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软件在哪下载第一百七十二章 见死不救引侧目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浅听闻,小脸涨红,颇有些咬牙切齿,“她竟还有脸来寻姐儿,也不怕与奴婢打个照面,再一相对,漏了馅?”

沈安雁正伏案划着账本,听闻红浅这番说辞,神情不动,只提笔蘸了朱砂,在‘五十两’处圈了一笔,打了个叉,批上‘二十’。

这么一套.动作做完,她才慢慢将笔搁置笔舔,仰起雪白的脸,道:“放她进来。总要听她说一说不是?”

红浅却觉得根本不必理会小芜,自她看来,虽是她们使计,但这也是小芜罪有应得。

不过近来几日,红浅也明白了许多,有些时候争一时意气,失去的便是日后能够主动的自持。

所以红浅纵然觉得不快,却也听了吩咐,去领了小芜进来。

但听一声橐橐步声。

沈安雁坐在交椅上,只看见从绣屏转出一道隐隐绰绰的影儿,人都还未识清,小芜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凄凄切切地哭喊道:“三姑娘,奴婢来请罪。”

这种时候眼泪是彰显心迹情绪的道具,是以小芜脸上挂着必不可少的两道清泪,诉着,泣着。

一半哭给在座之人看,一半是哭给自己听。

沈安雁厌极了这般作态,但并未表露,只道:“何事请罪?”

她的嗓音淡淡的,落在小芜心头是‘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可是事已既此,除了请罪求饶,再无别法。

故小芜顶着红浅等人的奸视,颤巍巍地抽搭道:“奴婢做事不甚仔细,毁了院子里珍贵的蝶兰........”

沈安雁冷声打断她,“蝶兰?”

小芜心悬了起来,然后便听沈安雁又说,“你照看的东西尽是顶贵,管事见你手脚稳当才指派你做那等的事,怎今日如此毛手毛脚?”

小芜当然明白她所莳之花皆是她拿命都赔不起的,所以但凡做事皆是小心翼翼。

只今日,也不知怎么地,那一向平整的地突了块石头。

小芜又走惯了那路,根本不察,是以摔了大仰趴,还撞了那蝶兰。

小芜直觉有人害她,可她无从辩诉。

便是那绊倒她的石子都是附近常见的。

她给旁人说,旁人也不会信的。

反而会让旁人觉得自己在推脱责任,只怕到时所受责罚更重。

是以,小芜只能咬着唇嗫嚅,“奴婢一时不慎踩了院子的石子,这才.......”

她说着叩拜起来,“还望三姑娘宽宏,饶了奴婢这一次,奴婢不敢再犯了。”

沈安雁于耀日下静坐着,秋眸涟漪地望向小芜,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倒映着无所避及的压迫。

“既是你错,那你便应承担这罪责,若我这一次,听了你的哭诉,宽谅了你,如此传出去,只会让旁人觉得日后但凡做了错事,只需在我跟前哭一哭,便什么事就没有了?”

小芜额头滑过豆子般的汗珠,脸白得像是宣纸,“可是......三姑娘,奴婢实在拿不出这些钱。”

“这干我何事?”

沈安雁从位子上起身,唤来红浅,“送她下去吧,我今日要看的账本还多着呢,耽误不起这个功夫。”

“三姑娘.......”

小芜不死心,叫喊着,可看见沈安雁只是挥挥手,充耳不闻的样子,目光倏然冷了下来。

她总听一同做活的婢子说三姑娘人善宽厚,是唯一把下人当人看的主子。

既是如此,怎不饶恕自己?

反倒这般不近人情。

这样看来都是胡扯。

说三姑娘人好的那些人也不自觉亏心?

那蝶兰的确难觅,但好在她身后有二姑娘,也不怕这些个事。

左右二姑娘不愿帮衬自己,自己将那事抖落出来不就行了?

小芜这样打着算盘,也阴沉着脸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红浅嗤之以鼻,“当自己是多了得似的,不过区区莳花的丫鬟罢了,竟还敢给姐儿甩脸色。”

沈安雁无所谓,她向来不将别人如何看待自己诸放于心,况且还是这等欲害她之人。

沈安雁将账本递给卞娘,叫她拿去账房,并叮嘱道:“顾姨娘挥霍银两无度,沈侯府自不比从前财力雄厚,总得精打细算些。”

卞娘所听沈安雁话里有话,又见手上账本乃是记阖府上下之开销,登时了然于心,应声退下。

管事处那边,因自知晓沈安雁雷厉风行的处事,是以并不敢怠慢,立马将各个院子的月钱重新分配好。

而沈安雁打发了小芜,沈安雁见时辰尚早,便又坐在绷子前绣起了样。

红浅眼见着,问:“姐儿,小芜经此一事走投无路怕是会找上二姑娘,奴婢需要去截了那信?”

“不用。”

沈安雁眼睛里缓缓绽放一朵金色花,手指却更加狠准地下针。

“你只放出风声,说这小芜在外有情郎,至于被人问起为何这般说,你就道见着她往外传信便是。”

红浅匪夷所思,这三姑娘前个儿才说要寻得这小芜与沈安霓私通的罪证,怎今日便又改口了?

不过三姑娘做事一向有己见,定是不会出查漏的。

红浅这样想想,也没有多问,领了命径直去办了。

而沈安雁将事情交代下去,便又紧赶慢赶绣起花儿。

距离老太太寿辰还有大半月的时间,再不快点,只怕绣不完........

她记得前世,她被林淮生半哄半唬地早早嫁进了林国公府。

因为这事,老太太对自己一直有着芥蒂。

以至于到了后来,自己准备着厚礼登门沈侯府,将自己的祝福献给老太太时,老太太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地收了礼,还谢了她。

可见那时老太太是怨着自己的。

哪会像现在,能促膝长谈。

也正是有了前世的借鉴,沈安雁分外珍惜今世老太太对自己此般的态度。

况且老太太操劳了大半辈子了,该好好享福之时,却骤然丧子。

虽然老太太嘴上没说什么,但能眼见着老太太鬓发更加花白了。

想来,老人家心中定然是不好受的。

而自己作为孙儿,也要尽一尽自己的薄力。

沈安雁这样想着,手上的针更是缝得严丝合缝。

等沈安雁再抬头时,发现太阳落了山,夕阳照在绿意盎然的树梢上,有一种迟暮的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