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无线网址第一百一十九章 沉冤昭雪又一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几乎不敢相信沈祁渊说出的那段话,但她又听得那样分明。

“我这些日子里已经收集到林家谋逆叛国,坑害兄长的证据了。思来想去,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份新春贺礼,但总要先告诉你。”

她因为惊讶而愣在那里,却看见沈祁渊星辰一样的眼眸里满满安放着她。

“沉冤要昭雪了,林家要覆灭了。”

她被一股汹涌的热血激荡地晃了晃。那一刻她无法感知清楚自己心中的情绪,是欢喜吗?自然是欢喜的。但又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欢喜激动与辛酸愤慨一同涌上来,以至于她一时之间感觉不明白自己是喜极而泣,还是悲喜交加。

总之她还未来得及将话说出口,泪就已经先涟涟流下来了。

见她泪目低垂,沈祁渊还慌乱起来,声音虽轻,语气已经带了些无措,俨然是未曾哄过姑娘家的模样。

“三姑娘莫哭了,你若有什么话便同我讲。但凡我能做成,没有不应你的。怎么这除夕夜还惹哭了你?”

说罢还从袖中翻帕子来给沈安雁拭泪,然而着急之下,翻了好几次才掏出帕子来。

沈安雁被他这副手忙脚乱的模样逗得破涕为笑,止了泪伸手接过来沈祁渊的帕子匆匆抹了抹眼眶道:“抱歉叔父,是我太激动了。”

她眼睛还红着,泪光没擦干净,挂在浓密纤长的睫毛上,亮闪闪的,和她嘴角的笑靥衬在一起,看上去格外惹人怜爱。

沈祁渊心中悸动,便稍稍别开了眼。他心里想着,此时才知道梁山伯为何说他从此不敢看观音。

“无妨,怪我说的太急了,没有给你准备。”

而沈安雁并不知道沈祁渊正想些什么,还沉浸在那消息带来的冲击之中,过了小半晌才问道:“不知道叔父是找到了什么重要证据?”

她想着能够搬到林家这样世代簪缨之族的应当是顶重要的人证物证了。

何况他们并未屈从于贵霜,手中错失了这样重要一条线索来源,竟还能被叔父寻出来这般重要的证据,想来他这段时间也应当是付出了不少心血了。

沈安雁这才发觉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忙于打理家事,却无意间疏忽了沈祁渊。

从前清闲时候还能凑在一起用一顿午膳或是绣个荷包帕子赠给他用,如今两个人都忙起来,她自己都脚不沾地,便也顾不得沈祁渊了。

好在沈祁渊也是有自己的事儿要忙的,倒也不算是谁冷落了谁。

然而便是这样想,沈安雁多少心中也有些歉疚,加之对沈祁渊搜集证据来的感激,两厢一对撞,看向沈祁渊的眼中便更添了几多缱绻柔情。

沈祁渊猝不及防撞进她眼神里,定了定神方才想起来要回答她问题。

“林家通敌一事其实我也早有察觉,虽则一直没有抓到什么实质证据,但能用来弹劾林家的细枝末节却是抓了不少。你也晓得,这些簪缨世家哪个便真正清白干净了,若是想查,总是能查出来些猫腻的。”

沈安雁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一个家族之中总有几个不成器的,往往抓出来一个便牵连一片出来。可见家族庞大也未见得就全然是好事。

沈祁渊见她听得认真,便也细细与她讲起来。

“前些日子贵霜言说她手中有证据,我便想着虽然拒了她。但贵霜这边也不失为一个查找线索的新路子。”

沈安雁不由得凑过来赞道:“叔父你当真是心思活泛,安雁自愧不如。”

沈祁渊点了点她额头把她推开:“我哪里比得过三姑娘,心思活泛不活泛不晓得,但讲话确是活泛。年夜饭的糯米八宝饭是都被你吃下去了?嘴巴抹了蜜一样。”

沈安雁被他点得红了脸,恼道:“不夸你了,你快说吧。”

沈祁渊抿唇笑得很轻:“总之正好我从林家那边入手查的也差不多了,正好换了贵霜那边继续查。到底真正着急的并不是大月氏,便是被翻出来也不会叫他们毁家灭族,便藏得没有林家那样严实。”

沈安雁静静听他说话,只觉得良夜寂寂,沈祁渊微微低沉的嗓音便好似响在耳边,抑扬顿挫都砸在她心头上。

她听得仔细,沈祁渊也讲得耐心,总归这夜是要守夜的,也并不急着入眠,便正好细细说一说这些日子没有说的话。

“于是便叫我从大月氏那边查出来了个和林家频频联系的人,从那边反牵扯出来了林家通敌叛国的许多人证物证。凡此种种,恐怕已经有了三四年,期间坑害的又何止是一个沈家。”

沈安雁听闻他这样说,一时间喜怒交加。一则是怒林家残害忠良,二则却也喜若是此时牵扯更大,那他们覆灭林家的助力便也更多。

沈安雁压了压自己纷繁复杂的心绪,轻声道:“叔父,我不知该如何谢你。如若没有你,不止父亲,多少忠骨埋青山,却要沉寂不知几多年才能沉冤昭雪。”

她是明白的,这件事并不是沈祁渊的执念,只是她自己的执念而已。

然而却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将她的执念当做自己的执念,在她不能奔走的地方替她奔走,在她考虑不周的地方帮她周全。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福分的,何其有幸,她是有的。

她黑白分明的眼中写满了孩提般的诚挚,那是她自己都不知晓的深沉信任与信赖。

然而沈祁渊却都看到了,他知道沈安雁的意思。

诚然,为了沈侯爷雪冤这件事并不是他无法绕过的事情,起码并不是他当下急于要做的事情。他对于这件事是有足够的耐心的,但他总还是把他当做一件要事急事来做了。

原因无他,沈祁渊看着沈安雁的眼眸,他怎么能辜负这样一双眼睛中的信赖托付?

“何必谢我?如若你站在我今日的位置上,并不会比我做的差。何况这些人能沉冤昭雪,其实最该谢的还是三姑娘。我不过是三姑娘的马前卒,三姑娘才是我背后的运筹帷幄者。”

何其有幸,能做你的马前卒。何其有幸,能为你决胜于千里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