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直播ios版下载第一百七十六章 舞文巧诋煽宛恼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安雁见到沈安吢过来似乎并不惊讶,眼神淡淡地将花篮与银剪子递给山彤,扬起生疏漠然的笑脸,“这话倒该是我来问大姐姐。”

不轻不重,不痛不痒的话让沈安吢敛于袖中的丹蔻狠狠一缩,嘴上笑意却更是明媚了,“托三妹妹的关心,身子定是只好不差的。”

暗语交锋,似将周边树叶殃及地无辜掉落,轻轻飘零在两人眼际。

沈安雁半眯着眸,神情格外散漫,“大姐姐好容易得空来碧波院,干站在外面到底怠慢了,还是进去坐着罢,也对大姐姐腿好。”

沈安吢一瞬间嫉恨起来,只道沈安雁从不放任任何一丝讥讽自己的机会。

可嫉恨归嫉恨,为此急赤白脸只损了各自的脸面罢了。

所以沈安吢也只是拨了拨珍珠耳铛,于天光之下,露出贝壳一般的几颗皓齿,“三妹妹心思细得紧,怪不得老太太欢喜三妹妹你。”

沈安雁听出她言语暗讽,却无心与她争这些口舌,只是吩咐山彤端茶沏水,自己则引着沈安吢往闺房里走。

碎金的素纸严丝合缝地贴在槅扇,漫天的金光被阻绝在外,只留下细碎柔和的影幽幽流淌在屋内、高几上的盆景,湘妃色的绡纱在半悬于天,纷纷扬扬像是烟雨朦胧的景色。

沈安雁携着她到锦杌落座。

沈安吢瞧着满室的清幽,却觉得奢华,心头有些不是滋味起来,“说来这倒是头一次入妹妹屋中,没想得布置得如此雅致。”

沈安雁抿嘴笑,“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哪里能想得起这等子场面功夫。”

沈安吢点头附和着笑,又与之奉承几句,终是开门见山。

“三妹妹做主中馈,将沈侯府里外整治了遍,可见是让众人诚服的,我所见欣慰之余更是默然。”

沈安吢说着,缓缓摇起她手上的泥金面的团扇,万千的金光跳跃,流动在沈安雁的眼前,逐渐积汇成浪。

“只是,今日我手下的芷珊去管事处照例领这月的例银,没想那管事处却克扣了月钱,还说是三妹妹你属意的,你说这些下人私自做主,还将责任推卸至三妹妹身上,三妹妹,你说,这些下人,该不该罚?”

沈安吢这一通话说得着实高明,前句才暗自低讽沈安雁将府中下人撤换成自己的人。

后句言及月钱一事,表面是与台阶下,但只要沈安雁认了此事,不也证明自己管教不严,若不认此事,则不是不识抬举?

沈安吢话音坠地,山彤手托着茶水登门入室。

茶香缭绕,令得沈安吢不禁微微耸动鼻尖,待她凤眸倾斜睥睨着茶水之上的水仙花瓣,脸色登时扭曲。

“三妹妹,若是嫌我叨扰直言便是,何故作此等下作之事?传出去不怕外人耻笑沈侯府家风不正?”

沈安吢甚少动怒,于她来说冷静自持,端庄娴雅是她展露世人的面孔,亦是笼络人心的利器,而失态则是她的败笔。

但此事,沈安雁行得如此糊涂,又作得如此落人口舌,沈安吢自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大惊失色,既显示长姊对幼妹行径的痛心,又表现出自己成那被害者的脆弱。

沈安雁对上沈安吢的失态,却是笑得十分开心,灿烂的笑容,看上去像是个没心机的孩子,又无端让沈安吢头皮发麻。

“大姐姐,你不觉得你说这话,颇有些贼喊捉贼之意?”

沈安吢一愣,有些没明白沈安雁的意思,只是蹙着眉,更加严厉训斥道:“你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倒叫我好生纳闷?我做了何事?让你这般对我,既是茶水掺毒,又是克扣月钱?”

沈安雁冷呵一声,笑容一霎收敛,像是时常可见的阵雨,起初还是烈阳高照,即刻便是疾风骤雨,催得人好生凌乱。

“大姐姐,此刻只有你我二人与身边亲侍,又并无旁人,何苦作那些表面的架子,坦坦荡荡地承认不便好了?”

承认?

沈安吢被她说得甚是糊涂,一向清明的双眼也露出迷茫之色。

可沈安雁眼见着,眸子更加冷冽,语气也讽刺起来,“大姐姐这般作态,不觉得累得慌吗?你自个儿叫小芜对我做了些什么,你不知晓?”

沈安吢听得稀里糊涂,手上也忘记摇团扇,“有何话不如摊明了说,何苦如此拐弯抹角得令人费解?”

沈安雁嗤笑着用手划着杯沿,最后点了点里面的水仙花,“这个东西,不是你叫小芜往我院子里吃穿用度一一加上的?”

沈安吢听得心肝剧跳,她何曾做这些污遭的事了?

一旁的抱琴则是幽沉着目光道:“三姑娘欲图克扣大姑娘的月钱,直言便是了,何必费力做这等子的构陷?”

“构陷?”

沈安雁失笑,娇媚的容颜挂着惊异的神情,“我何必构陷大姐姐?再则,我又何必克扣大姐姐的月钱?她如何我了?我要这等子与她不快?”

抱琴想辩驳,可是如何说?

说前阵子顾氏一等与她的不快?

这不就是变相认了大姑娘也参与其中?

是以,抱琴憋得满脸通红,终是讷讷住了嘴。

沈安吢深吸一口气,这会儿子的功夫已是明白了前因后果,她道:“你的意思是,是我叫小芜往你所用之物添加这等水仙花瓣的?”

沈安雁坦坦然地颔首,“也怪我那婢女红浅行事蠢笨,竟也听信了小芜的话,但凡吃喝所用之物皆是换了个遍。索性前阵子我忙于店铺,一应在老太太房中食用,这才幸免于难。”

沈安雁顿了顿,乌蛮髻上斜插着一直步摇,长长的流苏垂在肩头,显现一丝丝憔悴凄恻的神态,“不然.......倒不知今日还能否安然坐在大姐姐面前,和你对峙着这些话。”

沈安吢见不得她这等做作模样,只觉得矫情。

而沈祁渊便是最吃她这一套的矫情。

这样想着,沈安吢心中恼火起来,面容愈发正肃起来,“三妹妹,此事的确非我所做,况且,你觉得凭我为人,我能做出此等........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