,沈祁渊都没有背叛沈安雁,也不会因为一纸诏书,便曲意逢迎去迎娶贵霜,他已经拒绝了,这件事他总要让她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