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第一百八十章 一语道破青禾诡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碧波院修得极为清幽,寥寥几株绿竹,屋内更是撤了好几处书案高几。

如此一观,整个屋子空落落的,只是靠北边上供了一龛佛祖,并置瓜果香烛,焚着檀香,闻得人心头安静。

方老太太见她进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几日未见又瘦了,瞧瞧这下巴尖的,总说让你时刻注意着吃饭吃饭,多半是忙得忘记吃了。”

说着指着一溜炕椅最靠近自己的那张,让沈安雁坐下。

沈安雁拈笑着回道:“祖母总说我瘦了,累着了,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若是叫我闲下来,才真真是要了我命。”

谈笑间,有下人托着漆盘上来,有茶水,有刀切。

方老太太点了一个白釉瓷盘和一个青花缠枝纹小碗,上面放着杨梅和冰酪山。

“这天气愈发的热了,吃点酸的解暑又开胃。”

老太太眼角弯成月亮,又指一旁手掌大小的雪山,“这是我叫人才从冰鉴里拿出来的,叫人拿了奶酪,冰糖淋沥在上,最是清爽。”

沈安雁谢过老太太,拿起瓷勺瓦了一口。

那似冰非冰,似水非水的雪白物体,一触及皓齿便消,丝滑般直顺如心扉肝肠,叫沈安雁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却忍不住再吃一口。

周而复始下来,瓷碗很快见底。

沈安雁报以羞赧,讷讷放下碗。

老太太见此便笑得俞是开怀,“我就怕你不吃,能吃便好。”

随即叫了下人,吩咐着今晚的膳食。

直到这里,那青禾才匆匆赶来,朝着方老太太和沈安雁施了一礼,“老太太,三姑娘。”

老太太的笑容有些消散,‘嗯’了一声,“你倒是比三姑娘走得架子还大,三姑娘到了这般久,你才过来。”

青禾嗫嚅着,“奴婢路上绊了一跤,碍了会儿功夫。”

老太太半撩起眼皮儿,露出轻蔑的神色,“你身娇肉贵,绊一跤倒是令你走不动路了。”

虽然如此说,但老太太到底不知其中深意,只以为奴婢懈怠罢了。

故而老太太只是说道一番,便令着青禾给沈安雁斟茶赔罪。

沈安雁却是将茶盖子轻轻合上,朝青禾展露贝齿,“方才吃了冰,这会儿子又喝茶,怕是肠胃受不了,便不必了。”

青禾哆哆嗦嗦地应了,心坎却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以至将茶壶放回去时,那茶壶盖子乒铃乓啷地响个不停。

方老太太见着眉头直皱,“管事买你来是与人添堵的?也不知道从前的牙婆子怎么教导的你,做起事来毛毛躁躁的。”

“成天让你干活,总不利索,你也别在老太太跟前刺眼了。”

王嬷嬷说着,赶忙推搡青禾退下。

老太太看着两人身影消失在槅扇,这才靠着席垫道:“说吧,这个青禾怎得了?”

“果然瞒不住祖母。”沈安雁笑了笑。

老太太跟着笑了起来,却指派着另一个丫鬟添茶。

老太太身子老了,不惯那些冷的凉的,纵使这般炎夏的日子,也要用滚烫的水冲着茶喝。

沈安雁隔着帘幕一般的雾景,探寻到老太太锃亮精锐的眸子,方将之前的事娓娓道来。

说至末尾,佛龛前的香烧完了,下人便捧着盒子递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拿着铜针拨了一拨,挑出三株顶好的香烛换上,随着风口一荡,火星龇牙咧嘴着熄灭了,留下一撮白茫茫的烟散在屋内。

沈安雁从前并不信奉这些,只偶尔家中老人祭祀,便随着一同听了几次经。

但今世,她重生回来,单是此事便是玄之又玄之事。

再加诸之前她为避着沈祁渊和亲一事的风头,曾去万国寺几趟,受高僧点拨,才发现佛法无边,引人深远。

故,沈安雁再也无法怠慢,也恭恭敬敬地在屋中礼着菩萨。

此时随着老太太换了香烛,沈安雁便随老太太跪在蒲团上一拜。

等待沈安雁扶起老太太,老太太才慢悠悠地吩咐起走进来的王嬷嬷。

“你且去查查那青禾的底细,倘若真是收着两家的钱,也不需庇护什么了,寻个错处将她打发出府便是。”

老太太不喜那等放长线钓大鱼之事。

她如今年事已高,最好的便是平稳安静的日子。

是以,有任何不稳定的事情或人物,将其扼杀在摇篮便是了。

省得日后整那么多的操心事,烦了自个儿。

青禾这事交代下去,老太太也不揪着这事再谈下去。

只是大好的心情被如此搅得乱七八糟,胃口也没有了,看着沈安雁有心事,便和她说了会儿话,就让王嬷嬷送她出了院子。

此时月落乌啼,抬眼是满目星河,数不清的灌丛枝叶在夜凉如水的风力飘摇零碎着。

回去的路上,陆续有下人提着挑杆在廊上点灯,只见那星星的火蹿进灯笼里,呼吸之间,几尺的地方皆明亮了起来。

沈安雁突然顽心起来,踩着那灯笼下的一团暗影往前蹦着。

那些下人生怕碰撞到她,纷纷退避三舍。

沈安雁便愈发肆无忌惮,纵着性子往前。

但她到底未曾这般好动过,不过几下,便喘气起来,脚上亦歪歪倒到,眼见着就要摔倒,便撞入宽厚的胸膛。

沈安雁一怔,“叔父。”

她的声音软糯,像是品尝的糕点般甜腻得叫沈祁渊耳溃。

他攥紧手,却松开了她,“都这般大了,又是管家的人了,还这样毛躁。”

一如既往的训斥,仿佛如初,却又不再如初。

因为这样的话语里,再没有从前的亲昵,有的只有生分。

沈安雁觉得眼热热的,轻‘嗯’了一声,不由自主地擤了鼻子。

沈祁渊见她这般,心脏像裂了一道缝般,滚涌出汩汩鲜血,脸上却笑得十分和善,“瞧瞧,大半夜的在外走,不加一件衣裳,如今虽是快入夏了,但到底夜凉如水。”

沈安雁又低低‘恩’了一声。

两人再无话可言。

沈安雁身处着,看着对面的沈祁渊,按捺着自己沸腾的心,只觉得煎熬。

于是匆匆行了礼,道:“叔父既无事,雁儿便先告退了。”

沈祁渊愣了一下,指甲深深嵌进皮肉里,“夜里莫贪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丝瓜app下载安装色,丝瓜app下载,丝瓜app无限播放安卓网站地图html