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直播客户端下载第一百七十章 真言假语为要挟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猜测被人说出来的感受并不好过。

沈安雁脸色都白了。

她伴着嗡嗡的耳鸣声,费力地听到自己颤巍巍地吐出一句,“殿,殿下.......”

沈安雁的声音极小,极弱,像是贵霜从前狩猎时所遇见的那些猎物。

它们在垂死挣扎之时总会发出这样的呜咽。

像是求饶。

又像是绝望的哀鸣。

而自己,不过是说了这般的重话,她竟然便脆弱如此。

可见沈安雁被沈祁渊保护得极好。

是以。

沈安雁并不知晓,前朝的暗流汹涌,只站在这狭小的院子,观这小小的四方天地。

更不曾经历,那些鲜血淋漓,绝望痛苦的境地,成天只忧心着今日吃何用何。

所以沈安雁才能活得那般纵情恣意。

一时间,贵霜有些羡慕沈安雁。

而贵霜羡慕的同时,心中翻涌的涛涛情绪已不知是怒还是妒。

自己不过是听闻花满楼的物议沸然,再联想那人手下近来的调动,才猜测出了一二。

可即便是这一二也想着令人心惊胆战。

贵霜的确气恼极了沈祁渊,怨他如厮冷待自己。

可是,她心里还是祈愿着同他结为连理。

所以她不愿意沈祁渊出事。

更不愿意看着他为了另外一个女子连命都不顾了。

于她来看,沈祁渊是枭雄,是雄鹰,是应该翱翔于天际,挥洒着傲然英姿的存在。

而不是为了沈安雁委曲求全至此,最后落得尸骨不全。

贵霜吊起了嘴角,露出薄凉的讥讽。

“我说得如此明白,你也莫要装作耳听不明,眼见不识。”

贵霜的语气分外冰凉,带着廊外急旋的风打得沈安雁一颗心七零八碎,不知如何作答。

而贵霜看她不语,又细细瞧了她。

她真是长得极美!

单是这般素裹着,也是个夺目的存在。

可贵霜并不觉得自己差她哪里。

自己也是美的。

只是一个温柔且坚定,一个爽朗并潇洒。

可沈祁渊偏偏只看着她,顾着她,连一眼也不愿分与自己。

果然,上天总是如此,见不得人圆满。

先是给足了自己所有好的,等自己将要触及云端时,上天再令自己重重跌这么一跤,摔进泥土里。

可是就是摔下来,自己也忍不住想着沈祁渊,替他担心着。

贵霜爱得那般凄然,折损了自己的脸面荣辱,甚至交付了一生。

想至这里,贵霜终是泣然,“我今日所来便为此事,我想求你,放过他。饶了他。”

沈安雁头一次听到贵霜如此卑微的语气,只觉得耳边那豆大的雨声砸在地上,就像是砸在她心头,令她重重一跌,撞撞地退了几步。

她真这般将沈祁渊逼至囹圄?

她真如贵霜所说如此自私?

她的脑子乱成一团浆糊,被贵霜红透的眼睛看得没了主见。

她咬着唇,誓必咬出血。

可她到底没哭。

或许她就是这般冷情的人,纵使知晓沈祁渊或因自己而死,她也不曾从眼眶里抖落出一滴眼泪。

沈安雁攥紧五指,看向贵霜——那个脆弱得如同陶土烧制的娃娃,仿佛经不住任何的磕绊碰撞。

在明知道如今,此刻,现下,不该口出妄言的时候,沈安雁还是抿起薄凉唇,质问贵霜。

“你求我放过他?那你可知,是你插足了我们,倘若没有你的步步紧逼,他亦不会沦落至此。”

她的话伴着滚滚雷声,阴霾沉重地打在贵霜身心上,如榔头般,将贵霜的虚幻假象击碎。

贵霜怔然,瞬间的自责涌上心潮澎湃出更坚硬的外表。

她躲避着,巧言令辩着,“确如你所说,我插足了你们,因我明白喜欢便要争取,而非你只干耗着他。毕竟,谁又可知,后来者不能居上?”

一通悖论被贵霜信誓坦坦地说出,沈安雁听闻只想发笑。

而贵霜眼见她勾起的唇角,冷冷道:“况且,如今这等地步,你觉得我还能退吗?”

是的。

贵霜若退,大月氏自觉拂面,两国必会因此交战,生灵涂炭。

这等罪依然会落至沈祁渊头上。

沈安雁明白这等的道理,也明白沈祁渊的确到了极窘迫之地。

但造成此事的,并非沈安雁一人。

更不能全然牵怪沈安雁自私。

况爱情本来就是自私,凭什么拱手相让?

只是这样的念头,沈安雁很快就将它捻熄了。

毕竟,她早已打定好了主意,各自安好。

此刻争一时意气,也不过瞧不上贵霜那打着为沈祁渊好的旗号,干的却是将他推进深渊之事罢了。

沈安雁想入云云,陷入无端的沉默。

贵霜气急,嘴唇翻出更加刻骨冷意的话语,“而你,若是乐意见着你叔父死,那你就尽可死攥着不放罢。”

说到后面,贵霜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尖啸起来。

沈安雁眯着眼看着插了一抹发簪的贵霜。

不知是否是在京城待久了缘故,沈安雁眼见着面前的贵霜,越来越似京城的那些闺女,举手投足的拘谨,再无从前的率直与天真。

她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不会缠着叔父,我早已将这些事想得透彻了。”

事情斗转直下,贵霜始料未及,在原地愣了足有半晌,才缓缓问:“.......当真?”

沈安雁乜了贵霜一眼,眼睛里翻涌出绝望又痛苦的情绪,可她收敛得很好,叫人看不出她此刻的孤立无援,脆弱。

沈安雁深吸一口气,从痛得欲裂的四肢百骸里翻出一句:“等你成亲那日,我便会搬出去。”

贵霜听罢,扬起嘴角,露出胜利姿态的笑容。

“只是,我想问殿下一句。”

沈安雁抬起头,觑着她艳丽容貌,秋水眸子如同死寂的湖水,“你觉得你爱他吗?”

爱?

贵霜觉得是爱的。

不然,自己不会为了沈祁渊一掷千金,亦不会这般低声下气。

可是这便是爱吗?

贵霜想理直气壮地回她,爱的。

可是话至嘴边,贵霜怎么也脱不了口。

那话像是榫卯般,紧紧契合在自己的嘴上。

沈安雁并没有执着贵霜的回答,而是问了这话便施了礼。

“顺着这条路走至尽头便可出沈侯府,还望殿下饶恕安雁的怠慢,不远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