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官网第一百零六章 夺得家权证才干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氏听到这句话,顿时便明白此时并非老太太一时兴起,恐怕是早就对她行事有了诸多不满了,只是从前没有发作。而那些怨念不满累积到了今日,已经不能容忍,所谓补全账目的亏空,也不过是一个由头。

她便是躲过了这个由头,也还会有下一个由头,老太太其实早就想把自己撤下来了吧?从前是愁没有人能够顶替她中馈的位子,现在终于有这么一个人出来了,自然不会觉得把她换下来有多么可惜。

顾氏有些怨憎地看了一眼沈安雁,又对老太太道:“那您是执意要抬举三姑娘来执掌中馈了?”

老太太点了点头:“她毕竟是沈家的嫡女,又有这个能力,有什么不行的?这段时日你便在院中好好休息反省吧,三姑娘到底也不会一直管着沈家中馈的,等到你想明白了,自然会把这事儿重新归还于你。”

沈安雁面对顾氏怨憎的眼神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看上去虽然只是个简单的安抚性的笑容,但是只要对象是沈安雁,顾氏便能将她解读为挑衅。

而沈安雁才不管顾氏到底是想的什么,总归看到顾氏这副模样,她就觉得也算是解了心头的一口恶气。况且这中馈之权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以后能和顾氏她们斗法的日子还多得很,自然没有必要在意眼下这一星半点。

顾氏也很快想到了这一层,自己从前对沈安雁什么样儿别人不清楚,她自己却明白的很。一旦沈安雁掌管了中馈,这到时候能给她穿小鞋儿的地方那可就多了去了。

顾氏心中一冷,觉得老太太肯定也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如今这情形,便显然是老太太要给沈安雁撑腰了。可笑她还在那里觉得老太太会顾念她这些年为沈家做出的付出,而稍微给她留几分余地。谁承想对方或许早巴不得把她剥皮抽筋了去给她那嫡孙女做嫁衣呢。

顾氏顿时觉得好生无趣,在这里和老太太争又有何意义呢?

既然对方不仁,那也不能怪她不义了,这手中握着中馈之权是一回事,能够真的把这权力用起来,调动起来人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沈安雁她有胆子揽这个瓷器活儿,就别怪她把这金刚钻都藏起来。

到时候沈安雁一出丑,两任主母一对照,不知道是谁更可笑。

顾氏冷冷应下来便走了,只剩下这沈安雁和老太太在一处默默坐着。

老太太见沈安雁犹自出神的模样,以为是吓着她了,便安慰道:“三姐儿也不必担忧,总归有我这个老婆子给你撑腰呢,有我带着你熟悉这些家事,你总是能慢慢上手的。”

沈安雁倒并不是在担心这个,她想的是自己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其实有些恍惚。

不必说顾氏和她的两个女儿,大姐姐沈安吢,二姐姐沈安霓会来找她的麻烦,便说她这唯一的兄长,如此不靠谱。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要费多少心思,掉了多少根头发,才能跟这个沈方睿周旋出来一个结果。

沈方睿这种人平日里大手大脚惯了的,到时候再跑到碧波院里头说自己要这要那儿的,自己不给她,显得自己刻薄兄长,自己给他吧,又知道人肯定是拿了钱最后什么也没干成。这样两难的事儿为何总是叫她碰上呢,难不成是她最近流年不利?

但如今既然是老太太来安慰她,她便也不好意思再悲春伤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沈安雁又从祖母那儿聊了一会儿,细细谈了谈些主管中馈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才回了碧波院。

然而这一趟下来,沈安雁多少还是有些不真实感的。毕竟这样轻易的就扳倒了顾氏,而老太太说她明日会召开一个小会,到时候是要正式宣布沈安雁入主中馈的。

便是从明日开始,她就要真的办事儿了。这和当初沈安雁想的其实并不太一样,她虽然曾经也在林家做过当家主母,对这些事情还有些具体了解。但是这有了解归有了解,能够做出彩却并不容易。

沈安雁当时为了能够替林小公子管好后院里头这些事儿,好让他在外头能够安心争一个个功名,安安心心地多看一会儿书,恨不得当时把所有能打扰到他的事儿都扼杀在摇篮里。

那种独特的敏感习惯和一有苗头火速压下的能力已经养成了,如今正等着的就是要在这件事中展露一下拳脚。

她知道顾氏巴不得她此刻接手过去然后闹一个大乱子,可是她也想让顾氏知道自己管家的能力可远远比打理铺子的能力强多了。

沈安雁正这样想着,便见到沈祁渊进了门来,笑着问道:“事情可还顺利?”

沈安雁见了沈祁渊进来,就想起这件事儿说到底还要好好谢谢沈祁渊的帮忙,若是没有沈祁渊找到了那只斗鸡,这成事也没那么简单。于是也不由得温柔起来:“有叔父帮忙,自然是顺利的。”

沈祁渊看见沈安雁笑盈盈的,便好似自己也周身轻松起来:“既然顺利便好。我其实倒觉得,你不揽这个苦差事也好,本来你就已经够忙了,再添这些琐事,我怕你身体撑不住。”

沈安雁知道叔父是对自己好,然而她却远没有沈祁渊想的那么脆弱无用。当时生病只不过是个意外罢了,她身体其实并不病弱。

“我哪里就这么娇弱了,何况能够学着管家我开心还来不及。这可是门学问呢,瞧着顾氏又不可能教我,我便也只好自己努力,才不至于以后打理自己的家事的时候一头雾水,满盘错漏。”

沈祁渊只觉得她未免对自己要求太高:“你这样已经很好了。”

沈安雁便也不再跟他论这些,只有件一直好奇的事儿还没知晓,如今忍不住想要问,便道:“叔父啊,我当初问您寻的那只斗鸡,您是从哪儿找到的啊?这样凶猛好斗的,应当要花费不少银子吧?”

她少有这样八卦的时候,但灵巧的眉目配上这样探寻狡黠的神色,倒更显得可爱。

沈祁渊心中起了逗弄逗弄她的心思:“你猜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