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影院18岁app第一百五十三章 认清面目心意凉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认清面目心意凉

老太太还未发问,一旁的顾氏倒是激愤起来。

原本如灯芯燃尽般垂倒在沈安吢怀中的她在沈安吢的怀中,此刻却突然强撑着,将身子立了起来。

再瞧顾氏的手,颤颤巍巍地指着沈安霓,嘴唇发抖,眼中似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的,又干又涩,疼得的她万分不敢眨眼合不上眼。

“你当真是为了林淮生才不愿动你那份嫁妆?”

虽是一问,可顾氏语气无比笃定。

沈安吢慌忙抚慰顾氏,眼神再不掩饰着鄙夷,她平常只道这妹妹拎不清了点儿,未曾想竟这般是非不分,协朝廷命犯私逃这般的事也敢做。

沈安吢的眼神,像是黑夜里狂风呼作所带的隐约嚎叫,叫沈安霓心头一哆嗦,声音因而断断续续起来。

“不,母亲,不是这样的.......姐姐,不是,你们相信我......”

她说的话那般无力,只叫人听后便觉强自狡辩罢了。

沈安吢沈安睿两姐弟均吓了一跳,眼神再见着也充满了鄙夷,方才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陷害沈安雁之事被告发,原来竟是勾结叛贼逃犯,担心东窗事发!

沈安霓被屋内所有人的眼神盯着,只觉如坐针毡,这样滔天的祸事,如何也不能承认,“不……不是这样的,你们相信我,我没有……”

沈安雁见老太太眯觑着眼,虽不言辞,面上却已带了三分鄙夷,便知此事将成。

她原想平素事,老太太偏颇着她,信赖着她倒也无可厚非。

但林淮生这等顶要的事,老太太应是踌躇几番,口说良久方才获以信任。

未可知寥寥几句,老太太便全然信了她。

沈安雁心中暖流滑过,的眼神充满了惊恐,充满了鄙夷,充满了愤恨,便明白这件事已经成了一半。

心下倒是欢喜了几分,嘴上却依旧是针锋相对,不肯退让。

“当真没有吗?林小公子赠与你的书信上,可是句句恳切,字字情深,只怕如今还被二姐姐视若珍宝,放在身上罢吧?”

事到如今,沈安霓无处可辩,只得只是不住的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见沈安霓这般,沈安雁不由神往,语气莫名多了几分喟然。

“二姐姐,可莫要为了一个杀父仇人,寒了家中长辈和姐妹的心,更莫要亡了沈侯府。沈府啊!”

”沈安雁看着沈安霓,仿佛在看曾经的自己。

沈安雁觉着,爱一个人当真是件赔本的买卖。

当你倾慕一个人时。

的时候,便是贼眉鼠眼、污浊不堪也觉着他惊艳绝伦;

便是寻花问柳、奢淫糜烂也觉着他风流倜傥;

便是卑鄙狭隘、坑害忠良也觉着他敢爱敢恨。

前世她被这林淮生玩弄于鼓掌之中,失去父亲,失去孩子,失去自我,最后竟逼得自己自戕。

这一世他又将沈安霓哄得抛弃性命,抛弃母亲,抛弃沈府。

难道世上皆是一叶障目之人?

沈祁渊自来到含清院,便瞧着这几人一直在啼哭,他是最见不得这般哭天抢地的妇人,若是能像三姑娘那般惹人怜爱倒也不无妨。

可他觉着沈安霓和顾氏哭的五官扭曲,简直不忍直视。

约莫是被哭得的烦闷,沈祁渊眉头一皱,唇齿微动:“搜!”

沈安霓一听这话,便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生怕自己的珍宝被他人抢走,只顾着摆手和叫嚷:“不要碰我……林小公子从未同我写过信,沈安雁,你这是污蔑!”

沈祁渊哪里能容得了她如此叫嚣?

因着含清院中已经没有了下人,这样的事情也只能亲力亲为。

他准备让沈安吢前去搜查。却不知顾氏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手揪住沈安霓的的右手,在她的身上摸索起来。

众人瞧这沈安霓,像是已经魔怔了似的,嘴里不住的喊着:“别碰我,没有信……你们莫要血口喷人!”

顾氏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一听见二姑娘竟然瞒着她这么大的事,还和朝廷逃犯互通信件,更是汗流至踵。

此事若是捅到了皇上面前,可是杀头的大罪,怕是整个侯府都无法独善其身,于是顾氏便非要看看这信件,瞧瞧三姑娘有没有哄骗于她。

因着沈安霓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捂着胸口,顾氏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林淮生写给沈安霓的信搜了出来。

顾氏略略一扫,便再次瘫在地上,仿佛看透红尘的人将遁入空门,不明白这辈子究竟有什么好求的。

“我千方百计满足儿女的所有要求,到头来竟是养了个吃里扒外、不顾我生气的好女儿!”

沈安雁起身将这信拾起来,交于了老太太,老太太仔细端详起来,这信中一半是诉说衷肠,一半是求救,想让沈安霓拿钱给他,信上说的便是林淮生想拿银子跑路,可具体做什么,却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此时的顾氏竟是觉得胸口如经车裂一般疼痛,快要将她撕裂开来,还未等她反应,一股腥甜便涌上心头,却生生的被顾氏咽了下去。

沈安霓自知如今是真真惹恼了自己的母亲,倒也忘记了自己眼下是什么局势,倏自劝慰起来:“母亲,你一向是最疼我的,我只是想着,此事不能再往后稍一稍,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办法填补亏空呢?说不定可以不动我的那份嫁妆呢?”

顾氏气极反笑,“难为二姑娘提点提点,多年没有进项,可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赶在月底填补亏空?”

沈安霓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能说出来话。

顾氏说的太对了,一是时间太紧迫,无法筹得这样大的数目,二是自己手中并无盈利的商铺田产,这是无论如何也凑不上的。

但林小公子对自己情深意重,她却也不能辜负他,这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才能够得他高看一眼。

“再问二姑娘一回,今日我若是要拿那笔钱出来填补亏空,你是愿不愿意?”

沈安霓踌躇再三,始终不知该如何抉择,亦不知道该如何破这盘局。

见自己往日倾心疼爱的女儿如此犹豫,顾氏朝着沈安霓的脸便给了她一记耳。

光,“吃里扒外的东西,为了一个整天寻花问柳的外男,不顾我的死活,竟也能生生看着我贬至奴仆?”

沈安霓捂住被打的脸,眼里满是难以置信,这是顾氏第一次打自己,她忍不住呢喃道:“母亲……”

顾氏瞥开酸胀的眼,冷冷的道:“我没有这般忘恩负义的女儿,不过还是望二姑娘明白,我若是被贬为奴,你也不过是个奴婢所生的婢女,日后还妄想嫁什么勋贵,只怕人家瞧你不上!”

沈安吢暗骂起沈安霓的混账行径,方才也是将老太太同沈祁渊的神色暗暗记在心里,知晓沈安霓今日在劫难逃,只淡淡抹泪擤鼻道:“母亲不必理会二妹妹,就拿嫁妆填到账上,左右我们在一起便够了。”

顾氏点点头,微微整理一番自己的衣襟道:“三姑娘,左右咱们约定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便在今日将亏空填上,不必等到月底了。”

沈安雁淡淡一笑,“如此便好,还得感谢姨娘体恤,若不然只怕还要拖上许久。”

此话一出,屋内的人倒是觉着此事应当是翻篇了。

可沈安雁却不这么打算,毕竟,商铺中的时候还没理清,还得再等一等再一一清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